51途站 > 都市小說 > 罪欲覺醒 > 第15章 虐殺
    【51途站www.taploh.live

    “不過……剛好趕上!

    吳昊左手緊緊摟著那驚人彈性的腰肢,而右手卻是側在一旁,密密碼碼的黑色鱗片布滿右手,修長的手指化作一根根黑色的利爪,上面沾染著污黑的血跡,一點點順著垂下的利爪滴落在地上,出“嘀嗒嘀嗒”的聲響。

    就在慕月緊懸著的心就要落下時,耳邊,又響起那熟悉又不熟的聲音:“閉上眼睛,接下來,什么都不要看!

    聞聲,慕月緊抓吳昊左臂的手徐徐放了了下來,那聲音,熟悉中帶著不可抗拒的魔力,卻一點點安撫著慕月此時恐慌的心。

    慕月一點點閉上雙目,右眼下粉色愛心狀的淚痣上,有一絲晶瑩滑落,劃過臉頰……

    “為何……我會……如此……期待這個……聲音……如此期待?……”慕月捫心自問,只是沒有人告訴她這個不解的答案。

    吳昊緊握的左手松了下來,在他身后,原本將要給予慕月致命一擊的舔食者領此時本能的朝著身后退了約莫5米的距離,而那只抓向慕月的右爪,此時已經從手肘處斷裂開來,被斬斷的纖維手臂上展現著光滑的切口,不時還有污黑的血跡從傷口處涌出。

    舔食者領退卻了,一切無它,只是眼前還不到自己腰間的人兒,給它一種本能的警覺,它的意識深處在提醒它,提醒它……逃跑?

    相比之下,那對于將慕月一把扯過擋在身前的穆海來講,此時,那豎著一紅一黑雙瞳的男人,一點點凝視著前方,化作了魔龍之爪的右臂沾染著他身后舔食者領的血跡,也許在他眼里,在他的感覺中,這個人的危險程度遠遠過了自己的預計,本能下,有一個聲音不停的在腦;厥帲骸疤,快逃!”

    可是,來不及多想,那長著魔龍之爪的少年,在舔食者領向著身后就要退去的那一瞬間,化作一道黑色的殘影,閃了出去。

    “噗呲!”

    一聲清脆的聲響瞬間在眾人耳邊響起,迎來的卻是一只殘缺的纖維大腿,落在了大廳的中央處。

    而舔食者領本來即將退出去的身子,這一刻竟是跌落在地上,失去一條手臂和一條大腿的它,此時正被一名身著黑色西式背心的少年狠狠地踩在了腳下,動彈不得。

    就在那一刻,正肆意狩獵的舔食者們一個個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一排排魚肚白色的空洞雙目,齊刷刷的掃在了吳昊身上。

    吳昊依舊冷著眸子,掃視著那7只朝向自己,吐露著腥臭長舌的舔食者,他微微抬腳,猛的踩在了身下的舔食者領的頭顱上,過度爆的力量,連帶著舔食者領的頭顱深深地鑲入了厚實的大理石地板里面,深深地陷了進去。

    吳昊一步跨出,化作魔龍之爪的右手緊握成拳,猛地朝著地上的舔食者領轟了出去,一拳、兩拳、三拳……

    吳昊就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氣一樣,緊握拳頭的右爪每一次轟出,轟在舔食者領的軀體上,都會濺起一層層污黑的血花,那污黑的血跡噴灑在面無表情的臉上,顯得格外的讓人膽寒心驚。

    沒有人見過這樣……瘋狂的人類,眾人看著那像是惡魔利爪的右爪,腦海中一個念頭閃過:“也許,那已經……算不上人累了吧?”

    吳昊那里會理會四周人的目光,就連身后轉過身睜開眼的慕月緊盯著他憤怒揮拳的身影,他也沒有絲毫要停下的想法,他現在,只想……只想……盡情的殺戮!

    終于,身下的舔食者領終于不再有絲毫的掙扎了,吳昊才勉強停下手來,這一次,他的目光落在了那7只緊步后退的舔食者身上,沾著血跡的嘴角,微微彎起一個冷冷的弧度,雙目中,竟有無形之火,漸漸燃起。

    心中怒火,名為心火,怒火燃燒,灼毀其身。

    也許,這就是吳昊此時止不住殺戮的原因吧,那一黑一紅的雙眸中,無形間躍動的火焰,在灼灼燃燒,躍動間勾起的是吳昊心中難以熄滅的……滔天怒火。

    吳昊沖出的身影一拳揮出,隨即便是一只舔食者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墻壁上,旋即在墻壁上留下了幾道肉眼可見的裂痕,吳昊終是面露猙獰之色,喉間幾乎是嘶吼著喊道:“我的怒火,爾等,如何熄滅?”

    沒有人回應他的嘶吼,唯有目睹他揮出的魔龍之爪,每一次都會爆濺起四散的血跡,看的一眾人竟是忘了身后還有步步逼近的喪尸,不由自主的退下身去。

    就在那些僵直著身子的喪尸們就要撲食到身前的血肉時,兩道漆黑的魅影猶如鬼魅般的閃過大廳,四把黑色如影的匕化作殘掠的刃影在空中劃過,大廳之中,頭顱四散飛起,一顆顆整齊的落在了大廳的墻根上。

    于是間,少年化身為從地獄走出的惡魔,魔龍之爪一進一出間,帶起血花飛濺,大廳的四周,那些翻窗而入的喪尸卻是落地頭顱滾滾,一命嗚呼,只留下兩道漆黑魅影,無蹤起舞。

    地獄道,修羅場,不過如此了。

    待到吳昊揮出最后一拳,那最后一只舔食者身軀一顫,頭顱爆裂,身子猛的倒在了吳昊的腳邊,迎來的卻是吳昊高高抬起的右腳猛的落下,踩作了一攤肉泥,連全尸都不曾留下,只見每一具尸體上都有一道熒光升起,化作一張刻印著漩渦的卡片。

    吳昊冷哼一聲,右臂上的魔龍之爪一伸而出,朝著頭頂一握,頓時,8張卡片徐徐飛入吳昊手中。

    吳昊收起卡片,確實沒有即刻隱去魔龍之爪,而是立著身子,仰頭間望向了君瀾酒店的天花板,他憑借著惡魔的血脈,能感受到一股若隱若現的強烈氣息在天花板外吸引著自己,勾起心中無盡的……欲望。

    沒錯,就是欲望,就如同吳昊先前因為憤怒而爆出的力量,就連青銅7級的舔食者領都難擋這種爆下的一拳!更何況那些不過青銅5級的舔食者呢?

    只是,這種欲望,是惡魔們日漸強盛的養料,每一次欲望的滋生,都會讓自身惡魔血脈的力量更強大上幾分,只是若是沒有理智的控制,那么,早晚有天,惡魔血脈出了本體的承受范圍,吳昊也必將會被惡魔血脈反噬,成為一個被欲望支配的真正惡魔。

    只可惜,這,只是對前世吳昊而言的,對于這個前世被稱為魔神的男人,如今早已將自我的欲望支配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又或許這是前一世的進化與覺醒所帶來的好處。

    人類本源下的七宗罪惡,暴食,貪婪,yinyu,驕傲,懶惰,暴怒,嫉妒,這七種欲望的源頭,滋生了人類一切的欲望,也給那些跨越位面裂縫的各類生物提供了瞬間強大起來的養分!

    就像是舔食者領朝著穆海起了進攻,卻是因為穆海對身邊的慕月起了貪婪而無法掩飾的yinyu之光,這一欲望的滋生,也就成了舔食者領無比渴望的“美食”,是它進一步進化的源泉!

    因此,就在吳昊瘋狂的暴怒間,他清晰的感覺到在這棟酒店外,那股因他的暴怒而吸引到的窺視,那種極度渴望的貪婪,也深深刺激到了吳昊體內涌動的惡魔之血。

    “青銅1o級,階位巔峰嗎?”吳昊凝視著天花板,雖沒有如臨大敵的嚴肅,卻也是沒有了之前的不屑,顯然,這個窺視者,還是能讓他正視的敵人。

    李霄影李霄魅揮舞的魔匕此刻也已經停了下來,不是精疲力竭,而是所有近百只喪尸都已經被一匕之下斬破頭顱,徹徹底底的死去,再也不會從地上爬起身來。

    兩人也是即刻現了吳昊的異常,順著吳昊的目光望去,在她們的體內,也有著一絲強烈的吸引力在吸引著她二人的注意,兩人相視一眼,道:“貪婪!”

    “保護好該保護的人!”吳昊側了側頭叮囑了一聲,即刻,雙臂就朝著前方交叉擋去。

    “砰!”

    一道黑影如野獸般撞開了天花板下一側的墻壁,猛的借著余力朝著吳昊沖了出去,企圖一次就將吳昊徹徹底底的撞死在原地。

    然而,這道黑影還是想簡單了,那黑影前方豎直的彎曲獨角,如同兩柄如鐮刀般的存在,撞擊在吳昊交叉的臂膀上,利刃般的鉗顎摩擦在吳昊滿是龍鱗的臂甲上,激起一層層火花。

    “鐵甲鍬形蟲!”吳昊終于看清眼前窺視者的真身了,在吳昊身前,一只略有兩米長,半米寬的褐色蟲影,蟲頭上一對半米長的鍬形蟲鉗顎正死死地夾在了吳昊龍鱗密布的雙臂上,倒是吳昊,開始有點吃痛了,交叉的雙臂瞬間打開,兩只手分別就抓住了鍬形蟲頭上的一對鉗顎,雙目死定著鐵甲鍬形蟲身后褐色如鐵甲般的蟲甲,雙目中,也開始流露出“貪婪”的色彩。

    頓時,企圖收起鉗顎的鐵甲鍬形蟲,出一聲嘶嘶的咆哮聲,兩只鉗顎上,竟有徐徐雷電涌現,一點點朝著緊握鉗顎的吳昊涌了上去……

    (本章完)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