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科幻小說 > 循環符號 > 第16章 “交鋒(6)”
    【51途站www.taploh.live

    “是不是你太容易滿足了......”尤祎質疑愛格爾的人品。

    “他只讓我做家務,還有一些瑣碎的小事,他欣慰的笑容對我來說是最大的恩賜,”桃安娜并沒有聽進去尤祎的話,“有次聽說公司頻臨破產,但主人回家還是用同樣的態度對我,本來以為那段時間他的脾氣會很差!

    “嗯......”尤祎想了解更多,“你覺得他是什么樣的人?”

    “善良大方,甚至可以用高尚來形容,而且還很隨和,感覺他不會對別人有所保留,別人也會情不自禁的想和他坦白心事,可是他很忙經常沒時間!碧野材确路鸨恍腋;\罩,自由自在。

    “如果我說他對待別人連自己的名字都沒說,你會相信嗎?”尤祎想試圖否定,卻又不想被桃安娜討厭。

    “有可能是他忘了吧!彼蚱鹦Υ交卮。

    尤祎蹙眉疑問:“最起碼的禮貌都會忘么?”

    “主人很少注意這些細節,一直給人活的很自如的感覺,中國有句古話,好像是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對不對?”

    “或許吧......”

    若依舊否定會帶給桃安娜負能量,從而也讓她認為在和她聊天的是個充滿負能量的人,結果會被她從心里默默排斥。尤祎想了想還是順其自然為妙,省的作繭自縛,但無論聽桃安娜怎么說,都會覺得愛格爾充滿心機,他意識到了自己的偏執,可怎么也想不通原因。

    “尤祎是從中國土生土長的吧,可卻會說英文,真厲害,我就不行只會說英語,音還是美式的!

    “嗯還好吧......”尤祎記得愛格爾講過聲流符號會經過象征過濾,其實英語這塊從來都是勉強及格的硬傷。

    “剛來到這里時覺得亞洲黃種人都怪怪的,和我們白種人不太一樣,你看到我時是什么感覺?”終于找到聊天對象的桃安娜愈起勁。

    “剛見到你時......覺得你還挺符合亞洲人審美的,很漂亮!辈铧c順勢演變成告白,尤祎唏噓冒汗。

    “是嗎,我也覺得尤祎的名字很合口,對我來說沒有突兀的感覺!碧野材冉跬鼌s了仆人的身份,以一名朋友來與尤祎交流。

    “那看來我有出國留學的潛質......”

    想來自己今后可能永遠也回不去學校那種生活了,一天而已,雖不愿承認,但充實感已經告訴自己——離學校和朋友們很遙遠了。不得不承認,這一天的時間是自己從未直視過的現實,是從未經歷過的燃燒感,比任何時候都能感受到生命的存在。

    “尤祎?尤祎怎么不說話了?”

    “啊沒什么,就是有點困了!

    桃安娜匆匆起身行禮:“那您就早點休息——”

    ——遠處火團閃耀,爆炸“轟”響傾襲而來。

    “怎么了!”

    雖然侵害未波及到此處,甚至還很遠,尤祎毅然護住桃安娜,而她瞳孔顫搖怯懦,望著遠方火光冷淡的夜色森林。

    愣住片刻后,森林中又傳來“砰砰”的細微悶響,搞不清是什么動靜,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這還讓人怎么睡覺啊!庇鹊t領著桃安娜走出房門,“跟緊我,找他們問問到底什么情況!

    桃安娜臉色蒼白一聲不吭,安靜地跟在后面。

    ——etea1——

    “子,我們遭遇了埋伏,請求狙擊支援!

    “了解!

    “如果有機會你就單獨行動去營救——”

    “刺啦刺啦”的底噪取代了通訊器里的話音,看來是信號被屏蔽了。

    子根據消音槍的聲音找到了合適的制高點,匍匐架槍,熱成像里顯露出細密的暖色調,分辨敵我的最好方法就是看槍口的熱量與指向,對方槍支似乎為ak系列,少數未消音,仔細觀察槍口散熱明顯較快。

    “quiesnetce——”

    利用特殊能力“靜止”來使體溫與環境持恒,以防對方狙擊手。如果讓自己來選擇站在防守立場的狙擊點,應該會在對面山腰——熱成像顯出孤立的紅點?磥硭恢倍紱]有開槍,是在等待進攻方狙擊手也就是自己露出馬腳。

    高分辨率熱成像距離可達一公里,雖是老式輕型狙擊,配件卻全是最先進的。觀察風向調整偏差,計算距離彈道歸零,疊加夜晚空氣濕度密度——扣動扳機。

    孤立的暖色點顯露出人形,想要命中的位置是肩膀,它正在捂住傷口逃離原先伏擊處,看來瞄準無偏差沒有意外打到人體致命點。

    轉而移到下方戰場,我方推進未有進展,傷亡三人,對方也有幾人倒下。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強行推進恐怕還會和剛才一樣觸雷區,排雷并非狙擊手的主要任務,通訊短路也無法與前線溝通報告敵軍方位,F在能做的只有兩條路,其一狙擊前線敵軍,其二獨自去完成要任務。

    象征的共鳴目前還未消逝,兩個共鳴都在同一方位,也就是說他們還沒有撤離,或者沒有撤離太遠。

    那么——

    身著迷彩軍服的戰士們不斷躲避換彈,幾支小分隊選擇從旁邊獨自突破卻還是遭到敵軍攔截,鮮血延綿灑在灰貝雷特戰旅的標識上。

    槍火聲響愈激烈,說實話這并非偵察組擅長應對的局面,投擲武器與彈藥都攜帶不多,可謂輕裝上陣,經不起如此強度的消耗。

    在槍口直指胸膛之時,敵人突然倒下,能看到兩只手臂被貫穿的血流,他們哭著忍痛掙扎,有的因疼痛昏迷過去,有的見勢不妙狼狽而逃。

    這樣大概就足夠了,子站立起身,收起在夜色中浮動迷人光澤的88式。

    因為極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同象征交戰,子選擇保留體力,在樹林中快平跑,朝共鳴傳達的方向提心進。

    (本章完)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