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科幻小說 > 循環符號 > 第18章 “交鋒(8)”
    【51途站www.taploh.live

    ——etea1——

    依據經驗推斷,應該是兩名象征,或者兩名象征伴著幾位侍從。

    當多個象征在同一方位時,共鳴感會模糊不清,不如說本來共鳴就是模糊的機制,只不過單一模糊同疊加式模糊有本質性區別。

    應該快到了,沒想到這里還有埋伏,放下槍取出軍用匕,造成適當傷害使他們失去斗志。

    子的動作靈活到非常人能看透的地步,疾如閃電般從一人穿梭到另一人,不僅是象征的力量,還有自身優越的反射神經。

    解決完最后一個阻攔自己的人——

    “您——”左邊有動靜。

    ——揮出的匕被擋住了?疵嫒菔敲倌,已經被自己壓在地上,正擴著鼻孔喘著大氣咬牙拼命,手里沒有槍械。

    子抬腕再度揮出匕。少年狼狽起身格擋,因動作不熟練導致手肘被劃破,他趕緊后退兩步,擠緊的臉快要哭出來似的,本能的了解到眼前這個人是冷血動物,仿佛被丈深淵隔離般的陌生。

    蹬起腳,在少年意識到的瞬間,黑影就已閃現在自己的身后——

    雖然他的反射神經優越,但這里不是這個年紀的少年該來的地方。心里想著,子手下留情地用膝蓋讓他飛出去,同時甩出匕——

    如同被車撞一般的沖擊力,疼痛傳至大腦的時候后背已經重重撞在了樹木——一縷寒芒閃過,浸血的冷兵器直貫眼角邊,橫滯在樹干。

    ——fate——

    和克什克騰交戰不同,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沒有任何溝通的契機,所有的一切都生在一瞬之間。

    他是否身為象征無從知曉,對于自己來說也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他強過自己,而自己已經死定了。

    尤祎覺匕刺進的并非自己的額頭后才敢把呼吸放出來,強忍疼痛劇烈喘息,失去斗志的身體背靠樹木癱軟在地,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前方的漆黑,恐懼蔓延在全身,此刻的時間感尤為漫長,時間過得也尤為迅。

    他沒有來?

    時間已經過去了幾分鐘,尤祎緩慢平定情緒,總算能稍稍松口氣——

    “臭小子從這兒等我呢?”

    ——緊張乍然激起。漆黑里走出幾個人影。

    是克什克騰的聲音,相比剛剛的人或許好點,但不反抗照樣還是死路一條。

    尤祎擠眉咬牙,若是白晝便能看到滿面通紅。

    “想跑嗎?”

    我只是好奇來看看,這種話尤祎絕對不會慫下來對這個人講,他做好了拼命反抗的準備。

    “看你這樣是被嚇壞了,枉我在前邊等了你這么久!

    尤祎目光散成茫然,在克什克騰得知自己有逃跑之心的情況下,還執意去做只能說在懷著僥幸心理。

    “所有破綻都是故意而為?為的是要告誡,不要妄圖用你自以為是的小聰明來挑戰絕對的制衡力!

    這是他設的局?為的是不要讓自己以后也妄圖逃跑?——少瞧不起人了!你以為你是封建王朝的皇帝嗎!獨掌大權的殺人犯?你所做的一切才是小聰明!

    象征的光芒撕破漆黑林蔭,尤祎躍身而出——

    “de  novo——”

    意識脫出身體,回歸時自己眼角又是那鋒刃浸血的匕。

    “看來你還是沒長進!

    橫膈膜頃刻傳來劇痛,含血絲的嘔吐物從齒間溢出,身體麻木不仁。

    “把他給我帶走!

    尤祎雙肩被壓住,雖然還有反手的余地但十分不明智,他只能沉默著,等待契機的到來。

    ——etea1——

    尤梓雯抱腿坐在磐石上,嬌羞的容顏滿是漫長等待所帶來的瘡痍。

    兩位灰貝雷戰士在旁邊架槍蹲伏,時刻保持著警惕。

    “兩位叔叔你們累了吧!辫黯┫朕D移他們的注意力,盡可能悄悄離開,但歸根究底這也只是想做點兒什么,就連在森林里會不會迷路都沒法確保,不過如若真能溜走,總會有辦法的。

    “光是站著有什么可累的,平常訓練可比這累多了!币幻麘鹗炕卮。

    看來是泡湯了,與其說他們不累,不如說是不怕累!鞍......”梓雯看著草地的小花,百無聊賴的待著,不禁會想他有沒有救出來尤祎,聽遠處槍響前方的戰士們是否贏得了勝利,尤祎又有沒有遇到危險,如果遇到危險了——不行,不能想這些。

    但如果不想不就等于逃避現實了嗎,應該想想有什么讓他能遭遇到危險的......

    “叔叔!”梓雯恍然想起了什么事。

    “怎么了?”兩名戰士嚇了一跳。

    “請問,子看過營救對象的照片了嗎?”抱著會一直跟隨子的念頭,梓雯從沒有讓他看過尤祎的照片,況且時間也緊迫,警局那些人光把情況講了一遍,根本沒說行動方案,估計壓根就沒打算讓她參與。

    “我們開作戰會議時都看過,他來的很晚沒趕上——難道他沒見過你的親屬嗎?”

    梓雯神色錯亂的搖搖頭:“拜托你們,帶我過去吧!

    “不行,我倆的任務是保證你的安全!睉鹗刻统鲅g的通訊器,“把這件事告知一下前線吧!

    “通訊斷了!绷硪晃粦鹗恐v。

    “什么?那這么重要的事怎么整?”戰士的臉抽跳了兩下。

    “沒事,龍隊應該獨自和他說了吧!

    “你還不了解龍隊嗎,刀子嘴豆腐心,沒看都把那身珍藏多年的衣服換給他了,上次我想借身兒去見對象,他白白眼都讓我回家種地,八成是覺得那人有啥不對勁兒的地方,想給他溫暖!

    “哎呦說的這么肉麻,沒事,又不是光他一個能到營救點,行了集中精力,撤離時都還得回來呢!

    “嗯咱得看好嘍——嗯?那個女孩呢?”

    “跑了!快找回來!別讓她不知死活的去那邊!”

    梓雯在林地中奔跑著,時不時看看手機地圖。盡量繞過槍響,先去那棟別墅看看,一旦被現就說是迷路來的,對就這樣。

    她來不及擔心尤祎,她明白這時候擔心毫無意義,只能把他放在心上,然后將思緒放到接下來的路途,全力去做全力奔跑,并期盼著能遇見子。

    (本章完)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