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有酒有劍有佳人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南山行(上)
    【51途站www.taploh.live

    “道觀已毀,你有什么打算?”

    聽著這話,歐冶魔沉默了一會兒,抬頭說道:“聽說你在宛州那邊有個莊園?”

    百里朝華也是沉默,收刀入鞘,說道:“不如你再蓋一座道觀?”

    半個月后,南山下的南山鎮。

    清晨,小鎮上的人們猶在夢中,一陣雷霆聲卷地而來,撕破了晨霧和平靜,驚得小鎮上上的人們紛紛披衣而起,小心的躲在門后觀望。

    滾滾的煙塵在馬身后飄起,宛如兩道土龍,隨著唏律律的馬嘶聲,三名騎士皆是扯死了韁繩,但馬兒仍是跑了百余步才將將停下。

    李文碩順勢一躍,便是翻身而下,騎了這么長時間的馬,大腿上被磨得都紅腫起來,走起路來都有點兒別扭。

    當然這也主要是因為李文碩騎術不精,薛仁海和李富貴二人雖然也是這般,但比之李文碩,還是要好上一點。

    “文碩啊,這就是你所說的那南山鎮?”

    薛仁海瞇著眼睛,四下里望去,正前方是一個幽深的小巷,小巷兩邊是破舊而古樸的,長滿青苔的臨近平民院落的院墻,有些院墻上還鋪陳著密密麻麻,綠油油的爬山虎藤蔓。

    李文碩點了點頭,指了指旁邊一座有兩三百丈高的小山,笑著說道:“我家那老爺子就住在山上的道觀里,也不急著上去,山上沒啥好東西,我們先在這山下吃飽喝足再說!

    離得最近的王嬸兒終于是看清了為首的那個小子,連忙一把拉開了門,笑著說道:“呦,這不是小碩子嘛,你還知道回來啊,都一年多了!

    “王嬸兒,好久不見,看你又發福了不少啊!

    見到熟人,李文碩也是高興,打趣了兩句,就是把身邊的兩位都介紹了一下。

    看著李文碩身邊的高頭大馬,王嬸兒不斷地搖著頭,說道:“嘖嘖,出息了啊,果然我們南山這小地方養不了人,這才出去一年,就騎上高頭大馬了!

    “哎呦,哪能啊,再出息我不是還得回來這兒嗎,趕緊的,王嬸兒,給我們煮點兒青菜湯,兄弟幾個這都餓壞了,吃完東西,我還要上山去看一下家里那個老不死的!

    王嬸兒一怔,看著李文碩的眼睛,有些欲言又止的。

    李文碩也是注意到了這一點,拍了拍腰間鼓囊囊的錢袋,笑道:“王嬸兒,放心,少不了你那點兒銀子!

    王嬸兒呸了一聲,說道:“一碗菜湯,你王嬸兒是那小氣的人,只是你這師傅啊!

    “不是吧,我才出去一年,他老人家就歸西了?”

    “哪能,只是半個月前,山上有地龍翻身,你那道觀本就破落,經此一震,直接就全倒了去。你那師傅,跟著一長得很是俊俏的小哥走了,說是什么自家親戚,正好借此機會串個門兒!

    李文碩也是怔在了原地,親戚,自己在這里生活了十八年,老頭子有沒有親戚他還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

    “王嬸兒,師傅他有沒有留下什么東西!

    王嬸兒抬頭想了一想,一拍手,說道:“我想起來了,他走之前,好像在老范那里留了一封書信,叫他親手交給你!

    李文碩也是松了一口氣,既然有書信,那多半也是沒什么大事,轉身抱拳說道:“仁海,富貴,你們先在王嬸兒家休息一下,我先去趟山上看看!

    二人也是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小心一點兒!

    說完身形一閃,便是化作了一道影子朝著上山的路上沖了過去。

    一旁的李富貴兒和薛仁海,見到這一幕,皆是瞳孔微縮,面面相覷,倒是王嬸兒對此早已司空見慣,見怪不怪,只是覺得李文碩遁去的速度更快了。

    不一會兒,李文碩就來到了山上,此時天邊露出點點霞光,太陽還沒有出來。

    看著眼前的斷壁殘垣,李文碩眉頭微皺,著實不敢相信只是什么地龍翻身造成的。

    道觀雖然倒塌的徹底,但是齊腰高的位置,卻是能看到一道清晰平整地截面兒,這是被刀斬開的,一刀幾乎把整座道觀切成兩半。

    手指搭在墻壁上,靜靜地站在原地,閉上眼睛,腦海中閃過了一道雪亮的刀光,只是一瞬間,李文碩連忙睜開雙眼,竟是險些被這殘留的刀意傷到。

    李文碩走到一塊兒斷墻旁邊,手指輕撫墻壁,便是有大量的碎石從上面落下,柔軟的讓人不敢相信。

    心中的疑惑更甚,打架帶起的暗勁,已經滲透到了墻壁的里面,破壞了內部的結構,這起碼得有著玄徹中境的修為。

    穿過廢墟,來到了那平整的山坡上,這里更是夸張,方圓百丈內的地面像是被黃牛套著鐵犁犁過一遍一樣,翻起了大片的泥土,刀意和殺意在空氣中亂竄,久久不能散去。

    見到這一幕,李文碩倒吸了一口冷氣,有些懷疑王嬸兒所說的那個俊俏年輕人的身份,心中也是更加認定,自己家的這位老頭子,果然不是什么簡單的人物。

    回到山下,太陽已經跳上了山頭,溫暖的陽光透過云層,照進了鎮子里。

    鎮子上已經熱鬧起來,賣肉賣菜的鋪子已經擺起了攤兒,路上多了些許行人。

    特別是清早,飯館兒尚未開張,路旁邊便是支起了個棚子,有個長得頗為水靈的婦人賣著豆腐腦,前來吃豆腐的漢子已經排起了長隊。

    李富貴也是抖著折扇,湊了過去,看的一旁的薛仁海直搖頭,拂袖怒斥:“斯文敗類!”

    見得他這樣子,李文碩也是呵呵一笑,沒有繼續帶著薛仁海往前走,而是挑了個避風的地方坐下,笑著說道:“仁海啊,你真的想練劍?”

    薛仁海一怔,連忙點了點頭,笑道:“那是自然!

    “你為什么練劍?”

    “因為我想當大俠!

    聽到這個理由,李文碩噗嗤一笑,搖頭說道:“膚淺!

    薛仁海瞬間怒了,站起身來,說道:“我知道我資質不好,即便練一輩子劍也未必有什么成就,可是,可是……”

    說著說著,薛仁海的聲音就是低了下來。

    “文碩,你說資質不夠,真就練不得劍嗎?”

    “練得!崩钗拇T隨口答道。

    薛仁海臉上浮現出一抹喜色,說道:“那要是我拜你為師,日后成就能有多高?”

    關于這個問題,李文碩認真的想了一下,然后答道:“大概也就那天遇到的褚悠遠的程度吧,你還是別想著拜我為師了,我丟不起那人!

    薛仁?粗钗拇T,一雙大眼瞪得通紅,冷哼一聲,說道:“我還就不信了,誰說武功不高就當不了大俠?我還就要當上一當!”

    李文碩連忙表示支持,舉雙手贊同。

    “對了,文碩,你當初練劍是為了什么啊!

    “和你一樣!

    一陣春風吹過樹梢,立刻發出悅耳的響聲,好像春天媽媽癡情地撫摩自己的兒女,不由自主發出了咯咯的笑聲。

    屋檐下,兩人東一句,西一句的說著,不知何時,街對面兒的酒館兒已經開了門,大早上的自然沒多少人去喝酒。

    但是酒館兒附近仍是圍了不少人,多是些半大的孩子,當然以前李文碩也是其中的一員。

    見到這一幕,李文碩連忙起身上前,后面的薛仁海一怔,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腿腳也沒有停下,立刻跟了上去。

    十幾個孩子一下子就是認出了足有一年多沒見的李文碩,一個個齊刷刷的喊著碩哥,碩哥,帶我們去酒館兒里偷酒喝。弄得一旁的老板娘滿臉黑線,李文碩也是頗為尷尬的笑著。

    ……

    老范在這南山鎮里,算的上一個傳奇人物。

    在大家的印象里,他是個高高瘦瘦的說書先生,也是南山鎮里最有學問的一個人。

    可是他并不靠說書為生,他只是單純的喜歡說書,身后這家酒館兒就是他開的,平日里交給老板娘經營,他就坐在這大堂里喝著茶水,曬著太陽,看著臺下人臉上吃驚期待的樣子,說不出的愜意自得。

    書場面積不大,可容一二十人,此刻已經被一群孩子擠滿了,還有三五個閑來無事的老人,早已坐在那里等待。

    只見一張雕花椅,緊壁,椅前有塊方桌,系著繡龍綴鳳桌圍。

    桌上放著驚堂木,一杯熱茶,一疊花生米,看著倒是頗為專業。

    說書,是個人表演,全憑一張嘴巴,所以雅稱“評話”,俗名“說評書”。

    “啪!”

    ?老范手持摺扇,待堂中人來的差不多了,驚堂木一拍,話匣未開,全場鴉雀無聲,再也無人關心李文碩到底什么時候回來這件事。

    ?“今天,小弟給各位說‘西門慶茶房戲金蓮’!

    ?老范眉腳輕輕一揚后,遂輕笑了一聲,穩穩地道:

    “潘金蓮手持竹竿,必然吹來了一陣風,她的嬌軀微傾,竹竿也失手滑落,不偏不倚打中行人,那行人是誰呢?他復姓西門,單名一個慶字,他父親西門達,原走川廣,以販賣藥材為生……”

    說書這玩意,是個體力活,一般的說書先生,一段評書要說上四段,第一段稍短,休息不久說第二段,這休息叫做打轉。

    第二段長,第三段也長,在這二、三段之間打轉時,書場的主人,從書桌上取下大碗,向在場的聽眾收錢。三段講完了,第四段講不多,就要結束,把最緊要的關頭,留著明天再說。

    可是老范不是一般的說書先生,他不收錢,桌子上也沒擺著收錢的大碗,他每天只說一段,說累了就停下,第二天接著說。

    “西門慶仔細端詳,見那潘金蓮,比初遇還要標致,喝下三杯酒,粉臉透出紅來,兩道水鬢,描畫的長長地,比妲娥還漂亮!西門慶夸贊一番,把她摟在懷中,緩緩掀起裙子來,裙子里面有什么?要知后事如何,且聽明天分解!”

    話音剛落,堂里便是響起了一片哀求的聲音,一個個半大的少年,明明臊的滿臉通紅,卻仍是伸長著脖子。

    老范剛要出聲調笑,就被老板娘打了一巴掌,教訓道:“你這老沒正經的,也不看看來聽書的倒是啥人,半大的孩子和鎮子上的長者,竟是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老范連忙告饒,大堂里又是一陣哄笑。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