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亂世才子 > 《亂世才子》正文卷 第四十章 王八無恥
    【51途站www.taploh.live

    荊明寫完了字,把筆往案幾上輕輕一摔,揚長而去,顧掌柜與那店小二上前一看,只見那上面的用狂草寫著兩行大字——

    一二三四五六七;

    孝悌忠信禮義廉。

    兩人看得云里霧里,不知所云,頓時蒙在那里。

    “顧掌柜,這人索要不到酒水不但不生氣,還夸公子呢!”店小二見上面寫著孝悌忠信,說道。

    “公子的時豈是你能管的!”顧掌柜呵斥小二道,但是他自己也看不懂那對聯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得小心翼翼的卷起那幅字,藏在懷里往內室走去。

    顧掌柜繞了幾個彎,經過一片荷塘來到一座寬敞明亮的房前,房內正坐著納蘭風和九兒。

    “公子,荊先生剛才來過了!”顧掌柜小心翼翼的說道。

    納蘭風聽此,渾身一顫,峨眉緊皺,急切的問道:“他有什么反應?又說了些什么話?”

    “他聽說公子取消了那一年的免費酒水后,沒有任何反應,一言不發就走了,只留下這幾個字!鳖櫿乒駨膽牙锬贸瞿欠终归_在納蘭風面前。

    “好了,你出去吧!本艃簩︻櫿乒竦。

    顧掌柜唯唯諾諾的退了出去。

    納蘭風和九兒看著那龍飛鳳舞、大氣磅礴的狂草,半天也沒能看出一個名堂出來。

    “想不到荊先生的書法還蠻有功底的,這狂草就像荊先生的詩聯一樣有氣勢,頗有大家風采!本艃嚎粗切┳终f道。

    納蘭風瞪了他一眼,怒道:“你一個家仆懂什么書法?這幾個雞爪一樣的字,我十歲時便能寫成這樣了,我看這幾個字就像他的人一樣沒有骨架,只知道騙人酒喝!

    納蘭風雖然嘴上這樣說,卻目不轉睛的看著那些字,在心里為荊明這幅書法暗自叫好,他不知道荊明從五歲便在另外一個世界上學習書法了,這幾個狂草實在還代表不了他的最好水平。

    “是,公子天生聰慧,文武全才,天下幾人能比?”九兒陰陽怪氣的奉承道。

    “別假里假氣了,快想想這對聯是什么意思吧!”納蘭風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說道。

    九兒躲閃不及,屁股重重的挨了一腳,嘟著嘴道:“公子都看不懂,九兒哪里有那本事,不如拿回去請教你那嬌滴滴的未婚妻墨菲兒小姐!”

    納蘭風臉色一沉,道:“要死啊你,我躲都躲不及,還去找她?”

    九兒見他神情緊張,又笑道:“你們是公認的才子佳人,又是從小指腹為婚,墨家明年還等著你這個新姑爺去拜堂呢!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時候?”

    “唉,真是可憐了菲兒!”納蘭風低沉道。

    “小姐多情,公子無恥!”九兒戲道。

    納蘭風聽九兒一言,突然愣住了,嘴里念叨著“公子無恥”,隨即扭頭向那對聯看去,頓時臉色蒼白,隨后又變得赤紅一片,最后竟然在嘴角帶著一絲無法形容的表情輕輕罵了一句:“真是豈有此理,他竟然敢罵我!”

    “荊先生這對聯是罵公子的?”九兒驚訝的問道。

    納蘭風赤紅的臉上此刻仿佛又寫著絲絲得意之色,指著對聯說道:“九兒你看,那上聯七個字里面忘記了個什么數字?”

    “八,忘記了八!本艃旱。

    “那下聯最后又少有什么字?”納蘭風問。

    “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恥,沒有恥字。忘記八,沒有恥,哦,我知道了,荊先生是在罵你王八無恥、無恥王八!哈哈哈哈,真是罵得好,罵得好啊,誰叫你這樣對他!”九兒恍然大悟道。

    “九兒!你敢幫著那沒良心的人?”

    納蘭風一跺腳,怒視著九兒,九兒便是生硬的收斂了狂笑,憋得雙臉通紅,卻又不敢笑出聲來。

    納蘭風看著那幅上乘的書法和絕妙的罵人對聯,心想這要怎樣的睿智和詼諧才能寫得出這樣的對聯?看著想著,突然忍不住,掩著嘴哈哈大笑起來,九兒見他大笑,也跟著笑了起來,房間里充滿了兩人的放肆的大笑。

    “公子,你真要食言么?”笑完之后,九兒問道。

    納蘭風將那幅對聯小心翼翼的收好,生怕折了一個彎角,隨后輕輕的放進了自己的柜子里,帶著淡淡的憂郁說道:“他不是有那女神寧小姐給他一輩子的酒水嗎?我再也不想理那登徒子,除非他能到京師來尋我!為我效力!

    “公子,我得提醒你一句,他是男人,你也是男人,你們只能做兄弟,卻是走不到一起的,他喜歡他的女神,你無端的吃什么醋?”九兒嚴肅的說道。

    納蘭風臉色陰沉,陷入了無限的沉默,是啊,我和他同為男人,是沒有結局的,縱使我思他、念他、喜歡他,又能怎么樣?他終究如他寫的新月詩一樣,我只是一片云,偶爾投入他的波心……納蘭風的臉上有一行淡淡的淚痕。

    …………

    荊明走出了杯莫停,回頭望了一眼那鎏金大字,鄙夷的笑了笑,今日你依仗權勢欺凌侮辱我,來日我便要你雙倍奉還,這廣陵城里的第一酒樓將不再是你杯莫停!

    天空中的雪花越飄越大,地上已經鋪了一層淺淺的積雪,寒風刺骨,荊明自幼生活在南方,哪里受過如此寒冷,不禁裹緊了棉衣往前走去,F在他被杯莫停趕了出來,回臨花醉寄居已不現實,去寧府當小白臉吃軟飯接受寧小姐以身相許更不可能,那對他簡直是一種侮辱,當務之急便是先安頓下來,否則這冰天雪地將把他凍死。

    朗朗乾坤、漫漫廣陵府,仿佛只有去趙大爺遠方親戚家里去應聘個家庭教師了,或許還能度過這難熬的寒冷。

    荊明冒著雪花,按照趙大爺的指示,一步一步找到了他那遠方親戚的家。

    抬頭一看,不禁呆了,雖然聽趙大爺說了是個大戶人家,但是他顯然沒有想到這府邸如此豪華,朱紅色的大門透著古韻,白玉階上滿是雪花,彩色的琉璃瓦上折射出絢爛的光華,三丈多高的門楣上懸掛著一塊巨大的牌匾,上有兩個晶光大字——華府。

    華府?教少爺讀書!老子豈不是要改名為華安,還要點那秋香不成?荊明心里苦笑道。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