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醫門圣手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你們就是那個馬山帶來,這個女人,是她嗎?想不到馬山這個人挺靠譜的嘛,竟然搞了一個這么正的人,好,本來也說好了,一手交貨,一手交錢,過來吧,跟我到那個房間里去,我把東西拿給你們,你們就可以走人了!

    劉江手下所說的,馬山這個人當然就是嘮著手下人的名字。

    三個人也并不太敢說話,此時的趙小亞已經緊張到了極點,三個人就跟在那個人的后面,慢慢的走著,這是個老中醫,像趙英石的顏色,趙平安就順勢表演了起來,捂住自己的肚子,沒有往前繼續走了,而是在那邊,疼痛的叫了起來。

    “我的怎么肚子在這么關鍵的時候突然疼了起來,可能是我今天中午的時候吃壞了東西吧,大哥你們不用管,我先走,先走你們的,能不能告訴我廁所在哪邊?我想先去個廁所,等下我就在這里等你們!

    為什么那個人停了下來,看著趙平安邊說話邊疼的樣子,一臉的不耐煩,趙平安倒也沒有穿幫,演技還算講的過去,最后沒有辦法,那個人只好擺了擺手說道。

    “怎么關鍵時候是那么多,多你一個也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去吧去吧,就在那邊,看了沒有那個新房子旁邊就是,那小子,我警告你,別到處亂走,上完廁所就在這里,乖乖的等我們出來!

    趙平安沒有接著繼續講話了,彎著腰點著頭,就想要往那邊走去,表現出一副自己很急的樣子,臨走的時候還沒有忘記看趙小亞一眼,給趙小亞一個鼓勵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害怕,就跟著老中醫就好。

    說完這么一番話之后,手下就帶著老中醫跟趙小亞兩個人,朝著前面的一個房子走去了,而趙平安,則迅速的避開所有人眼線之后走進了劉江所在的那個房子。

    因為那所房子門前并沒有人,而且門是半掩著的,因為情況緊急,趙平安根本沒有來得及敲門,而是直接開門走了進去,然后就看見,里面站著一個人,在靠近窗戶的位置背著手,就在那里站著,看著背影,趙平安立刻就能想起那段時間來自己家兩次的那個人,正是站在自己眼前的這個人,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劉江。

    坐進去之后的趙平安,轉身迅速的把門關上,這一系列的動作,當然發出了響聲,站在窗戶的劉江也,迅速的轉過頭來,看著門口的這個人,在發現這個人是趙平安之后,顯然一副吃驚的樣子,簡直不敢相信,甚至沒有來得及反應,也沒有說話,就在那里跟趙平安兩個人對視著。

    由于情況實在緊急,趙平安沒有功夫跟劉江在這里繼續干瞪著,直接走了進去,看了看門口,沒有人之后,就小聲的對劉江說道。

    “我現在時間非常的緊急,沒有功夫給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跟你說清楚,我就只想知道一點,你是不是認識我,是不是之前在某些地方見過我,或是跟我有什么聯系,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回答我這個問題就行,之后的事情我來說!

    面對著趙平安突如其來這么一番說辭,劉江仿佛瞬間愣了一下,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可是此時的趙平安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直接走到了,劉江的面前,一直不停的質問他。

    “你快回答我,你到底以前有沒有見過我?我只想問清楚這一點,現在我老婆他們都在外面,你知道他們現在處于什么樣的情景嗎?如果你現在再不回答我的話,他們可能就被你的手下給拖進去了,我的時間真的很緊急,我到這里來沒有跟你玩任何的心眼絕對是,真心的,想聽你說這一件事!

    此時的趙平安估計是這輩子說話最多,而且是最心急的一次,畢竟現在的趙小亞在什么地方?被他們帶到什么地方去,趙一什么都不知道,自然很擔心,希望劉江能趕快回答他,可是此時劉江仍然在那里猶豫不決,雖說是聽明白了趙平安所說的問題,可是似乎在思考,也像是在考慮。

    趙平安這邊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一直不停的,在撓自己的頭,一聲一聲的嘆息著,然后這時的劉江才開口說話了。

    “你老婆在哪里?被誰帶走了?這個你不用著急,在我這里我肯定能夠保證你的老婆,人身的安全,你現在這等一下,我去把他們叫過來!

    反過來,劉江這邊都沒有先回答趙平安的話,而是說了另外一番話,趙平安這邊的心雖說是踏實下來了,可是更加的摸不清楚,面前的劉江到底是什么心思?想要跟自己說些什么話。

    只見劉江走到桌子旁,拿起桌子上的電話,拖了一串數字之后,就放到自己的耳邊,冷冷的說道。

    “小劉呢,今天小劉是不是在外面又惹事了?把他給我叫來,還有,把他今天帶到我們這里的人,那個女人,不管有多少人都給我帶來,讓他到我的辦公室里來見我!

    趙平安全程屏著呼吸,沒有講一句話,就看著劉江在那邊一個人打電話,然后兩個人就面對面的站著,沒有開口說話,等待著,僅僅幾分鐘的時間,辦公室的大門重新被打開了,走過來一個男人正是趙平安交易的那個人,只見后面同時走進來的,還有趙小亞跟老中醫兩個人,趙平安在這邊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面上的表情終于緩和了一點,這時就聽見劉江又吩咐道。

    “好啦,小劉,這里沒有你的事了,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說你了,下次注意一點,這兩個人就留在我這邊,我還有事情要問他們,你先下去吧!

    果真劉江說話還是有一定的威力的,只見手下,聽完劉江所說的話之后,沒有吭一聲,聚了一下腰就退下了,雖說臨走的時候還戀戀不舍的看了趙小亞一眼,可是,最終只是退下來,甚至沒有反駁一句。

    等到暑假走了之后,把門關上,劉江又重新站回了窗戶邊上,背對著他們,說道。

    “這下好了吧,你老婆也在你面前站著了,待會兒我會派人把你們送出去,只不過不是現在,我不知道你們此次來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你剛才跟我說那一番話的意義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對你們做的也就只能到這個地步了,如果你們今天離開了這里,以后就不要再過來!

    由于趙平安實在是不明白,為什么眼前的這個人之前幫了一次自己,而這次來找他的時候,卻是另一番說辭,就趕緊上前又逼問道。

    “劉江,你為什么不把你所知道的說出來,你在懼怕什么我就不明白了,我冒著那么多的危險到這里來找你,就是為了跟你對質一下,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拐彎抹角,我竟然把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接下來想要干什么?為什么來找你,你應該心里清楚,你現在是干什么?拒絕我嗎?那你之前為什么要幫助我?為什么要到我家里,冒著被那個錢老板關在這里的危險,去警告我!

    只見趙平安一直不停的說著,畫面上的表情也越來越氣憤,說到這里,趙平安并沒有想停下來,而是接著,繼續想要說下去,只見一旁的老中醫走上前,一把拉住了趙平安的手臂,示意趙平安不要再往前走了,也示意他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抓著趙平安手臂的那只手用的力氣非常大,就好像想要控制住趙平安一樣,趙平安十分的不了解,然后特意回頭看了一下老中醫,老中醫沖著他眨了兩下眼睛,搖了搖頭,趙平安就沒有接著再說話了。

    只見劉江仍然背著手,站在窗戶那里,甚至都沒有回頭看他們一眼,然后就說到。

    “這些不關你們的事情,我怎么做?我為什么那樣做都是我的事情,今天你們到這里來,我也不會說什么,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待會叫人把你們送出去,我做到這個地步,對得起你們任何一個人,至于我為什么被關在這里,是不是心甘情愿的,這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事情,是我一個人的事情!

    畢竟老中醫年輕時候的經歷在那里擺著,自然要比趙平安懂得多一點,只見老中醫緊抓著趙瑛的手,然后并沒有抬頭,而是用眼角悄悄的打量著房間里的一切,最后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站在窗口的劉江,談了一口氣,轉過身,面對著趙平安,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算了吧,既然這位小兄弟都說出這樣的話了,我們就不要再深究下去了,今天這樣的結果,對我們大家來說,也都沒有損失,但也說得過去,我們幾個能平安的走出這里,我就已經心里很滿意了,走吧,不要再那么固執了,這世界那么多的事情,又不是哪個都會有美好的結局!

    倒是趙小亞全程沒有說一句話,是因為剛剛被劉江的手下拖到房間里那一番打量,雖說老中醫還在房間里站著,但是,趙平安那邊沒有任何的回復,這邊只是打量著趙小亞,并沒有做出任何實際性的動作,也完全的符合黑幫這邊的一些原則問題,所以老中醫壓著時間并沒有說話。

    可是手下那個眼神令趙小亞久久都不能釋懷,甚至感覺自己身上很惡心,什么都不想,只想趕緊的離開這個地方,還好最后的時候走到了趙平安的身邊,有趙平安陪伴著在場,趙霞的心理還稍微好了一點。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