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唐朝第一散官 > 第151章 天機不可泄露
    李淳風看著眾人臉上驚訝的表情,又看了看叢鴻飛,竟然也有些驚愕地說道:“不錯,我就是李淳風,你,你是怎么認出我來的!”

    李淳風突然對叢鴻飛有些感興趣。

    而就在他說話的時候,在他旁邊有幾個人正藕斷絲連地挨著他,很顯然,那應該是他的侍衛。

    叢鴻飛微微一笑,心里想,難道我會愚蠢到跟你說我是重生來的,腦海里還有一個系統,可以查閱整個人類社會截至21世紀的所有知識?

    想到這里,叢鴻飛對著李淳風開口說道:“那是因為,我也是精通推算之術,只要掐指輕輕一算,便可以上知前五百年,下知后五百年的事情!”

    李淳風聽到這里,耳朵都豎起來了,是被叢鴻飛給雷到了。

    要知道,就算是他,現在貴為大唐星占學第一人,都不敢有這么大的口氣,敢在人前宣稱自己上知前五百年,下知后五百年的事情。

    而且,李淳風知道,如果現在袁天罡出現在這里,他估計也不敢有這么大言不慚的言辭。

    可是,眼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太史府下人,竟然出口狂言,把牛皮吹得這么脹,難道就不怕吹破了嗎?

    想到這里,李淳風搖了搖頭。

    “我說,王勃拜你為師真的是荒謬之至,你還不承認。天底下,誰敢說自己上知前五百年,下知后五百年的事情?口若懸河,是會招來殺身之禍的!

    王勃只好連聲說道:“傅大人,你言重了,真的言重了,我是真心拜師的,沒有任何投機取巧的意思!

    當王勃知道史安竟然是叢鴻飛,而且叢鴻飛還是朝請郎的時候,他對叢鴻飛的敬佩便更加深入了。

    李淳風見狀,只能繼續搖頭,是感覺王勃這個孩子沒得救了。

    而在總管府之中,卻還有許多人不知道叢鴻飛的真正身份,聽說王勃竟然死心塌地跟著叢鴻飛,也是唏噓不已,不知道王勃到底是哪根腦筋搭錯了,居然會這么固執。

    叢鴻飛看李淳風一臉不屑的樣子,冷冷說道:“那我就說說你好了,你的事情,我也知道的特別清楚!”

    李淳風聽著叢鴻飛這么說,頓時抬起頭,目光如炬地看著叢鴻飛。

    “好啊,你有膽量便說說,如果說的不對,我讓你即刻人頭落地!

    叢鴻飛也沒有被李淳風嚇住,而是清了清嗓門。

    “那李大人可就要聽清楚了!”

    李淳風抬起頭。

    “那我就洗耳恭聽!”

    叢鴻飛面帶微笑,看著李淳風說道:“李大人的令尊叫李播,在前朝時曾任縣衙小吏,后棄官而為道士,李大人這道長的打扮,就是從你令尊那傳承而來的吧!”

    李淳風被叢鴻飛這么一說,臉上的不屑,突然有些凝固。

    叢鴻飛卻繼續說道:“李大人九歲的時候,便遠赴南坨山靜云觀拜至元道長為師,十七歲的時候,經劉文靜劉大人的介紹,進入秦王府之中,可惜啊,劉大人才把你帶進秦王府,第二天便尸首異處,難道李大人貴為星占學大師,從來沒有想過這兩件事有什么關系嗎?”

    李淳風被叢鴻飛這么說,臉上的不屑統統都沒有,轉而變成的,只能是鐵青。

    他曾經也屢次求證過這兩件事的關系,可是礙于星占師不為自己占卜的原則,他始終沒有辦法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

    這也是這些年以來,一直困擾著他的心病。

    “史安,你怎么知道的這么多,難道這些都是王勃告訴你的?”李淳風不由自主地看向王勃。

    王勃連連擺手。

    “堂表哥,你想到哪里去了,你的這些事,有些我連聽都沒有聽過,怎么可能是我告訴給師傅的?”

    旁邊眾人看著李淳風的態度,紛紛都知道,叢鴻飛說到李淳風的痛點上了。

    面相師的最高境界,便是將看相之人內心的秘密說出來,而且還把他最脆弱的一面也牽引出來。

    顯然,今天叢鴻飛在李淳風身上做到這一點了。

    這不得不令許多人都對叢鴻飛投來了異樣的目光,甚至一些人已經在考慮叢鴻飛的身份是否也是偽裝的。

    就在這個時候,叢鴻飛哈哈大笑起來,對李淳風說道:“李大人,你也不用這么緊張,你的事,我徒弟子安他確實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李淳風咽下一口唾沫。

    “我不信,這些事情,肯定是你在什么地方道聽途說而來的,今天遇到李某,便現炒現賣,想要用它們隨意糊弄我。

    史安,我告訴你,單憑這些就想撐起你‘上知前五百年,下知后五百年事情’的狂言,你未免也想得太天真了!”

    眾人看著叢鴻飛,特別是現場那些熟悉陰陽學、風水學和易學的奇人異士,也都覺得單憑這一點,叢鴻飛確實還沒能展現出一位大師該有的風范。

    叢鴻飛聽到這里,又是微微一笑。

    “當然,這是當然的事情,李大人想要我說說一些你現在的事情,或是將來的事情嘛!那我就先說說一些你現在的事情,好了!”

    從人聽說叢鴻飛竟然還要說一些李淳風當下的事情,頓時都屏住呼吸,翹首以待起來。

    要知道,面相師最難辦到的事情,便是說出看相之人當下的事情。

    這些事情,因為是看相之人心中所想的,暫時還沒有對外界公開,所以哪怕面相師說對了,可是看相之人咬死不想承認,那面相師也沒轍。

    于是,所有人都為叢鴻飛捏了一把汗,不知道叢鴻飛會說出李淳風當下的什么事情,而說出這些事情以后,李淳風又會不會承認。

    就在這個時候,叢鴻飛清了清嗓門。

    “李大人,我知道你最近在準備一件事情,而且在你想來,是驚天動地的一件事情!

    李淳風聽到這里,“哦”了一聲。

    “到底是什么事情,你不要故弄玄虛!”

    叢鴻飛卻還是把臉上的笑容堆積起來。

    “我怕說了,要道破你的天機,所以,我看,還是你附耳過來,我在你耳邊輕聲細說,便是了!

    眾人聽說叢鴻飛竟然不想把這件事公布出來,頓時有些失望。

    而李淳風看著叢鴻飛,卻將信將疑,不知道叢鴻飛葫蘆里到底賣著什么膏藥。

    (本章完)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