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黃金人生 > 013 癩蛤蟆變青蛙王子
    “東西?什么東西?”

    盧宇當時有點蒙了,自己好像不欠李雪梅什么吧?房租剛才不是一次性付清了么?

    小寡婦李雪梅此刻的臉色已經紅到了脖子根,心里面同時把這“死變態”祖宗十八代給罵了個遍。做了這么無恥的事情,被自己當場給抓住,怎么的?還要狡辯嗎?

    “李姐,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么?你能不能更加明示一點?”盧宇皺著眉頭,發現怎么和這小寡婦溝通,這么費勁兒呢。

    “我的衣服!你說還有什么?”

    李雪梅杏眼一瞪,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要你還裝傻充愣,老娘就讓你好看。

    誰曾想,盧宇更是蒙圈了。

    “李姐,你這話就真的是讓我不能理解了,你的衣服怎么會在我這里呢?你又沒有到我這屋子里面!

    盧宇這話一說,李雪梅果然是暴跳如雷,“小子!給你臉了是不?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哦,一塊兒紅……”

    剛剛順手舉起手中的紅布,盧宇下一刻就徹底的傻眼了。我特法克!這玩意兒怎么會在自己的手中呢?是不是穿越過來的。

    仔細一想,我靠!我家根本沒有什么紅布啊,這……這特么的太尷尬了吧!

    盧宇一時間啞口無言,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

    李雪梅一副不悅的表情看著盧宇,還伸出了手,讓他把東西還來。

    盧宇低下了頭,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學生,顫顫巍巍的把手中的東西遞了過去。張口還想再解釋一下,但想想還是算了,這破事兒越描越黑。

    小寡婦一把搶過去,還自言自語的啐了句,“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還大學生呢?我呸!真是臭不要臉!

    本來前一刻還有點愧疚的盧宇,下一刻聽到這話,那可真是不爽了。

    你的東西掉到了我的家中,怪我?

    何況我也沒做什么我齷齪事啊,不就是拿著擦了擦灰么?你丫的至于這么罵我?

    “李姐,你自己的東西不揀好,落到我的家中。那我想當然以為這是我家的東西,我順手就用了。東西我也還給你了,你怎么還罵我呢?”盧宇義正言辭的道。

    李雪梅冷笑一聲,“呵呵,銀行的錢還多呢,你咋不去順手拿了呢?”

    “唉,你這話就不對了,銀行的錢也沒放在我家啊。他要真把錢放我家,我當然要拿!

    “強詞奪理!我的衣服是被風吹下來的,你這死變態剛才拿著它做什么了?”

    “我擦東西!”

    “你只是擦東西了么?我親眼看到你聞……咳咳……”

    李雪梅這話讓盧宇真心頭大。

    我他媽賤?沒事兒去聞?

    不怕鼻子生瘡爛掉?我聞的是自己手中的沉香木好嗎?

    “得得得……我也不想和你多說,這事兒就這樣了行嗎?李姐,東西我也還給你了,就此打住!北R宇話音一落,手機電話拼命的響了起來。

    看了看來電顯示,杜鵬盛打過來的?磥砟沁吅芫o急,催得特別的緊吧。

    “呵呵……”

    李雪梅可不管那么多,當即冷笑,“你想就這么算了?寡婦門前是非多,你這種人我可不能再留你了,給你三天時間,給我搬離這里!”

    “搬就搬,搞得我多稀罕你家這房子似的!

    說完,盧宇“砰”的一下把門給關上了。

    李雪梅碰了一鼻子灰,當時還惱了,站在門外破口大罵,“死窮鬼!你丫嘚瑟什么嘚瑟?房租都付不起,我可告訴你,這房子我要租給別人有三倍、四倍價格。老娘不看你是個大學生,可憐你,你想進來?門都沒有!好心收留你,沒想到你卻覬覦我的美色,真是瞎了眼了我!

    罵了一通,盧宇毫無反應,完全當她不存在。

    李雪梅也自感無趣,氣沖沖的上樓去了。

    此時此刻,盧宇正在打電話,杜鵬盛一接通之后,開口就來了句,“宇少,宇少,真的是萬分抱歉!我們這邊實在是要得緊,我這才打擾了你,在這里我真誠說聲對不起,F在你東西拿到了么?”

    盧宇順手拿起那盒子,然后回了句,“拿到了!我馬上就給你送過來!

    “別別別……別介,怎么能讓你親自送過來?我已經派了專車去接你了,你只要給個定位地址就行了!

    杜鵬盛也好算計。一則嘛,這盧宇消耗的時間實在太長了,等到他把東西送過來,那得猴年馬月去了?

    二則,轉車去接送,節約時間不說,也顯得他們真誠,好巴結這位金主啊。

    本來捏,盧宇是不想暴露自己位置的。

    但現在既然和房東李雪梅撕破了臉,人家都催他搬出去了,這地方也不需要了。

    今天東西送過去,盧宇就打算自己去買一套房。

    “行吧!你微信就是電話對么?”

    “是的,是的,宇少!”

    “我加你,給你發個定位,你再給你的司機!

    說完這話,盧宇尋找到了杜鵬盛的微信,呵!好家伙!這家伙的微信名字霸氣,“盛世大鵬”。

    發了定位之后,盧宇就打開門,帶上那木盒子,接著安全起見把房門反鎖,外面還加了一把掛鎖。

    他這前腳剛走,后腳聽到響動的李雪梅就罵娘了。

    “記得,死窮鬼,三天之內給我搬家,否則老娘就自己動手!”

    “我記得了!爛人!爛房!爛路!”

    盧宇一通怒懟,給李雪梅氣得差點七竅生煙。

    喲呵,這臭小子還真敢說!

    房租交不起,都要拖欠幾個月,天天要房租這貨就跟見了鬼一樣躲,還敢說我的房子是爛房子?

    你以為你是誰?還是當初的闊少爺?

    掉了毛的鳳凰連雞都不如!

    你個垃圾。

    越想李雪梅越生氣,我一個寡婦怎么就遇到這種人了呢?

    看著桌子上自己收回來的東西,仿佛就看到了那窮吊絲,一臉猥瑣的死樣子。

    李雪梅只感覺惡心到爆了有木有?

    媽的!老娘還留著這東西干嘛?想想都惡心!

    一想到這里,她直接走到陽臺上,發泄似的狠狠扔了出去。

    幾十塊新買的,被那死窮鬼碰過,老娘寧愿扔了也不要了。

    剛剛做完這一切,她扭頭看著盧宇離開的方向,這一會兒那臭小子站在馬路邊好像在等出租車呢。

    李雪梅越想越氣,剛剛還想再提醒一次,那混蛋記得三天之內給我搬家滾蛋。

    沒曾想……

    下一刻發生的事情,把李雪梅眼珠子都他媽看圓了。

    “嗡嗡……”

    一輛加長林肯直接停在了盧宇的面前,后面還跟著一輛奔馳商務車。

    商務車車門一打開,清一色穿著黑西裝、黑墨鏡、黑皮鞋的保鏢們,浩浩蕩蕩的跑了下來。

    李雪梅嚇壞了,盧宇的事情她也聽說過,他爹借了高利貸嘛。這些人是來逼債的么?還好!老娘讓他滾了,否則肯定惹禍上身啊。

    但事情的反轉,打臉總是來得如此突然。

    所有黑墨鏡齊刷刷的鞠躬,喊了句,“宇少!”

    然后,還有人恭敬的為他打開車門,伸出手護住盧宇頭部上面,防止他上車的時候撞到頭。

    就這樣,盧宇大步的上了車,保鏢們趕緊齊步跑,上了后面的奔馳商務。

    在路人一個個驚訝莫名的目光之中,浩浩蕩蕩的揚長而去。

    李雪梅眼珠子差點沒掉地上去。

    臥槽!盧宇家沒破產?更有錢了?

    娘的!盧大少對我這小寡婦居然有興趣……

    這這這……

    我的天!老娘竟然把青蛙王子當成了癩蛤蟆。

    李雪梅一直站在陽臺哪里,一動不動,就像是石化了似的。

    好半天反應過來之后,看著自己扔到下面的東西,扭頭閃電般的就沖下了樓去……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