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說 > 卡牌降臨全球 > 第十九章 卡牌戰斗
    “根據我們之前的經驗來看,只要走進這個房間,那只金殼怪力蝎就會立刻向我們發動進攻,但它并不會追出房間。

    基于這個特點,我們嘗試過進進出出放風箏的戰斗方式,效果比較明顯,但如果是所有人一起退出房間,再進去就會發現,金殼怪力蝎的狀態完全恢復了!

    馮文泰開始轉告林澤一些經驗之談。

    “簡直像是網游,boss還帶重置狀態?”

    林澤滿臉的詫異。

    “這只能說明有人在暗中給它補充能量,畢竟卡牌只要不遭到徹底破壞,就能夠通過御魔力來維系巔峰狀態!

    馮文泰這話的暗示再明顯不過。

    “原來如此,這樣的確是可以防止我們利用漏洞進行攻略,那個男人想的還真是周全,不過……”

    說到這里,林澤抬頭看了看四周,是躲在哪里監視這場特訓呢?

    “嗯,要特別說明的大概就是這些了,林澤同學,之后只需要你來配合我戰斗就行了,我可以負責主攻的!

    馮文泰的始源卡牌也是斗戰卡牌,而且不算弱。

    更關鍵的是,和他搭檔的洪良,其始源卡牌更是典型的輔助好手。

    雙方本就是合作關系,馮文泰也沒指望完全依靠林澤的力量,他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些信心的。

    將作戰計劃簡單的商定下來,幾人也沒再遲疑,馮文泰抬起小粗腿對著淡金色門扉就是一腳。

    門直接被踢開。

    “斯嘎拉~”

    破門的瞬間,怪異的咆哮聲迎面而來。

    一只體長超過兩米,通體遍布金色殼甲的大型蝎子發出低吼。

    彎曲的金色尾部躁動的搖晃著,腦部兩側兩只巨鉗般的金色大螯咔咔作響。

    正是那只金殼怪力蝎,它顯然是認出馮文泰和洪良了。

    對于這兩個三番五次過來挑釁的人類,它當然沒什么好感。

    早有準備的馮文泰和洪良當機立斷展開行動。

    白色的御卡手套閃亮,始源卡牌翻轉著在身前浮現。

    卡牌瞬間激活,一名頭,沒辦法真正意義上突破金殼怪力蝎身上那層天然的金殼武裝。

    但它卻可以著手金殼怪力蝎的八只眼睛做文章。

    就算金殼怪力蝎并不是依靠眼睛來感知周圍環境,可是這樣的騷擾會讓它覺得煩不勝煩,乃至分心。

    如果換做是其他攻守不過300/200的斗戰怪獸,恐怕早就被金殼怪力蝎一尾巴擺平了。

    羽翼栗子球卻是憑借著自身的浮空優勢,無比靈活的針對金殼怪力蝎進行分散式打擊,還能游刃有余的不斷閃避著對方的攻擊。

    “好靈活的斗戰卡牌!

    洪良也有些看出來了,林澤的羽翼栗子球并不具備多少攻擊性,身板應該也很脆弱,可它那靈敏的移動卻是最大的倚仗。

    砰!

    馮文泰的銀白劍客沒有錯過金殼怪力蝎分心時露出的破綻,手中銀白重劍冷不丁的加注力量。

    劍鋒怒斬,竟然直接是將金殼怪力蝎的一只大螯給活生生斬斷!

    “斯嘎~斯嘎拉~”

    金殼怪力蝎嘴里發出哀鳴,豆米大小的八只眼睛里同時燃燒起怒火,身后那只原本擺向羽翼栗子球的彎曲尾巴,竟是驟然間脫離!

    彎曲的尾巴在脫離金殼怪力蝎的身體后,驟然拉直之余,像是箭矢那樣射向林澤。

    事情太過突然,馮文泰、洪良兩人頓時臉色大變,就算是有心想要救援,恐怕也來不及了!

    “克里克里~”

    箭矢停在林澤身前,確切的說,是陷入身前及時趕至的羽翼栗子球體內。

    羽翼栗子球沒有絲毫懸念的破碎,那發尾部形成的箭矢穿透它的身體,卻最終停在林澤身前,寸步難進。

    像是某種絕對的無形屏障,輕而易舉的抵擋了那發尾部箭矢的余威。

    羽翼栗子球的特殊效果順利發動。

    “這,這是什么情況,林澤,你開掛了?”

    馮文泰和洪良有些看傻了。

    這尼瑪,被那種怪物冷不丁射出的尾部箭矢偷襲,竟然毛事也沒有,那怕是個假的偷襲。

    兩人久久無言,徹底陷入震驚。

    所幸的是,斗戰卡牌即使沒有御卡師指揮,也能夠做出本能的戰斗。

    金殼怪力蝎這又是分心,又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式的轉移火力,銀白劍客當然也沒有錯失這個大好機會。

    重劍連斬,直接是將金殼怪力蝎身上最具威脅力的大螯齊齊斬斷,再加上它那只主動解除的尾部。

    金殼怪力蝎算是徹底沒轍了,一副傷痕累累的模樣停在原地抽搐著。

    砰!

    清脆的兩道破碎聲響起,一道源自無力再戰的金殼怪力蝎,另外一道卻是銀白劍客身上的斗戰之心支撐不住了。

    這張始源卡牌對洪良來講的確是沒什么消耗不錯,可特殊裝備卡性質特殊,黑白系列的裝備卡通常是有時限的。

    譬如洪良這張,就是五分鐘。

    剛才的戰斗,差不多也就進行了五分鐘左右便是宣告結束,進展算是很順利。

    從結果來看,貌似是馮文泰的銀白劍客結合洪良裝備卡的力量,一舉擊潰了金殼怪力蝎。

    可事實上,將金殼怪力蝎騷擾的煩不勝煩,甚至不惜分離尾部也要射殺召喚它的林澤的羽翼栗子球在這場戰斗中同樣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一點,馮文泰和洪良也看得很明白。

    如果只靠他們兩人就能解決掉金殼怪力蝎,那么他們哪里還用等別人,自己早就解決掉這檔子事了。

    “林澤,這回多虧你的幫助了…那么這枚寶箱我們就……”

    馮文泰話還沒有說完,神色卻是忽然間一變。

    留意到他這個反常表情的林澤回過頭來,卻是看到一組人馬,共計五人從后面那間門扉走了進來!

    五人中為首的那位,是個皮膚略顯黝黑,氣質老成的少年。

    “二十二班的崔家浩!”

    同樣認出那伙人的洪良臉色無比僵硬的低聲喊道。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