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說 > 卡牌降臨全球 > 第九章 新的卡牌
    為了慶祝林澤被鑒定出來的御卡師資質,葉晚秋特地為兒子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

    像是林澤愛吃的糖醋排骨、清蒸基圍蝦、還有炸雞腿都有。

    只不過,有林詩倩這個小饞貓在,林澤想啃幾個雞腿還真有些困難。

    誰讓那是小他好幾歲的妹妹,和妹妹在飯菜上計較這種事情,林澤他……當然做的出來!

    然后就是一番喜聞樂見的眼疾手快,揮筷爭奪戰。

    這種場合下,林詩倩早把什么對老哥的尊敬、崇拜及吹捧忘到南半球去了。

    林澤到底還是有臉的,暗自放水,“大戰告捷”的林詩倩俏臉上不禁流露出滿滿的成就感。

    這可是變相的贏過一名預備御卡師,小姑娘當然有些自豪。

    晚餐很快就在十分融洽的氛圍中度過。

    飯后,弟弟林嵐開始幫襯著母親葉晚秋收拾碗筷,妹妹則回房用功去了。

    由于已經是初三了,眼瞅著就要面臨中考的林詩倩最近的學習壓力也很大,而且周六是不放假的。

    如今的時代,雖然說人人都憧憬著成為一名御卡師,可真正具備御卡師資質的學生并不算多。

    就比方說江橋高中一個年級有2000人,資質檢測過后,具備御卡師資質的卻僅有100人左右。

    所以說,卡牌的存在雖說融入了如今的現代社會,但真正觸及御卡師領域的人還是處于少數。

    學習依舊很重要。

    當然,就算是御卡師學校,也同樣會開設文化課,只是不像常規學校那樣硬性要求學生達到怎樣的水平與分數。

    “臭小子,既然檢測出御卡師資質,那么想好要去哪所御卡師學校沒有?”

    客廳沙發上,林勇明摸出打火機點燃一支煙,然后輕輕吐出一口煙圈,眼神在光線和煙霧的映照下略顯飄忽。

    “應該會去淡水高校!

    林澤點了點頭說道。

    早上的時候,他也有在網上查詢過淡水的具體資料。

    只可惜學校的內部景觀似乎因為特殊原因沒有被公開在網絡上,有的只是校園建筑的外部景觀。

    而從外觀來看,和普通的大學學校沒什么兩樣。

    不止是淡水,其他的御卡師高校也是一樣。

    這分明是特意而為,也不知道是為了保持御卡師學校的神秘還是其他什么原因。

    不過,學校內部的圖片信息雖然沒辦法在網上查詢到,但一些關乎學校的風評還是能夠找到不少的。

    評價林澤也看了,基本上都是好評,也不知道摻沒摻水分。

    不過對于林澤來說,能夠加入哪所御卡師學校都行,更何況是淡水這種在市內有名的御卡師高校了。

    “淡水啊…我知道那是所不錯的學校,報名費是多少來著?”林勇明問道。

    “兩萬塊!

    有關報名的費用,林澤也事先有過了解。

    這個報名費相對御卡師高校的名頭來講,似乎也不算太貴。

    “這樣啊……”

    得知報名費的林勇明摸出手機,手指幾個操作下去,立刻敲定了什么。

    “行了,臭小子,支付寶轉了你八萬塊,拋開報名費,剩下的錢買幾張白底系列的能量卡用用應該問題不大,別嫌少,你老爹最近窮!

    “知道了,老頭子,你這是闊綽一時爽,一直闊綽一直爽!”林澤笑了笑,揶揄道。

    “給我滾蛋,你老子聽不出來你在暗示什么?”

    “我可告訴你了,這錢拿去理性消費,別凈搞些花里胡哨抽什么黑龍瞎、ssr之類的,讓我知道了,腿給你安排折了!

    林勇明板著張臉,很不客氣的教訓道。

    “了解,了解,不過我說老頭子啊,你這表情太僵硬了,不適合你啊,還是討好老媽時的舔……”

    “滾犢子!”

    猜出林澤想要說什么的林勇明當場翻臉,林澤也很識趣的閃身回房。

    “怎么,林勇明同志,反應這么激烈是不愿意做我的舔狗了嗎?”

    溫柔賢淑的葉晚秋難得的開起玩笑。

    “怎么會呢,老婆大人賽高,汪汪!”

    林勇明偷瞄著確認林澤回房后當即來了個大變臉,倒是不在乎被還在幫忙洗碗的林嵐看到。

    葉晚秋也是被他這突然間的變臉逗得咯咯直笑。

    不得不說,這對恩愛的夫妻還挺順應網絡潮流的。

    ……

    回到房間的林澤打開手機,接受了林勇明的轉賬,再看支付寶,余額已經高達134396.7元。

    林澤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存款……竟恐怖如斯!

    存款順利達到十萬開外的林澤連忙驅動御魔力,將那張卡牌商店激活。

    褐色的光芒持續閃爍,很快,熟悉的卡墻再度浮現而出,連帶著出現的還有那位氣質孤傲深沉的黑魔導。

    林澤盯著黑魔導看了半晌,不由得撓了撓頭。

    “我尋思這黑魔導身上也沒個二維碼啊……”

    又是觀察了片刻,仍舊沒什么發現的林澤所幸無視黑魔導,嘗試直接碰觸那些流動著的卡牌中的一張。

    而就在這一刻,沉默寡言的黑魔導總算是開始干活。

    手掌前伸,青色魔杖直指林澤,魔杖前推,無形的黑魔術將林澤籠罩。

    林澤身上沒有出現什么異樣,但卻看到自己的支付寶上已經少了十萬塊。

    試著查看交易記錄的林澤卻沒能發現任何留存信息,好像這次是和空氣交易了一番似的。

    但是,林澤也留意到,那道礙事的黑魔導身影這會兒已經讓到了一側,使卡墻完整的呈現于他眼前。

    林澤眼前一亮,深呼吸口氣,像是醞釀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運勢,然后猛然間伸手點在一張從一個重磅消息,你應該還不知道吧?”

    電話那頭,劉俊的語氣無比激動。

    “什么消息?”

    一頭霧水的林澤隨口問道。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