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荒島之世外樂園 > 第三十五章 再見
    接下來的三天里面,我一直盯著這個團隊,之前的兩天里面兩隊人之間一直在爭吵,第三天的時候兩隊之間好像達成了什么協議,最為主要的是,被綁著的那隊人兩天沒有吃過任何的食物,只喝過一點點淡水罷了,我估計是因為他們太餓了才會去妥協的吧。

    然后這綁著的四個人被松了綁,接著狼吞虎咽的吃了東西,接著帶著食物和淡水離開了營地。不過,我并不認為是那群人放他們走的,我認為是派這四個人去尋找另外的人,除開我找到的那個已經死亡的人,難道還有其他的人在外面不成?

    我覺得有很大可能性外面有其他的人,而且應該和被綁的那伙人是一伙的,然后那五個人估計是想用他們自己人勾引出另外的人吧。

    不過這幾個人也真的是夠蠢的,真的以為引出了其他人,這群人就會放過他們了么?真的是太過于天真了呢。

    我打算跟蹤這四個人去看看情況,看看要不要救一下那兩個國人,至于外國佬,我真的沒有什么興趣。不過,這兩個國人我也要看情況,畢竟國人有時候內心要更加丑陋。

    我悄無聲息的跟著這四個人在叢林中前進,我看著他們的行進路線,完全沒有任何的疑惑,想必這些人早就知道自己伙伴的藏身地點,而且他們還沿途留下了很明顯的記號,感覺陰謀不小啊。

    跟蹤了大概兩個小時之后,他們爬進了一個小山澗里面,這個小山澗的側面居然有個山洞,想必這四人的同伙就在這里面吧。

    果然,山洞里面的人大概是聽見了動靜,兩個人走出來查看。這兩個還都是女人.....不過看這兩個女人的樣子,應該是近幾天都沒好好吃東西了吧。

    靠!怎么是她???????

    我看到了一個熟人,額,也不算熟人........額,應該算是冤家.........

    在這種地方遇到她,還真的是尷尬啊,我捂著臉苦笑。

    現在我還真的不能不管這件事了呢,本來我還想著看場戲呢。不過因為她的存在,這件事我算是管定了,因為.........她應該算是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女人吧。

    “田武?你們怎么跑回來的?”走在前面的短頭發女子問道。

    “我們也是好運,他們有幾個人出去打獵,我們趁機偷襲打暈了幾個人,跑了回來!睘槭椎哪凶有Φ。

    “對了?你們有沒有食物?我和詩月都餓了好久了..............”短發女子拉著后面的長發女子,也就是短發女子口中的詩月問道。

    男子看了一眼后面的詩月,眼睛頓時一亮,不過隨即隱藏了下去,同時把背后袋子里面的食物給拿了出來。

    短發女子看到了地上的食物,毫無顧忌形象的狼吞虎咽了起來,邊上的詩月就比較斯文許多,雖然很餓,不過她還是細嚼慢咽的。

    幾名男子紛紛遞食物給詩月,詩月則是把一部分食物遞給了邊上的短發朋友,那個短發女子我推測應該是她的閨蜜吧。

    因為詩月的臉上以及頭發,都抹上了很多泥巴,看不出來真正的容貌,不過這幾名男子可以從她的言行舉止和氣質中看得出來,她肯定是一個美人。

    我要是可以聽到他們的想法,我肯定會笑出聲來,何止是美人,簡直是絕色啊........就是有點牛皮糖罷了....

    詩月對這幾個男人的阿諛奉承沒有任何的感覺,反倒是覺得有點奇怪而已,不過她也實在是餓了挺久的了,沒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另外的事情了,而且要在這種雨林中生活下去,一個人很難辦得到,更別要說是一個女人了。

    “好了,吳娜,我們先進洞再說吧,”詩月吃完東西說道。

    “嗯,你們好好在這里休息一下子,這幾天也辛苦你們,我們幾個去多找點食物好了!碧镂湫χf道,接著帶著另一個男子離開了,至于另外的那兩名女子則是和詩月她們一起留在了山洞里面,我猜這兩個女人估計是留下來監視短發女子和詩月的。

    詩月這邊應該暫時沒有危險,我打算去盯著另外那兩名男子。不出我所料,這兩名男子果然是和那伙人接應去了。

    “怎么樣?田武,找到了沒有?”為首的黑人男子用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問道,我總覺得有點搞笑,因為這中文簡直要比一些國人的普通話還要標準。

    “哈哈,終于是找到那兩個中國女人了呢,不知道干起來滋味怎么樣呢!焙竺娴陌兹四凶哟笮Φ。

    盡管這個白人說的是英文,不過我還是聽得懂的,我眼中殺意彌漫,真的想現在就把這廝給干掉啊,不過我忍住了,現在動手的話,只會壞了全局。

    田武和后面的男子臉色有點發黑,黑人男子笑道:“你們也別這種臉色,放心,你們都是我的人了。我們肯定會分一口湯給你們喝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田武和后面的男子對這樣的言語,也僅僅是敢怒不敢言而已,誰叫自己打不過人家呢。

    田武和另一名男子在前面帶著路,要去的顯然是山洞的那個方向,我跟蹤著他們一起回到了山洞.......

    吳娜聽到了動靜,開心的出來迎接田武他們,可是剛出去就愣住了,吳娜記得田武后面的那幾個人,“田武!林嘯!你們怎么把他們帶過來了?”吳娜可能已經想到了是怎么回事,但還是生氣的問道。

    “沒事的,我們已經達成了協議了,只要你的詩月付出點東西,我們就可以得到很多呢!绷謬[笑著說道,突然后面的黑人和白人一人一腳的把林嘯和田武踢進了山澗里面。

    “哈哈哈,誰和你們達成協議了,我可記不得了呢!焙谌舜笮χf道。

    “可惡,你們出爾反爾!”田武怒道。

    “這沒辦法,著用你們中國話來說,就是兵不厭詐!焙谌藷o所謂的說道。黑人接著淫笑著朝詩月走去,“放心吧美人,會很舒服的,我會讓你很快樂的!

    詩月氣的渾身發抖,她知道黑人是什么意思,但是這里并不是文明社會,毫無規則可言,詩月也沒有辦法,只能是無力的反抗著,甚至連自斷的工具都沒有,這個時候,詩月想到了咬舌自盡這個辦法,正當詩月心一橫打算這樣做的時候。

    兩只箭直接朝著白人和黑人射來,白人和黑人現在的眼中只有詩月這塊“美味大餐”,絲毫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在此終結。

    噗哧,兩根箭直接是插進了兩個人的頭顱,兩人直接身體一抖,直接沒有了生命氣息,幾個女人驚恐的大叫了起來,不過詩月并沒有,經歷了剛剛的事,就算她的心里有多善良,多半也是希望這兩個人渣死掉。

    見兩人已經沒有了任何氣息,我直接從雨林里面走了出來,田武和林嘯這兩個廢物,我還沒有必要去防備呢。

    由于我全身都是植物,臉上也涂滿了泥巴,詩月他們根本就看不清我長什么樣子。我到了兩具尸體面前,沒有任何的恐懼,直接將兩根箭給回收了回來。

    我走到了詩月的面前,詩月身體發抖,但是又不敢動彈。因為這個人可不像那兩個人,那兩個人僅僅是想發泄欲望,這個人是殺人啊,完全不同的啊。

    “小月兒,好久不見了呢,怎么連我都認不出來了?”我笑著說道。

    詩月眼睛睜得大大的,有點不太敢相信,因為這語氣實在是太過于熟悉了,而且小月兒這個稱號也僅僅只要少數幾個人知道而已。

    我將臉上的泥巴擦掉,“怎么樣?認得我不?”我笑著說道,詩月驚呆了,這張臉雖然有點模糊,但是她絕不會忘記,因為............詩月一想到這里,俏臉頓時變得通紅通紅的。。

    “修羅?是你?”詩月弱弱的問道。

    “對,是我呢,真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和你再一次見面呢......”我有點尷尬的笑道。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