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說 > 我體內有黑洞 > 第27章 我是鐵皮人
    “第一道大菜是你的夏江府學的名額已經沒了!笨祷辫铊钚χ,笑的很得意,很張狂。

    唐鋒道:“你康家人是不是智商都有問題,你都下決心殺我了,還有必要花費心思除掉名額嗎,真是畫蛇添足!

    “我兒子沒有辦到的事,我替他干了,我要讓你知道我康家的厲害!笨祷蹦贸鲆粋盒子,打開一倒,盒內的粉末全被風吹走了,“這是第二道大菜,知道我倒掉的是什么嗎,嗯,你肯定猜到了,沒錯,就是你辛辛苦苦來找的八十年白夜菇!

    唐鋒瞬間怒火填胸。

    “憤怒了,哈哈……”康槐放聲大笑,“我就是要你懷著憤怒踏上黃泉路,上路后記得走慢一點,等一等你娘和你妹妹!

    說到這兒,康槐臉上變得殺氣騰騰,大手一揮,喝道:“給我殺!”

    剎那間,這風景秀麗的東院變得殺機密布。

    “嘩……”

    湖水中,躍出一條紅鱗魚,化為一女子,閃電般殺來。

    花叢中,一朵荊棘花散開,花瓣如一柄柄飛刀,激射而來。

    游廊后,沖出一人,雙腿陡然變長變大,掄起腳踩來。

    假山頂,一只渾身雪白,帶有黑色圓點的黑點虎,呲牙咧嘴的撲來。

    涼亭旁,一堆泥土聚起,形成一個泥人,加速沖來。

    這五個武修全是五段玄徒,從各個方向沖來,堵住了唐鋒和陸清瑤的退路。

    若是換做旁人,勢必會陷入圍殺之中,顧此失彼,擋住了這個方向的敵人,卻擋不住那個方向。

    唐鋒和陸清瑤都修煉了方寸步,身形高速移動,閃躲之間,便沖出了包圍圈。

    “死……”唐鋒瞅準時機,一掌蓋落。

    他掌心符圖浮現,大放光芒,將一身真氣徹底爆發,落到黑點虎身上。

    “砰!”

    黑點虎被打得飛出去砸落在假山上,身體跌滾下來,又被大石接連砸到身上,頃刻間一命嗚呼。

    幾乎同時,唐鋒掌心驅使黑洞,那一片片花瓣上空,出現一個無形無相的黑色無底洞,吞吸真氣。

    他動用了四百顆玄石,只耗費四秒功夫,就吞光了對方體內四百毫升真氣。

    花瓣飄落,化為一女子,癱在地上。

    “唰……”

    唐鋒從其身旁掠過,刀光一閃,女子的頭顱就掉在地上,骨碌碌滾了數圈,鮮血撒了一地。

    余下三人全被驚得剎住身形,他們萬萬沒想到,就這么幾個呼吸的功夫,唐鋒一個四段殺了他們兩個五段。

    此人太可怕了!

    這三人萌生退意,不想為康槐搭上自己的性命。

    “唐鋒,我小瞧了你,”康槐尖利的聲音響起,“你的實力可真是強的讓人意外,不過比起老夫,你終究差的太遠了!

    康槐從閣樓頂部跳下,他的皮膚變成銀白色,泛有金屬光澤,氣勢強橫。

    他是一個六段巔峰的玄徒。

    “我乃鐵皮人,這身防御得八段玄徒才能破開,今日你注定要死在這兒!笨祷豹熜χ邅,同時朝其余三人揮手,“你們都去解決那個小丫頭吧!

    “是!”那三人領命。

    唐鋒道:“三位還是等我與康槐分出勝負后再動手,這樣你們還有活命的機會!

    那泥人嗤笑道:“憑你也想殺我們學正,真是不自量力!

    “曾有兩位七段玄徒聯手,也沒能殺掉我們老學正,你還是乖乖受死吧你!绷硗庖蝗说。

    最后一人干脆就沒開口,只是用一副看死人的目光看著唐鋒,顯然也認為唐鋒死定了。

    “你小心點!”唐鋒叮囑陸清瑤。

    “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笨祷币蝗騺,拳頭碩大,剛猛無比,引得氣流涌動,如狂風襲來。

    唐鋒身體一旋,避開拳芒,殺惡刀狠狠劈下。

    “砰……”

    兩者相撞,宛如金鐵相擊,火花四射,康槐手臂上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白痕。

    “哈哈……”康槐張狂一笑,“你還不信,非要試一試。你破不了我的防御,等死吧你!

    那三人看到這一幕后,更加放心,全奔陸清瑤殺去。

    唐鋒快速移動,一連攻出三刀,一刀比一刀凌厲,陰風呼嘯,玄甲鬼卒帶著濃烈的死亡氣息殺去。

    可如此凌厲強橫的攻擊,落在康槐身上,也只能產生幾點零星的火花,根本無法撕開他的防御。

    “賤民,你憑什么跟我斗,你有什么資格跟我斗!笨祷眹虖垙妱,如推土機一般。

    他幾次想將唐鋒逼到墻角,強勢轟殺,可他的速度比唐鋒慢了不少。

    唐鋒又一次避開他的轟殺,猛地閃到他背后,夾在指間的寒葉飛刀,猛地往下一劃。

    “啊……”

    凄厲的慘叫響徹東院。

    康槐防御破了,后背被切割出一條長長的傷口,連里面的脊椎,也被切開。

    “砰……”

    康槐掉下去似的跪在了地上。

    他的鐵皮身被破了,掙扎著想要站起,可因脊椎受創,手腳不聽使喚。

    “你怎么能破掉我的防御,你怎么可以破掉我的防御?”康槐望著唐鋒舉起的刀,滿是恐懼的大喊起來。

    “區區鐵皮身,何足道哉!碧其h的刀從康槐咽喉處掠過。

    康槐撲倒在地,鮮血從咽喉處涌出,在地上流了一大攤。

    康槐眼睛瞪得極大,其中滿是不解,到死都不明白唐鋒怎么破了他引以為傲的鐵皮身。

    三位五段玄徒被康槐的慘叫聲,驚得分了神,下意識望了過去。

    陸清瑤抓住這一瞬,砍斷了長腿人的雙腿,削下了他的腦袋。

    “你們是想死呢,還是想死呢!碧其h大步走來。

    余下兩人恢復本體,是一男一女,他們對視一眼,各自都看到了對方眼里的震驚、恐懼。

    男的單膝跪下,躬身道:“在下沈滄海,愿追隨主上,還望主上接納!”

    “在下余悠悠,仰慕主上風采,也愿追隨!”那女子也單膝跪下,想用追隨的方式,保住自己的性命。

    唐鋒道:“只要你們幫我辦一件事,我便饒你們一命,事成之后你們愛干嘛干嘛去!

    “請問你要我們辦什么事?”余悠悠忙道。

    “這個不急,”唐鋒擺擺手,“你們把這里的尸體清理掉,順便穩住康家的奴仆,如果外人打聽這里的消息,就隱晦的告訴他們,我們已被康槐擊殺!

    沈滄海和余悠悠立馬明白過來,唐鋒還要陰某人,忙道:“是!”。

    “對了,陳上游呢?”唐鋒道。

    “我在這兒!”陳上游從東院門口小跑過來。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