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科幻小說 > 諸天之掌控天庭 > 071,華山論劍 四
    畢竟只是稍作切磋,點到即止,一燈既罷手認輸,常威也自停手,拱手一禮:“承讓!多謝一燈前輩賜教!”

    “后生可畏!币粺粜χ锌骸袄像脑谑┲鬟@般年紀時,武功遠遠不及施主。以施主的武功,這一次華山論劍的魁首,若無意外,或許就是施主了!

    常威還沒說什么,黃蓉已經笑逐言開,對著一燈盈盈一禮:“多謝前輩吉言!”

    她見以“一陽指”躋身五絕的一燈禪師,親口承認常威指力天下第一,早已心花怒放。此時聽了一燈之言,更是樂得眉花眼笑,只覺這位老和尚,乃是天下第一的大好人,忍不住邀請道:

    “一燈前輩,您以后若得空,一定要去桃花島游玩呀!蓉兒會親手給您做素齋的!

    一燈笑著道了聲謝,又說兩句,便與常威、黃蓉告辭,著四大護衛帶上裘千仞,返身下山去了。

    看著一燈一行的背影,黃蓉扳著嫩生生的手指數道:

    “裘千仞廢了,一燈前輩也認輸了,歐陽鋒去年就被常威哥哥你打得‘急事遁’,嗯,再打敗我爹爹和七公,常威哥哥你就是天下第一啦!”

    常威呵呵一笑,沒說什么,只握住黃蓉柔軟小手,與她繼續前行。

    去年戰過歐陽鋒,今日脆敗裘千仞,又與一燈切磋之后,在常威看來,天下第一,已然是自己囊中之物。

    經過百尺峽后,一路上行,又經數處險要,忽聽一陣簫聲悠然響起,黃蓉側耳傾聽一陣,歡喜道:“是爹爹呢,他早已到了!

    常威正欲說話,又聽一陣充滿殺伐之意的鐵箏聲響起,如鐵騎突出,若銀瓶迸裂,欲與簫聲一爭短長。

    常威嘴角微微抽動一下:“是歐陽鋒……話說,這華山論劍還要比樂器么?我沒帶樂器啊,這可怎么辦?”

    他心說早知道咱就帶嗩吶來了,保證嗩吶一出,誰與爭鋒。

    黃蓉卻道:“爹爹和歐陽鋒可不是比樂器,他們是在較量音攻之術呢!

    常威收斂真氣,仔細一聽,果然察覺黃藥師的簫聲,能擾動心神,令人雜念叢生、心潮澎湃。而歐陽鋒的箏聲,亦似刀劍一般,要往人的腦子里扎,往心臟里捅,令人心氣難平,坐立難安。

    不過東邪西毒的音波功,對常威毫無作用。

    他九陽真氣一發,種種副面狀態便消失一空,黃藥師的簫音也好,歐陽鋒的箏聲也罷,在常威耳中,都只是純粹的音樂罷了。

    “音攻之術么?我也會!”

    常威上次少林之行,雖沒有得到“獅子吼”,但他跟黃藥師學過“碧海潮生曲”,早已知曉音波功的關竅。

    而降龍十八掌的“震驚百里”,其掌力發出的震雷之音,本就有震撼、震懾之意,也屬于音攻的一種。參悟天山六陽掌后,常威震驚百里的“雷音”已可遠震數里,所以他即使不會獅子吼,也能口發陰陽二氣,喝出浩蕩雷音,威力絕不會比獅子吼遜色。

    清了清嗓子,常威剛要口發雷音,就聽一陣高亢的嘯聲響起。

    那嘯聲如龍吟,似虎嘯,浩浩蕩蕩,威猛無比,一下就與簫聲、箏聲斗了個旗鼓相當。

    黃蓉笑道:“是七公的聲音哎,他老人家也到啦!”

    正說時,又一把嘻嘻哈哈的笑聲響起。這笑聲聽起來沒個正形,好像一個頑童,在掩嘴竊笑?尚β暠M管如此不著調,偏又能與簫聲、箏聲、嘯聲斗在一起,彼此爭輝,不相上下。

    常威篤定道:“音攻都這么沒正形,定是老頑童!他什么時候學會音攻了?以前不是挺怕老丈人的碧海潮生曲嗎?”

    黃蓉雙手捂住耳朵,眼巴巴瞧著常威:“常威哥哥,老頑童都來摻合了,你還不發威?”

    常威哈哈一笑,道聲:“跟著我走,莫要超過我!”上前一步,將黃蓉擋在身后,真勁遍布全身,以身為盾,替黃蓉擋四位宗師音功。

    隨后他邁開大步,口發雷音:“轟!”

    轟!

    宛若晴天霹靂,又似山岳突崩,常威雷音一發,頓時將四位宗師的音功壓了下去,天空之中,只余他那一聲雷音回蕩。

    簫聲、箏聲、嘯聲、笑聲略一停滯,旋又齊齊恢復,或愈發詭變莫測,宛若大海暗潮;或愈發鋒銳凌厲,如同千刀萬劍齊齊交擊;或愈發高亢威猛,如天龍猛虎奮起嘶吼;或愈發沒個正形,若一群頑童嬉笑打鬧。

    常威面不改色,大步前行,直將四位宗師那能令一流高手頭暈目眩、心痛如絞、精神錯亂、手舞足蹈的音波攻勢,當作拂面輕風,昂首挺胸,大步前行,若一堵堅不可摧的鐵壩,將緊隨他身后的黃蓉牢牢護住。

    一邊前行,他一邊不斷地口發雷音。

    轟!

    轟!

    轟!

    道道震雷之聲,在華山雄奇險峻的山嶺間往復回蕩,似有一門重炮,在以恒定的頻率,不斷開火,打出一記記震耳欲聾的爆炸。

    當常威護著黃蓉,來到一座險峰之前,看到屹立高處、分踞四方的黃藥師、歐陽鋒、洪七公、老頑童時,四位宗師的音波攻勢,已然達到最高潮,且四人已不再彼此爭斗,反協同一致,攻向常威。

    但常威九陽護體、龍吟罩身,腦域經“神秘金光”開發,精神之強,遠超常人,根本不懼四人合力,宛若一艘鐵甲重艦,在音波狂潮中劈波斬浪,一往無前!

    轟!轟!轟!

    此時此刻,他已不僅僅是口發雷音。每踏出一步,他腳下亦發出一記雷音,震得地面轟然綻裂,碎石迸飛,煙塵彌漫。

    腳下雷音,與口中雷音,節奏保持完全一致。雙重雷音相合,就像天神擂響了戰鼓,以震蕩大千之勢,將四位高手的音波攻勢,統統壓制下去!

    “這小子,功力比從前又強了幾分!”黃藥師心中暗道。

    “這混蛋小子,九陰真經都已經練到了頂,按理說功力進境理應變得異常緩慢,怎數月不見,功力就又進一層?”歐陽鋒驚疑不定。

    洪七公則暗自感慨:“常小子這雷音,乃是‘震驚百里’的道理,似乎又融入了一些同樣高深的陰陽二氣相合之道……嘖,單看這手段,他的降龍十八掌,恐怕已在我之上了!

    老頑童則什么都沒想,嘻嘻哈哈拍手大笑:“常兄弟你好厲害!老頑童笑得臉都快抽筋,還是斗不過你呀!認輸,斗音攻之術,沒人是你的對手,我老頑童干脆認輸啦!”

    黃藥師、歐陽鋒、洪七公聞言,也各自停下音攻,顯然默認了老頑童之言。

    【求票~】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