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說 > 無敵天子 > 285.刑天刀歌,栽贓嫁禍(1/3)
    “三道玄法,刑天刀歌。

    此法雖然只是三道,但三種玄道卻似乎很是特殊,與兄弟這夜魔玄典剛好相得益彰!

    “怎么說?”

    “這刑天刀歌三道其一,據說可以讓修煉者即便身體被砍成兩半,依然可以存活。

    比如砍了頭,修煉者可以選擇存活在這顆頭里,還是存活在軀體里。

    如果選擇了后者,那么這無頭軀體如果再被砍成兩半,修煉者依然可以選擇,存活在左一半身體,還是右一半身體。

    能存活多少次,老夫并不知道,但據說是極多的...”

    夏極思索著。

    這《刑天刀歌》確實是極配自己的血肉復蘇。

    這樣一來,無論自己分裂成什么模樣,至少都可以完整的保持一個“主體”意識。

    熔皇繼續道:“其余兩道我倒是不清楚...這門玄法據說原是魔胡的鎮國玄法之一,之后失蹤了,而近兩年老夫得到消息,說是在魔胡與趙國的邊境出沒。

    我看兄弟正是要去此地,也許正是此物與你有緣呢?”

    ...

    ...

    數日之后。

    夏極裹著一層暗金色,點綴著羽毛紋理的袍子,腰間象征性地配了一把長刀,走下覆雪的石階。

    身后兩女則是已經“升級”完畢,并于昨晚研究出了如何尋找“海市蜃樓”的方法,以進入不歸海,此時正緊緊跟隨在他身后。

    熔皇站在九鼎宮前。

    他身后弟子撐著一把把金傘。

    大雪飄零。

    此時是送別。

    夏極轉身向宮門前的白發金甲男子抱了抱拳,然后不再猶豫,與金曜和姑搖花順著石階,漸行漸遠。

    贏愚目送他遠去,也不撐傘,也不運玄法。

    大雪白了他本就白著的頭發。

    無忌死去,無憂背叛,紫熏死于自己之手,如今這兄弟也走了。

    熔皇只覺心底凄涼之感復蘇,充斥心頭。

    “也許...是時候卸下重擔,去追尋宗動之境了!

    他仰頭看著彤云密布的天。

    天空下。

    夏極與兩女才走出九鼎宮,正準備抓著兩女“起飛”。

    但猛然眉頭動了動。

    林子周圍的樹木上,積雪被抖落。

    腳步聲響起,而且也靠近了。

    夏極轉頭,視線里,一道道黑影從樹林劍走出,竟呈包圍之狀把他困在了中間。

    白晝里,這些黑影的樣子逐漸清晰,是抱著長劍的劍客,有老有少,但目光都筆直盯著夏極,很是不善。

    為首的一名是玄衣老者,老者左臉刺著蒼龍圖案,他握了握長劍,淡淡道:“你終于走出九鼎宮,可讓我們好等!

    “你在宮中時,我們看著熔皇的面子,而不出手,也不去問罪。

    但現在,我們無需顧及了!

    夏極也不急著走,他不習慣留下尾巴不清理。

    他只是有點好奇:“什么罪?”

    另一名氣質冷冽,眉宇揚起之間帶著傲氣的少年劍客道:“我世家家主三公子被你虐殺,但三公子本就不擅武功,所以才橫尸在外!

    夏極愕然:“請問你家三公子怎么稱呼?”

    那玄衣老者道:“你竟然敢對我衛家出手,怎么,敢做不敢當嗎?”

    夏極徹底楞了:“衛...衛家?”

    玄衣老者卻已經失去了和他繼續交談的耐心,右手一揮,冷哼道:“此子手段殘忍無比,怕是熔皇也被他蒙蔽了,拿下他,帶回去血祭,為三公子報仇。!這兩名女子也一并帶回去賣了青樓!”

    話音剛落。

    他周圍的十多道影子就撲了出去。

    一聲聲劍吟響起。

    寒光在大雪里化作一個迅速緊箍的亮環。

    夏極隨意的捏著腰間的刀,拔刀,刀隨周身,斬出大半個圓,刀氣擴散如電,同時看也不看,就回刀入鞘。

    這一切的動作完成在一念之間。

    然后,出現了無比血腥的一幕。

    那十多道影子全部被腰斬,而下半截身頓時撲倒在雪地,上半截身因為慣性還往前撲出數米才滾落在積雪里。

    來人還沒死絕,而雪水從被斬裂的軀體進入五臟六腑,那種痛苦,比在地獄毫不了多少。

    慘嚎聲里,只有那為首的玄衣老者還站著。

    愣著。

    他還沒反應過來。

    夏極一步閃到他身側輕聲道:“說清楚,哪個衛家?”

    玄衣老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等人平日里在江湖中可是被吹捧的很厲害啊。

    而自己...據周圍人說,只是比熔皇差了一籌而已。

    這...

    這怎么可能?

    他無法置信。

    可是周圍的痛苦哀嚎聲,卻是在提醒著他,這一切是真的,不是夢。

    耳邊傳來溫和的聲音。

    “我耐心有限!

    玄衣老者頓時道:“你...你殺了我衛家三公子衛子益,害的我衛家大公子衛子卓也失蹤,我衛家也算是皇親國戚,你...你好大的膽子。!”

    嘭!

    話音說話,這玄衣老者的七竅已經噴出血霧。

    夏極站在雪地上。

    所有的尸體都在迅速干癟,而竄起的血和落下的雪交融,形成一股血腥的美。

    夏極在思索。

    特么的,衛子益是誰?

    衛子卓又是誰?

    這衛家又是什么?

    想了片刻,還是無法想起來。

    “算了,不想了,趕路要緊!

    夏極抓著沒等多久的兩女道:“護住身體!

    金曜和姑搖花已經是熟門熟路了,急忙閉起美目,運氣護身。

    轟!

    夏極一步踏出,大地如是被流星砸落。

    大雪,泥石漫天飛濺。

    一顆根本無法被任何雪花竄入的“真氣之球”向著西北方向,如狂風而去。

    才走沒多久。

    原地。

    林子邊緣緩緩走出一個嫵媚的影子,這影子帶著遮面的黑紗斗笠,所以不辨面容。

    低頭,目光掃過那些尸體。

    這影子不禁甜甜地笑了起來。

    向著遠處,遙遙抱拳,道了聲“謝謝啦”。

    風掀開半邊黑紗,露出一張美艷如天女的臉龐。

    這神秘女子看完之后,又是拍了拍手,頓時一群黑影從遠處奔來。

    這群黑影專業的很。

    很快就把地上死了的十多名衛家人的死狀做了修改。

    改成了如被熔化了的死狀。

    而這群黑影在忙東忙西的時候,神秘女子已經消失了。

    她做完安排就會立刻離開,從不會留在現場...

    因為,她堅信著“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她這樣的惡人,如果要活上萬萬年,那就一定要十萬分的小心才是。

    ...

    十多日后。

    三道身影出現在了魔胡與趙國邊境。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