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 《大道朝天》蘇幕遮 第三十二章平谷寺毀滅以及鵝
    會元大師是通化寺的太上長老,佛法精深,境界亦是不凡。

    昆侖長老陳文是破海下境的強大劍修,卻是被他一擊而殺,就連中州派的云船他也不是很畏懼。

    這個時候,他卻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

    這與距離自然有關系,當時中州派的云船在接近虛境的高空里,這時候井九卻在他的身前。

    青山劍修不是慣常要與對手保持距離嗎?

    他的視線落在井九的手上。

    那只手潔白如玉,沒有一點瑕疵,就像是一件藝術品,卻又非?膳,里面仿佛有無數道雷電。

    “看來我不能留手了!

    會元大師看著井九說道:“抱歉!

    青燈照亮他的身影,與佛像漸合為一,氣息變得更加悠然深遠。

    無數顆念珠從燈影里、從磚縫間飄起,或從梁柱上落下,變成密布的星羅,占據了殿里的所有空間。

    ……

    ……

    賈家做的是礦石買賣,除了益州本地官員,更有朝歌城里的大人物做后臺,在生意場上自然無往而不利。短短數十載,賈勝便成了益州城著名的富翁,雖然還遠沒有資格與那些得到修行宗派支持的大家族比較,也是極為風光。

    年節將至,賈家宴請了相熟的官員與商人,正在前院熱鬧,同時商議明天那件要緊事情。

    無數的珍肴流水般送至庭上,溫暖如春的庭院里,沒有半點冬天的氣息,到處都溢著豪富與享受的味道。

    平谷寺是賈家的家廟,離賈府的園子隔著一條溪水與半座山,遙遙相望,還有段距離。

    阿大趴在平谷寺的院墻上,看著遠處的熱鬧,眼里沒有半點羨慕的意思,只有漠然,往深處看去甚至能尋到幾絲滄桑的意味。紅塵繁華它見得多了,哪里會把這點富貴之氣瞧在眼里。

    不知何處有爆竹聲傳來,阿大回首望向寺內。

    院墻下堆著七八名僧人,橫七豎八疊在一起,早已昏迷不醒,最上方便是那名小沙彌。

    看著那座后殿,它的眼里流露出擔心的神情。

    井九不是會元僧的對手,雙方的境界差距太清楚,但他非要試劍,它也沒有辦法。

    好在井九不容易死,待會兒真出大事,它自然會出手。

    轟!

    就在這個時候,深冬的天空里忽然炸響一聲悶雷。

    阿大眼瞳微縮,渾身的白毛下意識里豎了起來。

    ……

    ……

    深冬雷鳴,本就是極其少見的事情,更何況今天碧藍的天空里沒有飄著一絲云。

    賈府里,正在飲酒說話的官員與商人們唬了一跳,向著天空望去,心想發生了什么事情?

    “居然打雷了,難道要下雨嗎?”有名管事下意識里說道。

    賈勝冷冷看了管事一眼,正準備訓斥幾句,忽然一聲更加恐怖的雷聲炸響了!

    緊接著,無數道雷聲爭先恐后的響起!

    狂風呼嘯,梁柱咯吱作響,大地震動起來,到處都是煙塵,有堵單薄些的影墻,直接轟然倒塌。

    “地動!是地動!”

    “快跑!”

    “去扶著老太太!”

    “平谷!平谷寺倒了!”

    賈府里到處都是恐懼的呼喊。

    那些官老爺與商人也再無法保持鎮靜,以最快的速度鉆到了桌底。

    丫環與仆人們哭喊著亂跑,天光被煙塵遮住,到處都是混亂與幽暗。

    ……

    ……

    平谷寺真的倒了。

    三座殿堂與那些僧舍都變成了廢墟。

    院墻也變成了一道堆積起來的線。

    阿大有些意外,化作一道白色的閃電向寺后掠去。

    后殿已經消失無蹤,梁柱與佛像與青燈與墻壁都變成了木屑、碎石、片金與紅磚末。

    在狼籍一片的地面里,還有很多更細微的、難以用肉眼看到的碎片——那些是念珠的碎片,由赤金與丹石融煉而成,這時候都變成了金紅色的粉末,與紅磚末合在了一起,但依然散發著金剛般的威嚴與力量。

    井九站在半空里,平靜看著那名老僧,衣袖微飄間,隱隱有噼啪的細聲響起。

    老僧的身上也到處都是金紅色的粉末,不知道是磚石、是金漆還是念珠,又或者是他的佛血。

    他的眼睛已經瞎了,鮮血從里面溢了出來,打濕掩在上面的白眉,然后緩緩滴落,就像他身體里的生機。

    但他這時候還沒有死,似乎還想說些什么。

    他枯干的嘴唇微微翕動,便有泛著金光的文字從唇間流出來,隨風而起,就像是在春風里生長的葉子。

    看著這幕畫面,阿大眼瞳微縮,生出強烈的警惕,準備上前一口咬掉這名老僧的腦袋。

    那些泛著金光的文字是佛言,與一茅齋的符文有些相似,卻是更加危險。

    阿大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因為那些佛言無法出唇,那些青葉無法生出,便從根而斷,向下飄落。

    平谷寺廢墟的上方飄著無數道無形的劍意。

    那是世間最鋒利的劍意,較不二劍都要更勝一籌。

    那些仿佛寫著墨字的葉子落在廢墟里,濺成金粉。

    最終留下來的只有那些文字本身,也就是會元大師的聲音。

    “你永遠不會找到真人!

    老僧掩在眼上的白眉已經盡數被鮮血染濕,看著極其凄慘可怕。

    “雷霆之怒,亦不可久!

    白眉隨寒風落下,灑落兩道鮮血。

    他用瞎了的眼睛看著井九,臉上帶著微笑,神情充滿悲憫,仿佛已經洞悉所有真相。

    “你的歸來,是因為這個世界需要你,而你最終也會認識到這一點,從而獲得真正的平靜!

    這是會元大師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話,不是詛咒而是解釋,又似乎是一種祝福。

    說完這句話,無數道雷電從他的僧衣下方生出,發出一連串的密響。

    就像年節時的爆竹。

    爆竹聲聲里,他的身體化作了粉末,與廢墟里的粉末融為一體。

    ……

    ……

    冬風漸靜,煙塵漸落,賈府里的混亂終于得到了控制。

    賈勝在管事的攙扶下從桌子底下鉆了出來,趕緊令人看看各位官老爺情形如何。

    庭院受損不嚴重,只是倒了道墻,也沒有什么嚴重的死傷,看著頭破血流的幾人也沒有生命危險。

    后山的平谷寺卻真的變成了廢墟。

    很快便有管事回報,寺里的僧人們昏迷醒,但沒什么事,剛剛接任住持不久的那位高僧……卻失蹤了。

    賈勝看著那邊的廢墟,蒼白的臉上滿是茫然的情緒,心想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緊接著他想起來,明天知州大人要帶著家眷前來參禪,這可怎么辦……

    ……

    ……

    知州府衙的門前落著一堆碎了的紅紙,空氣里還殘留著焦灼的味道。

    看來這里燒的不是爆竹而是真的鞭炮。

    幾個小孩子蹲在地上,尋找著剩余的玩物,看熱鬧的人群還沒有散去。

    不遠處的酒樓里,蘇子葉戴著面具,喝著茉莉花茶,臉上看不到任何情緒。

    井九沒有理他,直接落在后園里。

    “太危險了……如果他一開始就動用佛言,真的很危險!

    “而且他說的對,你不能每次都去收點天雷再來轟人!”

    “喂,說你呢!”

    白貓趴在他的肩上,不停地喵喵喵。

    井九沒有理會,揮手拔開幾根竹枝,向著那間書房走去。

    白貓伸手拔弄了一下他殘缺的耳垂,在神識里說道:“你的身體沒有你想象的那般結實,還是小心些吧!

    井九還是沒有理他,順著石階走進了書房里。

    書房里很安靜,沒有筆尖與紙面磨擦的聲音,也沒有磨墨的聲音。

    趙臘月與顧清站在角落里,看著那張書桌。

    益州知州坐在桌后的椅子上,頭微微歪著,臉色蒼白,沒有氣息,竟是已經死了。

    井九看了卓如歲一眼。

    卓如歲一臉無辜說道:“我用承天劍為陣,控制住了他的身體每個細微處,連經脈都鎖死了,哪知道他還能想到辦法自殺!

    井九沒有說什么,這名知州活著意義也不大,不老林的人最擅長的就是殺人以及殺死自己還有不泄密。會元大師也沒有接受他的條件,說明在這些人的心里,太平真人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存在,或者說是更值得尊敬的存在。

    “蘇子葉沒有騙我們,知州確實是不老林的人,明天他去平谷寺,便是去送第二塊烈陽幡的碎片!

    趙臘月把一個小瓷瓶遞給了井九。

    井九打開小瓷瓶,看著里面的那塊碎布,沉默了會兒。

    那塊碎布散發著陰暗邪穢卻又熾熱的氣息,正是烈陽幡獨有的味道。

    當初柳詞與他滅了玄陰宗,殺死王小明后,王小明裹在身上的烈陽幡自然碎了。

    其中有兩塊落在了蘇子葉的手里。

    作為玄陰宗曾經的主人,蘇子葉的動作要比風刀教及神衛軍更快。

    他們能夠找到會元大師,便是通過蘇子葉手里的烈陽幡碎片,找到了這名知州,繼而查到了平谷寺。

    第一塊烈陽幡碎片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太平真人手里。

    井九揮了揮衣袖,書房里的所有事物都飄了起來。

    沉重的石硯像落葉般飄著,輕飄飄的畫卷靜止在空中,各種事物緩緩轉動,展現自己的所有細節。

    數百本書籍自行翻動,就像去年夏天時在果成寺里與禪子論道一般。

    顧清知道自己境界不夠,退出了書房,趙臘月與卓如歲勉力看了會兒,也閉上了眼睛——那些書頁翻動的太快,那些筆墨紙硯、窗簾信件里的細節太多,繁復有如星海,他們無法觀察入微,強行支撐會受內傷。

    井九靜靜看著那些“細節”,忽然說道:“船在海上!

    卓如歲很感慨,心想這句廢話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那艘船是寶船,當然只能在海上。

    就像鐵鍋燉大鵝,當然只能在鐵鍋里。

    井九接著說道:“冰風暴海!

    聽到這個名字,趙臘月神情微凜,卓如歲緊張地打了個嗝,就像是吃了一整鍋燉大鵝。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