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歃血 > 章節目錄 官司(2)
    【51途站www.taploh.live

    給你不一般的小說體驗周一,需要些推薦票,請朋友們幫忙了,謝謝。

    另:有朋友問《歃血》一共幾卷,這里回答下,一共三卷,上中下卷卷名分別為(霓裳曲)(關河令)(射天狼),中卷預計下個月上市,敬請關注,謝謝。

    ------------

    瘋子自稱王爺,顯然是神志不清,眾人哄堂大笑。

    馬中立本心中怨毒,此刻也大笑道:“打的好,打的好!繼續打,本公子有賞!”

    狄青本已跑遠,見狀卻又止住了腳步。見還有家丁舉棍向瘋子腦袋上打去,連忙大喝,“休傷無辜!”隨即手中木棍疾甩而出,轟然擊在那家丁脖子上,只聽那家丁哀嚎一聲,脖子險些被打斷。

    狄青霍然沖回,喝道:“你們可還有半分良心?”眾家丁見他威若猛虎,不敢阻擋,紛紛讓開。狄青折返后反身擋在那瘋子身前,仰天笑道:“好!好!好!你們既然要打,我今日就和你們打個痛快。馬中立,你有種就自己過來和我打!”

    眾人見狄青激憤莫名,都是膽顫心驚,馬中立緊握雙拳,斥喝道:“一幫蠢貨!這么多人竟然還打不過他一個?你們再不出手,回去看我不打死你們!”眾家丁見主子發怒,鼓勇上前,不知是誰大叫一聲后就揮棒打了過去。狄青早將瘋子推開,腳下一勾,已絆倒了來襲那人,揮手一拳,重重擊在第二人的臉上。

    可那人哀叫呼痛之時,狄青也是一陣暈眩,站立不穩。原來他出拳過猛,此刻腦海中又是一陣大痛。

    一家丁看出了便宜,趁機一棍擊在狄青后背,狄青一個踉蹌,又被兩人伸腿一絆,“咕咚”倒在地上。有家丁飛身上前,已壓在了狄青的身上,眾人擒胳膊抓腿,轉瞬之間已將狄青牢牢地按住。

    狄青腦海劇痛,雖是拼命掙扎,但如何抵得過數人之力?

    馬中立見眾人制住了狄青,這才大笑走過來道:“你小子敢和老子爭女人,這就是下場!闭f罷一棍子擊在狄青的頭頂!

    鮮血順著狄青的發髻流淌而出,狄青并不求饒,咬牙瞪著馬中立道:“你最好打死我!”

    馬中立見狄青雙眸噴火,心中一顫,可在眾人面前又如何肯示弱,故作輕蔑道:“打死你又如何?”說罷為證明信心,又是一棍子擊在狄青的腦袋上。

    狄青又是一陣暈眩,但不知為何,暈眩后感覺卻是前所未有的敏銳。只聽到不遠處有一女子道:“小姐,這不是送你花的那人嗎?不想他竟是這種人,居然和人在青樓里爭風吃醋搶女人!

    那小姐只是輕輕嘆息一聲,并不多言。

    狄青艱難的望過去,見到不遠處有一雙淡綠色的鞋兒,上面繡著一朵黃花,看那黃花,竟然和自己上次送給那白衣女子的牡丹相仿佛。勉力斜望上去,就見到一張俏臉上滿是懷疑、詫異或者還夾雜著鄙夷。

    血水流淌而下,模糊了狄青的雙眼,馬中立還不肯罷休,喝道:“都愣著做什么,給我打!

    話音變得遙遠,劈頭蓋臉落下的棍棒突然變得無足輕重。狄青心頭一陣迷茫,往事如煙,可往事也如水滴石痕般一幕幕地浮現。從和惡霸相斗,到無奈從軍,從潛入飛龍坳,到殺了增長天王,從腦海受創,到消沉數年,直到再遇多聞天王,偶遇那白衣女子。

    旁人如何看待他,他早就不放在心上,可連那白衣女子都對他鄙夷厭惡,狄青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火。

    我到底做錯了什么,要讓天下所有人輕視鄙夷?

    這時候又是一棍落下來,擊在狄青的脖頸之上,狄青大叫一聲,只覺得腦海中有一條紅綢舞動。

    不!

    不是紅綢,是紅龍!

    巨龍飛舞,咆哮怒吼。

    狄青怒吼一聲,竟然翻身而起。

    按住他的幾個家丁驚叫聲中,騰空摔飛了出去。狄青不等站起,已抓住了馬中立的腳踝,用力一捏,馬中立慘叫一聲,雙腳齊斷!

    狄青一揚手,馬中立騰云駕霧般飛起,落在了柴車之上。眾家丁大驚,就要抓住狄青。狄青再吼一聲,竟伸手舉起柴車。

    圍觀的百姓都已驚呆,暗想柴車本身就重,上面還有個馬中立,這人竟能舉起,難道說這人竟有千斤的氣力?

    狄青眼皮跳動不停,見眾家丁涌來救主,雙臂一振,柴車已飛出去,重重地砸在眾家丁的身上。眾人一時間哭爹喊娘,慘叫不絕。

    狄青哈哈狂笑道:“馬中立,你不是要殺我?來呀!來!”驀然聽到一女子尖叫了聲,狄青斜睨過去,見那白衣女子眼中滿是驚懼,心道,“她也怕我嗎?但我又何必在乎她的想法?馬中立要死了,我也活不了,絕不可拖累郭大哥!辈畔氲竭@里,一棍重重地擊在他的腦后,狄青身軀晃了兩晃,只覺得天旋地轉,緩緩地倒了下去。

    只是腦海中那巨龍已消失不見,取代的卻是那淡綠鞋兒上的一朵黃花。

    狄青昏迷前,嘴角反倒帶了絲微笑。

    他突然覺得,死、并非什么可怕的事情。

    狄青昏迷了不知多久,遽然間一聲大呼,翻坐而起。

    他還沒有死,只是渾身上下,已分辨不出哪里痛。哪里都痛!

    可狄青竟對那些痛楚并不介意,他渾身濕透,眼皮不停的跳動,只是回憶著夢境。

    夢中有龍有蛇、有火球有閃電、有彌勒佛主亦有四大天王。但最讓狄青心悸的卻是一種聲音。

    那聲音空曠、寂寥,有如來自天籟,又像是傳自幽冥。內容只有兩個字,“來吧!”

    來吧?去哪里?狄青不知道,可那聲音如此真實清晰,已不像是夢境。狄青夢中正覺得古怪時,突然有黑暗張開了血盆大口,將他倏然吞了進去。

    狄青這才驚醒。

    那是夢嗎,可為何如此真實?那是現實嗎,怎么又空幻如夢?

    狄青想不明白,茫然望去,見孤燈昏暗,四壁清冷,一時間不解身在何處。他只記得自己擊倒了馬中立,然后掀翻了柴車砸倒數人,腦后又挨了一悶棍,然后……

    他想要掙扎起身,卻感覺手腕冰冷,“嘩啦啦”地作響。低頭向下望,見到有鐵鏈束手,狄青這才醒悟過來,原來自己在牢里!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