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歃血 > 章節目錄 拼命(2)
    【51途站www.taploh.live

    給你不一般的小說體驗狄青快步急行,等感覺郭大人騎馬也追不上的時候,這才稍緩了腳步,掂了下手上的碎銀子,自語道:“這郭大人真不錯,但娘親說過,‘男兒莫當兵,當兵誤一生’,看來只能辜負他的好意了。想我狄青何德何能,竟讓這郭大人如此器重?莫非是王八看綠豆,對了眼不成?”想到這里,連忙搖頭,暗想郭大人是個漢子,自己也不是綠豆……

    正自尋思間,遠處有人叫道:“狄青,你怎么才回來,出……出大事了!”遠方奔來個后生,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狄青認得來人叫做牛壯,是他自幼玩耍的朋友。見牛壯滿臉惶恐,衣衫破爛,眼角青腫,好像才和人打了一架,狄青心中一沉,“出了什么事?我大哥呢?”

    牛壯急道:“就是你大哥出事了!

    狄青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喝道:“快說,到底出了什么事?”

    狄青對郭遵所言,其實是半真半假。小青和張鐵匠的確是有其人,張鐵匠也的確開出了五兩銀子的價碼,不過想娶小青的是狄青的大哥狄云。狄青今日起早賣了羊,湊夠了錢滿心歡喜地趕回家,只想幫大哥迎娶小青過門,哪里想到會有意外?

    牛壯道:“趙武德說要娶小青去做第七房小妾,丟給了張鐵匠十兩銀子。你大哥和我正在跟張鐵匠說媒,見狀當然不許,我去攔,被他們揍了一頓,你大哥去攔,結果……”他臉上已有慘然之意。

    狄青忙問道:“我大哥到底怎么了?”他知道趙武德是趙縣令的獨子,在西河稱霸一方,大哥和他交惡,如何會好?

    “你大哥他……腿被打斷了!迸崖錅I道。

    狄青額頭青筋暴起,握拳道:“是趙武德下的手?”

    牛壯恨恨道:“雖不是他親自下手,可也差不多了。你也知道,趙武德有一幫狗腿子幫手,在縣里素來都是無惡不作,趙武德當時就叫囂著,說他爹是縣令,打死人不會有事!

    狄青不再多說,大踏步地向家中趕去,牛壯慌忙追趕,可早被狄青拋在了身后。狄青到了家中,見到大哥狄云臉色蒼白,一條腿上血跡斑斑,臥在床榻上昏昏欲睡。有一大夫才為狄云矯正了腿骨,見狄青到來,搖搖頭,低聲道:“只怕好了,以后也要跛了!

    狄青渾身有些發顫,掏出了些碎銀給大夫,送走大夫之后,一拳擂在庭院外的桌案上。

    那桌子本極為結實,竟架不住他的大力,‘轟’的一聲散了。

    狄青心中大恨。他父母早亡,大哥狄云本是老實的鄉下漢子,一手將狄青拉扯大,可說是既當爹又當娘,狄青對大哥極為尊敬。趙武德打斷了狄云的腿,那實在比打斷他狄青的腿還要讓他憤恨。

    狄云聽到庭院內的動靜,醒了過來,虛弱道:“弟弟……你回來了?”

    狄青快步進到屋中,“大哥,我回來晚了。你先睡會……我這就去找趙武德!彼D身要走,狄云急急喚道:“弟弟,你不能去!”

    狄青止住腳步,緩緩地轉過身來,強笑道:“我是去和他們說理!

    狄云道:“弟弟,我知道你為我不平,可他們人多勢眾,你奈何不了他們。我已經這樣了,你若有個閃失,我如何對得起死去的爹娘呢?”眼淚順著臉頰流淌下來,狄云悲哀道:“弟弟,這件事,我們忍了吧!

    狄青良久才道:“好!

    狄云凄涼的心中多少有些安慰,他雖不幸,可畢竟不想弟弟也有事,“你陪著我說會兒話吧!彼慌碌仪嗳フ亿w武德,借故拖住狄青。

    這時候牛壯也趕了過來,見到這里竟然風平浪靜,大惑不解。牛壯太了解狄青,當然知道狄青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狄青道:“大哥,我去和牛壯說幾句話,你先歇會兒,我一會兒就回來!彼麕е殉隽送ピ,對牛壯低語了幾句,又掏出那三兩銀子給了牛壯,然后才回轉到屋中。

    狄云并沒有看到狄青給牛壯銀子,可見到弟弟聽自己的話,嘴角終于浮出絲笑,“弟弟,你還記得,當初娘死的時候,說過什么嗎?”

    狄青道:“娘說我們兄弟要相依為命,讓我聽大哥你的話!

    狄云凄然笑道:“是呀,弟弟,你雖然脾氣不算太好,可還是真地聽我的話。娘臨去時對我說過,說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她讓我好好看著你,為你找個媳婦兒,那娘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墒恰蟾鐩]用,大哥對不起你,到現在……反倒要你幫我娶媳婦!

    狄青垂下頭道:“大哥,這世上我最親的人就是你。我自幼頑皮,總喜歡惹是生非,每次闖出了禍事,都要你來擔當。大哥你這輩子,為我這個不成材的弟弟,不知道挨了多少打罵,可你從來沒有呵斥過我一句,我就是養了兩頭羊,怎么能報答你的恩情呢?”

    狄云嘆道:“傻兄弟,你和我還說什么恩情呢?大哥我知道你好武,前些年縣里來了個程武師,功夫不錯,可我卻無錢請他教你武功,其實心中也很過意不去,你不會怪我吧?”

    狄青抬起頭來,“可我卻偷了你的錢,給那程武師買酒喝,央求他教我些功夫。大哥,這些事情你也不會怪我吧?”

    狄云聽了,想要大笑,牽動了腿傷,嘴角一陣抽搐,道:“我早就知道了,可惜只怕那些錢也不夠。唉……弟弟,大哥只怕你闖禍,為了拴住你的性子,這才讓你養羊。這一年來,你性子已好多了,大哥很高興。等大哥腿好了后,我們就再養幾只羊賣,到時候賣了錢,給你說個媳婦,大哥就算死了,也能對得起爹娘了!彼f到這里,雖還在笑,可心中極其難過。小青被搶趙武德搶去,狄云知道已不能挽回,早就心灰若死,只想給弟弟討個婆娘,他也就可以撒手不管了。

    狄青道:“好。大哥,我謝謝你!

    兩兄弟說著閑話,牛壯又趕了回來,在庭院外叫道:“狄青,你出來一下!

    狄青走出了屋子,和牛壯說了幾句話,這才去井邊打了碗水來,回轉屋子道:“大哥,你口渴了吧,喝點水。我和牛壯就在庭院,先把前幾日砍來的柴劈好!

    狄云端過碗來,點頭道:“好,可你一定不要出去,我就在屋中看著你!”

    狄青點頭,緩步走到庭院,向牛壯使個眼色。牛壯幫忙把柴房的枯枝爛木搬出來,狄青取了斧子,劈了幾下,喃喃道:“斧頭鈍了,得磨一下了!彼谀ナ匣艋舻哪チ藥紫赂^,又試著劈柴,狄云見狀,心中大慰。他已喝了碗中的水,過了片刻,突然覺得眼皮有些發重,本想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就好,不想竟睡了過去。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