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二零九章 元素風暴
    【51途站www.taploh.live

    一聲悲鳴,薩迪斯吞噬掉了最后一名幽靈鬼兵,飛回李進的身旁。@

    李進伸出手來摸著身邊靜靜躺在地面之上的只有半個的大鐘,他在這半個扣在地面的殘鐘前面,伸出手舉過頭頂卻連鐘的一半高都沒到,李進并未注意到,當他的手劃過鐘的表面之時,鐘扣在地面內部的紋理有一陣光芒流動。把目光轉向眼前那座滿布裂紋的建筑,抬頭一座殘破的鐘樓已經斷了一半,這里就是那個存放的禁忌魔道有關物品的地方?

    李進看了一眼,難道就自己一個人到了?這周圍連一個玩家都沒有,除了幾個游魂野鬼李進沒有碰到其他任何能動的活物。

    “這是鐘樓沒錯呀,難道還有其他的鐘樓?”

    李進帶著疑問走進了這棟建筑,但李進沒有看到當他進入這個鐘樓之后,鐘樓就如同一個泡沫幻影般消散,而原來鐘樓的位置只剩下那一半巨大殘鐘,以及一竄嶄新的腳印宣告著這里不久前曾有過一個造訪者。

    ……

    此時,在另外一個鐘樓之前,兩撥玩家涇渭分明的被困在了鐘樓前。

    “日,這該死的旋風!”

    騎士信仰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冰雕,這倒霉家伙剛才不小心碰到一團白色旋風,結果就被速凍成了冰雕。

    幸虧剛才自己看到形勢不對,瞬間想起當時噬魔對那個圣騎士所做的掃堂腿,一個故意的腳下拌蒜狠狠地摔在的地面之上,雖然這一下摔的他七葷八素,但總算勉強停在那詭異的旋風外圍,在摔倒之時驚鴻一瞥看到圣之門徒玩家們失望的神色,叫騎士信仰摔的也很開心。

    而之后圣之門徒多次出言不遜想激怒玩家過去,但這小技法被識破,噬魔壓制著所有玩家都沒有輕舉妄動,但這件事卻沒有噬魔他們想象的簡單,即使他們小心翼翼卻也被能量旋風找上,這鐘樓附近似乎有一種奇妙的立場,能夠吸引很多元素風暴,其中一個玩家不小心碰到了一個紅色元素風暴,竟然連一個字都沒蹦出來就迅速被點燃,甚至這名玩家在著火的一瞬間,還若無其事的向前走,根本沒察覺到自己被燒,一直到走出兩步才變成一堆灰燼散落。

    這恐怖的火系元素風暴,甚至能在人反應過來之前就把人給化成灰,這種一瞬就燒掉一個人甚至這個人都來不及發現,這叫玩家們幾乎被嚇地失去理智,因為這一路他們看到很多這樣的元素風暴,只不過更多的是在天空之中,帶動一陣陣氣流,玩家們只能感覺到一絲冷意或者火熱,這些都是從元素風暴之中擴散出來的,如果玩家們一路之上早一些碰到這些東西,也許結果有另外一種變化,或許能應付,但又或者死掉,不過現在說什么也沒用,他們只能被困住了。

    一團白色的元素旋風緩緩而降,圍住了他們,這個范圍很大,其實是把圣之門徒和騎士信仰他們都圍在一起了,只不過圣之門徒比他們倒霉的地方,就是他們在一個大圈里還被小圈圍住。

    “沒有在這些圣之門徒的玩家們之中發現雅各布,但我們能確定,他肯定也在這個神跡戰場之中,只是找不到人了……”噬魔看了一眼那一邊被困住的圣之門徒玩家,又瞥了一眼他們身后的鐘樓,繼續道:“看來他們應該是已經進入鐘樓了,我們也必須想個辦法,他們能過去,我們應該也行的,你看到那些地方了嗎?”

    噬魔指著一些殘破的建筑,它們早已被時間侵蝕的不成樣子,但仍有一個基礎屹立在原地,這些地方則成了元素風暴的死角,它們把風暴的一些地方給分割阻擋,造成了旋風連接帶的斷鏈。

    “從這邊溜過去嗎?不過要是一不小心碰到旋風,恐怕要倒霉呀!北I本身是一個盜賊,知道從這縫隙之中窺視時機的難度,他對自己到很自信,但看了一眼騎士信仰這個大塊頭加鐵皮罐頭,這家伙笨手笨腳的如果跑慢一步,很可能被這些元素風暴掛中,到時候連什么死法都要看撞在什么屬性的元素風暴之上了。

    騎士信仰不屑的一咧嘴:“別小看我,告訴你,我靈活的就像一只小貓咪,難道你沒看到剛才我精彩的表演!

    盜也學著騎士信仰的樣子咧嘴笑了笑:“嗯,一個精彩的狗啃屎,你摔自己之時那種豁出去我玩命態度,確實叫我敬佩!

    噬魔打斷了騎士信仰準備反駁的話,而是直接說道:“別吵了,仔細看看這旋風吧,它們在縮小,如果我們不能趁著現在趕緊出去,那個就是我們的下場!

    噬魔一努嘴叫所有人都看向圣之門徒,這些家伙如今一個個怒視著中國玩家,不過苦于出不了那個紅色旋風的包圍,只能跟中國玩家逞逞口舌之利,但他們卻被壓縮在一個小圈子里,而且包圍他們的旋風確實的在一點點縮小,這時圣之門徒的玩家們已經快擠成一團了,若紅色旋風在縮小一些,則他們恐怕要有人被燒掉了。

    “這個旋風似乎會不斷的縮小,叫所有玩家準備,能沖出去幾個就幾個,如果留在原地,也只能變得跟圣之門徒的人一樣無助的等死!

    騎士信仰和縱橫八里鋪吩咐人去做了,而盜和噬魔則到了一個有建筑阻擋旋風的地方。

    盜看到一些白色氣流刮過建筑之后,形成的小旋風,心驚膽顫的后退了一小步,謹慎道:“雖說因為建筑阻擋,這里沒有形成旋風障壁,但若想走過去卻也沒有那么簡單,這些被干擾后的亂流,若我們一個不小心被刮傷,恐怕就會被凍成冰雕!

    騎士信仰走回來,聽到盜的話之后嘿嘿笑起來:“嘿嘿,這也不錯,我們都跑出去,給圣之門徒的這幫龜孫子嘗嘗冰火兩重天的感受!

    縱橫八里鋪卻有些謹慎,低聲說:“但要走出去卻也有很大的風險,這些人之中恐怕要有一半凍!”

    噬魔對此也沒有什么好辦法,他們在這種自然氣候一樣的力量面前太弱小,沒有什么選擇的余地:“這個看個人意愿吧,想留下跟圣之門徒那些人做伴的,就留下,想冒險走的人則一起去,這次任務本身就很危險,進來之前就應該已經有死亡的覺悟了!

    當然,這些人都沒注意到,不遠外的一個元素風暴掃不到的安全地方,兩個女孩正在繞過這些元素風暴,向著鐘樓的側門前進著。

    “思穎姐,這些元素能量真危險,要不是思穎姐能判斷出它們的流動方向,我們恐怕也要被燒成灰或者凍成冰塊了!痹诶钸M不在場之時,小草還是會主動說話的,甚至她會說更多的話來和常思穎交流,因為小草想知道她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不知為什么,我總覺得這些元素風暴之中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似乎沾染了這個所謂的戰場之中士兵的氣息一樣,每當要行動前的一剎那,我總能感覺到它們即將發起攻擊!背K挤f有些懷念的望著這些元素風暴,它們帶給了她一種很熟悉又很遙遠的戰場嗅覺。

    “我們先進入這個鐘樓吧,如果李進他們率先進來的,也許早已經找到了這里,要不恐怕就是死在哪個旮旯了,不過如果是后者,哼哼!”

    常思穎的冷笑如果李進看到,哪怕就算身中九十九刀,也絕對不敢死在什么旮旯之中,因為那一定會叫常思穎很‘和藹可親’的教育他一頓。

    說完,兩個女人小心翼翼的向鐘樓方向前進。

    ……

    “阿嚏!”

    李進打了一個噴嚏,誰在想自己嗎?

    但隨即李進又把注意力掉回來,這鬼地方,連一個活物都遇不到,甚至連幽靈都找不到半只,這叫李進相當無奈,也不知道禁忌魔道的東西放在什么位置,李進只能往大廳或者看上去是比較有地位的人呆的房間找,他還不能把感應視覺放出來,因為到處都是能量亂流,感應視覺外放很難實現。

    “薩迪斯,這類建筑,通常主人都住在什么地方?”

    李進對這種風格建筑知之甚少,全憑咨詢薩迪斯這個土著幽魂,才能做到在這個地方有目的搜尋,否則李進也只能跟一個無頭蒼蠅一樣挨個房間瞎轉悠了。

    薩迪斯在充當殺手之后,又被李進毫不客氣的拿來充作導盲犬,回答道:“如果按照古規格,應該在大廳之后很遠的地方,但我覺得如果是這類教堂建筑的話,有關禁忌魔道地存放,也許會放在祈禱大廳之中也說不一定,當然,前提是如果這真的是一件能夠受人膜拜的圣物的話!

    李進看了一眼漫長的走廊,咬牙道:“不管怎么說,先去大廳和主人房間之類的地方找一遍,如果都不行,我也只能犁地三尺了!”

    一心想著找到禁忌魔道的李進,沒注意到,身后空間忽然如水波紋一樣閃動了幾下,而與此同時,在另外一邊,那個完整的鐘樓之上,玩家們看不到的仍掛在鐘樓之內的大鐘,有一半泛起光芒,也蕩起了相同的波紋。

    當常思穎和小草,以及千辛萬苦闖出元素旋風包圍的騎士信仰等人,在各個方向進入鐘樓之時,都泛起了一陣微微的空間漣漪。

    這時,李進的路走到盡頭,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大廳。

    但眼前的景象卻叫李進一頭霧水。

    因為里面正有一群玩家打的相當之歡,咒語和技能大喊齊飛,甚至夾雜著一些古怪的罵人語句。

    “雅各布大人,快退,這些鬼魂似乎跟外面的不一樣,它們……”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