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二零五章 獵手資格
    【51途站www.taploh.live

    瞬移閃現術加瞬動術,李進雖然一路被雙頭水魔蜥追擊,但卻早已立于不敗之地!

    §

    “跑了這么遠,相信應該沒人來打攪我了吧!

    李進停止了步伐,原地站住,盯著這只水魔蜥哼道:“追我這么長時間,打的到時挺歡,這會兒看你怎么辦!

    水魔蜥追不到李進一直在用水系遠程魔法打他,本來以李進的元素防御力,什么元素攻擊都不在話下,但問題是這水魔蜥的元素攻擊之中,卻帶著一種麻痹毒素,李進一開始仗著自己的魔抗沒在意,卻被陰了,要不是瞬移閃現術夠快的話,恐怕就被那血盆大口給一口吞了。

    逐漸李進也抓到一個關鍵點,這種毒素水彈只有雙頭水魔蜥的一個頭能發射,就是左邊這個,所以李進一直小心的戒備著,一直把水魔蜥拉到了這個沒人的地方,好幾次它似乎都很想放棄,但李進總能在關鍵時刻給它一記狠的,恰到好處地引發它的憤怒。

    “不過這東西太聰明,如果我不能一下打住它,恐怕給它機會就會鉆到沙層之中!

    李進對此也有些郁悶,世界之中的魔獸一點也沒有自己身為boss級怪的自覺,打不過就跑,叫人郁悶的要死,除了那種守護一些地方必須死戰的,或者任務目標的boss之外,野外的boss基本是打不過就跑,所以能在野外殺boss需要很多的元素,地利是重中之重,但眼前,顯然占據地利是雙頭水魔蜥。

    如果不是升級到五階,李進還真拿這家伙沒辦法,但現在李進卻有一個辦法。

    雙頭水魔蜥見到李進停住腳步,卻沒有很著急的撲過來,反而也停住追擊,跟李進對峙起來,叫李進感慨這游戲內的魔獸根本沒給玩家一點空子,什么拉仇恨引怪之類的路數對呆板的小魔獸還行,面對這樣的boss級魔獸,最重要的還是在智慧之上完勝它,把魔獸帶入自己的陷阱,使之沒有逃跑機會才能徹底打敗它。

    就在一人一獸對峙之時,李進率先動了,黑炎術成散射狀覆蓋了水魔蜥,他并沒有使用黑暗束縛和一些控制系法術,怕被水魔蜥警惕在自己布置完之前就跑掉,李進用著小法術開始和水魔蜥周旋起來,但李進的跑路功夫比水魔蜥還要高出一籌,他瞬移加瞬動術水魔蜥根本就抓不到他,而遠攻它似乎也只有水彈術這一個法術,只能被李進騷擾的不厭其煩,憤怒的叫喊,并且在這個小圈子內四處追他。

    盛怒之中,加上李進暗炎術產生的熱量影響,使它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腳下冰冷的觸感。

    李進在交手的過程之中,已經偷偷用死亡冰封把四周的沙層都凍住,以李進的元素純度,這些黃沙凍土恐怕比之堅冰也不遑多讓,水魔蜥逐漸在李進左一個暗炎術右一個黑火球術的騷擾之中,進入暴怒狀態沒有注意到沙面的觸感已經僵硬,而周圍火焰的灼痛使它沒感覺到周圍的溫度也在急劇降低。

    李進看了一眼,周旋了一陣,他已經把自己的凍土擴散到直徑四十米的不規則圓形,這是李進的極限,在遠一些,需要耗費更多的瞬動術,每三秒回復一次的瞬動術就會跟不上李進的節奏。

    是時候了!李進一點一點的把水魔蜥因到凍土中間!

    水魔蜥暴怒之中只是瘋狂的追著李進,看到他忽然減緩了速度,水魔蜥一聲嘶叫更加快速的追過去,沒有注意到李進腳下泛起的黑氣,等它即將追到李進之時,已經亮出血盆大口,兩個腦袋一左一右似乎打算一口就把李進撕成兩半。

    黑暗束縛!

    就在水魔蜥還差兩三米就能咬到李進之時,身形突然停頓,似乎一直撞到蛛網之中的昆蟲被限制住身體行動。

    水魔蜥這時才意識到情況不妙,到底是五階變異boss,在李進的黑暗束縛之中也僅僅只是行動受阻,但全力之下竟然也能很迅猛的人立起來,向著沙土層猛地一擊,這一招李進很熟悉,沙蝎有時候也會這樣做,但它們沒辦法人立,只是用兩只巨鉗敲擊沙土,一邊揚起沙子擋住玩家的視線,甚至迷住他們的眼睛,隨后便趁勢鉆入沙層之中。

    不過水魔蜥這一招用在早已準備萬全的李進身上,卻是正中下懷,砰地一聲,水魔蜥的慘嚎隨著撞擊聲之后響起,這一擊它顯然用了全力,結果它沒注意到地面已經相當堅硬,這一下它地前爪都敲的鮮血迸裂。

    李進知道機不可失,這只五階boss對他的黑暗束縛抗性太高,比玩家要高很多,這也是魔獸得天獨厚的條件。

    黑暗迷霧!

    掩蓋住了水魔蜥的視線,趁此機會李進又是一個死亡冰封,這回直接打在水魔蜥身上,結果叫李進發現,冰系法術竟然隱隱能克制水系魔獸,這個法術對水魔蜥的克制相當厲害,李進能感覺到對方水系元素的波動幾乎都被凍結的緩慢了。

    而隨后李進靈機一動,把一個暗炎術打了過去,卻發現水系元素流動又恢復了速度,隨后玩心大起的李進又把它給凍住了,同時也在想,如果自己這冰凍法術用在水系玩家身上效果如何?

    不過現在李進卻暫時放棄這個想法,全力應付眼前的水魔蜥,它已經轉身開始逃跑了,雖然黑暗束縛已經被李進用到極致,但不說魔獸的抗性,就是這種身體力量都已經能夠使之在李進的黑暗束縛之中橫沖直撞,只不過速度稍顯慢了一些,但魔獸的生命力卻與玩家不同,李進在這種人為營造的地利情況之下,他必須在boss憑借生命力硬挺住李進的攻擊,并擺脫困境之前硬吃掉對方!

    “暗之天譴!”

    一塊巨大的黑水晶砸中了水魔蜥,它的背部也被砸崩裂出血,哀嚎一聲趴在地面之上。

    “暗之天譴!”

    李進一早就憋著雙暗之天譴,就是準備在這時用出一個決定性的打擊,不過boss確實不是白給的,這時水魔蜥嗥叫一聲,整個身體忽然都浮現出一陣灰忙,原本漆黑的鱗片竟然蒙上了一層灰色的石頭色。

    暗之天譴砸到水魔蜥身體之上,卻帶起了一陣陣水晶碎片,和一些灰白色的石化鱗片。

    而水魔蜥卻只是被打的趴在地上一下,隨后便爬起來,也不理李進的進攻,一門心思的想跑。

    “這是石化術!”李進有些頭疼了,因為魔獸之中就屬有著法術的是最難纏的,這些家伙基本都是血牛級堡壘,而李進覺得這個恐怕也是一樣,從水魔蜥接近五米長的身體,就能給人一種我是血牛的感覺。

    而這樣的血牛想跑,李進顯然有些拉不住,他只能又甩出一個死亡冰封,拖慢了水魔蜥的速度,但這沒有多大作用,李進還是低估了變異魔獸的元素抵抗能力,再有兩米它就能走出凍土鉆進沙層之中,到時候李進即使有再大的能力,也沒有辦法把技能打到沙子里面。

    李進此時也有些急眼,自己花了這么大功夫,仍然沒有困住它,這叫李進也有些掛不住,一咬牙似乎打算跟水魔蜥硬耗,雙眼黑紅,進入覺醒狀態,一抬手一條黑線從袖口直射而出。

    “獄火冥蛇!”

    李進只放出了二條火蛇纏住了水魔蜥的前后腳,三條以內獄火冥蛇的堅韌度都不會受到影響,而是影響攻擊力,但李進只求纏住水魔蜥,令它在柔軟的沙土之前再一次倒地。

    而這時李進獰笑著是放起死亡冰封,在急劇掙扎的水魔蜥眼前把它的逃生之路都給凍住了。

    水魔蜥看到即將接觸到的逃生之路就這樣被封禁,卻是憤怒的吼起來,這個該死的人類竟然如此卑鄙!

    李進是打定主意想跟水魔蜥耗到底,而水魔蜥卻也打定主意逃到底,哪怕李進近在眼前,但它卻也并不想為了去咬他一口,被吸引到更深處,而是掙扎著掙斷火蛇,隨后便向前沖,而李進則是黑暗束縛和獄火冥蛇一起上陣,只求挽留住去意已決地水魔蜥。

    一人一獸竟然以這種形式干耗住,硬生生的耗出了三十多米,但顯然李進棋高一著,因為獄火冥蛇也是有殺傷力的,每回都纏住水魔蜥的前后腿,令它的石化過的前后腳都已經逐漸焦黑。

    如果在這樣耗下去,勝利者無疑是李進,他仗著元素防御力和瞬移,只要不是物理攻擊一切照單全收,有麻痹毒素的水彈則直接一個瞬移就近避開,隨后繼續鋪路,勢要叫水魔蜥死在自己給他鋪的康莊大道之上。

    似乎水魔蜥也明白這樣下去要完蛋,忽然它大嘴向著李進一張,吐出一個李進避躲的毒素水彈,李進輕車熟路的躲過去,而這時水魔蜥的另外一只頭也向李進張嘴,這個是沒有毒素的水彈,李進自持裝備沒打算躲避,卻水魔蜥卻出人意料之外的沒吐出水彈,這叫準備躲避水魔蜥的李進一頓,但就是這一瞬間,水魔蜥如閃電般吐出自己的舌頭。

    舌頭在李進沒有反應過來之時,就擊中了李進,一股拉扯力量傳來,蜥蜴的舌頭有很高的黏稠度,用以黏住昆蟲以捕食,而這時李進才想起自己面對的是一只蜥蜴,即使變異了也是蜥蜴,蜥蜴最犀利的就是自己的舌頭呀。

    看來自己還是大意了,李進暗自檢討自己,面對一個如此鮮明的生物竟然忘記它的特性,但李進還沒有慌亂,就算被蜥蜴舌頭黏住,自己仍有一個瞬移法術嚴陣以待。

    但叫李進意外的卻是,這個水魔蜥的舌頭之中卻蘊含一股奇特的能量,這種能量竟然也有很高的黏稠度,直接打到李進的體內,竟然把他的核力都粘的運轉不順。

    連瞬移閃現術也被粘的慢了一拍,但就是這一拍,卻足夠致命,如果被那堪比大白鯊一樣的嘴咬到,李進自信自己的裝備沒問題,但單憑那恐怖的咬合力李進恐怕也要失去戰斗能力,自己的裝備都是軟的,沒有對撕咬的抵抗力。

    別看龍之領域防御夠高,但就連常思穎都能夠無視防御,做到叫李進喊疼的地步,為什么,就是因為她能給李進來一組軍隊擒拿術和關節術,這衣服卡穆斯是為法師準備的,沒有堅硬的地方,不能如同板甲那樣抵抗這種咬合力。

    就在李進即將被咬到之時,李進忽然身形一動,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現在10碼之外,這是瞬動術,但李進卻不想用這個,因為這個法術有個缺點,就是它定死了10碼這個距離,這種情況用出這個技能基本就等于遠離水魔蜥,使之脫離自己的控制范圍之內。

    而這時,李進能清晰的看到,水魔蜥的眼中閃過一絲狡猾,這家伙的智慧絕對不只是打不過就跑的地步,而是應該更深一層,它甚至已經摸清李進的技能效果。

    不好!

    果然在李進閃遠之后,水魔蜥如同吃春藥一樣玩命掙扎起來,一聲聲嘶吼仿佛要把畢生的力量都使用出來,掙斷了腳下纏繞的兩條獄火冥蛇,飛快的奔向前方自由的土地。

    李進心中有些憤怒,自己被一條蜥蜴耍了!

    想跑沒門!

    李進也玩命了,這時他的瞬移也終于順暢,光華一閃,隨后他就直接出現在水魔蜥前方半米的地方。

    這是李進第一次出現在水魔蜥雙頭的攻擊范圍內,甚至連半米都不到,在水魔蜥的沖擊之下甚至下一秒就要相撞。

    水魔蜥也恨透李進這個把它打的如此狼狽的家伙,就在這一瞬間它雖然感覺這個狡猾的人類應該不會這樣送死,但眼前這個機會它無法錯過,這里它已經是絕對能咬到李進了。

    所以水魔蜥小錯了一步,使身體的速度減半,給自己撕咬的空間,省的沒等咬到就撞飛了這個人類。

    而就是這一小步,卻叫李進臉上露出了一絲得逞的笑容。

    就在水魔蜥整個大嘴喊住李進的腦袋和雙肩,打算一口氣把他咬斷之時,李進全身能量劇烈波動起來,只見李進雙手平推一個元素球與水魔蜥幾乎貼在一起。

    “雙重沖擊!”

    一瞬間李進的元素波動到達頂峰,奧法飛彈和奧法沖擊兩個技能竟然組合使出。

    劇烈的沖擊力從正面掀翻了正打算咬住李進的水魔蜥,同時這股翻騰的力量也把李進從水魔蜥嘴里甩飛了。

    水魔蜥哀號著翻了一個跟頭落回了凍土層,而李進則在天空一個翻滾,如同貓一般四肢著地,隨后風一樣的沖了過去,在水魔蜥翻過身之前,就是一個暗之天譴,砸的它哀鳴一聲,同時又放出獄火冥蛇纏住了它四腳朝天的四肢。

    此時,李進眼前血紅,剛才水魔蜥還是咬到了李進,胸前背后被咬合的恐怖壓力,他也不知道已經骨折了幾根肋骨,但此時李進完全顧不上,而是一個跳躍蹦到水魔蜥的肚子之上。

    “黑暗侵蝕!”

    李進雙手壓在被砸的血跡斑斑的水魔蜥肚皮之上,瘋狂的運轉著這個技能,水魔蜥的肚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黑色灰燼。

    水魔蜥瘋狂的想用自己的尾巴掃掉李進,但無奈它的尾巴似乎沒有那么靈活,而頭也無法低到能咬到李進的角度,四肢被困住,水魔蜥就像一只待宰的豬發出悲鳴尖叫。

    而逐漸這種尖叫越來越弱,水魔蜥的掙扎也逐漸停止!

    ——叮咚!玩家浮生茶獨立殺死五階變異boss,聲望+50!獲得獵手資格!——

    李進坐在一堆黑色灰燼的地面之上直喘氣,用這種黑暗侵蝕來消耗一個boss級魔獸太費力了。

    他的核力都要被榨干,才好不容易耗死這水魔蜥!

    不過李進看了一眼地面,這種方式有利也有弊,利的是這個技能的腐蝕性哪怕連五階變異boss也抗不住,而弊端也同樣是這個腐蝕性,除了一個魔核之外都被腐蝕了,什么都沒留下,相信這個水魔蜥那黑色的鱗片也是相當好的材料,如果拿出去賣也能有個幾百元錢,看來以后能不用這個打怪,還是不用為妙。

    李進看著一地黑灰苦笑起來,撿起了那枚五階變異boss的魔核,打算看看跟普通魔獸有什么不同,一看之下李進有些古怪,這個魔核之內能量很雜,但卻維持了一個微妙的平衡,顯然李進一眼就看出這種魔核的用途,跟自己的黑暗魔核很像,想從這個變異魔核之中拿到能量的話,需要玩家有很高的控制力,不過對李進來說卻沒啥用,他的黑色魔核效果比這個好多了。

    而且,看了惡魔那種超高的境界之后,李進對這種控制核力的小道沒啥興趣了。

    “獵手資格?這是啥東西,難道是隱藏職業?”李進看到系統提示,有些意外,但他找了半天沒發現什么線索,最后才在自己的職業徽章之中找到了一條說明。

    獵手并不是職業,而是一種對實力的認可,任何一個職業在轉職之后都會獲得一個徽章,如同李進的法師身份徽章,戰士他們也有他們自己的,這個徽章不僅是身份象征,也會記載一些玩家們的戰績,當然,只有能上門面的戰績才會被記載,就比如單挑五階變異boss并且殺死他。

    當殺死一定能力的魔獸之后,職業徽章會有所感應,并且記錄在案,并且將來給這個玩家發放任務之時,會根據這些戰績分配。

    世界內能夠稱得上獵手的人,基本都是能夠單獨捕獵五階以上魔獸的人。

    “原來如此,我就說嘛,這游戲五階以上魔獸過于隱蔽,玩家們都找不到,到最后都沒處升級了,看來以后五階魔獸的信息,應該是以任務發放形式為主!”李進推測了一番,這才明白,而這時李進總算心情變好了,如果是這樣自己以后也不愁找不到魔獸了,反而自己獵手的資格似乎有資格接五階魔獸的任務了。

    如果如此,別的不說,就算賣五階魔獸信息,自己都不愁無法給常思穎開工資了,要知道現在很多人都找不到五階魔獸的信息呢。

    而這時李進發現了另一條系統信息,則更叫自己喜出望外。

    ——惡魔之魂屬性加成,擊斃目標,獲得石化、毒素抗性!——

    “這個就是惡魔之魂的加成么,不愧是吸星*,這個技能真夠勁兒!

    世界之內的屬性沒有屬性板,但玩家能夠從元素核心之中感受到,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受,李進中過毒是知道的,自己的元素核心內的能量已經有些一些微妙的改變,有些偏向元素之盾激活之時的抵御元素入侵的感覺,但此時李進沒激活元素之盾,所以這個能量雖然沒有那樣徹底,但卻同樣不影響能量的攻擊運用。

    “我靠,這么拽,如果我多獵殺一些水魔蜥,豈不是能把毒素抵抗提升到一個免疫的地步?”

    當然,這也只是李進地一廂情愿,世界之中要獲得抗性哪有這樣容易,今天李進殺另一個五階變異boss獲得毒素抗性,那他想獲得第二次毒素抗性加成,就必須獵殺更高階的魔獸,比如六階毒素系魔獸。

    而這時,薩迪斯不知從什么地方鉆出來,他胸前猩紅的眼睛盯著李進說道:“干得好,把那個小蜥蜴的元素之心給我吧,它已經有了些靈智,比起那些普通魔獸,能給我提供更多的能量!

    李進卻直接破口大罵:“你剛才干什么去了?我打的這么辛苦,你也不說出來幫個忙!”

    惡魔卡贊卻對此不屑一顧:“你又沒叫我,在說,這五階魔獸我又能把它怎么樣,要是個法系魔獸,我還能影響它施法,但這個魔獸卻是個近戰的貨,我影響它魔核也沒用,你沒叫我難道不是因為這個!

    “額……”李進確實這樣想的,因為李進了解過薩迪斯的能力,這家伙對變異魔獸的魔核騷擾程度有限,也沒錯,如果像薩迪斯這種沒有實體,連物理判定都沒有的幽魂卻能隨意攻擊,也太不平衡了,但李進對此仍心有怨念,哼哼道:“我給你魔核,你給我什么好處?”

    惡魔卡贊高聲道:“好處?!我吃了魔核里蘊含的靈魂能量,對魔核沒有絲毫影響,完事就還給你,你又用不了靈魂力量,有什么用?還跟我要好處!”

    “我們惡魔都講究一個公平交易不是嗎?”李進這會兒想起自己的血脈來了,一臉要挾地盯著卡贊戲謔道。

    惡魔卡贊被李進噎住,但猩紅眼珠一轉,卻又笑道:“你把這個魔核給我,我會補充一些靈魂能量,而你的這個召喚獸薩迪斯也會因此而隨之變強,你給我的靈魂越多,這個薩迪斯就越強,你還想怎么……”

    沒等惡魔卡贊說完,遠處突然傳來一陣聲音!

    李進精神一掃,竟然是圣之門徒人,而且那個海倫竟然也在人群之中,他們已經很近了,只要翻過一個沙丘就能夠看到自己。

    李進此時核力還沒完全恢復,于是他四周看了一眼,急忙跑到凍土地帶邊緣,突然刨起沙子,由于凍土附近都是凍住的,沙子沒有向下陷落,給李進迅速挖出了一個小洞他躲進里面把連衣帽一帶,元素約束激活,躲了起來。

    “海倫小姐,你看前面!”

    這時翻過沙丘的圣之門徒玩家們,看到了李進剛才的戰場!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