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二零四章 變異魔獸
    【51途站www.taploh.live

    “媽的,渴死老子啦!”騎士信仰一路狂奔,直接跑到岸邊,一頭扎進這個方圓不足百米卻在地圖之上被標記為湖泊的小水塘,咕嘟咕嘟的喝起水,嘴里還叫道:“臥槽,這鬼天氣真不是人呆的,唉,真羨慕那些沙蝎呀,能夠把自己埋在沙層之中行走,一定涼快斃了!”

    李進作為一個法系職業,也為了麻痹圣之門徒們,也走到岸邊拿出水灌起水,雖然他的巨龍的藏寶洞之中有足夠他喝一個月的水,但能保證自己即使身陷重圍也能安然無恙的法師,除了李進之外也沒有別人。!

    他聽到騎士信仰的話嘴角一扯,感應視覺之中他甚至看到圣之門徒就的人,聽到這句話之后臉色變的相當精彩,一瞬間都苦大仇深咬牙切齒起來,如此看來,沙層之內也未必是躲進去就涼快呀。

    噬魔也走到了附近直接說道:“警戒,世界之內水源附近與現實之中很像,也許會有魔獸過來喝水,你們幾個先保持警戒,我打過水之后,會回來接替你們!”

    雖然噬魔做出的小心謹慎叫圣之門徒有些難辦,所有人都沒有進入伏擊范圍,但這也叫圣之門徒徹底放心,噬魔的謹慎和周全也影響了圣之門徒,這種謹慎是對的,因為他們來到這里之時就因為這種大意被魔獸騷擾了個措手不及,也因此才會想出這個計劃。

    但任你噬魔多么謹慎和厲害,恐怕也想不到我們會這樣伏擊你吧。

    噬魔的出色反而無形之中助長了圣之門徒的得意,加上埋在沙層之內,他們沒有李進那種透視能力,只能憑借聲音判斷,根本不知道走過他們頭頂的腳步聲,其實有很多都是李進施展出元素約束,隱匿起元素波動,并且覺醒血脈狀態用瞬移術來完成的,還有盜這個高級盜賊隱匿腳步聲緩緩走回來,又大步的走過去所造成的,根據內線的情報,圣之門徒知道噬魔這一行有二十個人,而他們判斷現在大概也有十幾個人走了過去。

    圣之門徒等了一陣,幾個腳步聲從岸邊走了過來,然后幾個腳步聲走向了岸邊,這應該是換班的人了,圣之門徒等了一會兒沒有腳步聲走過,反而只有岸邊那些戲水聲,搞的他們一陣口干舌燥,在這鬼溫度之中把自己埋在沙層中聽著外面玩家們盡情戲水,他們心中也是無數怒氣橫生。

    “哼,戲水很好嘛,最好他們都在水里,我們在岸上,施展不開看他們死不死,準備行動,中國有句俗話叫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句話很對,我們忍受著酷熱埋伏,為的就是這一瞬把這些人都干掉,到時候在盡情的嘲笑他們!”里杰卡爾是一名五階圣騎士,也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他被騎士信仰那大嗓門的喊爽和戲水聲給氣的不輕,這會兒確認對方大多數都進入包圍網之后,就已經忍耐不住準備行動。

    從私聊頻道確認所有人都準備好之后,里杰卡爾說道:“強尼,約瑟夫,你們兩個靠近外圍,沖出之后直接干掉那幾個外圍警戒的玩家,然后回來和我們會合!現在....3....2....1....行動!”

    突然,湖泊岸邊的沙土全都暴起,為了達到一擊必殺的目的,圣之門徒所有人都已經處于覺醒狀態,沖出沙層之后一陣嚎叫,就沖向岸邊,但沒等沖兩步這些人卻都傻眼了。

    因為在岸邊的就只有一名法師,一個騎士和一名戰士,他們都已覺醒狀態嚴陣以待,并且用戲謔的神色望著他們。

    不好!心中涌起一種不妙的感覺,里杰卡爾飛快的轉頭,就看到噬魔和一群玩家正在外圍,現在被包圍的反到成了他們,那兩名被他派過去阻擋和獵殺警戒玩家的人,被噬魔的寒光凜冽的刀鋒給困住,生死也就是一瞬間的事兒。

    而在噬魔身后有五個法師玩家波動強烈,顯然都在醞釀著大規模殺傷性法術。

    “中計了!快,援助強尼他們,突破出去,絕不能叫這些法師出手!”

    但李進又怎么會叫他們這么輕易就突圍,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圣之門徒的人面前,一個憋了很久的奧法沖擊驟然爆發,砰的一聲,被爆到的圣之門徒玩家都被炸的飛向了湖泊,而在這邊騎士信仰掄起大盾把飛過來的玩家一個個都頂到了湖中。

    同時縱橫八里鋪也動手,他和騎士信仰一起沖了過去牽制住了圣之門徒后方的一些玩家,叫這些玩家無法突圍,另外一邊噬魔也干掉了那兩名玩家,合圍之勢已成。

    里杰卡爾這時已經明白過來自己被陰了,他有些陰狠的掃了噬魔一眼,一聲大叫向噬魔沖了過去,犧牲沖鋒,一個圣騎士的五階進階沖鋒技能,這個技能相當耗損元素核心,可以說用完之后他會掉一級,但所幸一階之內有五級,玩家們最主要還是看階位,級沒有過于重要,所以他還掉的起。

    犧牲沖鋒是所有沖鋒類技能之中最厲害的,因為它一往無前,犧牲一個等級在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加成,足以在一條直線之上,接連掀翻視線內所有瘋狂走身體力量強化路線的重甲騎士,沖鋒距離十米范圍內,就連五階魔獸都能撞暈!

    噬魔顯然很了解這個技能,一邊對里杰卡爾的果斷佩服,另外一邊卻也沒有地方可退,否則叫他撞到身后法師群之中包圍真的要給打破,就算打不破,如果一次性能搞定很多敵人的*術被打斷,他們也就要陷入焦灼戰之中了。

    噬魔不退反進,竟然筆直的沖向里杰卡爾,同時渾身浮起元素光芒,這是覺醒狀態催發至極致,痛覺百分之百的象征,里杰卡爾臉色鐵沉,魔國十帝的名頭就算外國玩家也是如雷貫耳,對方這樣恐怕是有信心能攔住自己,但自己的犧牲沖鋒豈是鬧著玩的,心中有著無限信心,里杰卡爾也更瘋狂的加重自己的腳步,準備把這個膽敢擋在自己面前的人從沙漠撞到西伯利亞!

    噬魔臉色決然,一把長刀也抬起來,似乎打算跟里杰卡爾硬拼一記,但就在兩人即將接觸的瞬間,噬魔卻突然向旁邊一倒,隨后伸出一只腳勾住了里杰卡爾的腳:“掃堂腿!”

    里杰卡爾正以為對方因為自己勢如山崩的沖鋒,膽怯退避了,但卻沒想到下一刻自己腳上一重,他頃刻就失去平衡,勢如山崩的沖鋒真的就像山崩一樣隨著他沖入沙土表面。

    轟的一下,沙子被里杰卡爾撞的漫天亂飛,而里杰卡爾自己也因為這股力道深深的撞入沙土之中。

    李進在一旁看的卻是深受啟發,如此勢大力沉的沖鋒,噬魔竟然就這樣輕巧的化解了,設身處地,如果換做他自己,除了用奧法沖擊和這個騎士硬拼一招之外,就只有選擇有多遠躲躲遠了。

    “沒想到,這個噬魔外表看起來如此酷的人,卻也是個悶騷的家伙!崩钸M一想,以后自己碰到這樣的人,一定要打起十二萬分的小心,誰知道那冷酷的外表之下到底有著一顆怎樣悶騷的心靈呢。

    但隨后李進沒有機會感慨了,法師們的法術已經準備完畢,以火系高傷法術居多,五階的火系法師總共就能獲得兩個進階法術,一個是火焰感召,也是一個創造級法術,進入五階之后法師們也要開始自己創造一些技巧,或者打技能書了,當然大部分是打不到技能書的,而沒有技能書就只能創造法術了,

    另外一個則是煉獄火海的群攻技能,這玩意兒的威力比其他法師系四階單攻法術的攻擊也不差多少,火系不愧是攻擊力最強的法師,要不是他們每升一階給的技能都是所有職業內最少的,火系恐怕就無敵了。

    由于圣之門徒的玩家們為了一擊中的,都覺醒了狀態,作為精英他們最低也都是百分之五十的痛感,這一下可害慘了這些洋鬼子玩家,一個個都被燒的嗷嗷亂叫,急忙撤掉了自己的覺醒狀態。

    “不能撤!”里杰卡爾灰頭土臉的從沙子中鉆出來,就看到這一幕,心驚膽顫的目眥欲裂的喊道。

    但他喊的太晚,在圣之門徒的玩家們撤掉覺醒狀態之后,早在一旁虎視眈眈地七大公會玩家們,都覺醒了自己的狀態,組隊在一個陣營之內的人是免疫隊友的元素系傷害的,他們此時生龍活虎的沖了進去,戰局一瞬間就崩潰,圣之門徒的玩家被打個措手不及,已經再也組織不起有效的防御。

    “黑暗束縛!”

    一片黑色濃霧籠罩了這一小片戰場,所有圣之門徒的玩家都感覺行動不順,在他們還有些驚訝之時,就已經看到了眼前跟他們交手的玩家們接種而來的攻擊,至此,整個戰局塵埃落定!

    “我靠,你這個技能太變態了,我從沒看過哪個黑巫師能做到這個地步!彬T士信仰有些咋舌,他可是清楚的看到這些圣之門徒都被李進捆綁的寸步難行,這時才相信大風給他說過的話,這家伙確實是黑巫師之中的異類。

    “打掃戰場吧,我最喜歡干的就是這事兒,嘿嘿,也不知道這些人穿的洋玩意兒跟我們的裝備有啥區別!彬T士信仰一臉財迷神色,猥瑣的摸到了一名外國玩家身上,如果這名玩家還活著,恐怕能羞憤致死也說不一定。

    李進對此也很好奇,也隨便采集了一件來看,發現竟然是英文的,這玩意兒……

    李進搖了搖頭,把裝備扔給了另外一名玩家,唉,只能說自己實在太愛國了,對番邦文字不屑一顧吧,不過一想到這些裝備最后還會落到超級公會手里,他看不懂也不錯,也免得看到眼里反而動心。

    就在玩家們一心收取戰利品之時,沒人看到,一名倒霉的在一開始就被李進震飛又被騎士信仰一盾頂死,掉入湖泊的圣之門徒玩家流出了一絲血,而絲血竟然一點點在水里沉了下去,同時這個小湖泊深處似乎有什么東西動了動,開始緩緩上升。

    噬魔把裝備統計了一番,就接著說道:“都收拾好,我們繼續前進,很快圣之門徒就會得到通知,我們必須抓緊了,他們出現在這里,就說明圣之門徒先頭部隊已經趕超到我們前面了!

    “盜,你殿后!

    噬魔這樣說,也只是為了叫盜在后面注意誰用通訊徽章。

    就在大家準備出發之時,卻突然感覺腳下一震,而這時玩家們發現了湖面的異樣。

    “看,那是什么?”

    一名玩家指著凸起的湖面,水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黑影。

    李進眼皮直跳,因為他的感應視覺之中,能感覺到這個魔獸的魔核,其中有一團觸目驚心的紅色,最重要的是這個魔核的能量形式,并非普通魔獸那種純凈的能量,這時想起師兄告訴過他,變異魔獸都是因為被神跡戰場殘留的一些能量感染魔核,能挺過來的基本都會變異,李進脫口驚叫道:“五階變異魔獸!”

    聽到李進這樣喊,噬魔臉色也一變,直接喊道:“不好,快跑,這東西恐怕是boss級的五階變異魔獸,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世界之中五階怪最簡單的應該是人形怪物,其次是一些體形較小的五階魔獸,至于五階boss并非能夠力敵的,如果沒有針對性的準備或者幾千人命往上堆,很難贏,如果是五階變異魔獸,說實在的,噬魔也不知道該怎么做了。

    五階魔獸他在做階位任務之時碰到過一次,就是這個魔獸把他送入五階,但噬魔卻也知道,對付這類體形龐大的魔獸刀法基本沒啥意義,因為不管咋砍都能砍到,但即使砍到也很難有效果,這類魔獸皮糙肉厚防御高不說,就連生命力也相當變態。

    李進幾乎一瞬間就瞬移到外圍,但不知為什么,他總覺得這只魔獸似乎盯住了自己。

    這只魔獸忽然仰天長嘯一聲,幾乎所有玩家都感覺一陣眼暈,李進也是如此,面對聲波攻擊,裝備的物理防御和元素防御都形同虛設。

    ——你遭到雙頭水魔蜥的襲擊!——

    系統提示信息只有一個名字,李進仔細一看確實是一條巨大的蜥蜴,通體漆黑的鱗片,兩個猙獰恐怖的腦袋在同時喊著一種高音波的叫聲。

    就是這種叫聲讓玩家們都提示自己遭到了攻擊。

    紅顏情人突然有些驚懼的尖叫起來:“水魔蜥!竟然是水魔蜥!這是沙漠之中的五階boss級怪呀,平時都潛伏在沙漠之中,靠自身分泌出的水元素凝聚成一個小水池,吸引獵物,以此捕獵,但那水魔蜥都是黃色的,而且一個頭,就算這樣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誰能獵殺,反倒是總能聽到一些厲害的公會被水魔蜥團滅的消息,一只普通的都那樣厲害了,沒想到竟然還會變異!”

    紅顏情人不愧是沙漠通,對沙漠之中的生物也是了如指掌,但此時玩家們卻都沒有聽到紅顏情人關于水魔蜥能力的介紹,而是一臉菜綠的盯著水魔蜥,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水壺。

    “嘔~”騎士信仰第一個彎腰干嘔起來,同時哭喪道:“難道剛才老子大喝特喝的都是這鬼東西分泌的體液?”

    說出這句話之后,騎士信仰又是一陣胃袋翻涌,貓腰又干嘔了起來。

    騎士信仰剛才為了氣那些人,同時也發泄自己這一路被熱的情緒,幾乎是玩命往嘴里灌這湖水,所有人之中就他玩的最歡,結果這會兒卻倒了大霉。

    其他玩家也都喝過這個水,這時沒等戰斗呢,一個個卻都已經吐起來,連噬魔也是面如土色,這倒霉孩子也喝了好幾口。

    李進在一旁看他們吐的如此賣力,心有余悸的掃了一眼靜靜躺在自己儲物欄中的水壺,這一刻他發自真心的慶幸自己帶多了補給,沒著急喝這個水。

    但雙頭水魔蜥才不管玩家否惡心呢,它大吼一聲就爬沖過來,速度相當之快,離得最近的一個玩家躲閃不及被雙頭水魔蜥一口咬住,竟然連咬都沒咬死,就直接一口活吞到嘴里。

    “跑!大家分頭跑,能跑掉多少,在用通訊徽章聯絡!”

    李進早就想開溜了,這玩意兒體形龐大,如果能占據一些地利,憑李進自己也有信心能試試獵殺,但如今沙漠之中遼闊的一覽無遺,根本沒有他施展的機會,而且在眾人面前龍之領域那些能力也要封禁,除了跑李進也做不了什么。

    但他卻也有些別的想法,因為李進似乎注意到,這只雙頭水魔蜥一個腦袋似乎一直在盯著自己,他動的幾步,發現這小眼睛確實在跟著自己,一想到這里他心中卻也有了些別樣心思。

    “你看上我了?那就來追我吧,不過到時候誰推倒誰,卻要憑實力咯!”

    一想到這兒,李進甩了一個黑火球術,以飛快的速度打在了水魔蜥的腦袋上,轟的一聲炸開,叫水魔蜥怒吼了一聲。

    “浮生,你……”噬魔一驚,這種時候干嘛還要激怒它呢。

    李進這時大義凜然地說道:“你們跑,我有雙瞬移,保命還是行的,我會試著把它引走!

    說完,李進直接啟動,向外邊跑去,而水魔蜥挨了這一下,似乎認準了李進,嗥叫一聲就追了過去。

    “浮生兄弟,小心些!”

    李進這一番自我犧牲到是叫這些玩家生出了一絲感激。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