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一九零章 麻煩來了
    【51途站www.taploh.live

    圣之門徒沒有叫事情擴大,他們不惜暴露自己的目的,就是為了停止這場誰都沒有準備好的戰爭,如果以民族的名義開戰,那就將是一場不分出勝負就絕不會停止的戰爭!

    這是不能被一些人容忍的,因為這就意味著前期無意義的實力大損,會造成禁忌魔道的科技入手難度增加,如果只是游戲恩怨,沒人會管結果如何,但牽扯到這些科技的話,所有掌控著游戲公會并且有著野心的政客們,都會不會放任失態失控。

    圣之門徒幾乎是在這件事曝光之后不到一個小時,就在中國區論壇專門開辟了專區,就這件事情道歉,并且宣布把那個約翰逐出公會,而與此同時,中國區幾個大公會也在玩家反應過來之前,就表示了他們大人有大量,不跟這些番邦計較,這樣一來玩家們雖然有所怨言,但人家s級公會都做到這份上,他們也不好說什么。

    但經過這件事情之后,仍舊有一群人沒有放棄。

    這個事件叫玩家們知道了這條絲綢之路,到是有一群異常民族主義的玩家們,一個個都摩拳擦掌的趕到了西極,準備到國外去揚國威。

    所以當李進跟著盜一起回到白鶴城之時,就發現這里已經聚集著相當數量的玩家。

    “說真的,我真佩服你,算一算,你走到哪兒都能引起騷動,想當初,你那個紅極一時的近戰法師打法,坑死了多少走入歧途的法師,所幸掛了之后能夠重新選擇側重方向,不然光是那群法師的怨念都夠你受了,但就這樣還不滿足,望月城,那個什么遺跡,那一段時間除了幾個超級公會在那幾個爆屬性魔核的村子的摩擦新聞,論壇首頁之上就屬你是?脱,本以為沉寂了一段時間之后,會低調一些呢,沒想到,這下可是國際問題了!

    盜也說不上是羨慕還是嫉妒,帶著古怪的語氣調侃著李進。

    對此,李進也無可奈何,他就是個半吊子的職業游戲人,雖然嚴格信守著以前同僚給他說過的職業游戲人守則,但其實本身對這個守則的理解的界定,卻都與從小玩虛擬世界游戲長大的人有很大的差異,尤其地下拳皇之中那種風格對他也相當有影響。

    所以從李進這個角度他認為自己做的很好,但其實在其他土生土長的傳統職業游戲人卻有些過于高調了,這也是地下拳皇那種實力為尊的環境,那里的人很少去想那些彎彎繞繞,若要顯示實力,半遮半掩是沒用的,但這種顯示的程度在傳統網游之中有個不錯的學名叫裝逼。

    但李進并不理解這其中的道理,而他身邊也沒有人提醒他,因為除了常思穎這種新人之外,其他的人在接觸到李進之時,他都已經相當厲害了,基本都是把李進當成一個有著相當技術的高手,只當這是高手特有的性格,更加不會在他面前提這些了,他們才不想被別人認為裝逼呢。

    “李進!”

    就在李進默默忍受著盜像一個碎嘴婆子碎碎念之時,一道曙光出現了,李進抬頭,小草柔弱的身影和英姿颯爽的常思穎出現在眼前,雖然身后那個一臉焦急的公孫玲瓏有些礙眼,但顯然,與這個看上去很冷酷很殺手的但實際那張嘴就閉不住的盜比起來,李進到覺得這個女人也不太討厭了。

    公孫玲瓏在接到通知之后,就馬上拉著常思穎走了,而小草那是李進在哪兒就要追到哪兒的,只不過之前沒有理由跟著,如今自然是寸步不離的追到這里,她的小拳頭微微握緊,似乎又看到李進很激動,但卻沒有表現出來。

    “哇哦!”盜看到這三個女人,眼前一亮,也不等李進介紹,就急忙跑過去自我介紹道:“美女,你好,我叫盜,我……”

    還沒等他說完,常思穎便拉住盜擅自伸過去的爪子,一個漂亮的過肩摔,盜只覺得一瞬間眼前的世界顛倒了,然后砰的一聲,他就被甩在地面之上。

    “這個人是誰呀?”常思穎看著這個躺在地上沒頭沒腦的人,向李進問道。

    李進沒解釋,只不過向公孫玲瓏努嘴。

    公孫玲瓏有些無奈的站出來,拉起了盜,看了一眼李進,湊到常思穎耳邊輕聲說道:“他叫盜,也是世安科的編外之一,這次托了你小情人的福,幾乎我們能控制的所有力量都在集中過來,連高層都給驚動了,你也知道,上面有些人不怎么講道理,為了你小情人好,你一定要說服這小子!

    常思穎也曾經拿到過上校軍銜,帶領過一隊特種部隊,也知道這里面的水,雖然不知道這件事具體為什么會被重視,但她也知道,如果李進再拒絕的話也許會被某些人懲罰,當然,也只是也許,畢竟他只是一個有些名氣的單人玩家,一些大人恐怕也不會記得他,最多恐怕就是公孫玲瓏所說的世安科的一些人會記恨李進了吧。

    她也深知這里面閻王好過小鬼難纏,于是直接拉過了李進,開啟私聊跟他說道:“李進,這一次,你能不能答應她呢?”

    李進有些奇怪,常思穎不是那種會要求別人做為難的事情的人,但李進想了一想,仍然點頭回答道:“好吧!

    李進的爽快叫常思穎有些意外,她不解的問道:“你不是挺討厭這種事兒,更喜歡自由自在的走自己的路嗎?”

    “你并不是那種會提出令別人為難的事情的人,這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而且……”李進忽然做了一個深呼吸,一只手飛快的挑起常思穎的下巴,如同花花公子調戲著民女一樣,浪笑道:“既然是娘子所說,官人我又怎能拒絕,而且如果以你這種性格,如果你肯叫我去做為難的事兒,豈不就是說,在你眼里,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

    李進笑呵呵的調戲了一句,但隨后卻飛速的退了兩步半,有些謹慎的望著常思穎,他這是一次很大膽的調戲,其實也是福至心靈,等回過神來瞬間就被自己的大膽舉動嚇了一跳。

    而常思穎則目瞪口呆,看著李進,剛想反射性的發脾氣,心中卻又涌起一股叫她羞澀不已的甜蜜,不過就這樣被他調戲也不行,但等她抬頭看到李進之時,這家伙竟然跟個受驚的小兔子似的,跳到一邊謹慎的看這自己,這叫常思穎心中有些哭笑不得,更恨不得掐死他,但卻又連抬手去打他一下都做不出來。

    只能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過身不去理他,但臨走前卻飄然的給李進留下了一句解釋:“這次的事情驚動了很多人,有一些人不是那么大度,你就算做個樣子,也別跟他們頂著,反正你是一個玩家,這次過了之后,他們也沒有立場逼你!

    既然公孫玲瓏也到了,李進他們也就沒有多少時間閑晃了,公孫玲瓏帶著李進等人左拐右拐的,又一邊詢問通訊徽章,看來她趕的相當急,甚至連地形都沒熟悉,連地圖也沒買到一張,還是盜這個賊心不死的看常思穎太彪悍,轉頭對這個御姐風情的獻殷勤,給她了一張價值相當高的西極整個地形濃縮的魔法地圖。

    白鶴城偏僻的城墻根之處,有一間旅館,而常思穎和小草都被公孫玲瓏用歉意的眼神送到一邊吃飯,她則帶著李進和盜兩個人進入了二樓的一個包間。

    而一進屋子里,李進就大吃了一驚。

    因為李進剛一進來就看到有一個人直直的盯著自己,正是那個在望月城的古蘭遺跡之中,最后趕過來的魔帝,那個名叫噬魔的人。

    李進記得自己當初把卡贊的契約激活,結果那古蘭遺跡當時的人都死了一遍,當然也包括這個魔帝,當時他用了一個借口搪塞過去,但卻也改變不了其他人都死了,就李進一個人活著的這個結果。

    只不過后來李進異常低調的消失了,而且春節將至,大家也就把這件事兒放下了。

    但現在,這個被李進坑了的苦主之中最厲害的一位,就這樣站在他的面前。

    李進心中哀嘆道:“這下麻煩了!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