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一八五章 相遇
    【51途站www.taploh.live

    當幾個超級公會的人感到之時,李進卻早已去收割任務不知所蹤,地面之上只剩下還來不及被刷掉的約翰的尸體!

    ★

    隨著幾個公會從小道或者房頂趕了過來,看到這個景象都有些面面相覷。

    “人呢?”看著地面之上那具刺眼的尸體,這些人感覺到一陣頭疼,但最令他們頭疼的卻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竟然消失,幾乎是喊著向手下吩咐:“找,在圣之門徒之前找到他,我們要在事情不可收拾之前弄清楚這件事的起因!”

    李進正在滿晚鐘鎮找那個老爺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跡已經敗露了。

    此時,李進的心情相當不錯,沒想到竟然能夠這樣順利,看了一眼任務提示,不僅是惡魔契約的任務,就連工會的任務也顯示完成了,看來殺了這個玩家一回就算自己完成了的樣子。

    “這也太順利了吧,但這樣一來我的進階任務呢?”

    李進想起了自己的任務還包含著破階內容,但這件任務一直到完成,李進也沒發現有什么是和自己破階有任何關系的,也許連系統都沒想到自己會這樣贏吧,李進有些后悔如果剛才跟那個外國人交手的話也許……

    但一轉念李進就把這個想法放棄了,他的職業和能量屬性都被這個外國人完克,如果勉強戰斗,別說交戰中途領悟到破階的元素,如果真給階位比自己高的光明騎士壓制起來,恐怕李進也沒機會領悟了,基本會被打死,要知道一旦給核力透體,打到自己的核心之內,會影響到能量的運作,一旦攪亂體內的能量走向的話,在沒有重整之前,是用不出技能的,也就是說,李進如果被騎士纏住,他和可能連釋放瞬移的機會都沒有的就被連回小黑屋。

    “那老爺子不是不想給靈魂跑掉了吧!崩钸M有些郁悶,在回到原本那個老爺子所在的地方之后,卻發現這里早已人去樓空,只剩下那個滿身傷痕的木頭樁子。

    “桀~桀~”薩迪斯忽然出現在李進面前,胸前猩紅地眼睛發出陰笑的聲音:“一旦簽訂地契約是不能夠違背的,我和他的靈魂已經相連,就算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知道他在哪里,跟我來!

    自從被光明騎士的能量彈出來,薩迪斯就一直處于虛弱狀態,而此時李進才知道,原來除了高超的控制力之外,屬性相克也會傷害到薩迪斯,就如同他能夠吃黑暗能量一般,偏向光明能量也會傷害到他的本體,如果不是惡魔卡贊的能量改革了薩迪斯的體質,恐怕現在早就受到損傷,而不是僅僅只是虛弱的后果了。

    “你也不必擔心,等我吃掉這個靈魂之后,就能夠回復一定的能量,到時候連帶薩迪斯這個宿主也會回復,而且甚至會隨著本大爺的能量逐漸回復,而產生更高層次的進化,嗯,我找到他了,就在這個廢墟北邊的遺跡,快去!

    夕陽逐漸消失,在太陽即將落山的前一刻,李進找到了老安迪。

    這是一個墓地,雖然連墓碑都以被風化,但殘存的幾塊十字殘碑和一些已經裸露在外的棺木,昭示了這里曾經是一個頗具規模的墓地。

    老安迪疲憊的蹲在一個坑的邊緣,他的手上還有沙土,眼神空洞的望著這個抗,在坑的一旁,還有另外兩個土包,土色很新鮮,似乎是最近才挖出來的。

    “兒啊,我很快就來跟你們做伴了!

    “桀桀~居然連自己的墳墓也準備好了,這樣配合的雇主連我都感動了!笨ㄙ澋难劬χ邪l出無良地笑聲。

    李進在一旁則在不停的詛咒著游戲設計人員,這種過于真實和凄苦的氣氛,搞的他很無所適從,甚至冒出一種,如果縱容卡贊吃掉對方靈魂,自己會不會衍生出罪惡感的想法。

    世界之前并非沒有各種擬真游戲,畢竟人類夢想了這么多年,誰都想一睹全真實模擬的風采,但這種風向除了在虛擬世界剛開始的幾年之外,就再也沒有人提起過了。

    過于真實的游戲之所以被禁止,就是因為李進現在遇到的這個原因,過于真實的環境會影響正常人的心智,在心理學范疇被稱為‘創傷后應激障礙’,而它有一個更廣為人知的名字,戰爭創傷壓力綜合征,泛指在戰場之上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而導致的心理崩潰和變異,自從人能以思維方式進入一個虛擬真實之中后,這種病癥就戰場和軍人身邊來到了原本與世無爭的普通社會環境之中,曾經由于缺乏防范,幾乎造成了當時社會的動蕩,一些受到過激刺激的人對社會的穩定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至此之后,除了一些特定的特殊游戲,才能在申請之后開放百分百真實模擬之外,幾乎沒有任何一款大型面向大眾的游戲,敢于在放出過于真實的環境,而都是盡力去美化去夢幻化虛擬世界。

    一直到這款《世界》橫空出世,而它過于真實也一直被一些專家教授詬病,口誅筆伐,刨去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其實還有很多人的話也都有些道理。

    就如同李進此時的狀況,即使他明知道所處的是一個虛擬環境,但這個氣氛卻仍叫他心中有些不適,如果不是這個老人一心求死,而且確實生無可戀,李進絕對無法坐視卡贊去收取老人的靈魂。

    卡贊飛翔到了老安迪的面前,猩紅的眼睛之中射出一道血光,映照出了那個光明騎士的死亡場面,活活被李進一點一點打死的,這是個相當解氣的殺人方式。當然,相信那個約翰在掛掉之后,很可能會氣的連自己的床都給砸爛。

    “你的愿望已經達成,為我獻上你的靈魂吧!”

    老安迪看著這個畫面,眼神就像著了魔一樣,終于隨著畫面之中騎士倒地,他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嘆息,眼睛暗淡無光的摔進了自己預先挖好的墳墓。

    兩道鎖鏈從老安迪的體內伸出,被卡贊一把抓住,并且用力一拉,將一個與老安迪形象相似的,看不清楚的影子從他的身體內拉了出來。

    一時之間整個墳墓被映照的紅光大作,與那最后的一絲血紅的晚霞相映成輝。

    李進似乎能聽到老安迪的靈魂發出了一陣痛苦的低吟,這叫他皺眉向卡贊說道:“你要吃的話,難道不能夠快一些嗎?”

    “你以為把靈魂完整的從身體之中抽出來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這晚霞之中,被卡贊控制的薩迪斯整個氣質都變的有些妖異,似乎得到了一個不錯的靈魂,叫卡贊心情很好,所以他和顏悅色的對李進解說道:“要想得到最純凈的靈魂,就要用最純粹的能量把靈魂從**之中一絲一絲的撕開,這個過程是很美妙的,雖然會有些許痛楚,但這代表的卻是歷經這人世最后的痛苦之后獲得的解脫,意義重大,這是最虔誠的儀式,作為我的代理人,你必須習慣它,因為今后你將無數次經歷它!

    李進把頭一轉,雖然很想說自己不干了,但一想到完成這些靈魂的獎勵,就沖著會獎勵技能這一個元素,自己就不可能拒絕這份工作,一想到這兒,李進自嘲一笑,自己說到底也不過就是這樣一個人,把內心的憐憫珍而重之的放回了心靈最深處那一片屬于自己的凈土內,把這唯一的善良留給自己的親人吧。

    最多以后都簽一些如同這個老人,或者有著相同狀況,那種只有死亡才相當于解脫的人,這類人往往靈魂都會很特殊,而且也不會給李進自己造成什么包袱。

    懶得繼續聽老安迪靈魂的慘哼,李進隨意走到一邊去看這周圍的建筑。

    而只看了幾眼,李進的心中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自己似乎在很久之前,曾經來過這里,一種很強烈的既視感縈繞在李進的心頭,同時一股懷念和憂傷的感覺也難以抑制的用上心田。

    “奇怪了,這是怎么回事?”

    這種感覺叫李進很詫異,他舉目四望,眼前是一片廢墟,曾經似乎是一個很大的建筑,而在他眼前,則有一個**的木頭平臺,**的木頭令平臺只剩下了一半,另外一邊只剩下埋藏在底下的木頭樁子。

    沒有任何出奇,但李進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再也無法移開,一股玄妙的情緒在李進腦中蔓延著,忽然他全身的能量都加速運轉起來,惡魔血脈不受控制的覺醒了。

    而這時一副畫面在李進面前閃過,他忽然明白為什么自己覺得這里這樣眼熟了。

    這是一副葬禮的畫面,正是李進以前沐浴龍血被激活惡魔血脈之時,曾經看到過的畫面,其中一幕是牧師站在一個臺子之上禱告,即使眼前這個臺子已經殘破到無法辨認,但李進卻依舊能夠確定這就是那個臺子,這種斬釘截鐵的感覺無比的強烈。

    “這里就是……那么那個廢墟就是那個小教堂?”李進抬頭看向那個廢墟,這時那些畫面依舊在李進面前閃現,兩個畫面重疊了,只不過一個是荒涼的廢墟,而另外一個則是人滿為患的教堂葬禮。

    突然,一種奇怪的感覺侵襲了李進的心頭,他抬頭,沒有,雖然另外的如同老舊的黃色照片畫面之中,一個天使仍舊飄然佇立在空中,但在李進自己的視線之中,那里卻什么都沒有。

    而這時,李進的心卻莫名的一陣悸動,鬼使神差的轉過頭。

    而在他目光所及之處,一個美麗的不似人間之人的女孩,正站在李進目光的盡頭。

    這個身穿了一身白色教袍的女孩,有著一頭美麗的金發,海藍色的眼睛,但五官和皮膚卻能令追求精致的東方審美觀為之震撼,這是何等樣的美麗,甚至令人找不到形容詞,忽然之間,李進心中一動,天使,沒錯,除了這個詞,李進想不到其他的詞匯來形容她的純凈。

    而最令李進震動的卻是,在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仿佛從她的背后看到了那個天使,那個高懸于教堂之上,凜然而下,將一把光明之劍貫穿了惡魔身體的威武天使,而李進也能從她的神色之中感覺出,對方能看到,她一定也能看到自己身后有一個自己都看不到的惡魔形象。

    “天使!”

    “惡魔!”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