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一七四章 四人
    【51途站www.taploh.live

    極樂城以西,多為戈壁地形,但由于仍未靠近真正的西極之地,所以沿途也會碰到一些綠洲和建筑。%%

    此時,李進跟隨的商隊就在一個綠洲之中休息。

    李進跟著這個商隊一路走過了很多綠洲,但卻沒有遇到過任何襲擊,當然這其中都是李進暗中釋放出自己的能量,給一些小怪感覺到,結果它們才望風而逃,因為李進并不想耽擱時間,而且他也不想再這樣炎熱的天氣之中被卷戰斗。

    一名玩家坐在水源邊地石塊之上,一邊用水壺之中的水澆在自己頭上,一邊向鏢隊的領隊玩家說道:“紅頭,這一趟鏢還真順利呀,一只沙蝎都沒遇到,如果每回都這樣,我們就能輕松很多啦!

    紅紅太陽看著自己這個隊員悠閑的說話,他的心里也是一陣開心,那些沙蝎雖然階位只有三階,但通常出現都是兩三只一起家族式的,而且從沙子里埋伏也令人防不勝防,而令人頭疼的就是它們尾端的麻痹毒刺,如果被擊中,任你通天能力,五分鐘之內也別想再動,一旦碰上,一個不小心就會出現傷亡,所以紅紅太陽仍然說道:“別想那么好的事兒了,這回只是運氣好罷了,以前不是也有一些人走了一路,都沒有碰到一只怪物,這種好事不可能總發生的,接下來還有一段路,不要掉以輕心!

    李進也坐在樹蔭之中,這一路連他都熱的夠嗆。

    “我到底有多久沒有嘗試過被這樣暴曬的感覺啦?”李進望著悶熱的天,感慨著不知第幾次的世界的風格實在太真實,連這個差點被曬的暈厥過去的感覺都與現實一般無二。

    一旁商人們也在互相交流,有些npc商人也有玩家的商人,一路走來也算熟稔,行商自然要廣交四方朋友,多個朋友就是多條路,這一點不管玩家還是npc都有這個商人共識。

    而李進聽他們交流卻對這個世界更加佩服,因為這些人賣的東西都相當有趣,比如玩家們,有一家居然是眼鏡店的,他們把太陽鏡都弄到世界內了,這東西在常年烈日當空的戈壁相當有市場,這是他們走的第三次商了,前兩次都是滿盆滿缽,在虛擬世界一個眼鏡制造的成本,連現實之中的十分之之一都沒有,但收益卻是數十倍之多。

    甚至就連這些npc商人也被吸引,一人買了一副眼鏡,帶上之后也終于脫離了火辣辣的太陽光芒,而這些npc商人也投桃報李,拿出了一些自己的商品,都是些世界之內的奇幻植物,當然有一些是能在沙漠種植的食物,而有一些則是能保存很久的瓜果,它們內部蘊含大量水分,卻能在干涸地環境之中保存相當之久,乃是世界之中居家旅行必備之良品。

    而這些東西在這個西極之地每天的交易量,就已經相當于一個現實之中的大城市一天所形成的生產價值總額了,雖然分散到所有的商戶之后,并沒有多的很過分,但卻也已經初顯世界的經濟潛力。

    “看來我也要想個辦法開辟一些事業了,總不能干等著地產升值,等到玩家們能夠在魔法之都立足,那要等到什么時候呢?”李進留意著這些人的賺錢模式,一邊學習,同時也在思考自己該怎么做才能創造自己的收益。

    就在李進陷入自我思考之時,遠在世界之外,中國的首都,虛擬世界公安監察科這個專門為世界開辟地組織之中,正有一群人正襟危坐的在黑暗的房間之中看著不斷閃過的幻燈片。

    幻燈片的內容卻并非什么心狠手辣的罪犯,而都是一些最近炙手可熱的玩家們的截圖照。

    一名穿著神色警服的中年人,收起了照片,打開了燈,拿起一本筆記,對所有觀看幻燈的人作著報告:“以上數十人,包括那幾個超級公會在內的幾名人物,都是被認定為未來將影響世界走向的人,而這之中除了七大超級公會很早就與國家簽訂合作約定,其他的人卻都不在我們掌控之中,有些或多或少都和國內的大集團和商家有關系,我們不能直接強迫他們配合,所以……”

    這名中年人說到這里有些說不下去,似乎有什么難以啟齒的話。

    “小易,你不必緊張,你又沒有責任!弊谥醒霟艄庹詹坏降年幱爸械囊粋老人安慰道。

    中年人‘小易’這才做了一個深呼吸,繼續道:“所以,我們對世界的掌控,幾乎為零!

    即使早已清楚的知道這個答案,但在確認之后,所有的人的眉毛依然糾結起來。

    “小易,我記得上回你跟我說,你的兒子不是在世界之內做的很好嗎?你也跟我說過他有一定的影響力呀!

    而此時被稱呼為‘小易’的中年人苦笑道:“唉,這件事我也很無奈,他最近在游戲之中死過一遍,這游戲之中死了之后獲得的東西會被清零,結果他又要重新來,雖然他的實力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夠比擬,不過這畢竟是游戲世界,一切以數據說話,他的級別低,就算再有技術,當級別差距過大也沒有辦法,而死這一次雖然沒有影響他在公會的地位,但卻暫時沒有什么作為了!

    “難道說我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一名即使在這個有些黑的屋子內,也依然帶著墨鏡穿著警服的絡腮胡子,狠狠地敲了一下桌子,說道:“最近已經有很多人開始學著凌氏集團那個案子,去洗錢,甚至一些商人也學會用這個法子逃稅,而我們卻只能干瞪眼,易華峰,你們世安科本來就是為了阻止這件事情才成立的,但如今卻一點建樹都沒有,這不得不叫人懷疑你們的存在價值!

    易華峰對于這個質問有些微詞,但說話的人卻不是他敢頂撞的,只能說道:“魏老師,實在對不住,但這游戲世界和現實之中的處事法則不同,實力至上,即使我們有國家大義能說服他們,但對人的威懾力卻遠不如在現實之中,行動很難展開,而且在網絡之中做事情都必須要符合標準,稍有過激,就要被群起攻喧,而要符合標準,就要層層上報,這樣古老僵硬的模式根本就無法適應這個虛擬世界!

    聽到老師兩個字,這個老公安的表情也緩和了,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學生,也不能過分質問,而且易華峰所說的他自己的清楚。

    而接下來易華峰卻又說道:“但辦法,也不是沒有的!

    “....嗯?”

    易華峰拿出遙控器,把燈熄滅,又打開了一格幻燈片,而這次幻燈片之上出現了四個人影。

    而李進赫然也在其中!

    易華峰指著圖片之上四人,介紹道:“浮生茶、盜、赤膽、縱橫九里鋪,這四個人就是我所說的機會!

    “此話怎講?”

    “這四個人都沒有任何背景,但卻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和實力,也許控制不了整個世界的犯罪,但如果能爭取到他們,卻肯定能夠給于目前那些根基還沒扎穩,就急忙開始撈錢的一些勢力一記迎頭痛擊!

    “盜,這個人算這四個人力最有背景的,以前是一個國際探險者,但這是在國外法律,換到國內就是個盜墓賊,不過卻有著相當的身手,由于現實之中已經很少有沒被發現的秘密地帶了,他便把熱情都投入到了世界之中,而且組織了一個有著相當實力的盜賊團,但也算個比較有骨氣的人,已初步接觸過,對能在國內獲得一個名正言順的職業,同時打擊一些不法分子也很有興趣!

    “赤膽是一個老兵,我們接觸他之后,馬上便收到回復,不過他身體并不好,如今要頻繁接受治療,暫時不在游戲之中,對我們作用最大的就是這個縱橫九里鋪,因為他的名聲最好,號召力也最強,憑他一個人在加上一些慕名而來的人,就能夠擊潰一個小勢力,這人是個職業游戲人,有著相當精明的頭腦,但卻是四個人之中最好合作的一個!

    “四個人?這些人難道就能夠解決我們這些人都解決不了的問題嗎?”

    易華峰回答道:“其實,我們都想錯了,我們在游戲世界舉步維艱,不是因為它復雜,而是因為它太簡單,強者為尊而已,但我們總用復雜的眼光把它復雜化,追求出師有名,又要合理合法,但這都是繞圈子,事后我才發現,原來在游戲世界不需要理由,只要比對方強,吃了他就好,甚至連自己是誰都不需要報上名!

    聽到這簡單粗暴的邏輯,在在場之人都一愣,他們接觸現實太久了,這種狂野的近乎恐怖分子宣言一樣的邏輯把他們都給震住了。

    易華峰簡單的向其他人介紹了一番,這四個人在世界之內的功績,除了李進其他三人也都是威名赫赫,當然是在游戲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游戲之路,當然也不可能只有李進一個明星,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也都不比他差到哪里去,甚至縱橫九里鋪的知名度,要比李進這個發現了已流傳為基礎的通用技巧,雙技能控制還要出名,而他出名則在pk場,出道至今七十六場生死決戰未嘗一敗。

    “小易啊,你做的不錯,比我們這群思想僵化的老骨頭好多了,這款虛擬世界之內的事情就全權交給你了!币恢弊陉幱爸械睦先丝粗兹A峰說道。

    而這時老人似乎想起什么,問道:“我那個女兒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她最近好嗎?”

    “總參謀長,瞧您說的,有啥麻煩,玲瓏來了簡直幫了我大忙,連凌氏案都是她一手搞定的,真是個有才華的人呀,最近似乎一直呆在世界之中呢!币兹A峰賠笑著回答道。

    “哦,沒給你惹麻煩就好,她一直都在‘忙’嗎?”這個老人和藹的問道。

    顯然,易華峰也知道這老頭和他那個閨女之間的趣事,但這是家事,易華峰可不敢有什么僭越,只是如實以告,他指著四個人之中李進的影像說道:“目前令媛正在接觸的就是這個人!

    公孫總參謀長看了看李進的照片,問道:“你說他叫啥?”

    “浮生茶,這是個網名,真名叫李進,說來凌氏案能夠破獲,這個人也起到了舉足輕重的關鍵作用,而且嚴格來說,他是這四個人之中最不可測的一個人,而且也是最有可能影響游戲走向的人,因為目前游戲之內的很多熱點都有這個人的身影,從剛進入游戲就登上四榜第一,到跌落榜單,又最先領悟并公開如今已經成為必備基礎能力的雙技能技巧,在到開放秘密地圖,等等,一直是一個話題不斷的人!

    “說來也慚愧,我那個不成材的兒子,也是被卷入了與他相關的事件,結果卻一個不小心把自己人物的屬性給清零了!币兹A峰有些慚愧的笑道。

    “那么,這四個人都能為我們所用嗎?”

    易華峰想了一想回答道:“赤膽由于身體原因很多時候不在,但他卻有身為軍人的覺悟,完全可以配合我們,而‘盜’這個人只是表現出興趣,有些不好說,目前唯有縱橫九里鋪和我們展開了全面合作,他只圖懲惡除奸的名,所以我們給他宣傳好了,就沒事了!

    “那,這個浮生茶呢?”公孫總參謀長看了一眼易華峰,說道:“你是不是看她是我的女兒,就不對她嚴格要求了?告訴她,限期一個月,如果連這任務都完不成,還是不要當警察了,這種無能會給民眾造成損失的!

    易華峰,“……”

    而這時,李進絲毫不知道,自己被很多他一輩子都可能沒有機會認識的大人物們,給分析來分析去的談論了一遍,只是跟隨著隊伍走入了白鶴城的城門。

    在李進他們進入城門之后,遠方一個建筑殘骸的陰影之處,一個人影浮現。

    “哼,被奇妙的感應能力救了一命,竟然把周圍的生物都趕跑了,害的我也無法靠近,不過既然你進了城,無數的人會為我掩藏氣息提供掩體,你還是逃不出死亡的命運!

    這黑影驟然沉入沙海,在地面之下向白鶴城竄去。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