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一七零章 懲罰
    【51途站www.taploh.live

    “雖然由我嘴里說出來有些令人害羞,但我那時所說的完全都是氣話,因為皮克斯威脅了我,我只是不想示弱的回饋了他一句,因為當時我很生氣,所以我這樣說了,但我并不認為這是一種威脅,我只不過把它當作一句不成熟的氣話。!

    ”

    李進非常干脆的否認了,并且把這一切歸結為自己的不成熟。

    而此時,陪審團席位之中一個人出聲道:“這也難怪,畢竟浮生茶才這樣的年紀,而且還是個冒險者,我們不能用太苛責的條件來要求他,因為冒險者們甚至不知道這些規矩,如果因此而怪罪,顯然有失公允!

    “確實!

    陪審團之中開始談論,但基本都是為李進開脫的話。

    “提問完畢,訴者皮克斯,你對此三個回答有何異議?”

    皮克斯此時悔不當初,他美化的太過分,又因為說漏嘴如果在去爭辯,恐怕要把自己之前所說的都給掀翻,到時候一條謊報就夠他受的,只能打落牙和血吞了。

    “沒有異議!”

    “既如此,本庭現在宣判!”

    李進和皮克斯兩個人也都嚴肅的站著等待著判決。

    “判決如下,浮生茶其以下犯上之罪成立,而其私藏印信以及恐嚇之罪不成立!

    “念在浮生茶為冒險者,不通我們之法理,同時護師心切,沖動之下做出此等舉動,實屬情有可原,但法度亦不可因此而更改,判罰浮生茶外放半年,前去未開化之遺民土地傳播真理之義,半年之內你必須在西極之地建立起一個魔法工會的據點,并教化出五名三階以上的魔法師,記住,冒險者并不算在其中!

    “如果半年之內,你做不到,我們將對你從魔法工會除籍!”

    皮克斯聽到這個判罰不禁嘴角抽了抽,這算什么,只要有足夠的元素之心,別說半年五個三階,就是半年五個五階又有何難,更何況從魔法工會除籍這個懲罰,話說本身冒險者法師就沒有魔法工會的會籍的,如今說除籍,那豈不是在這家伙已經被納入魔法工會會籍的前提之下才說的嗎?

    “對此判決,雙方可有異議?”

    皮克斯心中無力的嘆了一口氣,但臉上仍扯出一個牽強的笑,皮笑肉不笑地道:“沒有異議,我其實也不想過分為難一個后輩,只不過身為副會長的身份,叫我必須堵住悠悠之口,這個懲罰足矣,足矣!

    “如此,我便告辭了!逼た怂挂豢桃膊幌攵啻,魔法工會地長老團沒有太多繁文縟節,基本都是直奔主題,所以判決既然已經完畢,他也直接就退走了。

    皮克斯悻悻而去,只留下李進一個人,他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告辭,而就在此時,審判長的聲音有一次的響起來。

    “而除此之外,浮生茶,在西極的邊陲有一座神跡戰場,你此行也必須去調查清楚它,這是你的另一項懲罰,同時也是任務!

    李進本以為沒有自己什么事了,被這個聲音說的有些愣。

    “這件事就由我來告訴你吧!

    而這時,那名剛才替李進說話,把他的罪歸結于年輕不懂事和冒險者不知者不怪的陪審員,站了起來,摘下了他的黑袍子。

    李進在看到這個人之后,眼睛瞪的溜圓,嘴中叫道:“凱爾德師兄?!”

    凱爾德沖李進笑了笑,說道:“呵呵,驚訝嗎,其實我是長老團的審判者之一,不過你不要以為今次是我給你說情,而是因為你本身有你必須承擔的責任,所以才會網開一面,沒有追究你在大庭廣眾之下襲擊魔法工會副會長這個責任!

    “不要發問,事后我會給你解釋的,先拿著這些東西!眲P爾德一揮手一套袍子和一本書,以及一枚很古樸大氣的徽章飄到李進面前,他對李進說道:“這是真理之袍,是魔法工會正統傳道士的裝扮,而那本書則叫真理之書,其中記載了各個法系職業地法術,是傳道物品,而另外那枚徽章,則是魔法工會的徽章!

    凱爾德指著漂浮著的東西,對李進說道:“用你的能量鎖定這三樣物品,從此你就是正統的魔法工會的法師了,承擔魔法工會法師所有的義務,也享受所有的福利!

    李進按照凱爾德所說的做了,在這三樣全部鎖定完畢之后,一聲系統提示音響起。

    【玩家浮生茶正式成為魔法工會一員,作為第一個融入世界之中的冒險者,獲得聲望稱號‘先驅者’,將在世界陣營之中廣為流傳!

    “關于你要遵守的的義務和守則與任務的發放,都可以在真理紋章之中查詢,這件事當你回去之后自己檢查吧,現在聽我說!眲P爾德看李進接收完畢,又說道:“原本這次你所做的,是要接受懲罰的,但由于你是個冒險者,你的生命特殊的不死特性,拯救了你一回,在西極的天侖山脈西邊有一處大漠,而大漠的深處是一座新發現的神跡戰場,你的任務就是帶回這個戰場內部的信息!

    “這是一個新發現的神跡,發現距今只有兩百年,目前仍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從這座神跡之中走出來,每一個進去的人都杳無音訊,我們一直沒有辦法探究起內部,而冒險者死亡之后能夠重生的特性,使冒險者進入這個神跡即使死亡,也依舊能夠把訊息帶出來,而我們,正是看重了這個特質,所以希望你能夠接受這個任務!

    “難道你們想叫我進去自殺,完事回來告訴你們這里面的信息?!”李進大吃一驚的叫道。

    凱爾德急忙搖頭說道:“并非如此,你別誤會,我只是說冒險者就可以,又沒說要你去,你可以叫其他的冒險者進去,只要能把內部的環境咨詢帶回來,我們就會有一套應對的辦法,再這樣無知的往里面添兵,多少人都不夠死的!

    “當你穿戴上真理之袍拿起真理之書,你就擁有魔法工會傳道士的權力,可以發放任務給冒險者叫他們進去探險,帶回神跡之中的信息后,給于一定的獎勵就好!

    李進這才明白,原來是叫自己去坑玩家們,叫他們進去給魔法工會當探路小白鼠。

    李進卻有些疑問的說道:“這件事誰都可以,你們干嘛不派遣一個法師直接去做,卻要繞到我這里繞這么一個大彎子?”

    “不行的!眲P爾德忽然搖頭嘆息道:“我們一旦主動做出損害冒險者的事情,就會被因果纏身,但冒險者不一樣,由你去做,則與我們無關,而冒險者對冒險者做出任何事,也不會被因果纏身,除非你殺了對方才會被業力纏身!

    “因果?”李進有些好奇的問道。

    凱爾德有些苦惱的撓了撓頭,說道:“這個東西解釋不清楚,等你到達一定的境界就會自己了解,我能說的就是,這個因果的作用就是如果魔法工會主動做出了危害冒險者的事情,那這件事就會被無限放大,一直放大到魔法工會被顛覆,然后新的工會成立代替我們!

    “但這個過程我們無法預計,所以也無法阻止,只能不去招惹,這才找到你,因為一般的冒險者我們信不過,他們總是一副唯利是圖的樣子,而且連生死都不能左右他們的存在,這種人我們無法把過于重要的事情交給他們,只有你不一樣,你是老師親手所選,更把龍之領域和元素之心都傳承給你,所以我們才選擇你!

    李進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顯然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自己這個便宜徒弟的身份占了便宜,而且還給自己搭上了這條線。

    “怎么樣?”

    “我又沒有別的選擇!崩钸M看到凱爾德假惺惺的問話,不由翻了一個白眼道。

    凱爾德哈哈一笑:“師弟莫怪,探索這個神跡,是魔法工會近百年主要的一項決策,一切都要以這個為最優先,我們不是也彌補了你一個傳道士的身份,有了這個身份,你也可以向冒險者發布任務,甚至傳授他們法術,把他們引領到法師的殿堂之中,而且你每多收一個會員,你在工會內部的功績值也會越來越高,到時候,你的好處恐怕數也數不過來!

    “而且你別忘了,你還是戴罪之身!

    在凱爾德師兄的軟硬皆施之下,李進做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接受了,其實心里早已樂開花了,這樣一來不僅能夠去偏遠的地方,躲開一群正找自己的被害者玩家們,還能夠享受一把當npc發任務,甚至能去過一把當傳教士的神棍癮。

    “對了,我的身份在外面不要談論,大師兄雖然知道,但也不要在他面前談論,這是規定,我出了這座戒律之廳之后就只是一個巫師而已!

    “那我也先告辭了!崩钸M向凱爾德打了一聲招呼,又轉身向坐在正席一言不發的審判長鞠躬告辭,但正要走之前,李進忽然想起一件事,忽然向審判長說道:“審判長,我遇到一件不公的事情,這件事關系到魔法工會的聲譽,希望您能聆聽!

    凱爾德一愣,忽然向李進使了個眼色,告訴他事情都解決了,他見好就收吧。

    但李進沒有理他,而是看著那個坐在主位之上的黑色斗篷。

    “講!”

    “是這樣的,我新雇傭了一個女仆,她叫克莉絲汀,的父親原本是魔法工會煉金術的代表人物之一,但卻因一場意外身亡,而按照魔法工會的撫恤條款,應該是由魔法工會贍養她和她的弟弟,但事實之上卻有人從中作梗,使得她們兩個被趕出了魔法工會,這件事情令我很心寒,同時,我想如果所有的法師都知道了這件事,會不會對魔法工會產生一種不信任的感覺,甚至會想到自己死后對方會怎么對待自己的遺孀……”

    李進嘴角帶起一絲冷笑,皮克斯,你給我找麻煩,就別怪我反擊。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