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一一三章 治外法權
    【51途站www.taploh.live

    公孫玲瓏把自己在望月城的見聞,和凌氏在刷錢的事情告訴了李進,想問問他對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

    李進和白悠梅的幾乎同時皺眉,李進不愿卷到這種麻煩事之中,而白悠梅卻在擔心李進卷入這種危險的事情之中,如果受傷或者被黑道記恨該怎么辦,但她的表情隱藏在面具之中沒有人能夠讀懂。

    但常思穎此時卻也同公孫玲瓏一樣看著李進,李進心中一陣氣苦,如果換在之前,哪怕常思穎給他哭一個也沒用,但如今一看到她的眼睛李進就想到那個強吻,心里不爭氣的軟下來,摸了摸下巴分析道:“這個望月城內戰有很多好事者在報道,而且從錄像的慘烈上看,黑門不應該有這種余力出售裝備,我想他們應該沒有表面損失的這么嚴重!

    公孫玲瓏似懂非懂,但好像抓住了一些線索,問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也許黑門夸大損失,暗中卻把一些物品列入損失列表,然后光明正大的拿黑錢去買裝備,再把這些裝備賣給其他人,這樣這些錢在游戲之中合法的走交易流程,在兌換出去,除了轉換貨幣之時自動繳納的稅款,這些錢都能光明正大的存到銀行之中了!

    李進想起很久以前在迷霧之鄉工作,在世界的封測信息和一些主體設定公布之時,他的室友老薪曾給他分析過世界公布出的經濟體系,也曾說過這種事兒,但當時李進還以為老薪危言聳聽,但李進卻沒想到,國家會為開放《世界》而把《世界》列為治外法權,而即使有人以此犯罪,這個人所犯之罪,也必須最終由聯合國所創立的最新機構‘網絡罪犯申訴廳’機構進行公審。

    這也給一些人機會,因為所謂公審即使多國審理,但資本主義對這個一直都很放縱,尤其中國近百年越來越強盛,更加引起西方國家忌憚,這種事放到聯合國這種龐大機構之中少說也能給中國拖個兩三年之久。

    于是他把當初那位仁兄給他說過的話,又說給公孫玲瓏一遍。

    隨后,李進一攤手對公孫玲瓏說道:“在裁定之前他們這樣做只要納稅了,那就是合法的,哪怕這錢來的不合法,但你得在現實中查到源頭,依靠現實中的證據,根據國法辦了他們,在世界之中所有人的言行遵守的是這個世界的規則,這里的法律只基于人道主義,和系統核心規則,除此之外一切免談!”

    李進說的輕松,因為這樣一分析之后他發現,自己也無可奈何,游戲之中不犯法,而現實之中根本就卷不進去,所以插不上手倒也樂得輕松。

    公孫玲瓏哪能看不出李進置身事外的態度,但她的眼中卻閃過一絲得意。

    “嘿嘿,李進,你想的事情我都能猜到,但你以為這樣就能置身事外?”公孫玲瓏忽然狡詐的笑道:“你知道嗎,我調查過了,你這個頭盔確實凌飛搶到的,但后來丟了,結果他派人去找,卻一直沒找到,但后來……”

    公孫玲瓏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一想仍需要靠李進幫忙,所以繼續道:“后來他報復了引發那場教你撿到頭盔的騷亂的竊賊,他們,都死了,而且,這件事我們內部似乎有些問題,我安插的內線告訴我,網絡公安科似乎有些人跟凌飛勾結,我利用這個親子頭盔找到你之后,曾做過報告,但那之后凌飛就從我這里知道你有那個頭盔了!

    李進忽然眼瞳一縮小,死死盯著公孫玲瓏。

    “哈哈,不要緊張,對方只是知道我匯報的東西,那個時候我把你誤會成凌氏的人,所以他們只知道你有頭盔,但卻不知道你是誰,我也是從思穎妹子那里知道的,而你的信息我一點都沒有泄漏出去,放心吧!惫珜O玲瓏被李進盯的也有些訕訕,自己內部出了叛徒把人家供出去確實不太光彩。

    李進卻忽然冷靜,向公孫玲瓏淡然問道:“然后呢?”

    “凌飛是黑門的門主,本應恨你,但你覺得他卻幫了你,而又接近你,這是為了什么?”公孫玲瓏忽然岔開話題,說一句似有關似無關的話。

    李進仔細的一想,腦門忽然出了一層密密的細汗,他想到了,如果以公孫玲瓏所說的對方是那種能遷怒殺人的人,那么他接近自己絕不是忽然立地成佛向寬恕自己,而是想接近自己,把自己的信息套出去,把自己現實中的住址套到,李進想起自己所作所為,哪一樣沒有戳到這位爺的心窩子,附加惡魔血統的vip頭盔,甚至如今這個龐大的古蘭遺跡,如果沒有自己,這些都是他的,但李進的意外進入,把這些東西全部搶走。

    而這位少爺卻能在這個原本應該屬于他的地方,對著自己露出一絲和善的微笑,并且一直不遺余力的幫助自己,一想起這個,李進的脊背就感覺一股涼意沁的他全身像在三伏天被零度的冰水給沖了一遍。

    公孫玲瓏鄭重的盯著李金,謹慎道:“這個人這樣做的目的,你也能想清楚吧,所以說只要你仍在游戲之中一天,他就會查你一天,哪怕你啥都不說,只要他一天不肯放棄,你就別想安生,任何一個錯漏失誤,都可能引發生命危險!

    李進卻仍舊冷靜的盯著公孫玲瓏,似乎在想著什么,卻一句話都沒有講。

    公孫玲瓏忽然嘆了一口氣,向李進安撫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氣,但事已至此,也沒辦法挽回,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的處境,如果不搞跨黑門,并且把他們洗黑錢的系統斷掉,造成他們的損失,給我們創造機會抓他們現實之中的證據,徹底把他們搞垮,你很可能要永遠生活在這個人的威脅之中了!

    李進當然生氣,但對這種事卻也無可奈何,是他自己貪小便宜撿的這個頭盔,結果惹出這些事,但李進也沒有后悔,如果沒有這個惡魔血脈,也許自己根本就賺不到錢,甚至早就連房租都付不起的被趕到什么立交橋底之類的地方。

    不過想叫李進給這個拿自己生命安全玩兒的公孫玲瓏好臉色,卻也是沒門,李進冷哼道:“搞垮他們?你怎么搞,叫那個內線向凌氏表達你們想搞垮他們的決心,隨后讓他們響應國家號召把自己搞垮?”

    公孫玲瓏有些尷尬,這件事叫她也感覺到一股背叛的恥辱,而且也是她的漏洞,把以前理直氣壯的底氣都給泄出去了,公孫玲瓏不由得用眼神求助常思穎。

    李進看到常思穎也表達出同意的站在公孫玲瓏這邊的跡象,心中涌起一股無力,不知怎的,他地目光掃過常思穎那個紅彤的嘴唇,心中忽然一蕩,不禁添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隨后道:“好吧,我答應,但我只會在世界之內做虛擬世界的援助!

    “不行!”一個仿佛被合成過的電子音響起。

    而李進等人都奇怪的看向這個出聲阻止地人。

    這個阻止卻是出人意料的,因為叫出聲的正是帶著面具的白悠梅。

    白悠梅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有些擔心過度,情不自禁的出聲阻止了,但一方面卻也有些惱怒,公孫玲瓏身為李進的女朋友,卻叫他以身犯險,怎么能這樣,正義感也該有個限度!

    但隨即白悠梅想到,自己地聲音已經被這個面具改變,李進應該聽不出來這才放心,但仍有些慌亂的解釋道:“玲瓏姐,我聽你說的又是黑社會呀,又是殺人呀,這會不會太危險呀,這位玩家難道不是一個普通人嗎?”

    公孫玲瓏有些好奇一向沉悶,甚至對外人連真名字都不想介紹的小梅,這會兒怎么會失控,但她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個小梅妹妹也會與眼前這個男人有瓜葛,以為小梅只是同情心泛濫,拍著她的小手安慰道:“放心吧,他要做的只是在游戲之中接觸對方,并且搞清楚黑門在游戲之中行動而已,就算出了事兒,真的死掉的也只有一個游戲人物而已!

    李進和白悠梅幾乎同時眉毛一挑。

    李進靠著等級活的職業玩家,死了怎么能沒事兒,他心中對公孫玲瓏好感度瞬間降為零。而白悠梅也暗中一挑眉,她總覺得公孫玲瓏似乎太不把李進當外人,但卻叫她很為李進擔心,難道公孫玲瓏覺得只要是她的男朋友,就必須無償的為她冒一切風險嗎?

    突然,大廳之中傳來一陣騷亂,吸引了說有人注意力,原來又一隊人被大石像鬼給趕了出來。

    “靠哇,靠哇,第四關真夠變態,連第二據點都沒過去,這茫茫多的石像鬼,還都他媽是進階的,這還叫人活不了!”

    這是易拉罐特有的抱怨腔調,而退出來的人正是原本拋棄李進,不肯與之同圍觀共患難的一群逃兵。

    這群人被趕出來之后石像鬼卻沒有再多糾纏,直接飛回了第四關之中,而留下一群面面相覷的玩家。

    而這時,一同從第四關之中撤出來的哲別,他那雙仿佛安裝了指示雷達的眼睛,一眼就掃到了小花糕,順帶著也看到了李進,驚喜道:“喂,小花糕,咦,李哥你能動了?”

    這群沒義氣的混蛋,李進用自己的眼蔑視著他們,同時用自己的思想忽略著他們。

    “哦,對了,我差點忘了,這個!”公孫玲瓏忽然一推白悠梅,把她推到常思穎懷中,笑道:“這是我一個妹子,怕她寂寞,你要好好照顧她呀!

    而這時,公孫玲瓏把嘴探到到李進耳旁,輕聲道:“今天沒有時間了,我剛到北京有些事情都不得不先安置好,而且現在人多也不好談,我先走了,明天去望月城之中仔細商量吧!

    就在此時,大廳之中再度喧嘩起來,因為叫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在所有玩家面前,幾個超級公會和黑門等本地大公會,卻接連的被趕出第四關。

    玩家們呆呆傻傻看著一個又一個被趕出來的超級公會玩家。

    而李進也看到黑門·無敵也被趕出來,而此時,仿佛感受到李進的視線,向這邊看過來,看到李進卻浮現出一個和藹的笑容。

    這叫李進心中決定,絕對要搞掉這個人。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