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九十二章 也許唯一?
    【51途站www.taploh.live

    ——叮咚,遭受【華師大體育系戰隊】的攻擊,進入正當防衛狀態!——

    就在李進獲得了這個提示的時候,那名被爆蛋的玩家就扯著脖子喊起來。^

    “不好,老幺你個法師迅速撤回來,近戰迅速包圍老幺和弓手!”

    在他地調度之下兩名法師迅速的撤回隊伍之中,而其他近戰玩家則把這兩個玩家圍了個水泄不通。

    這名玩家在安慰因為意料之外的攻擊,而破壞戰術有些慌神的玩家們,雖然心中有些貪欲,但正面沖突顯然不在這群人的接受范圍內,這個玩家出言穩定軍心道:“浮生茶是個近戰法師,沒有遠程殺傷性技能,只要肉盾抗住那變態的奧法飛彈就行!”

    似乎他已經很好的研究過李進的錄像,知道李進沒有多少遠戰攻擊能力,所以這才會想試試能不能吃這個所謂的近戰法師。

    但顯然這群玩家沒看到一旁易拉罐等人憐憫的眼神,就連陶杰森這種暴力分子此時似乎也有些感慨。

    “暗之天譴!”

    一塊面積在3m以上的黑色水晶石仿佛從千米高空墜落,而直到離地面很近的時候,才砸破名為空間的玻璃,沒有一絲廷頓感,帶著恐怖的慣性砸在這群玩家的中心。

    “轟!”

    而兩名倒霉的,躲在人群之中的法師,連聲音都沒發出就被這黑水晶擊中,而水晶卻沒有因為這個阻礙而有絲毫停滯,繼續帶著迅雷之勢落到地面,只有那一瞬間水晶底下似乎泛起一層浮光,證明他們曾存在,但這點最后訊息也在眨眼間消失,因為隨后水晶就落在地上,帶起一陣煙土,而因為沖擊濺射出的碎片也給周圍玩家崩的頭暈眼花,有個倒霉的被擊中頭部直接造成紅色傷害。

    “靠,老幺!”指揮的那名玩家回頭,卻哪里還看得到法師的身影,那里只剩下一塊不規則狀的黑色水晶。

    但還沒等他回頭怒斥李進,李進的另一個法術又接踵而至!

    “黑暗束縛!”

    這群聚集的實在太近的玩家,根本就沒機會散開,就被李進的黑暗束縛給撈的結結實實!而驚呼聲,也在此時,從被李進黑暗束縛籠罩的地方,此起彼伏的響起,這群玩家震驚的望著纏繞在他們身體之上的黑霧!

    “這是什么呀,怎么動不了啦?!”一名刺客玩家使勁的掙扎著,但卻寸步難行,不由驚呼著。

    “這是黑暗束縛,黑巫師系的控場技能,大家要用元素之盾抵抗!”不得不說這個領頭的玩家確實有點見識,也難怪會有自信想暗算李進,但這也是他犯下的錯,他把把自己和普通玩家愛的常識也套在李進身上了,李進的法術是能用元素之盾抵抗的嗎。

    這群被束縛的玩家在元素之盾運行的一刻,確實得到一瞬間的移動能力,但隨后卻震驚得發現更多的黑霧鎖鏈掛在了自己的身上,而此時他們都帶著最后一絲希望,看向他們的隊長兼戰術指揮,而他們看到的卻是這個剛才一度自信的宣稱能拿下這名近戰法師的玩家,此時正神色震驚一臉蒼白的呆視著那名正在‘遠處’施法的‘近戰法師’!

    李進瞇著眼睛感受著這種控制力,這根魔法杖,和這個被黑暗束縛填充的地帶,就仿佛自己身體的延伸,透過這種延伸自己能控制所有黑色能量的走向,李進感覺到自己就像一只蜘蛛,而這群玩家卻已經是自己網中的獵物。

    而這一幕也落在周圍有心人眼中,這些都是大勢力留在這邊看場子的,一邊充當看門人,另一邊也是眼線,而此時,這群作為眼線的人卻都覺得自己的眼睛似乎瞎掉了。

    黑暗束縛有這種恐怖的效果?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否則其他職業的玩家早就瘋了,這可是活生生的把人定在那里連走出一步都是那樣的難。這些眼線看著在黑暗束縛之中掙扎的玩家,他們那吃力的動作,和牙關緊咬堪比苦戰便秘的戰士一般,這些可都是三階頂點和四階的戰士,他們的身體素質,此時就算二三階的魔獸也能徒手硬撼,就算中了黑巫師的黑暗束縛,最多也就是深陷泥潭一樣,有些行動不便,但絕對不會連動一動都如此艱難。

    沒人知道,但李進自己卻清楚,哪怕以他的控制力,要做到這樣也不可能,但他體內的核力能量卻與這些黑巫師系技能分外協調兼容。

    要說世界之中什么法師站在巔峰,玩家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自然陣營的火系法師。

    一來火系的法術是最具攻擊效率的法術,二來火系是目前唯一能做到專精的,因為目前發現的特殊地勢之中,有著幾個附帶火系魔核魔獸的地圖,就比如,能供給一些法師玩家吸收這些火系魔核,就比如大陸地圖南方火沙村外的火山口之中孕育出的火元素。

    但其他系卻沒有這種能刷出與自己法系相稱的魔核的地方。

    就算偶爾獲得一枚,卻也杯水車薪,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所以恐怕沒人會想到,李進這個人有著一顆黑暗系的魔核,而且是一顆即使吸收到現在卻連十分之一的能量都沒能吸到的超大能量魔核。

    李進有時候也在想,自己會不會是玩家之中,唯一依靠吸收本系黑暗能量升級的黑巫師,而這種不同于其他玩家,吸收白魔核成為法師的路線,使得李進的能量對黑巫師系的法術相當的增幅。

    李進不要臉的幻想起未來一群黑巫師系菜鳥玩家看到自己,統統躬身叫老大的樣子!,看樣子,未來我這個黑巫師系第一人是逃不掉了,哎呀,要是有美麗的后輩小黑巫師想獻身本第一人該怎么辦,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

    “哇呀呀~”

    陶杰森一聲暴吼打斷了李進有些洋洋得意地幻想,他惱怒的看過去,就看到陶杰森已經掄起他的拳頭,輕車熟路的沖進這個黑暗束縛狠狠地揍起那群玩家。

    李進與他們在組隊狀態之中的,當初梁山泊人太多,初級隊伍有人數限制,而且加上這個游戲組隊也分不出經驗值,所以也就沒怎么在意,這回主要也是為了叫陶杰森在自己的控場技能之中行動,才組了個隊,而既然對方一個人攻擊自己,卻算一個小隊,那么自己這邊一個人挨打,自然也算一個小隊的,所以當陶杰森知道自己殺人也不會紅名時候就心情激動的狂吼一聲。

    悲慘的一幕再次重演,區別在這之前領教過這絕望戰斗的,都是傀儡守衛,而此時卻換成了玩家而已。

    這群玩家郁悶的陶杰森走到黑暗地帶之中,靠近一名玩家,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狂揍!

    “哈哈,還是揍人過癮!”

    李進看著陶杰森這種單方面的施暴,卻能眉開眼笑,也不由得隨著他的拳頭眼角一跳一跳的,這家伙將來肯定是個人物,他有種某天有可能會從一篇震驚中國的新聞之中看到這個身影的預感。比如《一瘋漢鬧市狂揍千余人,八百城管子弟瘋狂圍剿!》之類的能叫人一上眼就噴出早餐奶的新聞。

    “哼,想不到被譽為世界第一近戰法師的浮生茶竟然如此卑劣,是怕我們趁著你打怪的時候做什么事情嗎,若不想叫我們參觀說就是了,何必如此,難道你以為是個人心中都如同你這樣黑暗嗎!”這名領頭的玩家見周圍一個個玩家被活活打出白光,這才知道,兩方人的實力竟如此之大,但他也不甘心就這樣死,一臉狠毒的給李進抹黑道。

    “我……”

    “你什么你!”這邊一罵把陶杰森這個煞星的注意給吸引了,那名玩家還想繼續說,結果陶杰森直接一拳就給捅回去了。

    當陶杰森從黑暗地帶走出來的時候,那群玩家已經每一個站著的了。

    “還是打人夠爽,尤其是跟著老板打人,揍的時候看著這群人的想反抗卻連動都動不了的表情真是太爽了~”陶杰森這會兒爽到了,一口一個老板的叫著,似乎怕這回要不好好恭維一番,下回就沒這好事了一般,但這眉眼拋的太明顯,卻也叫李進一陣吃不消,任誰被一個兩米多高的壯漢拋媚眼諂媚的拍馬屁,都會感覺到古怪的。

    李進忽然回頭帶著一絲可憐望著易拉罐,憐憫道:“總算近代沒有誅九族的罪過!”

    易拉罐自然知道李進在說自己這個暴力的小舅子。

    “唉,有沒有都沒差別,我真怕哪天我老婆背著我,給我來一個窩藏兇犯的罪名!”

    而這邊打完的時候,這彪悍妞也算在組隊之內,自然會接到戰斗提示,不過她連看都沒看,一直到戰斗結束,這才一臉滿足的表情走回來,而那名收購的商販臉色卻有些發苦。

    “至于嗎?”

    李進挺同情那個小販兒的,這彪悍妞口講價的能力好的要死,尤其這妞更把那種軍旅生涯養出的彪悍氣勢放在談判之中,跟她講價簡直就是一場慘烈的攻堅戰。

    常思穎瞥了一眼李進,不屑道:“你若不想要,這多出的價格都算我個人的如何?”

    李進義正言辭道:“這怎么行呢,我們是一個集體,無論何時,都要服從自己的組織,你說是不?”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