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七十五章 開天!
    【51途站www.taploh.live

    李進挺身上前,傀儡將軍看到李進居然還敢主動挑釁自己,怒吼著,以直欲把李進劈成兩半的氣勢,豎劈著大刀由上而劈向李進頭頂!

    感受到頭頂刀風壓下,李進非但未躲,反而加速挺身上前,右手推出堪比足球的奧法飛彈,直奔傀儡將軍的握刀的右手腕,就在奧法飛彈即將碰觸傀儡將軍的手肘,而大刀也即將落在李進頭上的時候。!

    瞬移閃現術!

    李進沒有移到遠處,而是就在傀儡將軍的身后閃現出來,就在李進出現的這一瞬間,砰的一聲,在瞬移之前就被放出的堪比足球的奧法飛彈撞在了傀儡將軍的手肘之上,引發起了一個大爆炸,即使李進躲在傀儡將軍的身后,也感受到兩旁掠過的爆風是何等的有力。

    “咣當!”爆炸帶起的白煙之中,傀儡將軍的巨大金色佩刀打著轉的沖出白煙,遠遠跌落在一旁的地面之上帶起一聲金屬落地的響動。

    “吼!”

    傀儡將軍被這個爆炸力掀的向后仰,幾欲倒地,不過這家伙身體確實強悍,居然硬是給它怒吼一聲,便強行扳了回去,但這一下也將它的佩刀炸了出去,它暴吼著張開爪牙,把伸出鋒利指甲的雙爪放到眼前,沒有刀,它還有堪比刀鋒的牙齒和利爪,還有它堪比鋼鐵的身體,緩緩轉頭看向在自己身后背對著自己的人類,獅虎將軍的眼神中閃爍著野獸獨有的野性殺戮。

    “黑暗迷霧!”

    李進嘴角微動念出他最后的一個法術,這回再沒有一絲核力,連個最基本的黑火球都仍不出了,而瞬移也要三分鐘之后,但他此時不再需要核力,也更不需三分鐘,李進的時間此時以秒論之,若五秒之后他仍活著,到時再想其他!

    黑暗降臨在這個五米見方的小空地之中,籠罩著傀儡將軍和李進,骷髏法杖橫握在手,黑暗之中李進的眼中也閃現著一絲透著瘋狂的冷靜,若說野獸的殺戮是遵循于本能而狂暴的野蠻的,那么人類的殺戮就是遵循著己身**,是理性的,卻也是冷血而殘忍的,此時再無一絲生存保障,把自己置身于絕地的李進名為人類,卻遠比野獸更加瘋狂也更加冷酷。

    李進持骷髏法杖轉身,沒有了大刀,而且那只手正面被他強壓的奧法飛彈擊中,卻對不會有多靈活,在這么多不利條件之下,李進倒要看看,是自己沒日沒夜在地下拳皇之中練出的生存手段厲害,還是這只集合了兩種獸王血脈的獸王之王更高明。

    咬著牙擠出一絲不屑一顧的笑容,李進的眼中卻跳動著叫人心悸的瘋狂。

    宋江一個圓滑的閃身,躲開了一塊從木質的房頂掉落的火球,這個房子即將塌了,所有在這所房子之中堅持的玩家都有這個想法,但他們在等待,等常思穎的命令,這幾天她積累的威望,以及自身強大的指揮魅力,使得玩家們都愿意相信他,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觸,即使如今常思穎有些神游天外的,但他們仍然愿意這樣相信著,所以才能耐心的忍耐著高溫的燒烤。

    “宋江,你拿個主意吧,再等下去不等她神游回來,這個屋子就塌了!”易拉罐有些焦急的對宋江喊道。

    易拉罐對常思穎的印象只有這最近的一陣兒,可沒有信任到為她而去賭命的地步,他已經在想著,若事態再嚴重下去就叫陶杰森打頭突圍了。

    宋江看著依舊怔怔望著火光不語的常思穎,知道這個時候也只能自己下決斷,不能叫一幫兄弟因為自己的優柔寡斷而掛掉!

    “老林,大個兒,前面開路,我們準備沖出去!”

    大個兒是哲別給陶杰森的外號,宋江這種不正經的人,一旦得知對方的外號,肯定早就把正經名字給忘了。在聽到宋江的話之后,大家也是精神一振,畢竟也不能總等著,反正宋江發話了他們梁山泊自然沒有任何異議,一群人也開始向正門之處移動!

    “小勺,小匙,你們兩個拉著常老師,我們向外突圍!”

    就在宋江交代的時候,忽然遠處傳來一聲巨大的吼聲!

    “吼~”而這聲嘶吼也逐漸的氣力不繼,開始斷斷續續,最后終于沒有了聲息。

    這一聲凄厲的吼叫悠長而悲戚,似乎是一只絕望的野獸在臨終之際發出的悲鳴!

    而隨著這一聲嘶吼的落幕,宋江等人卻忽然發現,原本一直守在外面的傀儡守衛忽然都悲鳴起來,而伴隨著這些此起彼伏的悲鳴而來的,卻是傀儡守衛們瘋狂的涌入,人們能從這些傀儡野獸的頭顱之上的眼神之中看到一種深處絕境之中的困獸猶斗。

    若不是頂在前面的人,剛好換成了林沖和陶杰森這兩個高手,恐怕就這一波出乎意料之外的沖擊,就要造成一定的混亂,甚至在這種周圍都是火沒有多少躲閃的環境之中會造成躲閃不及的傷亡!

    “我靠,頂住,易拉罐準備奧法飛彈,老林頂在最前面,大個兒你防高攻擊距離短,不要再繼續攻擊,掩護老林,戰士騎士向前走到外圍,盜賊等血薄的都撤回人群之中,我們沖!”宋江一句話說完也從人群分過,走到最前面掩護著林沖,有了兩個拳師的掩護,林沖一桿長槍也有了肆無忌憚發揮的余地。

    但即使這樣,也僅僅與外面沖進來的傀儡守衛堪堪持平,要帶人推出去,卻只能如同蝸牛般緩慢的前進著,而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木質房屋卻傳來了吱嘎吱嘎雪上加霜的聲音,這代表著這個屋子也終于被燒到極限,隨時都會崩塌,但令人心急的卻是居然在這個時候這群傀儡守衛發瘋一般的,不要命的進攻了進來,把眾人都堵在了這個大殿之中,仿佛就算死也要拉著他們陪葬。

    玩家的吶喊,與傀儡護衛的獸吼,把常思穎拉回了現實之中,一入眼卻看到周圍這副煉獄火海的景象,而梁山泊這群玩家的吶喊,卻也逐漸的與她腦海之中那一群被火舌吞沒的身影所傳出的不甘吶喊重疊!

    “為什么,我剛要忘掉那個噩夢,從中擺脫出來,卻又掉進了另一個噩夢之中?”

    這個時候常思穎泛起的那一絲無奈的苦笑,卻那樣的柔弱,站立在火海之中的身影也是那樣的孤單,就像一個正在孤獨哭泣的小女孩,柔弱無助,此時大家都全力對付著沖入大殿之中的傀儡守衛,根本沒人注意到,一直站在后方的常思穎此時這個時候是多么的脆弱,讓人憐惜不已。

    但這個表情卻就只有這一瞬間,而在下一秒,玩家們的怒吼聲,就把常思穎從這脆弱的情緒之中拉回現實。

    常思穎看著底下的玩家們,他們的眼中仍未放棄希望,她的拳頭逐漸握緊,軍人能輸掉一場戰斗,但不能輸了自己的信念和意志,這是教官培養她的時候對她說過的,至今依然銘記在心的信條。

    我從這里倒下,我就要從這里爬起來,常思穎心中已經決定,絕不會讓舊事重演,絕不,她看著四周無所畏懼的眼神,常思穎知道這對他們是一個游戲,所以他們無所畏懼,就在一小時前,她也是這樣想的,而現在,這場所謂的游戲對她卻有了不同的意義!

    “你們在干什么,都在夢游嗎!陶杰森,不要只帶在林沖身邊,你壓上去,利用你強勁地身體去撞去沖,宋江一個人掩護林沖,所有人不要等著對方退了再去向前壓,戰爭是寸步不讓的,只有你們向前壓,敵人才會退卻,不要指望瘋狂的敵人會仁慈的給你任何喘息的機會!”常思銀鶯一般清脆的聲音,劃過整個大殿,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精神在這個時候仿佛找到了依存。

    “大姐頭~”

    “軍師~”

    “教官~”

    一時間,各種歡呼聲伴隨著常思穎這些日子積累的稱呼發泄了出來,真正的戰術大師回來,有了主心骨,玩家們的士氣變的更加高昂。

    而隨著常思穎的調動,人們也漸漸提升了向前壓的速度。

    但也許常思穎注定好事多磨,就在這個時候,木質建筑終于也在熊熊的烈火之下發出吱嘎吱嘎的悲鳴,忽然,咔嚓一聲,大殿頂上的橫梁忽然一個傾斜,竟是整根的裂開了,而房梁之上的木質屋頂也開始大范圍的脫落。

    就在這個時候,大殿的橫梁突然從中間斷開,而臨近大殿門口的一端卻正巧坍塌在了正門前,擋住了梁山泊等人的去路!

    “我靠!”

    “操哇,怎么這樣!”

    這根斷裂的橫梁,就像一道索命斷頭臺之上的閘刀,落在了在場眾人的心中,這等于斷了所有人的活路,幾乎每個人因此都失態的爆著粗口亂罵起來。

    而此時常思穎卻呆呆的望著那根攔住去路的橫梁,聽著周圍玩家們的粗口,她的心中卻不由自主的泛起一陣無力感。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為什么又是這樣一個結局,甚至不是被瘋狂的傀儡守衛堵住去路,在一場慘烈的廝殺之中死去,反而卻在見到希望之后,以這種方式結束,甚至連一個對手都找不到的該死的命運抹殺掉,這是何等的諷刺!

    失去了房梁支撐的木質房頂,就像在下火雨一樣,一塊塊被燒裂木板夾帶著火團從房頂落下,而這個時候房子也開始傾斜,似乎再過幾秒,整個房子就會垮塌下來無盡的火焰就會吞噬掉屋中所有的人。

    常思穎的心中此時也被一種不甘心的情緒填滿,在心中,她一次又一次的問著自己,憑什么她要遭受這一而再發生的事情,看著已經逐漸垮塌下來的屋頂,她忽然連繼續追問的意思也有些缺失了,至少這次,她也一同死了,雖然是游戲,常思穎也不想過多去給自己爭辯,也許這次之后就徹底退出世界,真該放棄一些堅持了吧,找一個正經工作,常思穎心中是這樣想的,這種脆弱的感覺一瞬間突破了她脆弱的防線,此時常思穎仿佛脫掉了巾幗英雄的外衣,說到底,她也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受過傷的女人。

    然而,就在一股悲觀的情緒蔓延的時候!

    “臥倒!”

    一道高聲的吶喊,劃破了所有人的心田,順著聲音尋找,卻沒有看到是什么人說出了這句話。

    “都愣著干什么,他媽的臥倒!”

    這時候大家都聽出來,這是李進的聲音,原本悲觀的眼神也忽然泛起一絲希望。

    李進的話音剛落,他的身影就瞬移出現在了大殿上空,在他頭頂一米之處,燃燒著的屋頂已經轟然壓下,但李進卻連看到不看一眼。

    “奧法沖擊!”

    常思穎呆呆的站在地上,怔怔的望著浮在半空的李進,看著一個強力的沖擊波從李進的身體之中沖出。

    原本坍塌的房子,在這股沖擊力之下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