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七章 收割隊!
    【51途站www.taploh.live

    世界第一次的更新徹底給整個游戲建立了一個分水嶺,玩家們分為了兩個部分,一個是語音啟動技能的休閑類玩家,而另一部分則是仍沿襲著以前的手動控制的技術類玩家,不過手動對控制力要求相當之高,如果只是勉強維持在能釋放魔法的地步,那么這個還不如一個用語音啟動的玩家來的更具有效果。&

    wWw。quke。COM

    但要控制這樣的能量談何容易,不是每個人都像李進一樣的變態。

    所以世界之中這樣的走技術流路線的玩家,也是相當稀少的,但馬仁杰很自信,即使碰到再強的人,自己也會贏,因為他是技術流之中的控制流,馬仁杰自問不會有法師不學習其他法術只練一個元素驅散咒?只有他,也不會有人沒日沒夜的練習控制自己的能量路線只為增加一絲技能的啟動速度,更加沒有人會像他這樣苦練無意義的元素驅散咒,當他對世界的法術自由度的最終猜想得以實現,馬仁杰就確信自己的未來閃耀著無與倫比的光輝。

    馬仁杰甚至幻想著自己憑著這一手驅散咒,站立在所有法師的頂峰,無數美人投懷送抱,自己就是那網游小說之中的主角。

    但這一切都被打碎了,被一個如同鬼魅般的身影,無情的打碎了,馬仁杰看著眼前的臉,忽然感覺胸口一痛,不用看他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他研究過這個人的資料,以自己這個純粹把所有核力都集中在腦海,連一絲都沒有分給體質的純粹法師,讓這個被譽為第一戰斗法師的家伙近身會有后果,馬仁杰清楚的知道,但他有些不甘,自己的主角之路才要開始就完了?

    馬仁杰愣愣地倒下去,白光浮現,直到死他也沒接受這個事實。

    “我們再不上他可就要跑了。難得人家給我們準備了這么個臺子,不用就浪費了,這樣正好,光明正大的搶過來,絕了這群人的想法!

    而同樣類似的話,也在另外兩處圍觀的地方響起,這個群人傳來一陣騷動,忽然人墻幾處傳來傳來怒罵之聲,但隨后卻有白光浮現,四層人厚的人墻居然有三處被人給打穿了,第一波進來的人前面是一個身穿著一副全鋼盔甲的健壯騎士,他手中拿著一根像狼牙棒一樣的騎士權杖,剛才就是他用這個東西像砍瓜切菜一樣把包圍的玩家人墻掄出了一道道白光。

    另外兩邊也都差不多,都是由一個身強力壯的玩家打開通路。

    當這群人進入圈子之中后外面的開始玩家騷亂,憑什么他們能進,自己就要在外面,氣氛似乎逐漸火爆起來,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引發混戰。

    此時場中的幾個最壯碩的戰士忽然一同發出了一聲暴吼,聲音之大猶如驚雷,震的所有玩家都為之一滯,而這個時候三個隊伍都不約而同的開啟了自己的傭兵團標志,所有的玩家在看到這三個標志之后全都閉嘴,仿佛剛才的火爆場景于他們一樣,玩家們眼中帶著遺憾,似乎李進的鑰匙等東西以與其無關,反而都換成了一副與我無關我就是個看熱鬧的姿態圍觀著。

    “……收割隊!”

    竊竊私語在外圍不斷的傳播著,玩游戲的人都知道,進入一款游戲,一個玩家能不知道這個游戲到底是哪個公司開的,但卻絕不能不知道七個玩家公會的名字,而眼前三個隊伍的標志正代表了魔國、刺血堂、榮耀騎士團,這三個中國游戲業頂點的組織。

    但在這款世界之中這幾個公會來的都太晚,已經錯過了組成大部隊在附近開荒練級的時機,于是他們就以職業劃分出一個個分工、配合明確的小隊,化整為零,一小隊的形式散播到整個世界的各個有名點的刷好裝備或魔獸的地方,收割著各種魔獸,boss,和任務!

    這三個公會的人對其他人也是漠不關心,只是注視著彼此,榮耀騎士團的那名開路的‘鐵桶’騎士,因為腦袋也帶著鐵質全覆式頭盔,所以甕聲甕氣地說道:“你們來的到是快呀!”

    魔國的領頭人也是一個法師,他哈哈笑道:“咱離得近嘛,倒是刺血堂,你們在這附近好像沒據點吧,居然能這么快就趕到,真叫我吃了一驚!

    而刺血堂的人卻明顯沉默很多,也沒人說話,似乎都是一些陰沉的人。

    這三群人到是很好分辨,一群騎士穿著偏白色的裝備,而刺血堂的人則都是一套暗紅裝備,唯獨魔國的裝備絲毫不統一,相比起其他人的制式,魔國就像個雜牌軍,但卻沒人敢小看他們,因為魔國是中國最強的公會,沒有之一。

    “這下可難辦了,我們這邊有三隊,而對方只有一個,這個怎么分吶?”魔國的領頭人皺眉道,但他看向李進的眼神卻是志在必得,根本就沒有一點難辦的意思。

    “誰搶到就是誰的!”

    刺血堂這邊傳出這一句冷冰冰的話,但所有人都是在那兒擺著酷兒呢,一個個都跟冰雕似的,也沒人分辨出這句話到底出自誰的口。

    魔國法師聽到這一句也不住嗤笑,諷刺道:“搶搶搶,你們刺血堂最不要臉,一點兒也沒有身為a級公會的自覺,動手搶一個單飄玩家多有臉面似的!

    這名魔國法師看著李進,對他笑道:“我聽我在鐵人的朋友說過你,你也是個職業游戲人,這就好辦多了,相信你也清楚自己的處境了,你說個價吧,相比被刺血堂把鑰匙搶過去,不如我們魔國出個高價買過來,而且我保證,我們會保護你,把鑰匙賣給我們,你也不會被刺血堂惡意報復!

    榮耀騎士團的頭領也緊跟著對李進甕聲甕氣的說道:“如果你肯把鑰匙賣給我們,我們不僅會保護你,也能幫你救出在那邊兒被圍困著的同伴,怎么樣?”

    “嘖嘖,又來了,你們這群陰險的小人,總是喜歡這樣把別人放到一個卑劣的地位,在給自己鍍上一層金光,然后站在道理制高點上去干涉別人,這把鑰匙的價值就算自己人都死光了也比不上,魔核爆了可以再練,只要還有這把鑰匙,以后憑著它開啟接下來的地圖,也能把今天失去的全部賺回來,可若是丟了鑰匙,那么迄今為止的犧牲又該怎么算,又該從何處收回損失?”

    魔國與榮耀騎士團之間的爭端由來已久,剛開始的理由已經找不到了,只剩下積年累月的宿怨,這名魔國法師進行著幾十年如一日的對榮耀騎士團最常規的諷刺。

    “我看你們根本就不想買吧,這鑰匙得失之間的衡量,明眼人一看明白,何況對方一個職業游戲人,我看接下來當他拒絕了,你們就會做出一臉失望的樣子,去說,沒想到你是這種人,棄同伴于不顧,我們要代表月亮懲罰你!”而最后的幾句是魔國法師故意用一種扭捏作態的姑娘腔調說的。

    榮耀騎士團的另外幾個人臉上都出現的怒容,但領頭的鐵甲騎士攔住了要沖過去教訓對方的成員,只是不屑的看了看魔國法師道:“你所說的一切好處都是在他能保住鑰匙的前提之下才成立的,若你們不去搶鑰匙,我自然無話可說,可你們會不去搶鑰匙嗎?”

    “……呃!”

    李進在一旁冷眼旁觀著這一出鬧劇,似乎在這群人眼里自己的鑰匙已經是屬于他們了一樣,這些公會他自然也聽說過。

    刺血堂是一個網絡殺手組織,只要你有錢,他們就會接受任務,在網絡之上殺對方一次,不僅僅游戲,也包括網絡社區之中的賬號,但僅限于網絡!

    魔國卻比較雜亂,但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這是個實力至上的公會,哪怕只入會一天,但只要這個新人實力夠強,能干翻會長,那么他就能成為會長,整個公會就像一個群魔亂舞的魔窟,沒有任何紀律性可言,其中一多半都是惟恐天下不亂的瘋子。

    而榮耀騎士團卻是網絡之上的一朵奇葩。

    這個公會在整個游戲界,甚至現實之中都家喻戶曉,這個游戲公會成立二十七年,有口皆碑,從未有過負面新聞,甚至就連公會百分之五十地收益,都是直接捐給紅十字會的賬戶的,連續十二年蟬聯職業游戲人道德標尺的稱號,而且這個是世界范圍的評選。

    如果換個人恐怕這種時候就選擇把鑰匙賣給榮耀騎士團了,甚至有些熱血的會送出去也說不定,倒不是因為他們覺悟有多高,而是就像榮譽騎士團所說,這些人沒有在這種龐然大物面前保護自我的資格,但李進不同,他與那些從其他的游戲之中見證了a級公會力量的玩家們不同,他對a級公會力量的了解,只是來源于迷霧之鄉的同僚的口中,這些人在吹噓外面的成績的時候,自然不會長他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而在這之前,李進也沒玩過任何這種傳統類網游,因為在他看來那些游戲的可操控性實在爛透了,他寧愿去玩單機。

    李進重新緩沖的瞬移閃現術已經被放在魔核之外,另一個閃現術也在補充之中,一旦準備好,李進就打算閃人。

    而梁山泊的事,經過這幾天相處李進深刻的明白,這群人與他以前的客戶很像,玩游戲都是隨心所欲,講求個自我,心里有股傲氣,如果是被魔獸圍攻這個時候交易付出點利益去救人,還可以,但像今天這樣輸給玩家,在把東西賠給玩家,這是絕對不可以的,這群人要是知道了,恐怕會氣的再也不玩這個游戲。

    隨著核力緩緩累積,李進已經準備要走了,但就在他想啟動瞬移的時候,那邊卻說出一個叫他怦然心動的提議。

    “我們這么僵持下去不是個辦法,我有個辦法,我們一邊出一個人,跟這名玩家交手,誰最快打敗他,誰就有資格拿鑰匙,當然,為了以示公平,若他能贏了我們誰,誰就要去幫他去救他的同伙,而且是無償的!”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