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十四章 獵殺
    【51途站www.taploh.live

    李進遠遠站在離鼠后五米之外,他對鼠后的眼神印象深刻,當初他在寫實捕獵中觀察動物習性之時與狼群一同生活就遇到過,那是一只剛產子的母狼,當時李進無意中走入了她的領地,為了保護幼崽激發母性兇殘的母獸之危險,那個時候他就已深刻體驗過,尤其是當自己的獵刀穿越母狼的身體,卻不能阻止其分毫,哪怕每前進一步,刀鋒就刺入身體一分,母狼仍然在獵刀刺穿自己的同時把自己的獠牙深深的埋入李進的脖子。^

    一想起這件事李進就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脖子,雖然真實狩獵只是一款游戲,不會真的死掉,但那真實環境與觸感的模擬,也叫李進領教到了有這樣兇暴眼神的野獸的危險。

    魔鼠皇后似乎并不打算主動出擊,李進檢查了一下身上的藥品,和四周的地勢,開始慢慢接近鼠后,他準備先進行試探攻擊,觀察鼠后的速度與攻擊方式以此判斷自己躲閃的節奏。

    似乎是記得這個劃了自己一刀的人,魔鼠皇后顯得有些忌憚,更多的卻是暴怒,眼睛中的血色越老越濃烈,粗壯的腳撐起肥大的身軀,并不斷地調整方向,以保證時刻正面與李進對峙。

    倏地,李進把腳下一顆小石頭踢飛向鼠后,本身也迅速啟動,趁著鼠后注意力在石頭之上的時候刀子刺向鼠后的眼睛。剛才引怪之時錯身而過李進劃的一刀,傷害并不深,或者說短刃的傷口根本就被那一身脂肪阻擋住,根本無法造成有效傷害。

    李進劃那一刀之時就確認了這一點,他只有匕首與小片刀,如果不能造成眼睛或者鼻子都神經敏感部位,就無法對鼠后造成傷害。此時,他必須面對一只比熊還龐大,又處于哺乳期中兇暴的母獸,然后用手中僅有的冷兵器將之獵殺。這話如果讓任何一個《真實狩獵》的玩家聽到,他們都不會有任何情緒波動,只會果斷的拔了那家伙的電源,再語重心長地對他說:孩子,你該活在現實中!

    萬幸,這不是《真實狩獵》而是《世界》,純正網游體系的《世界》中有著身體強化這一說。已經七級的李進的身體素質,已經超越很多《地下拳皇》中真實掃描在現實中從小練武的高手的體質,這也是李進熟悉寫實風格的危險,卻仍然敢冒險最主要的原因。

    魔鼠皇后自然不可能被李進輕易得逞,它前肢用力,一躍忽然人立起來,沖著李進筆直的趴壓下去,就像一座肉山,轟得一聲拍在地上。

    李進一個滾地葫蘆翻滾到一旁,好險,差點變肉餅,不過李進也松一口氣,鼠后動作不是很快,那身肥肉雖起到防御作用,卻也嚴重地制約著鼠后的移動。

    一人一鼠在地下水道中樞展開交鋒,李進仗著速度能迅速躲開鼠后的撲擊,不過他對于肉山坦克一樣的鼠后,也無法形成有效的攻擊,像眼睛與鼻頭等敏感地帶,鼠后保護的都很嚴密,李進如果硬來一旦被抓住那基本上就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李進看著身后用普通爬行速度跟著自己的鼠后,牽著它溜圈沒有任何意義,它龐大的脂肪層叫只有兩把短刃的李進無可奈何,有心把鼠后引到下水通道中,卻又擔心中途發生意外走岔路被堵在死胡同中就悲劇了。

    就在李進準備拉著鼠后繞最后一個圈子,如果找不到破綻,就拉入下水通道尋求機會之時,他腳忽然踩到一只趴在淺水坑中的幼鼠。這只年幼脆弱的小東西的后腿被李進踩斷了,它驟然抬頭沖著李進一聲尖細的慘叫,把全部心神都關注著鼠后的李進嚇了一跳!

    而原本慢吞吞的魔鼠皇后此時卻像忽然被踩到尾巴,瘋狂的嗥叫一聲,幾乎是大動作跳躍式的沖向了李進!

    措手不及的李進只來得及向旁邊一躍,在空中就感覺腿上一陣清涼,隨即一股撕裂的痛感就傳入腦海。他的腿被鼠后的前爪刮了一條不長不短的口子,殷紅的鮮血順著大腿留到腳下的水面帶出了一道血線。

    整個中樞有十幾條通道在向其中排水,所幸的是水質非常不錯,看樣子都是滲透到水道中的地下水,所以整個中樞的地面都積著一層不深的水,只淹到李進半個腳面而已。

    李進看著腿上的傷口,沒有過分的血腥表現,看來游戲對這些地方也做了很多優化,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著,最后只剩下一條紅線,緩緩地向外流血,似乎鼠后給他造成了一個不是太嚴重的撕裂傷。

    《世界》默認地百分之十痛感并沒有影響李進,這對早已習慣拳皇百分百痛感的李進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影響。

    李進看著叼起幼鼠把它仍到遠處的鼠后,他咧嘴一笑,終于給他發現了,李進轉頭望向四周,雖說有些漆黑,但李進強化后的五感也能使他看清不是很遠處的黑暗地帶。

    尤其李進的左眼,這只惡魔之眼更是視黑暗如無物。

    他在離自己左手三十多米外看到一只半趴在水中的老鼠幼崽,想起剛才鼠后的暴怒與橫沖直撞,看著手中的兩把匕首李進忽然笑起來,他今天要當一回斗‘鼠’士!

    李進腳下一抽踢起一簾水花灑向鼠后,吸引住它的注意力,飛快的跑到了幼鼠身旁,看著這個還沒長毛的小東西,看模樣李進就知道這是一只魔刺巨鼠,丑的要命,李進本想下腳踩,不過怕踩漏什么引起胃部不適,李進選擇了大腳開出,這只幼崽打著轉的飛入了一旁的通道,它的慘叫聲音隨著高轉速發出變調顫音,嗯,如果通道是球門,那么李進這一腳算是踢出了一個弧線世界波。

    魔鼠皇后明顯對李進一再傷害自己的孩子憤怒到抓狂,它憤怒的嗥嘯在這空曠地域顯得格外刺耳。

    魔鼠皇后瘋狂的奔向李進,它被怒火蒙蔽的眼中,并沒有看到李進把手中的匕首背到了一個危險的容易發力的角度。

    面對直沖過來的魔鼠皇后,李進不退反進。

    李進將轉折之刃插回腰間,側過迎面的爪子,另一手的小片刀在接近鼠后頭之時,玩命的捅入鼠后近在咫尺的右眼,隨后急忙雙手交叉護住胸前,僅一瞬間李進的胸前就遭受鼠后未減速的身體的沖擊,整個人橫飛出去,如若不是他先見之明用手護住,只怕這一下他就失去戰斗力了,饒是如此,他眼前也泛起了淡淡血紅,李進推測這一下他至少掉了45%左右的生命,扣住腰帶上的藥管,還不等他拿出來,鼠后的攻擊卻已接踵而至。

    鼠后追擊到李進不遠處忽然停下,粗壯的前爪猛然按在地上,整個身體因慣力橫移打轉,巨大的身體使得它仿佛一輛一百八十度急速甩尾的大卡車。

    李進剛穩住身形,就被鼠后那條比自己也細不到哪去的尾巴由正面抽的飛起來撞到遠處的墻壁。

    眼前一片血紅,耳邊除了嗡鳴就是自己的心跳聲,新手數據化信息中的生命力就剩下一絲血皮,萬幸,李進下方就是中樞的總排水溝,如果是地面,就這個血量以他被抽飛的高度摔下去也能摔死李進。

    李進顧不得身在水中會喝多少水了,急忙取下腰帶上的藥管對著嘴猛灌,直到腰帶上兩管藥都吃下去,才多少恢復些氣力,趕在自己被憋死之前慢悠悠地浮出水面。一浮出水面李進就聽到鼠后狂暴的嘶鳴,空曠的排水中樞里的回音使得這叫聲就像在耳邊爆響一樣。

    它滿地打滾,頭部鮮血直流,李進的小片刀不偏不倚的插在鼠后的眼珠上,鼠后想用爪子剝下小片刀,可是一碰到眼睛就鉆心的疼痛就叫它滿地打滾,越疼它越想弄出來,陷入這樣死循環的鼠后狂暴的在地上扭曲著,嚎叫著,以此消減痛楚。

    李進迅速游向水溝的另一邊,在水中他總是想起水道中的觸手,似乎這里沒有,不過他仍不想長時間待在水里。又從腰帶空間中拿出兩管藥放在腰間,李進想想還不夠保險,又拿出兩管,同時自己又喝掉一管,剛才的連擊差點連掉他的小命。

    趁著鼠后打滾的時候,恢復過來的李進從角落中又揪出一只幼鼠,他也顧不得幼鼠身體濕乎乎滑溜溜的惡心,一把捏住它的小尾巴,抓起來就扔向通道,自己也向通道內狂奔,幼鼠被抓住就發出尖細的叫聲,魔鼠皇后用僅剩下的一只眼看到李進的身影,立刻長嘯一聲瘋狂的追向李進。

    李進拎著幼鼠飛速的進入通道之中,他打算在這個狹小的地方與鼠后周旋,他沒覺得自己能去硬接鼠后的“卡車甩尾”,在細長的通道中肥胖的鼠后想玩轉身甩尾連門也沒有。

    李進一邊跑,一邊又要確定對方與自己的距離。

    他不斷鉆入向左轉的通道,再靠邊停住,李進想窺個機會在鼠后冒頭之時把它另一只完好的左眼也刺瞎,不過鼠后對自己僅剩的眼睛保護十分到位,李進也不敢貿然接近,只好拉著鼠后在水道中不斷周旋,但比之剛才在中樞的悠閑,此時已陷入狂怒的鼠后可是非?植,別看它胖,速度卻足足有李進的兩倍還多,要不是通道中岔路多如牛毛,再加之身體小巧能靈活躲避,李進早就被鼠后追上來撕個稀巴爛夾生吃了。

    李進已經開始考慮是不是將鼠后引到有觸手的水道旁,因為他發現自己確實缺少有效的攻擊手段,或者說他從地下拳皇中攢的經驗需要的對人,而不是對怪,所以他沒有學過能對“非人”造成傷害的攻擊方式。

    又轉了一個灣,李進忽然腳下踩空,心也跟著懸空,他發現自己一味左轉結果轉了一大圈又繞到回中樞,而且這個通道離中樞地面還有相當的高度,掉在地上李進被摔的七葷八素,翻身的時候卻突然眼前一黑,盛怒中的魔鼠皇后連路都不看就直接沖出來,自然是一腳踩空直接就砸向李進。

    “我日!”

    李進滾動躲避,但太晚了,魔鼠皇后轟然壓下,落地帶起一聲劇烈撞擊聲。

    李進剛才掉下來就摔了個七葷八素,現在又被鼠后砸的直迷糊,等他回過神卻發現自己的下半身被鼠后肥大的肚子壓住拔不出來了。

    ……而就在此時,鼠后傳來一聲刺耳的嗥叫!

    完了!躲也躲不了,李進索性一閉眼,郁悶的想難道自己的處女掛就要栽在這肥老鼠的手里?

    過了一會兒鼠后卻沒有任何動作,李進好奇的睜開眼……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