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惡魔傳說 > 章節目錄 第四章 自由模式
    【51途站www.taploh.live

    【生命力:27/100】

    李進一看自己的生命值就剩下二十七點了,算上休息時自動恢復的生命值,硬皮巨鼠一下就咬掉了他七十三點生命值。^

    要害攻擊!一只理應是新手怪的硬皮巨鼠,居然會用一個偷襲要害攻擊的方式,差點把李進給秒了。

    李進郁悶的看著自己的血條,又看了一眼新冒出來完好無損的硬皮巨鼠,難不成自己要被新手怪掛一次……。硬皮巨鼠終于按耐不住撲向李進,他急忙一個翻滾,躲開老鼠的撲擊,接著轉身就跑,開始順著一些巨大的米桶繞圈子,時不時回頭給硬皮巨鼠劃上一刀。

    李進覺得耳根子都在發熱,居然會讓一只新手怪追的滿地亂跑,此時他都恨不得一頭撞死在米桶上算了。

    ——糧倉里你追我趕的上演了一幕老鼠捉人的荒誕戲碼!——

    與此同時倉庫門外。

    “我干……咳,咳,暈死,嗓子都喊疼了!

    另外的兩個人聽著負責罵人的人喊啞的嗓音,也不由得一同咒罵起寫實風格的設定了。

    突然三人中的老大把頭貼在倉庫門上,仔細的聽起來,其余人也好奇的學著把耳朵貼在了門上,不一會兒,三個人同時罵了一嗓子,他們從里邊聽到了一種夢寐以求的吱吱叫聲。在村外他們聽過這種聲音,每當它出現的時候,就意味著一只硬皮巨鼠。不過在外面的地圖上,那群可憐的老鼠還沒等徹底來到這個世界,就被十幾把,甚至幾十把小片刀一同送回系統大神的懷抱。

    他們三個在捕鼠的人海中根本就翻不起一點浪花,到現在也沒碰過一個老鼠,可以說,到現在他們還沒開葷。

    就在此時,谷倉外面又跑來一些人。他們手中拿著鑰匙,一看就是胖子皮特找了村長,村長發布了保衛谷倉的任務,這些家伙都是接了任務的人。一直堵著李進倉庫的三人,看到這個情況,互相用眼神以詢問,就不約而同的跑去了一個離他們最近的正在開門的人一旁,準備趁著他開門的一瞬間擠進去。

    就在那三人離開之后,李進迎來了他在《世界》中第一個必死的危機。

    此時,他只剩下了唯一的一點生命值,而那只硬皮巨鼠卻已飛撲而起,飛向李進的后背。

    “我日!死就死,誰怕誰!”

    絕境中李進也不管不顧了,因為不想浪費絕好的練級機會,想一鼓作氣的在這個千載難逢的地方把等級穩固在整個游戲的第一梯隊,處處小心謹慎,連打一只老鼠都要畏首畏尾,卻不成想居然反被鼠輩壓到頭上作威作福。

    好歹也是一名常年以游戲為生的職業游戲人,李進實在忍受不了讓新手怪追殺的屈辱感,一咬牙豁出去了。他雙手握刀突然停止步伐,借著前沖的動力,畫了個圈,猛地把刀掄向了追在身后的硬皮巨鼠。

    李進的刀速提前了一點兒,并沒有砍倒硬皮巨鼠,不過正因為如此,錯過了的刀尖卻正好對上了飛撲過來的巨鼠張開的嘴。

    -23

    硬皮巨鼠在自己本身飛速慣性的帶動下,使得它整個腦袋都被貫通了。

    秒殺!

    數個大小不一的光球從硬皮巨鼠體內飄進了李進的身體,與此同時李進身上白光一閃,他升級了。

    李進微瞇著眼,感受著身體從即將崩潰邊緣的升級之后,力量一點點從體內深處復蘇的酥麻快感。前一刻還累的要死的他,此時感覺身體充滿了精力。站起身,李進對著死透的硬皮巨鼠施展了一個采集術,獲得了一張破爛的硬皮,與兩枚銅板。

    顛了顛手里的兩枚銅幣,把它們塞進腰包,心中問候著小氣的爆率,又走過去采集了他殺的第一只老鼠,同樣是一張破爛的硬皮,不同的是這次沒有銅幣。又是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李進順聲音一看就笑了。

    嘿,刷新率還真高!拿手中的小片刀挽了個刀花,升級之后李進能清晰的感受到身體各方面的能力都提升了,連揮刀的速度都快了許多,不由得信心充足,他知道憑著這塊風水寶地,他很快就能超越外面一群數個人分享一只怪物的可憐家伙。

    李進一聲獰笑,七號谷倉中又展開了一場激烈的人爭鼠斗。

    與此同時,其他谷倉內也上演了一出出的好戲。

    李進身處的七號倉一旁的六號倉庫里就上演了一副全嘴行,罵人的正是剛才七號倉外也咒罵李進的那個‘連珠炮’小子,看來他嗓子又滋潤了。不過他的對手也不是什么易與之輩,二人唇槍舌劍你來我往,頗有點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的意思。

    三個人這一回運氣不錯,對方只是一群普通玩家,他們已經搶殺了兩只老鼠了,領隊認為只要保持住這個勢頭,一定會大有可為,唯一叫他們意外的是,對方之中居然有一個連片子嘴的小子,能跟他們專業的噴子對噴,不過在他專業的立場上看來只要對方失去冷靜,能占到便宜,其他的完全可以無視,于是領頭的‘大熊地精’趁著巨鼠尚未刷出,把目光投向了一旁倉庫中的一些準備大肆搜刮一番。

    其余的幾個倉庫情形都差不多,也同樣是好幾撥人擠在一個倉庫。

    新手村的系統分配完全是根據登入時間隨機分配,能在這里的基本上都是第一時間就進入游戲的人,其中大多數都是具有相當專業素質的玩家,都不會浪費寶貴的時間在無聊的爭斗上。不過原本就有敵對關系的人湊在一起,也會因為新手村不能pk,都把情緒壓制下來,很少有像‘大熊地精’等三人表現的那么無恥而**裸。

    ——三號倉庫——

    此倉庫之內分外和諧,一群人圍觀著一個人與一只硬皮巨鼠在戰斗。

    一旁的一堆谷物之上坐著兩個正在交談的人。

    “趙小公子真是叫人欽佩的觀察力,憑著那胖npc的神態,就能發現他的不妥,真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任務,完全是開后門一樣,獲得了這個任務還不一路平步青云,不用搶怪,就是刷的太慢了,一次一只實在太少,只能走偏鋒了!

    說話的是坐在左邊的一個人,此人一臉精明強干,眼中時不時劃過一絲智慧閃光,三十多歲的摸樣,看上去給人一種很干練的信任感。此時他正恭維著坐在對面一個秀氣的年輕人,從神色上可以看出,他是真心的看好這個年輕人,所說的也并不是什么客套話。

    趙小公子帶著一分秀氣擺擺手,謙虛道:“哪里哪里,說到底還是這個游戲做得太逼真了,連npc的微表情與眼神都惟妙惟肖,只是我這個商人比較擅長察言觀色罷了,倒是猛士會長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集中人手獨占下這個地方才真的叫我佩服呢!

    飛鴻猛士看著眼前秀氣的雇主,發自內心的欣賞,以前他也接過一些與有錢少爺合作的生意,那群二世祖一個個眼高于頂,一眼就能看出未來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成就,不像眼前這位小少爺一樣,識大體,有才華,最主要是肯放手,叫他的專業素質能有用武之地。要想在《世界》中混出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現在可不是之前有數的職業游戲人分部在茫茫多的游戲之中的時代了。

    如今,卻是整個世界的職業游戲人全部都集中在了一款游戲之中,前所未有的盛會,競爭也將前所未有的殘酷。尤其這次跟飛鴻實業合作,更是把工作室的未來全部壓上的一次豪賭。

    ‘鐵人’工作室擁有b級營業執照,b級在國內業界雖然算得上一流工作室,卻比不起國內的幾個a級的國際龐然大物。以前大家分散在各個游戲中井水不犯河水,可如今,這些龐然大物卻全部在《世界》之中聚集,鐵人若想要在強者林立的《世界》中闖出一條生路,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前期打下一個牢固的基礎。

    而游戲中的經濟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他們選擇了飛鴻實業做幕后老板。

    而與錢同樣重要的就是武力,飛鴻猛士看著場中已經與新刷出的硬皮巨鼠交戰的一名很壯碩的玩家,他的嘴角露出一縷笑容,這次沒選錯人,如果是一般的公子哥恐怕這個時侯都會嚷著要自己刷怪,不過趙小公子卻不同,他把這個機會讓給了工作室最強的職業游戲人,趙小公子深刻的明白一名領先于大眾等級的職業游戲人在游戲前期的價值。

    看來這一次選對合作伙伴了,一定要干出一番事業!飛鴻猛士心里不禁豪情萬丈,忽然他發現戰斗場中似乎發生了什么問題。

    “霸王,皺著眉,想什么呢?”飛鴻猛士有些奇怪的問道。

    “……奇怪!戰斗之時總有一些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不過卻又抓不住!币坏犊乘酪呀浭菑婂笾┑挠财ぞ奘,鐵霸王有些疑惑自己到底在對什么東西感到熟悉。

    飛鴻猛士聽了這話,想了一下,推測道:“據說《世界》整合了以前的一些以pk為亮點的游戲的精髓,你覺得的熟悉,可能是由于整合了某款你以前玩過的游戲帶來的似曾相識感吧!

    鐵霸王低著頭思考,沒一會兒點了點頭,認同了飛鴻猛士的說法,不過在他心中卻仍有一股奇怪的情緒涌了上來,似乎自己漏了什么東西沒想到。不過還不等他想明白,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伴隨著此起彼伏的尖叫,一下竟然沖上來四只硬皮巨鼠,把他包圍在了中央。

    與此同時其他的倉庫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不僅倉庫,連野外也源源不斷的開始刷新出硬皮巨鼠。在百分之八十左右的玩家都在在線客服抗議,刷怪太少,無怪可打的局面之下,系統也終于頂不住壓力開始加大怪物刷新率了。

    李進面前有三只硬皮巨鼠在對他呲牙咧嘴,擺著攻擊姿勢,彷佛隨時都會撲擊,不過他對此不聞不問,只是盯著手中的小片刀神不思蜀。

    驀地,李進一個箭步竄向前,騰地跳了起來,在空中大頭朝下的從三只硬皮巨鼠上方越過,他拿出刀沖著同樣開始挑起的硬皮巨鼠劃了一個刀花,然后迅速的刺入了硬皮巨鼠作勢欲咬的口中,硬皮巨鼠一瞬便化為了一道白光。

    李進卻由于落地不穩,一個屁敦坐在了地上,不過他卻完全不去理會。

    此時,他腦海中浮現的是一款游戲,它改變了李進,把他帶入了職業游戲世界。

    地下拳皇2096,一款摒棄了一切幻想設定,以現實身體掃描數據、現實世界流傳的格斗術為基礎的,精神痛覺100%的變態游戲。曾經有一段時間,李進與初戀情人分手,他那個情人跟著有錢人跑了,心情非常煩躁的他,看到拳皇的廣告詞:拳拳到肉、痛覺100%,李進那個時候還沒滿十八歲,連酒都不能喝,于是為了發泄,帶著揍人或者被揍的發泄心態,李進玩了他人生的第一款虛擬游戲。

    整整三個月,挨打與打人,100%的痛感揍的他死去活來,卻也打碎了他那顆脆弱而弱小的心,用拳頭與血淚打出了另一顆意志堅定而強大的心。

    在拳皇中,李進走出了低谷,認識了一群朋友,也就是當時一個游戲工作室找到了他。在游戲中李進瘋狂的自虐與虐人,也開始小有名氣,開始有人請他做陪練,畢竟100%痛感不是說著玩的,在這種能打疼人卻打不死人的世界里做陪練,比在現實中還艱苦,純粹的受虐,不過因為如此,工資也很高,當時缺錢的李進接了他游戲生涯的第一筆生意,之后,雖然技術不出眾,卻一直在游戲中從事各種各樣的體力活一直到今天。

    “如果真有拳皇格斗系統‘自由模式’的影子,那可真是天助我也……”

    李進握緊了小刀,忽然露出一個笑容,轉過頭詭異的望著硬皮巨鼠,茫然無知的兩只硬皮巨鼠并不知道,在這個笑容下,它們以及《世界》世界的命運都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