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章251、魂火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章251、魂火

    舊兩天趁家人休息。忙著收拾屋子買年貨。搞地心累身爾。從心情寫,大家見諒吧!

    一想到這里的骨骸都曾經是強大的生命,卻在這里隕落,看著眼前的無邊白骨,不知道有多少的強者隕落在這里,一想到這些宋啟明就感覺心里沉甸甸的,這個自己沒聽說過的空間里,本身竟然有吸收靈氣和其他力量的能力,宋啟明以自己對天地法則力量的理解看,這個古怪的能力應該是法則的力量。

    在這個法則的作用下,進入這里的存在,無論多么強大,基本都要被吸收走本來的力量,在這里不被吸收的力量很少,在宋啟明手里的那團劍種殘光就是其中之一,這青光畢竟曾經的圣人所有,宋啟明也從這方面知道了,想要這里保持住自己的力量,恐怕只有圣人等級的存在才可能的。

    可是圣人天地中就八位,除此外都是各等級的生命,他們的力量不如圣人,所以進入這里就要被吸收走力量,這是法則,無人可以對抗,因此進入這里的大多數生命都選擇了放棄過去的力量,然后吸收這里土地里的綠氣重新獲得力量,這些情況都是宋啟明獨自推演出來的。

    心中掠過這些情況,宋啟明最后只能輕嘆一聲,然后放棄思考這些事情,而是將全部的精神都投入到眼前的這團綠火中,感受著綠火中的陰寒與死亡氣息,宋啟明知道,自己也要和許多陷入這里的強者一樣,都要放棄過去的力量,選擇從新開始,用這里的力量開始。

    雖然宋啟明手里有一點青光,可是也就那么一點罷了,他不知道如何讓這青光增加,所以就只能將這殘余的劍種力量化為一個拳頭大的青色光球,保護住靈氣組成的金丹,而金丹內的陰陽魚,血魂珠和三圣母,還有其他的幾件法寶對于他非常的重要,為了保護住它們,宋啟明只好將這劍種的力量用在這里。

    看著這個核桃大的綠火,宋啟明心念一動,試圖讓它吸收更多的綠色力量變大起來,可是試驗了幾次卻發現根本不行,他再次從血魂珠里取出一滴血,結果情況和剛才一樣,被吸收干凈里面的生命力量后,在宋啟明神念的主持下,再次吸收土地里的綠氣,可是到了核桃大后卻無法再次增加。

    宋啟明將兩團綠火匯合在一起,再次試驗了一次,這次他沒用自己的神念寄托,在重復了前面兩次的步驟后最后這滴血根本沒吸收任何的力量就消失在空間中,這下他終于明白了,這綠火必須是血肉和其中的精神力量在吸收了土地里的綠氣化成的,沒有血肉或者精神,根本就無法生成綠火。

    有了這個感悟,宋啟明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雖然他的血魂珠內血液生息不絕,可是在這里沒有血力法則的地方,早晚都有用光的一天,所以根本不能浪費,每一滴都要計算著用,有了這樣的想法,宋啟明接下來釋放了數十滴血液出來,轉化的綠火后再互相融合,轉眼就讓綠火團有了西瓜大。

    眼見這么大的綠火,宋啟明覺得基本夠用了,西瓜大就用了他上車滴血液來轉化的,不過在這要應該足夠使用,所以宋啟明一邊將劍種青光包裹住金丹進入綠火中,一邊用神念控制著這團綠火,他準備再轉化幾滴竟停止,然后開始探索這個空間,可是正當他在進行最后的幾次轉化時候,猛然感覺心靈一顫。

    一股危險感覺從神念中升起,宋啟明不禁一驚,剛才他明明用神念掃描了萬里方圓,周圍根本沒有能威脅自己的,怎么會有危險?正當他奇怪的時候,神念剛放出去,還沒等散開,就感覺空中一陣振動,“嘶,”!嘶,”!,地破空聲傳了過來,在聲音傳來的同時,有兩團菠蘿大的綠火出現在他面前。

    宋啟明神念一掃,就發現兩團綠火上分別凝聚了一張人的臉,不過是綠火凝聚,本身就不穩定,所以顯得很陰森,兩張臉綠慘慘的,說不出的猙獰和恐怖。        兩團綠火一見宋啟明,還沒等他安問,其中一個就用說不清楚是男還是女的尖利聲音在宋啟明的神念中道:“哈哈,我們的運氣真是好,不想這次我們巡邏竟然遇到了個大肥羊,這個家伙的魂火如此的大,想必在外面的時候力量也維持的強,呵呵,不錯!不錯!這次可以吃個飽了!”

    說話的時候,其中一團綠火向宋啟明飛近了點,綠火中的那張臉上露出了猙獰殘忍的笑容,而聽了他的神念傳聲,宋啟明心里一沉,雖然他在發現這個。世界的力量本質趨于死亡和陰寒的時候就知道,這里的情況肯定是非常的混亂和無情小可是沒想到還是低估了這里的殘酷。

    對方一來就要吃掉自己,這讓他不禁有點為難,因為他的力量還太弱,很難對抗對方,那個。聲音剛說完,旁邊另一團綠火卻傳出了一個沉悶的男聲在他的神念中道:“壽圓常,我們還是應該將他抓起來,帶回去給大頭領吃,如

    這個聲音一起,剛才還往前湊的第一個聲音猛然凝滯了一下,略一沉吟后才再次道:“這個。家伙這么大,我們一人吃一部分完全可以分了,只要我們不吸收吃掉的力量小而是將它壓縮體積,藏在魂火中,自己的體型就不會增加,這樣大頭領也發現不了,難得發現這樣大的  為什么要送給別人增加力量?。動了他,見他們兩個。當著自己面,如此肆無忌憚地談論要吃自己,宋啟明不禁感覺又氣又恨,這么多年來,他一路強大起來,尤其是斗敗了陸壓后,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天地的高層,成為少數強大的存在了,可是沒想到在這里卻只是人家的食物。

    “哼!兩位如此當著我的面就談論如何吃了我,是不是太過放肆了?難道真的以為我是那么好欺負的嗎?。宋啟明心中有氣,同時也是想試探一下對方,所以在另一個還沒決定是不是和同伙將自己私下吃了的時候,在神念里傳聲冷笑地問道。

    “咦!你還不滿意了?呵呵小子,無論你在外面如何的強大,耳是只要進入了無間地獄,力量就要被吸收,如果你的力量不夠強,血肉和魂魄沒轉化出這么大的魂火的話,我們還能放你一馬,可是一來你就轉化了這么大的魂火,不吃你吃誰?”那個尖利的聲音綠火聽見宋啟明的質問,好笑地反問道。

    另一個沉悶男聲的綠火也接口在神念中道:“是的,你一開始就有這樣強大的綠火,以后早晚是個頭領級別的,說不定以后就要壓在我們頭上,奴役我們了,所以還是趁你不熟悉這里,無法使用力量的時候吃了干凈小子,”認命吧”。

    話音沒落,他已經合身一撲。整個菠蘿大的綠火團猛然一擴,轉眼就化為一個。一尺大的綠色旋渦,猛然撲到宋啟明的魂火上,旋渦飛快的選擇,宋啟明就感覺自己的神念和那綠火一起開始被錄離,心頭大驚,而這個時候另一團綠火怪叫一聲,也化為了一團旋渦撲上來。

    感覺到自己的神念和綠火在飛快的消失,宋啟明心頭驚恐非常,下意識地運轉起青萍劍的神通,那殘余的劍種力量猛然一凝,縮小了一大半的體積,只有薄薄的一層貼在金丹上,其余的里化為一道拇指粗細的青色光劍從綠火中刺出,直接就刺入那個說話尖利的家伙化的綠色旋渦中。

    “啊,,!這個是什么?在無間地獄里你的力量怎么能保留下來?這是什么力被青色光劍刺進來,他化為旋渦吞食宋啟明魂火的綠火猛然到烈地顫抖起來,驚恐的叫道。

    可是還沒等他說完,青色劍光一旋,一攪一震之下,已經將那團綠火攪散,然后光揮一閃。就奔另一個綠火而去,另一團綠火本來被同伴一叫嚇了一跳,剛要脫離開宋啟明的魂火,可是宋啟明根本沒給他時間,青光一閃,刺入綠火中,一攪一震,再次將這團綠火震散。

    見兩團綠火被破,宋啟明才松了口氣,他仔細一感覺,才發現剛才自己西瓜大的綠火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就被這兩個家伙吸收了五分之一,因此才讓觸動了自己的防衛本能,他的神念放松下來,感覺了下這道細小的劍光,不禁有點感激通天傳他此神通,如果沒了這個神通和力量幫助,自己還不定怎么樣呢。

    宋啟明神念放松開,才感覺一陣后怕,同時也想起來,這兩個家伙剛才說話的時候說這里是無間地獄,難道自己已經掉到了能進不能出的地獄最底層?一想能進不能出,宋啟明就感覺心頭冰涼,他知道不是掉進來的生物真的出不去,而是這里的力量法則特殊。

    無論在外面多么強大,可是一進入這里,因為這里的空間特殊,隔絕任何的外力和法則,所以進入的生物都無法吸收了外力幫忙,而生物本身的力量又要被空間吸收,所以這里留存的生物一定都是非常的弱,縱然和自己一樣吸收了土地綠氣的力量,估計到了一定程度就會有限制的力量出現。

    這樣一來這里的生物永遠不能強大起來,自然也就破不開空間屏障出去了,這些都是宋啟明念頭一閃想到的,不過他知道這些現在不重要,如何在這里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想到這里他神念一掃被自己攪散的兩團綠火,不禁再次一驚,只見那散落開的綠火正在開始聚合,顯然要重新凝聚。

    宋啟明立刻明白了,這個用血肉和魂魄吸收了土地綠氣而生成的綠火,具有著不滅的特性,縱然被攪散也能重新凝聚,一想到這樣的特性宋啟明不禁頭疼,難道自己也象這兩個家伙一樣吞食了他們?吞食!忽然宋啟明心里一動,他忽然想到一個主意,心念一動,青光再次射出。

    舊兩天趁家人休息。忙著收拾屋子買年貨。搞地心累身爾。從心情寫,大家見諒吧!

    一想到這里的骨骸都曾經是強大的生命,卻在這里隕落,看著眼前的無邊白骨,不知道有多少的強者隕落在這里,一想到這些宋啟明就感覺心里沉甸甸的,這個自己沒聽說過的空間里,本身竟然有吸收靈氣和其他力量的能力,宋啟明以自己對天地法則力量的理解看,這個古怪的能力應該是法則的力量。

    在這個法則的作用下,進入這里的存在,無論多么強大,基本都要被吸收走本來的力量,在這里不被吸收的力量很少,在宋啟明手里的那團劍種殘光就是其中之一,這青光畢竟曾經的圣人所有,宋啟明也從這方面知道了,想要這里保持住自己的力量,恐怕只有圣人等級的存在才可能的。

    可是圣人天地中就八位,除此外都是各等級的生命,他們的力量不如圣人,所以進入這里就要被吸收走力量,這是法則,無人可以對抗,因此進入這里的大多數生命都選擇了放棄過去的力量,然后吸收這里土地里的綠氣重新獲得力量,這些情況都是宋啟明獨自推演出來的。

    心中掠過這些情況,宋啟明最后只能輕嘆一聲,然后放棄思考這些事情,而是將全部的精神都投入到眼前的這團綠火中,感受著綠火中的陰寒與死亡氣息,宋啟明知道,自己也要和許多陷入這里的強者一樣,都要放棄過去的力量,選擇從新開始,用這里的力量開始。

    雖然宋啟明手里有一點青光,可是也就那么一點罷了,他不知道如何讓這青光增加,所以就只能將這殘余的劍種力量化為一個拳頭大的青色光球,保護住靈氣組成的金丹,而金丹內的陰陽魚,血魂珠和三圣母,還有其他的幾件法寶對于他非常的重要,為了保護住它們,宋啟明只好將這劍種的力量用在這里。

    看著這個核桃大的綠火,宋啟明心念一動,試圖讓它吸收更多的綠色力量變大起來,可是試驗了幾次卻發現根本不行,他再次從血魂珠里取出一滴血,結果情況和剛才一樣,被吸收干凈里面的生命力量后,在宋啟明神念的主持下,再次吸收土地里的綠氣,可是到了核桃大后卻無法再次增加。

    宋啟明將兩團綠火匯合在一起,再次試驗了一次,這次他沒用自己的神念寄托,在重復了前面兩次的步驟后最后這滴血根本沒吸收任何的力量就消失在空間中,這下他終于明白了,這綠火必須是血肉和其中的精神力量在吸收了土地里的綠氣化成的,沒有血肉或者精神,根本就無法生成綠火。

    有了這個感悟,宋啟明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雖然他的血魂珠內血液生息不絕,可是在這里沒有血力法則的地方,早晚都有用光的一天,所以根本不能浪費,每一滴都要計算著用,有了這樣的想法,宋啟明接下來釋放了數十滴血液出來,轉化的綠火后再互相融合,轉眼就讓綠火團有了西瓜大。

    眼見這么大的綠火,宋啟明覺得基本夠用了,西瓜大就用了他上車滴血液來轉化的,不過在這要應該足夠使用,所以宋啟明一邊將劍種青光包裹住金丹進入綠火中,一邊用神念控制著這團綠火,他準備再轉化幾滴竟停止,然后開始探索這個空間,可是正當他在進行最后的幾次轉化時候,猛然感覺心靈一顫。

    一股危險感覺從神念中升起,宋啟明不禁一驚,剛才他明明用神念掃描了萬里方圓,周圍根本沒有能威脅自己的,怎么會有危險?正當他奇怪的時候,神念剛放出去,還沒等散開,就感覺空中一陣振動,“嘶,”!嘶,”!,地破空聲傳了過來,在聲音傳來的同時,有兩團菠蘿大的綠火出現在他面前。

    宋啟明神念一掃,就發現兩團綠火上分別凝聚了一張人的臉,不過是綠火凝聚,本身就不穩定,所以顯得很陰森,兩張臉綠慘慘的,說不出的猙獰和恐怖。        兩團綠火一見宋啟明,還沒等他安問,其中一個就用說不清楚是男還是女的尖利聲音在宋啟明的神念中道:“哈哈,我們的運氣真是好,不想這次我們巡邏竟然遇到了個大肥羊,這個家伙的魂火如此的大,想必在外面的時候力量也維持的強,呵呵,不錯!不錯!這次可以吃個飽了!”

    說話的時候,其中一團綠火向宋啟明飛近了點,綠火中的那張臉上露出了猙獰殘忍的笑容,而聽了他的神念傳聲,宋啟明心里一沉,雖然他在發現這個。世界的力量本質趨于死亡和陰寒的時候就知道,這里的情況肯定是非常的混亂和無情小可是沒想到還是低估了這里的殘酷。

    對方一來就要吃掉自己,這讓他不禁有點為難,因為他的力量還太弱,很難對抗對方,那個。聲音剛說完,旁邊另一團綠火卻傳出了一個沉悶的男聲在他的神念中道:“壽圓常,我們還是應該將他抓起來,帶回去給大頭領吃,如

    這個聲音一起,剛才還往前湊的第一個聲音猛然凝滯了一下,略一沉吟后才再次道:“這個。家伙這么大,我們一人吃一部分完全可以分了,只要我們不吸收吃掉的力量小而是將它壓縮體積,藏在魂火中,自己的體型就不會增加,這樣大頭領也發現不了,難得發現這樣大的  為什么要送給別人增加力量?。動了他,見他們兩個。當著自己面,如此肆無忌憚地談論要吃自己,宋啟明不禁感覺又氣又恨,這么多年來,他一路強大起來,尤其是斗敗了陸壓后,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天地的高層,成為少數強大的存在了,可是沒想到在這里卻只是人家的食物。

    “哼!兩位如此當著我的面就談論如何吃了我,是不是太過放肆了?難道真的以為我是那么好欺負的嗎?。宋啟明心中有氣,同時也是想試探一下對方,所以在另一個還沒決定是不是和同伙將自己私下吃了的時候,在神念里傳聲冷笑地問道。

    “咦!你還不滿意了?呵呵小子,無論你在外面如何的強大,耳是只要進入了無間地獄,力量就要被吸收,如果你的力量不夠強,血肉和魂魄沒轉化出這么大的魂火的話,我們還能放你一馬,可是一來你就轉化了這么大的魂火,不吃你吃誰?”那個尖利的聲音綠火聽見宋啟明的質問,好笑地反問道。

    另一個沉悶男聲的綠火也接口在神念中道:“是的,你一開始就有這樣強大的綠火,以后早晚是個頭領級別的,說不定以后就要壓在我們頭上,奴役我們了,所以還是趁你不熟悉這里,無法使用力量的時候吃了干凈小子,”認命吧”。

    話音沒落,他已經合身一撲。整個菠蘿大的綠火團猛然一擴,轉眼就化為一個。一尺大的綠色旋渦,猛然撲到宋啟明的魂火上,旋渦飛快的選擇,宋啟明就感覺自己的神念和那綠火一起開始被錄離,心頭大驚,而這個時候另一團綠火怪叫一聲,也化為了一團旋渦撲上來。

    感覺到自己的神念和綠火在飛快的消失,宋啟明心頭驚恐非常,下意識地運轉起青萍劍的神通,那殘余的劍種力量猛然一凝,縮小了一大半的體積,只有薄薄的一層貼在金丹上,其余的里化為一道拇指粗細的青色光劍從綠火中刺出,直接就刺入那個說話尖利的家伙化的綠色旋渦中。

    “啊,,!這個是什么?在無間地獄里你的力量怎么能保留下來?這是什么力被青色光劍刺進來,他化為旋渦吞食宋啟明魂火的綠火猛然到烈地顫抖起來,驚恐的叫道。

    可是還沒等他說完,青色劍光一旋,一攪一震之下,已經將那團綠火攪散,然后光揮一閃。就奔另一個綠火而去,另一團綠火本來被同伴一叫嚇了一跳,剛要脫離開宋啟明的魂火,可是宋啟明根本沒給他時間,青光一閃,刺入綠火中,一攪一震,再次將這團綠火震散。

    見兩團綠火被破,宋啟明才松了口氣,他仔細一感覺,才發現剛才自己西瓜大的綠火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就被這兩個家伙吸收了五分之一,因此才讓觸動了自己的防衛本能,他的神念放松下來,感覺了下這道細小的劍光,不禁有點感激通天傳他此神通,如果沒了這個神通和力量幫助,自己還不定怎么樣呢。

    宋啟明神念放松開,才感覺一陣后怕,同時也想起來,這兩個家伙剛才說話的時候說這里是無間地獄,難道自己已經掉到了能進不能出的地獄最底層?一想能進不能出,宋啟明就感覺心頭冰涼,他知道不是掉進來的生物真的出不去,而是這里的力量法則特殊。

    無論在外面多么強大,可是一進入這里,因為這里的空間特殊,隔絕任何的外力和法則,所以進入的生物都無法吸收了外力幫忙,而生物本身的力量又要被空間吸收,所以這里留存的生物一定都是非常的弱,縱然和自己一樣吸收了土地綠氣的力量,估計到了一定程度就會有限制的力量出現。

    這樣一來這里的生物永遠不能強大起來,自然也就破不開空間屏障出去了,這些都是宋啟明念頭一閃想到的,不過他知道這些現在不重要,如何在這里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想到這里他神念一掃被自己攪散的兩團綠火,不禁再次一驚,只見那散落開的綠火正在開始聚合,顯然要重新凝聚。

    宋啟明立刻明白了,這個用血肉和魂魄吸收了土地綠氣而生成的綠火,具有著不滅的特性,縱然被攪散也能重新凝聚,一想到這樣的特性宋啟明不禁頭疼,難道自己也象這兩個家伙一樣吞食了他們?吞食!忽然宋啟明心里一動,他忽然想到一個主意,心念一動,青光再次射出。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