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章223、謀嫁與請托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章223、謀嫁與請托

    “!”一一,一混賬東西。敢燒本座。此仇日后必報!”鰓繃壞兀大日精火噴來,金鳳仙子逃都走,他知道自己也應付不了,全力運轉神通。破空而去,可是他要收回那畫卷,那是先天靈寶天地書的一半,又叫河圖,同伏羲手里的洛書是一對。他當然不舍得拋棄。

    可是就這么耽誤了一點的功夫,大日精火燒到,雖然讓他收回河冉。卻也被燒傷了一只手臂,一只手就此燒去,被大日精火燒去的手。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恢復的,除非他能成圣,憑圣人力量才能修復。否則只要活著就永遠要失去一只手,這就是大日精火的恐怖,非如此也不足讓兩大真仙逃跑了。

    正如金鳳說的,此火是本命真火。燒沒一點就少一點,如果不是宋啟明自負從陸壓那里得到了他的精核,可以補充回來,是不會用此手段的,不過這一手也震懾了其他人。在天帝他們看來,這個家伙就是咋。瘋子,竟然不惜用本命力量去對付敵人,還是少惹為妙的好。

    宋啟明見事情已了,在周天星辰鎖上空集行了一圈,轉身就要向星辰鎖中去,忽然左側方有兩團燦爛的金光升起,同時一個平和的神念傳來道:“周天星主請!佛門日光如來在此有禮了,我佛門欲要從星主手中求一百零八個星神之位,以我們佛門如來之位相換,不知星主以為如何?”

    話間兩團金光飛近,還沒等宋啟明回答,忽然在他身邊不遠處的虛空一陣晃動,接著一團云彩出現,上面站立了七個人,他們的云彩正好攔住那兩團金光,云彩中傳出一聲清郎的笑聲神念道:“兩位且住吧!前路不通。你們去人間蒙騙那些凡人可以,居然騙到了天上來。真是過份了!

    你佛門的佛有幾千咋一個如來的位置就要人家給你一百零八個星神位,想什么美事呢?什么好事都被你們佛門占了,我們呢?難道你們吃肉讓我們具味嗎?去!去!去!回頭去吧!再前來,莫怪貧道的翻天印無情,到時候兩教沖突,可是你們的過錯!

    他剛說完,接著又一個溫和的聲音透過神念在云中傳出道:“雖然他們來蒙騙周天星主很很過分,不過廣成師兄也不好如此落人面皮,萬一這二位被你一說,良心發現,從此閉門不出,就不再騙人了,那豈不是人家佛門的損失?到時候如過西方二圣找上門去,你還要賠禮的!”

    那兩團金光正是一直在旁邊看著的日光佛和月光佛,他們見陸壓落敗。失去了本命精珠,雖然被金鳳救走了,可是卻也從此費了,失去了九成的本源力量,他以后不要說永遠沒了成道的機會,就是等級都要跌落許多,恐怕會從大羅金仙跌回金仙的層次去,想想都著實可憐。

    不過兩人也知道這是個機會。趁鰓鵬和金鳳仙子離開,他們趕緊上前搭訕,想和平地從宋啟明手里求取些星神位,不想網說就話,沒等趕過來,就被人插了一道,攔在半路上。不禁惱火,一直沒說話的月先,佛不悅道:“廣成和云中兩位道兄何必如此相逼?難道你們闡教如此霸道,一定要阻攔我們嗎?”

    他這咋小神念網發出去,就聽一個蒼老的聲音透過神念從云中傳出道:“兩位如來誤會了,不要如此說,好似我們闡教如何霸道一樣,我南極仙翁在天界這么久,還沒聽有如此說的,為何兩位一到來就給我們扣了大帽子?這可不好,這個周天星辰的神位問題是天庭的事情,和你們佛門無關,請回吧。剛才的陸壓是你們佛門的大日如來,上來就是一通打,如今已經敗了。你們再來,想用言語打動人家,武不的不成來文的,何必呢?如果不想起沖突就回吧,否則大家就伸量一下!”

    “無聊!星神位我給誰輪不到你們管,育來煩我,一概殺之!”南極仙翁的話說完,日月雙佛還沒回答。宋啟明的聲音卻先從虛空中傳出。同時說到殺之的時候,一股沖天殺氣涌入諸神仙的神念中,那凜冽而純粹的殺意讓所有在場的神仙都是一滯,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宋啟明已經一縱身,化為一道金光而去。

    等他投入到那周天星鎖中的一個星球里,將周天萬象鏡吐出來,身體一縱進入鏡子的空間中,然后回到鏡子中的周天星斗陣里,落在主星太陽星上,然后就開始在熊熊大日精火中煉化那奪自陸壓的精核,再也不管外面的事情,對他們的戰斗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如今躲在鏡子里,這里的時間的一天比三百六十五天,所以他要在這里修煉,有鏡子和周天星辰的保護,除非是圣人到了,否則這里根本沒人能破開,象陸壓那種情況。畢竟罕見,當年妖帝留的羽毛也就那么一根罷了,所以宋啟明才根本不管他們在外面如何吵嚷,自己躲回去修煉去了。

    宋啟明知道在這個世界一切都是要看實力的,如果沒實力,一協都是

    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億兒水月罷了,所以躲起來井吸收了那精核正經,可沒空聽視阿7嚷,可是他走了外面這些人卻沒走。

    此時退到遠處的天帝云座,見闡教和佛門又對峙上了,在云座的玉后不禁嘆息一聲道:“打來打去什么意思呢?這個家伙如今自己回星辰鎖中去了,是要去吸收那精核的力量,彌補剛才吐了一口大日精火的損失,什么時候出來都不知道呢?墒悄憧此麄儍杉宜坪跻F在就打起來呢,何必呢?”

    天帝因為失去了爭奪的心思,所以對這個事情也上心,一揮手吩咐仙官傳旨下去,留個仙官在這里小等周天星主出來了,就請他的天庭受封。然后自己命人掉轉云頭回靈霄殿去了,走的時候回頭看了看正對峙的佛門兩佛和闡教中人,不禁無奈的道:“人間帝王權柄無雙,人間

    。

    奈何聯這介。比人間帝王尊貴無數的天聳卻要如此事事不順呢?唉!爭去吧,縱然是爭勝又如何?那個周天星主也是野性的家伙,只看他和陸壓之斗就知道了,等他以后吸收完了回再出來,這些在這里等的家伙能不談成都是兩說,人家未必怕他們啊。如果怕,也就不會對陸壓下死

    。唉!聯有時候真的羨慕這個的性格,可以不顧一切,想殺就殺,奈何聯卻不能啊,三百六十五個周天星神位,無量星辰元力一半的力量。無論是闡教、佛教、截教,甚至是人教誰得到了這力量,都是可以增加實力的東西,這個星神位,唉!走吧,走,回去歌舞飲宴去!”

    天地感慨完后,不禁頹廢地閉上眼睛,看著丈夫顧廢的眼神,天后不禁心疼,可是丈夫卻也是無奈,天庭各家勢力錯節,天帝掌握的力量太少,根本沒有太大說話權利?墒蔷瓦@么放棄,丈尖心中不甘。天后絕色面容上眉頭皺起,她轉頭對周天星辰鎖的方向望了半晌,心思百轉,卻也想不出個好辦法。

    回眼的時候,看見階下戰立的幾個絕色仙女,不禁眼睛一亮,一介,想法涌上心頭,她越想越覺得可能,不禁有點興奮,她一把握住天帝地手。見天帝睜開眼睛奇怪地看自己,天后略帶興奮道:“陛下不要憂慮。本宮到是有一計,或者可行。我也是無意相到的,不知道可行否,我們參詳一下如何?”

    “哦!不知道娘娘有什么好計?”一聽妻子有了計策,天帝不禁又有了點精神,雖然未必能行,但總是有點希望不是,所以立刻坐正身體。好奇地問了起來,天后見丈夫了點精神,就將自己剛才想的事情說了。天帝聽完不禁沉吟半晌不語。

    好半天他才道:“我們的大女兒龍吉因為趕上封神大劫,最后還是沒過去那個劫數上榜封了神。其他孩子都是我們的掌中寶,若是用她們的婚姻去換星神個我當然不愿意小可是三圣母是我外甥女,同樣也是我的孩子一樣,雖然楊戩對我不尊,可是他畢竟是個孩子,如果知道我們用他妹妹去”,恐怕要麻煩啊”。

    天后一聽不禁皺眉,她好不容易想出這么辦法,可是丈夫竟然優柔寡斷的不同意,不禁不悅道:“小當年你妹妹私配凡人,觸犯了天條,她的女兒你就敢保證不會再犯?我看不若現在就將她嫁了,免得日后再生是非,何況這周天星主也是好門戶,如何不可?楊戩如果敢鬧,你不會拿出舅舅的威嚴來?”

    天帝不禁苦笑了一下道:“舅舅的威嚴?那東西聯有嗎?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從聯將他們母親鎮壓起來,這兄妹兩個對我如仇似敵,哪里會聽我的?何況這幫子神將一個個什么德行你不是不知道,那哪噸想辦法要殺了他爹,對我更是帶理不理的。那雷震子和他一樣,仗著是闡教

    他剛說到這里,忽然有仙官在外面唱禮道:“斗姆元君前來求見”。

    兩人不禁一愣,不知道斗姆元君來這里做什么?不過他們也知道不能不見,只好讓人有請,不一會就見金靈圣母駕了一朵白云飛來。云上除了她自己外,還有精衛和金瓶童子,那金瓶童子雖然站立,可是身體僵硬,很不自然,顯然是被下禁制。而精衛則是咬著手指,眼神怯怯地樣子,似乎做了什么錯事一樣。

    天帝天后沒想明白原因,但她們已經進來來,三人見面寒暄一番后。金靈圣母笑道:“本宮追來陛下的云駕,所為的就是有一件事情相托。因為金瓶童子和精衛出來辦事。事情完了不回去,還想貪玩,所以我特意抓了他們來,想送回兜率宮去?墒桥R時有事,只好麻煩陛下順路送回去了

    天帝天后一聽不禁驚詫地看著金靈圣母,他們怎么都沒想到金靈圣母抓了人,最后讓自己去送,這成什么了?最后不自己要面對太上老君的怒火嗎?憑什么?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