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章220、有運道的家伙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章220、有運道的家伙

    澡簡直混帳!居然敢如此對本帥說話,我,一一一言!”界淵馳雷震子當眾一噎,氣地渾身亂顫,想多罵兩句,可是網說了混帳,雷震子猛然目露兇光地看著他,渾身煞氣亂颮,嚇地李靖趕緊閉上嘴,這幫家伙名義上是天界的神將,可是能管理他們的,讓他們聽話的基本沒有,惹翻了打上司是經常的現象。^^百度搜,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

    見李靖閉了嘴,雷震子不屑地道:“也不稱稱自己幾斤幾兩,真當自己很厲害?亂指揮什么?你知不知道那是誰在斗?不知道我告訴你,那是兩只大日金烏,不說他們本命的那無物不焚的太陽真火多可怕,單是他們的等級你知道是什么嗎?大羅金仙!

    兩個大羅金仙在斗,你讓我們兩個金仙上去,送死嗎?何況天后十年前來這里的時候就已經去了你的兵權,沒天帝的旨意,你憑什么讓我們聽你的指揮?如果不是看在哪吃的面子上,我才懶得呆在這里,你自己想要去奪好處就自弓上,不要拉我們墊背!”

    “你!”,哼!懶得理你!”李靖被雷震子頂了幾句后,想回嘴,可是又知道得罪不起這個家伙,不說他本身的實力就是金仙,他師傅更是闡教大羅金仙高手,自己根本招惹不起,以前有天帝旨意,他們這些闡教三代奉命在天庭聽用,所以還聽天帝的話,如今自己被錄奪了兵權,人家自然不聽了。

    他想了想,見兒子哪吃頭也不抬地擦拭著自己手腕上的金環,李靖恨地一摔斗篷,縱云向十萬天兵親軍戰陣飛去,四大天王則對看了一眼,也跟著飛了過去,雷震子見他們都飛走了,著了眼遠處互相戰斗的兩道金光,一邊運力抵檔那力量余波,一邊低聲道:“對不起,我剛才話可能重了,沒給你爹留臉!

    哪吮抬起頭,目光冰冷地看著遠方,咬牙切齒地道:“重了?我看是輕了,千多年來。你知道,我恨不能食其肉、寢其皮,他雖然名義是我爹,可是我現在的身體是蓮花化身,根本沒有血肉。他算狗屁的爹?如果不是有燃燈古佛那個狗屁混帳給他黃金塔,?宋业哪緦倩,阻我成道,我早殺了他了!

    雷震子聽見哪吃那恨意沖天的話,不禁嘆息一聲,自己是無父母的孤兒,如果不是當年周文王救了自己,并且收為義子送給云中子為徒弟,F在早就化黃土了,師傅對自己如父母一樣,根本就沒有哪吃這樣父子如仇敵的情況,所以他也無法理解對方的心情。只好輕聲勸道:“還是算了,你知道那黃金塔上有特殊的咒文,是燃燈特意弄出來控制你的,為的就是多一份戰力,端是好算計,這次我師傅他們都來,聽說要另有打算,不如我們去那邊看看,何必在這邊受氣?反正我們現在占了理,估計你爹也不能拿這個做引子,用黃金塔懲罰你吧?”

    哪吮恨恨地回頭看了眼李靖的親軍所在,點了點頭,一踩腳上風火輪,和雷震子一起縱起遁光而去,他們剛才說話都是護罩里,雖然里日月雙佛不遠,不過卻也不會被對方聽見說什么,如今雙雙遁去,日月雙佛卻理也不理,只是靜心感應場中的戰斗。

    而金靈圣母四女到了附近后,云霄開始將自己的頂級先天靈寶“渾元金斗。祭了出來,開始對陸壓進行干擾,讓本來占了上風的陸壓開始有點手忙腳亂起來,宋啟明本來處在下風,可是當云霄一幫忙后,他才得了緩氣的功夫,心念電轉,總結了一下剛才的戰斗經驗,就要再次出手。

    這時候云聳的動作不禁停頓了一下,她的腦海里忽然有個女子用神念傳聲給云霄道:“云霄仙子快住手,我是女娼娘娘座下金鳳,你不要插手他們的戰斗。

    這是他們兩個大日金烏之間宿命之戰,無論誰贏了都將得到妖族的大氣運和周天星辰的力量,你如果加了進去,會干擾他們,同時也讓他們得到的氣運減弱,還是留在一邊看著吧,附近的高手少,等他們分了勝負后,這些人都會出手要擄去勝利者,逼要星神個,如果是你同門勝了,那時候才是你出手的時候呢!”

    聽了金鳳仙子的傳念,云霄略一遲疑后,強壓下心沖仇恨,退回到三女的身邊,將剛才金鳳的傳聲說了,其他三女略一商量后決定還是先看看,如果是陸壓要勝,那就出手救宋啟明,如果宋啟明勝,就幫忙抵擋各路高手趁他虛弱時候出手擄人的行為。

    對于云霄的突然收手,宋啟明開始還挺奇怪,不過他現在化身大日金烏后卻也沒了任何的情緒和感情,不知道是因為大具金烏本身的原因還是其他的原因,他對云霄的加入和退出根本就不放在心中,現在他的念頭很純粹,也很簡單,就是打敗眼前的金烏,毀滅它!當然,陸壓也是同樣的想法。

    兩只金烏的戰斗都是以肉搏戰為主,法術攙雜其中,陸壓從出生到現在已經有了上百萬年的時間,對身體的熟悉根本不是宋啟明能比的,他的手段非常的多,不是一會抖出幾根羽毛化為擁有自己三分之一力量的分身幫助自己,就是利用速度和光影形

    不過宋啟明勝在有周天星辰鎖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補充,無論什么樣的打擊都能快速恢復,而且力量用不潰絕,還不斷學習對方的手段,所以才能堅持到現在,眼見越打雙方差距越來越陸壓猛然在一次對撞后,錯身而過中他三爪一變,忽然同時掐了一個古怪的印訣出來。

    那印訣一成,他的三只爪立刻被一團金光包裹住,接著他清嘯一聲,在虛空中一個回弧側翻,中間的爪一抬,回手一爪,那爪化為一個千丈大的金光鳥爪兜頭對宋啟明的后背抓下,宋啟明雖然有所感覺,可是躲避已經晚了,被他一爪抓住后尾,金色的的羽飛散,一抓就被傷了。

    而同時陸壓另兩只爪同時抬了下,卻沒任何的法術放出,可是宋啟明被抓住后面的同時,他的兩個翅膀根處忽然憑空一陷,四下三個小小點。然后那三個點忽然裂開,仿佛被空氣憑空抓裂開一樣,兩個翅膀根上忽然撕裂了幾道大口子,金色的血肉翻卷,金血涌出,在虛空中化為無數的金火。

    宋啟明痛地長鳴一聲,網要掙扎,陸壓已經回身瞬間來到他的背上,猛地合身撞下,那巨大的力量讓宋啟明的身體完全脫開那巨爪的抓握,而在脫離的時候后尾的羽毛完全被抓了下來,可是根本沒給宋啟明痛叫的機會,就被那一撞砸落下去,掠過萬丈虛空,墜落在周天星辰鎖的一個星球上。

    只聽“轟!,一聲這巨大的撞擊和周天星辰鎖本身的防御力量撞在一起,兩股力量的夾擊下,宋啟明一口血噴出去。就開始有點神念昏迷了,金靈圣母一見,正要招呼云霄三女出手幫忙,忽然在宋啟明落下的地方,憑空涌起一團黑色霧氣,然后迅速凝聚成一團黑冰,轉眼就將宋啟明的身體封了進去。

    接著一副畫卷憑空出現,就要擴散開將那冰陀裝進去,忽然一道金光憑空掃過,將那畫卷打歪,這時候虛空中一個尖利蒼老的聲音忽然叫道:“金鳳仙子你這是何意?此子并不是我妖族中人,你何必要幫他?難道仙子也要星神個不成?”虛空中傳出金鳳仙子的輕笑聲道:“鰓鵬,你如今控制妖族還不夠嗎?不要太貪心了,這周天星辰鎖和大日金烏的事情,娘娘說了,不許你插手,并且專門派我來阻止你的!”

    “哼!娘娘管的太寬了吧,我,,混蛋,怎么可能!”虛空中的鰓鵬網說了半句話,忽然那凍結宋啟明的黑色冰搶忽然發出“咔咔!,的碎裂聲,并且從裂縫中開始從內部冒出了一縷縷地金色火焰,鰓鵬同時感到自己力量凝聚的黑冰開始束縛不住里面的金烏了,一股精純內斂的力量開始在里面誕生。

    他不禁恨恨地罵了一聲道:“混帳東西,又是一個有運道的家伙,冰封一下就能領悟精粹力量的奧秘,這么短的時間就將自己的力量精粹了,徹底掌握大羅金仙的力量,精粹度竟然和當初最初的兩只金烏帝俊和太一出生時候一樣,這還有天理嗎?”

    話間,那副畫卷從虛空中隱去,不知道去了哪里,而虛空中傳出金鳳地笑聲道:“實力固然重要,可是運氣才是最重要的,有了大運氣的人,總是能逢兇化吉的,呵呵,這個小家伙竟然可以這么快就和陸壓一樣了,力量既然同樣精粹,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呢?真是期待!”

    她的聲音縹緲,在宋啟明的周圍響起,卻沒被遠方的其他人聽見,顯然是故意說給宋啟明聽的,不過宋啟明卻對她的話毫無感覺,他剛才被陸壓偷襲,打落下來受了重傷,偏偏趕上這個時候鰓鵬出手偷襲,要冰封他,那黑冰詭異地很,竟然能隔離住他和周天星辰力量的聯系。

    在失去外力的幫助后,宋啟明心頭一片清明,他忽然有所明悟,自己現在的狀態實際是一種進化的狀態,精神里往生無數的智慧和經驗正在不斷被自動整合,而身體雖然是大日金烏,是用大日精火孕育,可是使用的力量卻是次一級別的太陽真火,而且就是這太陽精火的力量自己都控制的不純熟。

    可是要如何能控制純熟呢?這個念頭網起,“巨細無遺!,四個字就從腦海里跳了出來,他知道,那是因為自己的精神整合了無數知識和經驗后,自動形成了一種本能的力量,自己只要有個想法,就能從本能智慧里得到答案,現在他已經到了類似自然而然的境界,一切思維都不是刻意去求去想了。

    有了疑問就會自動知道答案,至于如何巨細無遺,宋啟明自然同時心有明悟,他將精神凝聚起來,深入那身體火焰中,去體味分子,原子,等級別的運動,這就是入微入細了,同時精神處在一種似觀非觀的狀態,當他的精神進入原子狀態后,身體的火焰猛然一縮后,再一膨脹,就將身體外的黑冰撐裂,同時身體已經開始從渾身金色如金屬一樣的狀態開始向半透明的金玉形態轉變。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