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章218、命運之戰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章218、命運之戰

    么三啟明的感應里股同源的力量在飛速的接近,而這。剛接近同時也讓外面守護的五方勢力感應到了,當宋啟明的精神和大日精火結合,從周天萬象鏡中沖出來。擴散到了整個周天星辰鎖的時候帶給外面人的沖擊根本不是宋啟明能明白的。

    這些人中包括金靈圣母她們都是一直認為宋啟明是要先修煉到返虛后再出來度劫,度過劫成仙后。力量的性質則從真元轉化為仙氣,這樣他才有資格憑借周天萬象鏡讓周天星辰鎖認主,否則光是憑借真元的話。根本無法承受先天靈寶認主時候的力量反饋,畢竟周天星辰鎖可是比周天萬象鏡大了無數倍的。

    可是他們在在外面等候了十年,等到的竟然是宋啟明的精神和大日精火合一。當他們的面徹底地煉化了周天星辰鎖,那力量的強度竟然是大羅金仙的等級,這已經讓他們都驚詫不已經,無論是金靈圣母等截教弟子還是天帝天后的等天聳掌權者,同時也包括佛門的人和太上老君的門人都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等宋啟明的力量煉化完成退去后,這些人才開始互相神念交流起來。三霄姐妹和金靈圣母都意態蕭索,她們當初為了增加自己的力量。不惜愿意和宋啟明結合;ハ嗳跁驹戳α。然后用分身占據星神位,獲得星力,能打動宋啟明的就是他可以從她們這里獲得力量和經驗短時間呢提升到大羅金仙的境界。

    可是現在看卻是不可能了,因為他自己已經提升到了,四女如何能不消沉?和她們幾個消沉情緒不同的是天帝天后的擔憂。他們沒想到宋啟明只是十年時間就已經成就了大羅金仙。并且控制了周天星辰鎖。但這些卻不是真正讓他們擔心,他們擔心的是宋啟明的力量性質。

    那火焰一出現他們就知道了小那是大日金烏特有的太陽精火的力量。而以前擁有這樣的火焰的人。就是天界的主宰,前任妖族的天帝如今再出一個大日金烏來,難道自己的天帝之位要不穩了?有了這樣的想法。兩夫妻雖然坐在一片祥云中,周圍有無數的天兵天將守護,卻依舊感覺到危機濃重。

    佛門的日光佛和月光佛卻是沉默不語。他們本來就是截教弟子。封神大戰后被俘虜去了佛門。叛截教轉入佛教”中也很是羞恥。所以輕易不出佛界,這次如果不是因為周天星辰的力量和他們有一定的關系。并且受如來佛祖的所托,他們是不會來的,不過面對宋啟明的力量,他們雖然驚詫卻也沒什么動作。

    因為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得到些星神位,其他的都不是他們想管的,而且他們也沒興趣理會。所以兄弟兩個在神念里交流幾句就不再說話。也沒同旁邊的李靖等天界人交流,可是李靖與四大天王則是不同,他們是另有自己的心思。他們五個天王互相神念交流,都是擔憂不已。一伙分了兩波。面和心不和。

    不過還沒等他們在神念中商量明白,一道紫色的火光就破空而來。感應到那越來越來越近的力量,日光佛不精驚訝地看了眼旁邊同樣坐在蓮臺上的月光佛。

    兩人對視后,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驚異。日光佛雙手的手印一變,身外涌出一圈如日光一樣燦爛明耀的光輝。然后瞬間一閃,迎上那道火光而上,同時神念中平和地問道:“大日如來,多年不見了,一向可好?不知道尊駕從何而來?行色如此匆匆?墒菐砹朔鹱娴男轮家?”

    那遁光正是陸壓,他根本就沒停留的意思,見日光佛迎上來動問。只是在神念中道:“沒有佛祖旨意,我來是我自己的原因,此乃我大日金烏一族的私事,和教中無關,你們也不要在這里圍著了。無論什么結果,這個周天星辰鎖都是我大日金烏一族,如何分配輪不到須彌山插手,退開!”

    神念中邊說,陸壓邊催動遁光,越過了日光佛,直奔周天星辰鎖而去,其他幾方人都奇怪他要做什么,難道不知道那周天星辰自己有保護,根本不允許任何力量進入嗎?

    正當大家疑惑的時候,就見陸壓的遁光中猛然爆發出一股浩瀚的力量出來,同時那道紫色火光猛然一變,化為一只百丈長的大日金烏。同時一股莫明的威嚴也隨之散發出來,如天如獄,壓迫著周圍的諸位神仙,其他人沒太多的感觸?墒翘斓酆吞旌髤s在一接觸那威嚴就臉色大變因為那威嚴中帶了帝王的氣勢,其中還有天界的氣息,兩人對望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絲驚慌,不過好在那大日金烏根本沒理會他們,直接就投入進那周天星辰鎖的主星中。沒有絲毫的阻攔,仿佛那周天星辰就是不存在的一樣,周圍的各路神仙都立刻明白,這個家伙一定有出入周天星辰鎖的寶貝。

    壓不理會外面眾神仙的感受,懷著滿腔怒火,用女奶給的,他父親留下的一根專門為了出入周天星辰瑣和周天萬象鏡而特別制造的羽毛,沖過周天星辰鎖的阻攔,進入到大日主星中的空間,才收斂了力量;癁橐粋消瘦的青年。再不所佛門僧侶的打扮,他身披紫色錦袍,上面暗繡了無數的火焰花紋。

    使那袍子猛一看去,仿佛是無數的火焰在熊熊燃燒一樣,充滿了華貴和威嚴,同時他面帶煞氣,目含怒火地看著空間中懸浮地那尺大鏡子,怒喝道:“出來!你這個卑鄙地竊賊,我來了,你應該已經知道了。藏什么?滾出來,偷了我東西的家伙的。出來領死!”

    隨著他話音落下,陸壓一縱身,投入了鏡子里。同樣是毫無阻攔,雖然女娼沒和他細說這根羽毛的具體功能。只說了能進出一次周天星辰瑣和周天萬象鏡用的,可是陸壓只是一接過來,就憑借父子天然血脈內的感應知道了這的毛的全部功能小他知道在羽毛力量沒耗盡前,無論是星辰鎖和鏡子都無法阻攔他的。

    這是當年妖族天帝怕有人意外得到周天星辰鎖的控制權,而特意留下的后手,F在為陸壓開了一個方便門,等他一沖進鏡子。就感覺到這介小廣閥的空間中,一股和自己同樣的大日金烏的力量存在于運個空間的中心,那力量竟然和自己一樣都是大羅金仙等級的。

    一想到這個力量本來就是父母留給自己的,卻被人偷去,他就感覺似乎有一股無名的火舔食著自己的五臟六腑。讓自己從內到外都感覺到一種難已名狀的痛苦,這痛苦讓他只剩下一種情緒,憤怒!一想到在父母去世幾十集年來,自己辛苦掙扎才修煉到了大羅金仙的境界,可是這個家伙呢?

    竟然這么輕松就憑借自己父母的給自己的遺留而成為大羅金仙那不平的感覺讓他忘記了女奶說的因緣流轉。天意等因素,心中只想殺了這個家伙,所以一進來就直接本宋啟明沖去,同時將自己的力量完全釋放開,一股沖天而起的氣息猛然擴散出去,讓整個鏡子的空間都震顫不止。

    宋啟明雖然感覺到對方的憤怒,卻毫無反應,不是他不想反應,而是心中平靜一片。平靜地連他自己都奇怪。其實他自己明白,自己內心的想法很簡單。任他什么力量阻擋,我只要全力以赴。成則海闊天空,敗則灰飛煙滅,恐懼、憤怒、求饒、躲避等等行為根本幫不了自己。只有戰斗而已。

    正是有著這樣的想法。所以他才平靜等待,等陸壓沖進鏡子空間里,釋放氣息后,他那大日金烏身體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嘲諷,神念一動。被陸壓氣勢沖地震顫的鏡子空間忽然停止了震顫,然后那三百六十五顆水晶一樣的星辰忽然開始綻放出銀白色光輝,并且蔓延開來。

    這些光輝連成片,形成了一股磅礴的力量,將陸壓釋放的力量反壓回去,陸壓不禁更是憤怒難忍。大喝道:“!呀呀!給我開!區區星斗大陣也能壓制小爺?賊子。滾出來,躲在這里憑陣法對抗本殿下算什么本領?你既然敢偷我的東西小就要有膽子面對,出來受死!看和,

    “轟!”他話音沒落,一股力量猛然撞擊過來,撞破了他的護身力量。打斷了他的話。同時兩股力量的撞擊,形成了一股沛然的毀滅力量,仿佛是水波漣漪一樣擴散開去,而鏡子空間里的那些水晶一樣的星辰妖神。則忽然隱去形態,沒入虛空不見。整個鏡子空間忽然一變。周天星斗大陣的戰斗形態啟動了。

    因為這個大陣的戰斗形態啟動,所以整個鏡子形成了一個莫名的壁壘,將宋啟明和陸壓圍在里面。他們互相撞擊后溢出的力量全部被大陣運轉的力量給消化掉。而撞擊后宋啟明那大日金烏的形象也無法保持隱形狀態,出現在陸壓的面前,用一雙冰冷無情地眼睛瞪著陸壓。一看見眼前的這個大日金烏小看著他那金色的羽毛,那飛舞的金色火焰,陸壓在被撞地倒飛一段距離后,在虛空中停住身體。先是面色一僵。接著眼睛里噴出仿佛如實質的怒火!班唬!”仿佛是受傷野獸一樣嘶吼一聲,他就仿佛是被搶奪了心愛玩具的孩子一樣,瘋狂地沖向宋啟明而去。

    在沖鋒中他的身體猛然一變,化為一只同樣是金色羽毛的三足金烏,不再用任何的法術,只是憑借本身的力量和大日金烏的神通戰斗。不是他不能用,而是他不想,當他看見宋啟明化的大日金烏后,一股生命的自尊讓他拋棄了人的形態;謴土嗽。放棄了一切法術。只憑本體能力去戰斗。

    他要用自己的本體的辦量殺了這個小賊。因為他也是大日金烏,無論陸壓如何的憤怒,可是他看見宋啟明的身體后。心里還是本能地承認這個家伙是自己的同族。所以自然要用同類的力量戰斗,這是對自己的尊重,也是最大日金烏這種生命本身的尊重。正是因為這個想法所以他才變身沖來。

    宋啟明一見他沖來,身體一動,化為一道金光,同樣對沖而去。當兩人要碰在一起的時候。宋啟明忽然控制身體輕側了一下,然后用雙爪對著陸壓的腦袋抓去,而陸壓在變回大日金烏后,也是身化金光。見宋啟明抓來,頭略一低,身體下伏一點,躲了過去,兩只大日金烏化為了兩道金光。在空間里開始死命地搏殺起來。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