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章186、意外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章186、意外

    ,遼些子不妥錢的,我殺然與的度很差勁,沒人看也沒兒。兒閱的,實在沒動力一天三更了,一天改一更吧,我盡量加快速度,爭取再有一百多章就結束掉,然后開新屬,我也不敢要月票,但求大家訂閱一下吧,一章才幾分錢,一個月不過幾塊錢而已,請大家幫幫忙有能力的看下正版訂閱一下,謝謝大家了!兄弟泣拜!

    聽見天涵老人的話,宋啟明轉頭看著他的樣子不禁笑道:“老頭,不是我說你,本領不用是要發霉的,所謂流水不腐的道理你懂不懂?你著看你,使用起來這么麻煩的本領卻當壓箱底的保命功夫,這哪對?象這樣發動速度慢,威力大的本領應該當威懾力量使用的,要讓大家都知道,才不敢來招惹你。

    你這個樣子不對的,不要在那里抱怨了,趕緊變回來吧,衣服都不多穿幾件,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有暴露癖呢,回去你把修羅寶典告訴我,我幫你改改,能快速發動的,并且順便看看有沒有辦法不用修羅一族尸體的,聽我娘一說,怎么都感覺這個方法和我學的截教方法那么象呢?”

    完也不理會天涵老人難看的臉色,更不理會聽他說要改這個方法而眼睛放光的魔教中人,宋啟明修改法術的能力他們是知道的,他二十年前幫助佛教修改法術,這二十年來佛教大是興盛,全魏國有近半人口信佛,而他自己也因此成為佛教護法神,享受了二十年的香火供養。

    同樣二十年前根據佛教的方法他幫魔教也修改了法術,結果二十年來在整個北方魏國,魔教信徒就占全部人口的三成,而道教則勉強占據一成,這一切都是宋啟明修了基礎魔法和傳播方法、儀軌、教義等方面,才讓魔教在人間站住腳跟,如果他能修改天涵老人的身外化身法。也許魔教的高端戰力會更強的。

    佛教的哈么撒等僧尼中聰明的,也是轉眼就明白了這里面的干系,看宋啟明的眼神里就多了一絲殺機,這個讓其他宗教興盛的方法,在這些宗教人士眼中是最可怖的,對方宗教興盛就代表自己的宗教的衰弱,當然是不可饒恕的罪過,而造成這一切的宋啟明自然是在這些僧尼眼中罪該萬死了。

    不過宋啟明對這些僧尼的憤恨卻沒放在眼里,他精神一動,身上的琉璃麒麟鎧自動分解開,化為一只琉璃麒麟進入宋啟明的丹田中,而龍血神刀則被宋啟明收進額頭的血蓮里,然后收起“玄陰血魂幡,和母親交代了幾句讓她施展法術做秀開光的事情后,就和魔教中人拱了下手,獨自走入大殿。

    在他進入的時候,那大殿的禁制自然已經被小鸚鵡給撤去了,而佛教的哈么撒大師也收起了“接引寶幢,帶人陸續跟進大殿,魔教中幾個長老也在趙教主帶領下跟了進去,玄鑒等三個大妖也跟隨進入大點,見宋啟明要和其他人去說,這個時候孔雀王終于忍不住忽然道:“等一下。我能問個問題嗎?”

    這三個大妖在這里不走其實讓大家都很戒備的,誰知道這三個家伙會不會突然出手,所以天涵老人一直沒變回去,還是在用修羅法身,一直跟隨進入大殿,并且和魔教教主互為犄角地站立著,隱隱切斷了三個大妖向宋啟明方向的路途,顯然是防備著他們,而孔雀王他們也早就看出來對方在戒備自己等人。

    但他們還是沒走,而是想找機會和宋啟明談談細節問題,他們為了妖族做這么多事情,責任心可見一斑,雖然和宋啟明達成初步協議,可是他們也不會就這么草率的信任宋啟明,總要仔細談過,涉及到具體的問題如何處理?由他一家隨意處理,還是更公正地和妖族主事者共同處罰犯事之妖等等問題。

    這些問題涉及到未來兩家合作的問題,雖然瑣碎,可是卻必須說的,否則只憑這么籠統的三條兩家就這么算聯合了,真出了問題,如果妖族對宋啟明處置不同意怎么辦?再來南過?

    所以他們才沒走,宋啟明也知道他們沒走的原因,不過這會孔雀王說出的話卻讓宋啟明疑惑,只聽他淡淡地道:“紅蓮王,恕我冒昧的問一句,才才聽你說,你修煉的是截教法門,難道你的截教弟子嗎?當然,我沒其他的意思,只是好奇罷了,如果涉及什么隱瞞的問題,你可以不用說的!

    宋啟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略一沉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斟酌了一下才解釋道:“我也算是截教弟子吧,修煉的確實是截教法門,同時使用的最強寶貝也是截教傳下的,只是并無師傅,一切都是靠得到的道書自己摸索的,算不得真正的截教弟子,孔雀王問這個是什么意思?”

    雖然大概猜到了他的意思,但宋啟明還是問了一句,自己猜到是自己猜的,但如果不聽對方親口說,宋啟明自己當然不能把自己猜的東西說出來,這里有個主動和被動的問題。蜘剛,陰功…泡書昭不樣的體驗!

    聽了宋啟明的回答,孔雀王沉吟了下道:“我聽聞截教的通天圣人曾有過“有教無類,的說法,而截教確實是對各族類都不排斥,無論出身如何,只要有機緣有恒心者都可以為截教弟子,雖然因為封神一戰,截教氣運大損,可是只要通天圣人在,截教自然有其再次興盛之時。

    既然紅蓮王修煉的截教法門,也算是截教弟子,而且你也不排斥我們妖賭”刁熊與狐貍和鄧媽鵡相處的很好,如此,不知道紅遷出刁愿意收些妖族子弟?如果愿意,我等一定奉上我妖族最有潛力的弟子,而且紅蓮王可以大放寬心,這些小妖一但入你門,自然以你的利益為重。

    絕對不會出現為了我們妖族利益而廢紅蓮王利益的事情,如果真的出現,他們死活任你處置,我們妖族絕對不會多說什么,如果紅蓮王不信,我們三個甚至可以在此立血誓的!

    到后來孔雀王甚至有點急切了,再沒有才才那意態悠閑的模樣,玄蔡和虎山君也都似乎明白了孔雀王的意思,熱切地看著宋啟明。

    宋啟明一聽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這幾個妖怪想讓自己收徒弟,其實收徒弟宋啟明并不排斥,二十多年來他也收了不少資質不錯的人類孩子,教導這么久,結丹的卻沒幾個,大多都是在先天期晃悠,如果多幾個妖族小妖做弟子也沒什么的,但自己應該問問具體他要送多少個來,都是什么境界修為的。

    在宋啟明看畢竟弟子收多了教導本就麻煩,如果妖族送的等級都太低的話,自己難道要一點點去教導?正當他考慮要如何說的時候,見他沒說話,玄鑒以為他不太愿意收妖族徒弟,于是接口道:“紅蓮王想必是因為自己修煉而擔心無太多時間教導弟子的原因吧?”

    宋啟明點了點頭,玄鑒豪爽地的一笑道:“這個紅蓮王大可放心,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的話我們還是聽說過的,而且我們妖族一向是憑借本能修煉,真正有法可依的卻沒有幾個,洪荒時代我們妖族曾經占據天庭,也曾經創造了許多適合妖族修煉的方法,可惜洪荒破碎后基本都失傳了。

    所以我們妖族才在后來多是拜入各家門派去修煉,尋求適合妖族修煉的方法,截教法門為圣人所創,很是適合我們妖族,所以我們才向紅蓮求懇你收弟子,至于紅蓮王自己的修煉,從我們得到的消息推斷,紅蓮王似乎卡在靈氣不足這個問題上,自己的修為才無法突破金丹瓶頸。

    而且因為沒有充足的靈氣聚集之地,門下弟子有所成的很少,如果紅蓮王愿意收妖族弟子,我們妖族可以奉送一條中等靈脈做拜師禮如何?”

    見對方將話說到這個份上,宋啟明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我就勉為其難吧,教不好幾位不要怨我就行,這個事情我們可以等一會商量具體合作條款的時候再細說,如今經過這么一鬧騰,時間都過了好久,我們還是準備一下,先去開光吧,等開了光再找地方坐下慢慢說其他的問題如何?”

    玄鑒等三個大妖也點了點頭,他們也知道這個事情不是一說就成的,其中還有許多要細談的問題,一會再說也是可以的,于是大家都陸續走了出去,而宋啟明吩咐了幾句,就和隨從一起動身,大家來到紅蓮寺的前殿,供奉紅蓮法像的地方,而寧兒個小鸚鵡已經帶了幾個紅蓮族人在這里準備了。蜘剛,陰故比8比…泡書昭不撣的體驗!

    這些開光的法術都是已經準備好的了,只要施放就可以了,而儀式自然有紅蓮族人專門負責的官員去處理,宋啟明只是顯示些神跡就可以了,趁大家都到等候的時候,小鸚鵡飛到宋啟明肩膀上,輕聲地問道:“啟明,才才幾個妖王說要你收妖族弟子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是愿意還是迫于形武?”

    宋啟明疑惑地看了小鸚鵡一眼后笑道:“姐姐什么意思?難道要做說客?我愿意又如何?迫于形式又如何呢?姐姐還有什么說法不成?”

    鸚鵡有點忸怩地道:“我不是來當說客的,我只是問問,如果你是自己愿意,那就自己教導就是,如果你迫于形式的話,或者沒時間去教導這些小妖怪的話,姐姐可以幫忙的!

    聽了小鸚鵡的話宋啟明不禁笑道:“感情是姐姐閑來寂寞,想要調教小家伙了,不過恐怕的你的機會不多了,不說妖族給了一條中等靈脈做束倏,就是沒有,我宋啟明既然答應收徒弟,自然要傾心教導,不能誤人子弟的,何況我等修煉之輩,師徒如父子一樣,我當然要認真教導了。

    雖然教徒弟既費時間也麻煩的很,但徒弟多了也可以讓自己有了人多勢眾的依靠,同時弟子里如果有什么成材的人物,不但我自己臉面有光,同時這些成材弟子對我勢力的維持也是一大助力,甚至在某些時候能幫我渡過劫數,或者帶來什么機緣也說不定呢。

    何況弟子多了因果緣分就會增加,對我將來的修煉等都有好處的,我可不會把這些小家伙給你調教,如果姐姐你實在是閑的話,還是去調教紅蓮族的那些不能修煉的孩子吧,他們被你調教成什么樣子都無所謂的,如果真的被你調教一個能修煉的出來,也是姐姐的本領啊,呵呵呵呵!”

    聽見宋啟明的取笑,小鸚鵡羞惱地那翅膀扇了宋啟明臉一下,兩人從下鬧慣了也不當什么的,這時候忽然有個紅蓮族的男隨從官員,臉色慌張的來到宋啟明附近,低聲稟報道:“主人,剛才我們駐地傳來消息,說興隆城那里的主管通過傳訊法陣傳來訊息,太清法脈的道士突然對興隆城發動了攻擊,情況很危險!”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