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章108、上座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章108、上座

    二復路跑出尖,到了門口,正好他妻午牽著馬回來”咐吼及周強帶宋啟明走就挺奇怪,一向熱心族中事情的他,怎么這次走的這么快,巡邏小隊長傷好后,兒子就跑過去湊熱鬧了,.所以回來晚了點,周強看見了,搶過一匹馬就飛奔而去。

    他妻子蘆花給弄的直愣,走進院子來,見院子門口的大小塔那和她們的護衛。不禁奇怪她們在這里做什么,剛要招呼她們,看見她回來,宋啟明對她微笑道:“我以為年紀大了,周強的莽撞性格也收斂了。不想還是如此。和當初第一次見他時候一樣。我要借你家地方一用。沒意見吧?”

    蘆花被他的話弄的發愣,呆了一下才道:“沒意見,您盡管用。!你耍我用我家地方,那快進帳篷吧,在外面風吹日曬的,快請進!進去坐!

    著才反應過來他要用自己家的地方,雖然不知道做什么,可是一路來這個少年讓她感覺怪怪的。而且她知道。丈夫一直都很尊敬他。曾經對自己說過,懷疑他可能就是主人,一想當初第一次降臨時的那個捏自己胸的男人,后來那個;囊哪腥,那個霸道的男人,二十年了。真的是他嗎?

    但宋啟明只是一笑道:“不用進去了,就在院子里就可以,我自己有地方坐的!”說完右手在腰間乾坤袋里一摸,然后將一個東西拿了出來。左手掐了訣印在上面,向空中一拋,一道玉白色的光圈不斷的擴散開,一個白玉寶座逐漸出現在空中,并且隨光圈的擴大而變大。

    等光圈消失后,出現在人們而前的是一個白云托浮的華貴玉座這個白云托浮的華貴玉座是一個長榻型,靠背是五扇玉石屏風,中間那扇最高,兩側的兩扇低于中間,最外的兩扇又低于兩側的,形成一個。梯次,整個玉座長兩丈,高半丈。寬一丈。在玉坐的底部是一個玉石平臺。厚一尺,長和寬都是三丈的正方,前方和兩側都可以站人的。平臺底有白色云霧托浮,整個玉座都是用白玉做成,上面雕剪的花紋精密奧妙,整個玉座有著一圈七色光輝籠罩,讓一看去就生出頂禮膜拜的沖動,白云托玉座,散發彩光,看了就不是人間氣象。

    這個,其實就是一個。六品法器,防御一般,不能飛行,不能攻擊,是宋啟明煉手的玩意。之所以竟它帶在身邊。一是覺得這個東西有點、意思,還有是因為這個法器是研究如何加能變大小法陣的成功試驗品,經過特殊煉制才這樣的,就一直帶在身上做紀念,沒想到用在這里。

    他拿出這個。也是有震懾一下其他人的意思,當這個玉座放出,離地一丈高懸浮后,其他人都愣在那里看著,在他放出玉座的時候“嚶嚀”一聲,急火攻心昏迷的水飄紅醒了過來,可是除了抱她的女護衛。沒人注意她,都看著那玉座,她晃腦袋看了下周圍,立刻也被那玉座吸引了。

    著那華美的寶座。她心里立刻生出來一股要將它占為己有的沖動。她揮了下手,想御風將那寶座拉過來,可是揮了幾下都感覺到風,她這才想來。自己的神通沒了。這時候就見宋啟明從馬上御氣飄起。不帶任何火氣的飛過去,落在玉座上,斜倚在靠背上,用左手支頭。

    他將手肘支在玉座的支幾扶手上,意態悠然地對癱軟在門口的大塔那道:“大塔那,在我曾經的女人中,你不是最美的,卻是最機靈的。你一直以看我的眼色做事。聽話而溫柔,我走之前都是你在總攬我帳篷里的一切。我沒給你個孩子,可我也沒讓你收養孩子吧?還收養這么個搗亂的孩子?”

    被他一問,其他人都愣了,不知道這孩子說話什么意思,大塔那卻是明白,她掙脫開妹妹的的懷抱,踉蹌地站了起來,幾步搶到玉座前跪倒。泣聲道:“主”人,主人,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當時是只是看這個,孩子可憐才收養,請主人責罰!

    她是血奴,天生就要對宋啟明這個主人服從,而她在宋啟明的身邊。曾經見識了他的手段,已經從骨子里臣服,為了討好主人,為了得到主人的撫慰,她小心翼翼的看宋啟明眼色行事,所以對宋啟明的眼神最是熟悉,當她剛才再看見后。結合發生的事情,就知道,主人回來了。

    如今宋啟明高高在上質問她,反是讓她心靈一靜,她最害怕的是主人厭煩她,不再理會她的,顯然主人既然質問,就說明還在乎她所以趕緊自己認錯,可宋啟明只是搖頭笑道:“責罰你?算了,這么多年了。你也不容易,而且事情還沒到不可收拾的時候,可是這個搗亂的家伙卻要處罰的。

    我記得曾經對你說過。無論你做什么,哪怕是殺人都無所謂的。只要不觸犯我的利益,一切都我都可以無視。但如果你觸犯了,,該如何呢?”

    大塔那聽了后身體顫抖了下,跪在那里。好一會才平靜地道:“當時主人說,如果我觸犯了您的利益,就會讓我和當初您殺的那些通敵之人一樣,全家斬絕!這;壇”這個。孩子她,其實是沒壞心思的,她是受了別人叫岱協,請主人給她個機會!

    兩人說了半天小塔那她們都明白了過來,難道這個少年就是主人?可是如果不是,那么大塔那為什么要跪他。要叫他主人,結合剛才在主門發生的事情,大家到是九成信了小塔那本來對發生的事情還懵懂,可是一聽要處罰水飄紅,趕緊跑上去,邊將跪在地上姐姐向起拉邊怒視宋啟明。但大塔那不起來,反是讓她跪下,可是她卻不跪,站在的地上對宋啟明怒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當初的那個人,可是你回來是你的事情。你想傷害紅兒可不行,我將她從小養這么大,容易嗎?小孩子犯了點錯罷了。至于要打要殺的嗎?我和姐姐老了,伺候不了你了,只求這點事都不可以嗎?”

    “額吉!你”你說什么?難道他?他是你們的主人?難道是他,是他收了我的神通?你還我神通來,”。!”聽見大小塔那的話。水飄紅終于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誰,她掙脫開身邊的護衛,踉蹌地跑到白云玉座前,想要去抓坐上人,可是白云被她一壓后,立剩一彈,就將她彈飛。

    不過是幾步遠就落下來,又結實地摔了一交,小塔那一見,趕緊心疼的過去扶住她,這時候陸續有人騎馬跑來。宋啟明見他們身上都是四朵以上的血蓮花,就知道他們是聽見周強通知的領導者,這些人都是族里的高層,他們來了后都疑惑地看著浮在空中玉座上的宋啟明,疑惑這個是不是主人?

    如果是為什么沒血力感應。為什么沒有當年的血蓮花?可如果不是,那么大塔那為什么跪在那里?這些人心中的疑惑宋啟明如何不知道。但他也沒理會,人沒齊,多說無益,等人到齊再說,所以他沒管這些人,也沒讓他們朝拜行禮什么的,他知道。沒了血蓮花和血力感應,這些人很難信自己。

    沉吟了下,他在上面略帶愕悵地道:“當初小塔那和“依西格。時常斗嘴,想不到二十年了,她的脾氣依舊如此,嘴還是這么快,脾氣還是這樣,大塔那,那些小事等會再說吧,你帶她們退后,給這些后來的人讓個地方,我要先解決他們事情,至于你們,”以后再說吧!”

    完揮了揮手,等大塔那站起來,將護衛和妹妹以及有點歇斯底里水飄紅帶到云座后面,宋啟明忽然凌空一抓。就將她抓起來,然后攝到云座的平臺上,他接近結丹的實力,這些先天期就能做的“一氣大擒拿。擒龍控鶴。等功夫他還是輕松可以做的。

    等大塔那落在平臺上,宋啟明溫和地道:“對于她的處置回去說,你趁大家都沒來時候,和我說說你們的事情。大家都還好嗎?當初我的幾個百女人,現在還有多少了?”

    大塔那被他突然凌空抓起,其他人都是一愣,然后敬畏地看著他,不論這個,少年是不是主人。只憑他的本領就讓這些人不敢亂動。網才來了的人都是萬騎長、萬夫長、萬戶長什么的,他們感應不到宋啟明的血脈威壓。還有點不滿。在底下亂噪噪地說著話,可是這一手后。都立玄閉嘴了。

    而有點無法接受現況的水飄紅和對承來迷茫的小塔那,都被這一手嚇了一跳,幾個,女護衛都是真正的紅蓮族人,她們從小就聽主人的傳說長大。護衛大塔那后,更是知道她是主人曾經信任的女人,對她的話自然也信服,既然大塔那認為那是主人,那就一定是主人了,看見主人的神通。她們都露出崇拜的神情。

    被抓上來的大塔那,卻是另外一種想法。當她近距離看見這個男人時候,忽然生出陌生感,如果不看眼睛,無論如何都同那個男人聯系不上。眼前的少年讓她有種奇怪的感覺,是一種和諧的感覺,她的直覺告訴她,似乎這個。身體才是他真正的身體,而以前那個卻是他臨時附著的。

    因為她曾經是伺候過真正爾朱累的,對前后的差異她知道的最清楚,從那天傍晚他強搶周強妻子沒成后,回來人就變了,今天再看見他。就如當初那晚看見他一身血跡,提刀歸來一樣,平靜中蘊涵殺機,聽見他的問話,她趕緊收拾心情聲的說了起來。

    從她說的宋啟明知道。原來那些女人都在,大塔那一直約束她們。等候自己回去,可是一等就是二十年,為了讓她們安心,大塔那就讓她們每人都收養個,女孤兒,一是解悶,二是心里有個寄托,三是為了將來養老,畢竟她們都是不能有孩子和嫁人的女人,雖然族里養她們,可是也耍有個,天倫之樂的。

    兩人說了會話,人到的基本差不多了,院子里外有了上百人,男女都有,基本都是中年人,一個個眼神不善地看著空中玉座上的少年不說話。整個。院子的氣氛很壓抑。這時候就聽馬蹄聲起,十幾匹馬飛快奔來,到了附近,領頭的馬上人單手一按馬鞍就跳了下來,正是周強。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