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一百章 反目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第一百章 反目

    :我般都天蘭更,沒特殊悄況不會少,不敢求月票個刀簾望大家能訂閱,太慘淡了,請大家支持!,

    青色的巨大光劍和白色光柱在空中相遇。兩下竟然相持不下。此類收集陽光后通過法陣壓縮后集中釋放的光炮屬于純陽性質,無論是開始的紫玄板和后來的龐浮宏,他們都是修煉的陰屬性法訣,法力也是偏陰性的,正好被克制,但現在不同,靜山子人品不怎么樣,可是修煉的卻是道家正宗。

    根本是不怕這些純陽類攻擊的,兩下竟然相持,宋啟明只是略一轉念就明白原因,他見靜山子形態威猛,面色通紅,顯然是用類似天魔解體一樣的激發潛能的法術,不禁奇怪的想“這個家伙如此拼命,難道知道了這個寶貝的來歷?按理說不會啊,封神時候的事情了,太清一脈那時候還沒弟子呢”

    不過這些都是一轉念的事情,考慮再三。宋啟明還是決定將此寶收起來。頂級后天靈寶啊,就是讓肉身破裂,血魂珠被吸都值得的了,玄陰幡是頂級法寶,在人間是頂級存在,縱然是因為本源力量不足,依甩是可以讓自己自保,而法寶上是靈器,就如法器最強卻連低級法寶一成威力都不到一樣。

    頂級法寶再強也對抗不了低級靈器,那畢竟是仙人們那個級別用的,而在靈器上還有先天和后天靈寶,先后天的靈寶同樣也是分低級、中級、高級、頂級。自己手里的這個玉瓶就是頂級的后天靈寶,再上去就是后天功德至寶和先天靈寶、至寶,這樣的東西恐怕是大羅金仙看了都眼讒。何況人間低級修士?

    等一分鐘后一道炮光過去,那光劍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靜山子手訣一擺。臉色立刻潮紅,然后青色飛劍飛回,他忽然一手握住,滿含不舍地看了眼手中劍,忽然另一手掐訣一印?谕抡嫜悦苤,然后就見那口劍一顫,被他一拋,再次化為一道丈寬十幾丈長的青色光劍沖去。

    著光劍飛走,靜山子圓瞪雙目道:“青牛劍隨我二百年多年,今日毀于此地小賊,若不留下你的命來。如何能對得起我的青牛劍?”

    到底是元嬰真君,一拼命根本不是宋啟明的機關戰船能抵抗的,當飛劍沖下來,第二炮已經發出?墒沁@次卻不是相持住,而是略一相持就被光劍沖破,一路辟開白光,然后直沖下來,宋啟明一見立刻將身后的玄陰幡放出,恒定法術的“玄陰庇護罩。啟動,一道暗紅色光罩在洞口升起。

    貼著山壁的半圓護罩將九條機關鯊魚也籠罩進去,青色光劍沖擊下來,“轟!,一聲撞擊在護罩上,濺起青紅兩色的光雨無數,同時暗紅光罩也被撞地一散,有點顯出原形,那么看著是薄薄一層的暗紅色罩,竟然在一撞下顯出十幾層來,而且每層都有無數拇指大的小旋渦旋轉消解力道。

    但光罩立刻一散就恢復了過來,光劍一撞不成,借反震之力后退,然后再次飛起,在空中一個盤旋,不用人主使就直接再撞下來,這些都是在飛劍煉制時候就已經設定了的法術。靜山子用手訣和密咒開啟罷了,不是他現用法術加進去的,見光劍再次撞來,宋啟明看了眼左手中的玉瓶,不禁嘆息,又要吃苦了。

    他將丹田里的陰陽符魚一引。陰陽元力從手上沖出,包裹住那玉、瓶,同時右手指甲一發握瓶左手的手腕,破開腕脈。將血引出后,立刻用右手升血凌空畫符,眨眼就是上百道符文,其間飛劍再次撞擊了兩次,雖然沒破開防御,劇烈的震動卻讓他畫錯的幾個符文。

    不過三個呼吸后,當第一百零八個符文完成后。那些血符文立刻自動組合成一個符陣,形成一個麒麟的形態,然后印在玉瓶上,那符陣一印上去,一直放著寶光的玉瓶忽然寶光一斂,然后迸射出一道黃色光圈,掃過宋啟明的身體后就消失不見,同時那玉瓶也消失不見了。

    在上空的靜山子一見玉瓶認主,已經潮紅的臉色簡直變成了紫紅,急怒之下,一口血噴出,還沒等張善相去扶,就見洞內宋啟明猛然抬起頭,目光平靜而決然,一抬手。一道三寸長的彩色光針從他手中飛出。穿出光罩后,遇到青色光劍。依舊是一沖而過,空中的青色光劍卻忽然停在空中。

    靜山子一見那光針,驚恐異常,可是光針太快,只是在空中顫抖一下。改變了點角度,遇到他也是一穿而過。不過是直接從腦袋里穿過去的。然后繼續飛行了十幾里遠才逐漸消散,宋啟明依舊保持著抬手放針的姿勢,可是從他手掌上一個小小針孔宛然,血液在一點點地滲出。

    以他不死之身依舊是無法愈合,可見那光針的霸道,這個時候空中停止的那青色光劍的青光開始消失,露出劍的本體。然后那劍體也開始一點點破碎,化為卑片落下沼澤中,張善相被剛才的變故驚呆了,等師傅的身體要跌落進沼澤他才清醒過來,趕緊飛下去接住。

    抱著師傅的身體,看見他額頭的小孔,看著師傅無神的雙眼,他只是運力一探就知道師傅已經死了。心中不禁一股難掩的悲傷升起!瓋憾目戳搜鄱蠢锏乃螁⒚,誘討暗紅色誘明米罩他看州穆愷州依舊坐在那里,心頭一陣惱恨?墒且幌氲绞菐煾狄屓思业臇|西,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好一會他才哽咽道:“宋”,道友,你我相交,”不長,但卻是知心,今日的事情,縱然是我師傅不對,可也不該死啊,師傅帶我入門,教我修煉,愛護有加,我視若父親,你殺了他,那就是殺父之仇了,唉!如此一來,以后我們就是仇敵了,真是造化弄人。

    我,”發誓,你我之仇,非死無休!,”唉!今日就此別過我要去安葬了卑傅,以后再見就是仇敵,我,你,保重!”

    完勉強運起劍光,抱著師傅的身體飛上山峰,將師傅放下,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就這么看著師傅的身體,默默發呆,將師傅帶回去,怎么帶呢?正思考間,他猛然想起,師傅是元嬰期修士啊。元嬰真君的身體死亡元嬰能出竅奪舍的,而且師傅已經修煉到出竅境界了,怎么會沒出來呢?

    他將力量往師傅身體里一探,里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氣息和力量,他不禁一驚,仔細檢查了幾次都是如此,不禁奇怪,他抱這師傅身體,看了看下面的谷底,想了想,將師傅的身體放進他療傷時候自己布的防御陣中,然后一縱劍光飛回谷底,就見那洞外的九只機關鯊魚還在。光罩也沒撤。

    透過光罩看去,就見宋啟明依舊坐在那里,胳膊已經放下。后背靠在洞壁上,似乎很虛弱的樣子,看見他來,竟然將光罩撤去,然后聲音虛弱地道:“怎么?張兄這么快就安葬了令師,現在來找我報仇?何苦呢?你知道不是我的原因,如果讓你師傅礙手。我恐怕就要死了,這也是沒辦法的

    張善相強忍心中悲痛,仰頭長出口氣。然后顫聲道:“我不是來報仇的,身為弟子,師傅死了自然要發誓報仇的,我來只是問你,那到底是什么寶貝讓我師傅如此不要性命,寧可傷上加傷激發潛力去同你搶,而最重要的是,為什么我師傅肉身破壞后,元嬰不見了?”

    宋啟明看了他一眼,虛弱地笑道:“你現在報仇還來的及。我現在已經是半廢了,連個普通人都能殺我,那針很厲害吧?能破了你師傅的飛劍。破壞他的身體,破壞我這個發出者的身體,而且不是破壞身體那么簡單,它一過之下。已經將元碰極光留一部分在你師傅身體里了。

    呵呵,我現在不能動的很大原因就是在吸收這元磁極光,這是一種很霸道的力量,元磁入體封閉竅穴,你師傅的元嬰如何出來?而極光入體,哪怕只是一點,就可以吸收對方的元氣壯大自己,根本阻止不了,而且化煉對方的元氣速度飛快,元嬰也是元氣組成的。所以,,呵呵!對不住了。張善相聽了不禁愣住,好半天才看了看宋啟明。見他臉色難看,青白交加,癱坐在那里,也許真的向他說的那樣,不能動了,可是他卻沒理會這些,而是繼續問道:“既然如此,你必然知道它是什么東西,我剛才察看過,師傅身體里什么都沒了,想必”想必,那到底是什么?。

    宋啟明看了他一眼,虛弱地道:“頂級后天靈寶!四象通天劍之一元磁光針劍!,的劍氣罷了!你師傅已經是知道這個玉瓶是件頂級后天靈寶,若我所料不差的話,應

    我修煉的是截教道法,而這個寶貝是截教一位金仙的遺物,一個瓶子加里面四口劍,是一套,四劍和瓶的本體是用同一塊天外先天隕晶煉成。威力強大,為仙人煉魔防身護道之寶。后來這位前輩仙人于封神時候隕落,當時他沖出萬仙陣卻已經身受重傷,神魂開始破碎。將寶封于此后,就回身對追擊的敵人。

    這些都是我從他留的玉簡里知道,后來的事情,想必估計是他打得敵人重傷而他自己也身死道消了,所以也沒回來取劍,敵人也沒找。但你師門卻有紀錄,也許當時追擊的不是一個人,并且他們也找了,沒找到吧。因為當時留的封印是只能截教人能解,我修煉了截教法訣。想來也算吧,張兄真不報仇?。

    張善相愣了半天才消化了這段話的意思。仰頭看天半晌才輕聲道:“果然是寶物動人心,連師傅那樣的修為都要被迷了雙眼而身死道消。不過我張善相一生磊落,從不做不義是事情。你現在身受重傷。我若殺你,縱然能報仇,可是一生都不會開心,甚至形成心結而不能修道,何必?告辭!”

    完一抱拳,看也不看宋啟明,縱劍而上,宋啟明見他走了。不禁冷笑一聲,自語道:“我雖然身體不能動?墒蔷襁在,縱然我的身體對新加入的后天靈寶排斥而出現破裂,加上發射一道劍氣對身體的損害,可是對付你還是可以的。也不知道你是真聰明呢,還是真義氣磊落?”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