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九十九章 寶物動人心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第九十九章 寶物動人心

    二泛玄械和靜山子都看著自只左年托的汝個玉厘,宋苦笑了下,他在下面將感應到的挖出后,一看乃是一個一尺多長,半尺寬高的白色玉石長匣,匣子本身很普通、很粗糙的東西,看樣子只是普通玉石用利器一次削出來的東西。在匣外有兩道符咒刻在上面禁捆。

    因為在地底不好打開,他才上來想找個地方開寶,以為谷地沒人,不想網用法寶開個,洞就引來了人。還是兩個自己不想見的家伙,眼見紫玄楓似乎吃定自己一樣,宋啟明無奈的搖了搖頭,將手中變化縮小到一尺的幡向身后一拋,讓它自動懸浮在身后,然后在腰間三個儲存袋子中的機關袋里一摸。

    紫玄械一見他竟然還要反抗,想出手,一想他本領不過如此,全仗取巧控制法寶。如今法寶已經力弱,難道他還有什么什么東西不成?有不是早用了,一想到這里他邊周身暗運法力,卻不變身,只是看著,不過是他一閃念的功夫,宋啟明就拿出來一個巴掌大的金屬鯊魚。

    那鯊魚被他在空中一拋就懸浮在那里,然后繼續掏,連續掏出九個后,全部拋在空中,這些金屬鯊魚都開始自動變大,轉眼就變成一丈大在他身邊層疊懸浮不動。紫玄楓看了不禁大笑道:“你這個廢物,自己不能修煉就取巧,先是弄些盅,然后又弄機關,這個就是機關吧?能有什么用?。

    宋啟明看了他一眼,此時九只鯊魚已經擺好位置,宋啟明看了他一眼道:“有沒有用你試驗過不就知道了,當年你不是親自嘗過一個,現在有九個呢

    紫玄楓一聽,猛然想起當年在礦井口的那道白光,身體立刻就要飛,可是那九個鯊魚在宋啟明拖延說話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充能運轉了,等他說完,九個鯊魚大口一張立刻發射,這次不同上次的蝎子從尾巴發射。這次是從嘴上發出的,九道丈許粗的白光噴出,不過不是直線而是傾斜的。當九道傾釗的光柱飛出不到一丈的距離就碰撞到一起,然后竟然在瞬間就匯合成一道三丈多粗的巨大光柱,紫玄械剛飛不遠就被追上,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光去。這個時候他再想變身已經晚了,那光柱轟在他后背上。雖然他的冰焰已經開始在身體上覆蓋,但網一接觸那白光就開始消融。

    消融速度之快讓紫玄楓心驚,他立吉想起來,這白光是純陽的。當年自己也是被照射,身上的力量全被壓制,如今自己運用的冰寒屬性的力量。一樣被壓制,但他畢竟是元嬰真君。雖然里面的水分比較大,還是初級的,但他的抵抗能力卻是不容小窺,竟然足足堅持了一分鐘。

    這些金屬鯊魚是宋啟明七年來改進的大型機關戰船,全是鯊魚型,線條流暢而且只有嘴部一個主炮,威力卻強悍的很,而鯊魚的脊背和兩邊的魚翅都堅固鋒利如刀,能近戰切割,牙齒能咬,而且空中水中都能戰斗。飛行速度超越音速八倍,屬于中級法寶,可惜以天涵之富也只造了九只。

    這還是將那只蝎子低級法寶戰船拆了后湊的。機關鯊魚的中心脊椎和真正鯊魚不同,真正的鯊魚脊椎分節不完全,椎體多鈣化,而機關鯊魚的脊椎進行了分節,共二十四節,每一節都是一個儲存、釋放力量的法寶。前部十二節供應魚頭的主炮,中間六節的三節供應防御罩,三節專門供應內部。

    后部六節供應飛行動力,所以不但飛行快而且防御強,內部有芥子空間。儲存豐富,主炮更是強過以前,這次不象蝎子只能放一炮。這次可以放十二炮,每炮一分鐘時間,九只鯊魚的主炮合一,雖然是一分鐘,但也讓紫玄楓這樣的元嬰真君灰頭土臉了,如果不是他確實了得。這次估計直接能氣化他。

    但攻擊一停,紫玄楓就感覺渾身從內到外都開始發燙,內臟火燒火燎的。剛才他用雙臂交叉在頭前保護,現在感覺光芒一停,立刻長嘯一聲運起全身的殘余力量,化成一道紅光飛走。竟然再次使用了血遁。^^百度搜,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一直飛了數百里他才停下,忽然感覺雙臂刺痛難忍,抬起雙臂一看,不禁大驚。

    自己沒變身,可是雙臂卻已經化為鳥爪。但那鱗片之下痛地異常,他伸出一只鳥爪一摸,只見那鱗片開始成片的脫落,下面的血肉已經是紅通通,有股肉香飄出,而且雙臂麻木,顯然是創傷不輕,想起自己從遇見這個家伙起,每次都不順利。都要弄自己一身傷,這個家伙,是自己的克星啊。

    而被他叫克星的宋啟明已經在紫玄械逃走后,就將九條魚對準了不遠的靜山子,剛才這個,家伙沒趁自己攻擊紫玄樓的時候出手,一是估計真的是傷的不輕。二是恐怕也不敢輕動,自己的玄陰幡雖然力量不足,但防御一下還是輕松的,他估計也看出來了,但卻一直不走,想占便宜。

    念頭在腦海里一轉,宋啟明淡笑道:“前輩,聽張道友說你被圣女打傷了?怎么,不去療傷在這里做什么?莫不是要想搶在下的東西?。

    靜山子還沒說”不善相在旁邊不高興地道!“宋道友這些說什么呢?我是在這里療傷,感覺到下面的動靜來看看,怎么能貪圖你的寶貝,天下寶貝有德居之,我們在這里七八天也沒發現,你來了就發現,這是你的緣分。我們怎么會去搶?說出去成什么了?”

    聽了徒弟的話,靜山子一陣苦笑,以前覺得他的耿直沒有花心眼好管,可是現在一看卻是他太傻了,寶貝在眼前居然和人家談什么有德有緣分的,不是傻么?想想他淡笑道:“貧道如今傷在身,只是來看看,之所以沒離開,一是想讓小徒和你敘個舊,二是好奇里面是什么寶貝。想看看,沒其他意思!

    宋啟明看了他一眼,也沒多說什么,其實他心里明鏡一樣,轉身進入剛才打的洞里。然后讓九條鯊魚在洞口游動警戒。他手里一直握著如意眼。否則也不能自如地控制這么多的中級法寶,雖然這些法寶被再次改進,里面許多配件法寶都是專門分擔控制的。就是不用如意眼增幅也能用精神控制它們。

    可是如意眼增幅后控制起來更是輕松,他坐進去后,在玉匣上摩娑了一會,看了看那封印的符文。靜山子在外面看了,不禁心中一動。笑道:小哥,可是難解?貧道修煉三百多年。也曾經研究過符文之道,不敢說精通,卻也知道些,不如我們共同參詳如何?”

    宋啟明看了他一眼道:“多謝了,不過用不到,這個封印是截教仙人留的。就你一個元嬰如何解開?不過它和我起了感應我才發現此寶的存在,想來和我修煉的截教法門有關系,不勞您大架了,等我打開后您還是回去養傷要緊,這些身外小事還是不要操心了!

    也許是好話,能勸慰人,可足宋啟明說話語氣生硬,聽了讓人難受,靜山子眼中閃過一絲怒色。張善相看了看宋啟明,又看看師傅,他再反應遲鈍也感覺到不對,可是想想他卻不敢深想。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一向是敬若天人的師傅會做搶寶的事情。

    宋啟明卻沒理會他們,察看了一會后,運去體內一直在躁動的“太極玄加。在手掌上化出一個用上百道符文組成的陰陽魚來,一下按在玉匣封印上,立刻一道五色光輝閃爍如焰火。等光輝散去,那玉匣已經開了道縫,靜山子在外面不禁全身看著洞里,同時手已經開始掐訣了。

    張善相見師傅的模樣,感覺一陣難受,扭頭不再去看他,而宋啟明在里面則將玉匣推開一看,內中寶物竟然只是一個巴掌長的紫色玉簡和一個淡黃色無塞子的古樸玉瓶再無其他,而那淡淡的寶氣就是自瓶上發出,打開玉匣后那寶光依舊是凝而不散,只有一尺高,卻依舊光暈流動。

    細一看,這個,玉瓶高才五寸。除了形制古雅簡練,口窄肚大外。再無任何修飾,沒有花紋,沒有雕琢,只有玉色溫潤晶瑩算是好玉外。并無奇處?墒撬螁⒚髦皇强戳艘谎,就有種莫名的喜歡,這個玉瓶簡單的很,但是以宋啟明的眼光看。此瓶覺得不簡單,但他看了眼后就拿起那玉簡。

    而靜山子在外面看見了那瓶子,眉頭皺了下,似乎在思考什么。等宋啟明將玉簡拿起,發現上面有封印,直接再用陰陽符魚打開,然后放在額頭一貼,海量的信息就沖了過來,縱然是他已經有了準備也是被沖擊地頭腦一暈,他不禁再次感嘆古人沒有系統展示的習慣,精神一進入。信息就是一窩蜂涌來。當宋啟明看完里面的東西。將玉簡放下后,張善相見師傅似乎在思考什么。見宋啟明已經將玉簡收了起來,正把玉匣放在一邊,手中把玩著那放著寶光的玉瓶,他想勸勸師傅趕緊回去療傷,于是開口道:“師傅,看也看了,我們回去吧,如果你傷還能挺住,我們先回老君觀如何?”

    他師傅卻沒理會他,好一會才猛然抬頭。眼睛死盯著那玉瓶,本來因為受傷而蒼白的臉頰,忽然變地通紅起來,同時他的眼睛放出貪婪和渴望的目光,宋啟明從剛才那玉簡里已經知道了此寶的名稱來歷,也知道如何收取,可是他確在考慮收不收,因為里面的東西對身體影響很大的。

    這時候外面的靜山子猛然將右手掐的印訣在身體幾個大穴和十幾個。**上連點,每一點都有一點金星沒入穴道中,然后他臉色一陣蒼白后又是一陣潮紅,身體急速顫抖了幾下后,猛然他眼中神光暴漲,然后腳上青色飛劍一動。大喝一聲:“原來你是截教余孽,受死!”

    宋啟明聽了一愣,不禁搖了搖頭,這個家伙太無恥了,想要寶你就說,伸手搶就是,竟然還要喊什么口號,他一握如意眼,瞬間九只鯊魚就將已經準備好的陽光炮吐出。九道匯合成一道,直接向空中的靜山子射去,但靜山子確是早就準備好了,手訣一擺,空中的飛劍猛然鳴顫了下;癁橐坏朗畮渍傻那喙鈩_了下去。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