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九十五章 看熱鬧的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第九十五章 看熱鬧的

    二右明收年了。對方那個哲衣青年辦收了自只的法寶,淡笑著負手而立,那白衣女子頗有怨意地看了他一眼,可是那青年卻是淡笑了下沒理會她,那女子轉過頭來看宋啟明的時候就充滿的怨恨,宋啟明不禁哀嘆,果然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你說我招你惹你了?竟然把氣撒我身上?

    以宋啟明的智慧和經驗,自然一眼就看出來,這兩人有點問題。男女雙方都有點意思又都沒太大意思,但女方應該是意思大點,男方估計是保存實力,所以女方很不滿意,于是回頭就開始瞪宋啟明,讓他不禁感嘆。女人有時候真不講理。象自己娘一樣溫柔的女人太少了。

    他在心里感嘆的時候,那女子慢聲道:“閣下本領驚人,我們也不是你對手,本來想為同門盡點最后的力量,現在看也不可能了,不過我們請來的后面兩位高人想要和你過兩手,想來閣下自負本領,應該不會拒絕的吧?我等退后,等兩位切磋后,我們就離開。

    ”

    完對后面兩個。黑斗篷的人躬身一禮,然后六人就退開一邊,讓宋啟明和那兩人直接面對,這時候兩個黑斗篷人中靠前的人忽然笑道:“咯咯咯咯!我以為我們魔教喜歡做事情不擇手段,想不到你們正道也是如此。而且論起陰險狡詐比我們還厲害呢!

    那白衣女子臉色一紅,看了眼旁邊的藍衣青年,見他仿佛沒聽見一樣,依舊淡笑著看著宋啟明,不禁臉色一變,眼中的惱恨之意大盛,那從斗篷外形看身材高大,偏偏說話好聽如黃鵬的女子,說完后就慢步走了過來。宋啟明網要說話,那女子也不理會他。就自己坐在一個矮榻上。

    然后拿起茶杯聞了聞道:“這個是什么茶呢?聞著很特別,有股清香卻什么都沒加,這是什么煮法?你坐下來。給我煮點好嗎?”

    宋啟明沒理會她。對她的詢問也沒加理會,他對這個女人本能感覺到危險,對方不是那么好對付的,如果不是有玄陰幡在他還真沒把握對付對方,所以只是淡淡地道:“閣下兩位來此是找我麻煩的吧,至于象朋友一樣親切嗎?我們是敵人,給你煮茶,我腦袋進水了?”

    那女緣笑道:“咯咯咯咯!我真沒想到王嬌寧那傻丫頭會生出你這么個有趣的小東西。來。乖,坐下來,我們都是魔教的。一家人怎么能自己打自己呢?不要聽他們挑唆,你給我煮個茶,如果好,我就放過你,如果不好,呵呵!那我就要打你的屁股了,快點吧!

    聽她矯俏淡笑。卻似乎拿宋啟明根本沒當會事,但明顯一家人的姿態。這時候那白衣女子身邊。扶著衛定的瘦削白衣青年,見衛發基本也沒什么問題,自己能站立了,就放開他,走到另一個站立在原地的黑斗篷人跟前,低聲說起什么來。但也是他在說,黑斗篷人在聽,卻不發一言。

    而聽見這個女子的話,宋啟明心中有股怒火生起,但他越是生氣卻越發面色平靜,只是淡淡地道:“我生長在睡蘭宮不假,可是卻沒入什么魔教,和你不是一路的,不要亂認親戚,而且你嘴巴給我放干凈點,再敢說我娘什么難聽的話,今日就讓你死在這里!

    “哎喲!好大的口氣啊小東西,你娘那傻丫頭沒教你禮貌嗎?竟然這么說話?她也就是一個傻丫頭,竟然把你這么個不會說話的小東西放出來,嘖嘖!我想你死了她才會明白吧?”那女子聽見宋啟明的話。愣了下怪聲地道,語氣輕佻。顯然根本不在乎宋啟明的威脅。

    宋啟明網要說話,就聽不遠的另一個黑斗篷人和在他跟前說話的瘦削白衣人忽然高聲起來,仿佛因為什么事情爭吵了起來,只聽那黑斗篷人生硬地說了是聲:“不行!”然后就不再說話,可是這個聲音卻讓宋啟明愣了下,這個聲音讓他有種熟悉感。卻想不起是誰的。

    這時候那個瘦削的白衣青年高聲道:“為什么不行?我說了這么多你還不明白嗎?這次事情如果擺不好,對我們影響很大,本來我們認識的時候你就是金丹,我當時才先天,我們都不當身份實力是一回事,真心相交,所以這次我才請你幫忙,而且也是給你自己報仇,怎么來時候說好了,現在不行了?”

    “報仇?什么意思?。聽見這個男子的話,宋啟明心里一畫魂。猛然看了眼那個。男子,這時候坐在矮榻的女子忽然高聲道:“你不用在那里墨跡他了,他說不行就是不行,你說什么都沒用,答應你又如何?我不高興就翻悔了,你能怎么樣?他是我的奴仆。當然聽我的!

    完抬眼冷聲對宋啟明道:“你還磨蹭什么呢?過來,給我煮茶!你一個。剛結丹的小東西跟我梗什么脖子?告訴你,那個家伙是你的仇人,但他是我的仆人,我說打。就是他親老子,他也得上去打殘廢了。我說不打就是血海深仇都要給我壓著,你是不是想讓他揍你頓才聽話呢?”

    宋啟明收起雙劍”不在乎地淡笑道:“我說嘛,會是誰呢?原來是紫大公子啊,當年匆匆一別,不想在這里見到了,而且還是成了人家的奴仆,被人欺負這樣子,真是。嘖嘖!可恰啊,就是在睡蘭宮我們好像也沒這么欺負你。如果不是你自己野心太大。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蓱z啊”。

    聽見他的話,站立不動的黑斗篷人猛然掀開頭蓋,露出那英俊地讓人妒嫉的面容。狠狠地盯著宋啟明,咬牙道:“當初不是你這個混蛋。寧兒早就是我的了,你搶了我的女人,殺了我的親人,還害得我如今這樣人不人鬼不鬼的,如此恩賜,總有一日要百倍還你!”

    宋啟明聽了不禁一愣。忽然大笑道:“哈哈哈哈!人!真是,我說什么好呢?真是一樣米養百樣人,有通情達理的,也有你這樣胡攪蠻纏的。你自己的野心太大,卻沒相比配的實力。結果導致失敗牽連親人,卻將一切責任算在別人頭上,怨天尤人就是說你這樣的家伙,傻子一個。

    ”

    “好!說的好!如此不知道廉恥的小人就要這樣罵!”宋啟明聲音剛落?罩芯蛡鞒鲆粋中年男子的聲音叫好道,同時空中水波紋一樣閃動。一個中年黃袍道士從虛空中走了出來。他三縷長髯,面容清雅,身邊跟著張善相,見到宋啟明,張善相拱了拱手,卻沒說話,而且老實地呆在那道士的身后。

    見他出來,那坐的黑斗篷女子邊把玩著手里的茶杯,邊淡淡地道:“舍得出來了。我還以為是哪桓雞鳴狗盜之徒在這里隱藏窺視,想不到卻是大名頂頂,人稱集浩然正氣于一身、光明磊落的靜山子真君。真是。嘖嘖嘖!這人吶,就是沒法說去,如果不是今天親見,我還真不知道呢那被她叫做靜山子真君的中年道士捻了捻胡須,淡淡地道:“圣女過獎了。貧道一生光明磊落,這次也是如此,我隱藏不是為你,而是為了這些商洛山的混帳。要看看他們是怎么視我太清法脈的規矩于不顧的。沒想到圣女在這里,圣女說我雞鳴狗盜。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可是我看圣女卻象藏頭露尾的小人

    兩人一見面就言語火暴,可是無論怎么說,竟然都沒動手的意思。讓宋啟明有點奇怪,略一尋思。他不禁一驚,他曾經聽張善相說過他師傅的元嬰真君,剛才那黑斗篷女子也是這么稱呼的。

    可是兩人都不動手,顯然是顧及對方的實力。那么那女子一定是元嬰了。宋啟明立刻判斷出來。他明白,今天事情又有點麻煩了,不過他也不怕,自己的玄陰幡在,就是精神無法離開身體,使用不出元嬰期化神境界的實力,而且本源力量儲備不夠,攻擊不成,但自保卻是可以的。

    靜山子真君反駁完,那被他叫圣女的黑斗篷女子卻是淡笑道:“真君真是好托詞,說是想暗中觀察。想必是有其他目的吧?不過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今天總要留下點什么,如果見了面,說幾句話就讓你走了。那不是讓我丟人嗎?想在我面前裝看熱鬧的,休想,紫玄械,出手!”

    開始還是語言輕婉,可是最后一聲嬌喝卻是斬釘截鐵,干脆的很,她話音一落,紫玄板猛然竄起。身體帶出一道虛幻影象,而他的影子還在,空氣中已經響起“劈里啪啦”地聲音。宋啟明仔細看去。就見紫玄楓化身一道白色的影子,圍繞一個綠色的傘型光罩拼命攻擊著。

    而那傘形光罩就是那靜山子真君不知道什么時候放出的,他頭頂一個一尺大的紅油傘頂在那里,師徒二人意態悠閑地站在傘里,任紫玄板在外面竄上跳下的拼命攻擊,可是卻怎么都打不開那傘的綠色光罩。他的手已經是完全化為一對鳥爪。四個指頭成爪狠抓,可是卻只是濺起一些綠色光碎。

    宋啟明正在看熱鬧,猛然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自己,他心念一動。一道暗紅色光罩立刻將他罩住,然后迅速后撤幾步,轉頭看去,就見那坐著的黑斗篷圣女正一手把玩著茶杯,一手對宋啟明虛抓,顯然是想抓他過去,卻沒想到被他光罩彈開。

    圣女不禁輕“咦”了一聲。網要說話。宋啟明手的小幡一搖。一幡上一個條畫了藍色符文的飄帶一動,一道力量蕩漾開,沒攻擊能力。卻無視防御能力,在他一擺下就蕩漾開來,掃過黑斗篷圣女的時候,讓她愣了一下,好一會才清醒過來,不禁詫異地看向宋啟明。

    而靜山子真君本來帶著徒弟躲在光罩里不還手,卻四下觀望著,似乎對腳下平臺很感興趣,正要仔細看看,卻見了宋啟明的動作,不禁也是一驚。剛才的法術力量根本是元嬰層次的力量,他自然能感覺到。他自己本身也是元嬰,不禁和那圣女一樣,都如看怪物一個看著宋啟明。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