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八十九章 械斗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四、一線天機 第八十九章 械斗

    打擾大家看書不好意思,推薦票,收藏,是新書最需要的,也是作者寫作的動力之一,希望各位看在我的書能給你帶來閱讀的感覺,投幾票,如果想養肥的話,收藏一下,兄弟萬分感激,真的,每一票,每一個收藏,都讓我看了激動和高興,我謝謝大家了,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走下去。

    *************************************

    這些人站的還挺有隊列的,雖然不是特別整齊,卻也滿有氣勢,一個個手拿長棒,有領頭是還拿了木桿紅櫻槍,一股淡淡的煞氣在他們中蔓延,這些人都不說話,只是安靜地站立,任對方罵他們,雖然許多人都臉色難看,可是卻沒任何的動作,顯然約束性挺強的。

    在他們身后不遠有十幾個穿長袍的人單獨站立,在互相說話,對著對面那些人指指點點的仿佛在討論著什么,對面的人吵鬧了一會見人家不理會自己,已經開始氣餒,但大家都沒動,所以都硬撐著,他們不知道后面十幾個人在說什么,只是對著他們面前的人罵著。

    宋啟明運耳力聽了下,那些人無非罵的就是什么‘你們這些遭瘟的不得好死,你們占了我們的地跟你拼命什么的’一聽他就知道是因為占地的原因兩方面要大斗了,在農村這些事情很普遍,為了一塊地,一條河流放水多少,一個女人等等事情,大規模的械斗常有發生。

    聽這面沒什么意思,他又將耳力轉向那十幾個人,一聽下不禁一愣,就聽其中一個正說道:“如此一來,他們就不依了,找小的理論,非要賠償,小的也是按照主人的吩咐做事,給出的都是主人吩咐的,再多……但……但我沒想到仙師他,求路管事幫忙說說,這個……實在不是小的不能辦事啊!

    宋啟明運眼力看去,見說話的是一個壯實的中老年人,他身材高大些,但卻腰背半塌,臉色蒼蒼,顯然的多在風雨日曬中度過,看他壯實的身體,宋啟明知道這是個老農人,但看他身上衣服整齊,想來是給大戶人家干活,還有些地位的,但他旁邊聽他說話的則不然。

    是個面白身肥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的長袍,雖然是葛布的但卻裁減得體齊整,那白肥的中年人應該是老農人說的路管事,他聽那老農說話,而眼睛卻看著遠處那群人,宋啟明聽了會,都是這個老農在反復說不是他不能辦事,而是被什么仙師破壞了,求這個路管事幫忙云云。

    見聽不出什么,宋啟明正想不聽,忽然那一直看著遠處人群的路管事用陰柔的聲音慢聲道:“行了,齊大莊頭,你也是咱路家的家生子吧,主人把你派來收拾這‘藏兵谷’的散民,建立田莊,就是相信你,仙師?呵呵,那不是我們能管的,既然已經出了仙師房中失言的事情,我們不是責問如何如何,而是……”

    他正說到這里,忽然遠處一聲驚雷一樣的暴喝在空中炸響道:“誰?是哪個王八蛋說是我說的,老子從沒說過什么主人要收你們做附庸還給安家錢、買地錢的事,你們他娘地冤枉我?當老子是泥捏的嗎?好!好!你們想錢想瘋了是不是?那就去閻王那里要去吧!”

    隨著說話聲從遠而近,宋啟明就見一到黃色光華飛來,那黃光顏色精純,看樣子竟然是三四品的法器,飛行時候卻搖搖晃晃,顯然功力不怎么樣,而且是幾十步距離就停下來,然后再飛起,宋啟明一看就知道,這個家伙應該是先天實力,只能駕劍百步,運劍成罡的地步。

    等那黃光飛到這十幾人附近,那個路管事趕緊高聲道:“于仙師!于仙師!快停了下來,小人不是請您在莊里安坐嗎?一點小事,怎么好勞您大架?”

    邊說邊帶動肥胖的身體跑過去,一手提了衣裳下擺,一手伸著阻攔著,那黃光聽他叫喊停了下來,落下后露出一個中年男人,長相一般,但收拾地很齊整,身上背了個劍鞘和竹筒,玉簪插頭,帶了個七角頭冠,一身黑色道袍,眼神浮動陰狠。

    他停下來手握一柄泛黃光的長劍,劍成黃色,上面符文隱隱,見了路管事,薄薄地雙唇撇了下,用粗啞的嗓音道:“怎么?路大管,這事你能擺平?那怎么這一上午都沒讓他們散去?老子在莊里就能聽見他們刮噪,那有心情喝酒?你說句痛快話,能不能讓他們不鬧了?不能我就殺了幾個!

    那路管事跑到他跟前,氣喘吁吁道:“于……于仙……仙師!我……我不是說了嘛,主人的意思能撫就撫,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要動刀兵的,畢竟好做不好聽,對主人家名聲不好,請仙師回轉如何?這里的事情不大,小的能處理的,真的能,請您大駕不要前行了,一群野人,不值得的!”

    叫于仙師的道士似乎也不愿意動手,聽了他的話正要收劍說幾句場面話,這時候見他來了,對面的那些人更是鼓噪起來,然后人群一分,走出一個小婦人,雖然衣服都是普通的葛布,卻印了些蠟染藍花,這女子看樣子不過是三十左右,身材又凸又翹,臉蛋也俊美的很。

    在這山野小村有這樣的女子也是少見,那女子一走出來就尖聲對那于仙師喊道:“那死道士,你上了老娘的床,當時怎么說的?讓路家給我家安家錢和買地錢,在床上說的好聽,一下地就不是你了,?你躲起來不見人以為就完了,今天既然來了,就把事情給我說清楚!”

    她身后的人也鼓噪著‘說清楚!說清楚!憑什么給她不給我們?’一時間群情洶涌,都向前迫進好幾步,前面的人已經幾乎貼上對面站立的那衣服整齊的百十人,那道士一見這個女子說的,臉色一紅,看了眼旁邊陪笑的路管事,一咬牙,眼露兇光,手中劍一動,脫手化成黃光,直接奔那女子沖去。

    見這個道士動手,那女子根本沒反應過來,他身邊的一個男子顯然看見,身體下意識地在她前面一擋,那劍從他右胸膛一穿而入,直接沒入他身體,然后又從后背沖出來,光色黯淡了點,但依舊又順利刺入后面女子的肩膀,然后穿出再從女子身后飛起,盤旋一下轉回道士手里。

    一見殺人見血了,所有人都呆楞了下,好一會才聽有個老年男人在旁邊哭著叫喚著:“我兒!你怎么了?怎么了?我兒……你不能扔下爹!”

    那些人見了都有戚容,而對面衣服齊整的人已經開始將槍棒支起,準備戰斗,果然就聽對面一個粗豪的聲音暴喝道:“狗日的,路家敢殺人,他們搶我們地不給錢,讓我們給他們做附庸不給錢,是把我們往死里逼啊,反正都是死,和他們拼了吧!抄家伙上!”

    他一鼓動,立刻就有年輕人跟著叫道‘上!’‘抄家伙!拼了!’‘不讓我們活就一起死吧!’‘當我藏兵谷的便宜好占嗎?’一時間群情暴動,都揮舞著手中的東西沖了上來,就不想沖的也被他們帶動,不由自主的沖上來,對面的這些衣服整齊的人顯然是經歷過訓練,面對暴動的人群卻不慌張,槍棒聳立如林。

    這時候那路管事見來了,不禁額頭見汗,語帶哭音道:“于仙師,您……您怎么……怎么能殺人?這下麻煩了,小的回去要被主人訓的,這可如何是好?”

    那于道士似乎也被人群的暴動驚嚇了一下,但他看了眼手中劍忽然狠狠地道:“如何是好?殺了就是,說那么多干什么?一群賤民罷了!”

    說完再次馭劍而起,劍化黃光直接奔人群沖去,宋啟明本來看著,但當那于道士出手殺人的時候已經是皺起眉頭,阻攔不及時讓他殺了一個傷一個,但他也沒動,見雙方已經打在一起,這是人間民眾之事,根本不是自己能管的,他也沒想伸手攔截,而這時候周家三口也到了附近,顯然也看見了群斗的事情。

    可是當那道士第二次出劍的時候宋啟明忍不住了,一次可以還要再來,仗道術殺凡人是修士最不齒的事情,所以他一掐手訣拍在腰后的玉牌上,收起頭頂的幻象水母,戰斗用不上它,免得傷了,當兩道金光如霹靂飛出后,在他身邊一繞,然后被他一指,其中一道就直飛而下,奔那黃光沖去。

    那道士的黃光剛到人群上空還沒落下,底上人群見了都心膽俱寒,手中動作都緩慢下來,忽然就見山梁上飛下一道金光,迎上黃光一真絞動,然后空中就響起雷鳴般地氣爆聲,接著沒等這些人看明白,就見那金光飛出在空中盤旋,而黃光斷了幾截落在地上,有的落在人體上,還割傷了人。

    而在黃光破碎的時候,還有一道青光也從另一處山梁上飛下,卻是沒金光快,等他到了,金光已經絞碎黃光,在空中飛舞著,那青光卻是在空中點了下,然后一個回旋向來路飛去,這時候就聽那道士厲聲道:“誰?誰在動手?出來,為何要毀我劍器?出來!”

    宋啟明沒想到這里還有修士在,但他也在意,而是一催身邊的另一口劍,在周家三口目瞪口呆中,化為一道金光沖了下去,直奔那道士沖去。

    道士還在叫喊,忽然就見一道燦爛金光飛來,在自己頭頂一個盤旋,那氣勢和力量讓他膽氣一寒,剛才因為劍器被毀而生的憤怒立刻丟個干凈,看見金光竟然向后躲了幾步,而當金光一收,離地三丈的空中停住,然后就見一口丈許長半尺左右寬的漂亮金劍現了出來,上面站立了一個紅袍少年。

    他正負左手立于劍上,右手掐個劍訣一舞,空中剛才絞碎黃光的那道金光飛來,圍繞著他身體開始盤旋,而他正冷冷地看著地面的道士,看見這個少年,那道士心里一涼,他怎么都是修士,雖然等級不高,可是卻也見識不少,一見這個少年,就知道不好,這個家伙一定是大門派出來的。

    在這些凡人眼里,空中少年先是指揮金劍破壞了要殺他們的黃光,然后自己就踩著金劍如神般降臨,身邊金光飛舞,身上大紅長袍泛著淡淡的光暈,玉帶玉冠相貌端正,衣服整潔,怎么看都是神仙中人,許多人都停住手,呆楞地看著空中的少年,不知道他要什么?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