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七十六章 一見司徒得好禮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三、焚燒 第七十六章 一見司徒得好禮

    宋啟明說完天涵老人和寧兒都愣愣地看著他,龐農豐則是眼神疑惑,不明白宋啟明是什么意思,竟然要自己接下這個事情,不假人手,這家伙好傲氣啊,不過轉念一想這個家伙還真有傲氣的本錢,不說控制的整個玄陰幡,并且化神成功,以龐農豐的見識也看出來了,宋啟明的身體應該是個封印。

    外表看毫無力量,可是泄露出的力量就這么強,只是一下就強奪了玄陰幡,并且看樣子已經完全被他控制了,憑此寶他就直接凝練出身體,并且自己和他動手時候就發現,他的力量是契合天道的,現在一凝練出身體就是化神境界,雖然力量還不足,但時間一長自然可以積累足夠力量的。

    最主要的是他的力量還克制自己的玄陰之力,看來想搶回此幡幾乎不可能,他目光閃爍,看著宋啟明又看了看他身邊寧兒和天涵老人,苦笑了一聲,這一家人啊,古古怪怪的,偏還力量這么強,玄陰幡,恐怕是要不回來了,回去還是問題啊。

    宋啟明見他不說話,就對龐農豐淡笑道:“剛才我和龐教主在幡里交鋒了一下,受益良多,想來教主大人也發現了,我身體很古怪,我的真正力量被封住了,只有破壞身體才能放出來,如今這個幡卻意外被我的力量侵入煉化,你收回去也沒用的,不如送我,如果想要,找我來就是!”

    龐農豐看了看宋啟明,又看了看天涵老人,見他從宋啟明說話后就根本不再多言,只是捻動著白須,但手上法寶卻沒收斂分毫,他就知道對方是要幫自己外孫貪下此寶,還不入我教,讓我回去對長老們如何交代?龐農豐不禁大為光火,但是剛才法寶有損,人家兩個都自己一個,恐怕……。

    而且他也在氣息感應中略微發現,自己果然是差了天涵老人一個層次,自己是出竅境界,元嬰剛能離開身體,長久離開肉身還是不行,而人家是如意境界,元嬰已經可以不用肉身就存在于世界上,并且能變化如意,散為氣而聚為人,可大可小,可虛可實。

    下一步就是領悟天道法則而化神了,兩者境界不同啊,看人家對力量的運用比自己就是強,忽然他淡淡一笑,蒼白的臉色這么一笑更顯詭異,然后平靜地道:“小哥好硬氣,老夫佩服啊,你既然叫我一聲教主,就當知道我教門下高手不少,既然小哥想自己接下這個事情,那就等我教前來吧,告辭!”

    說完對著虛空一拱手,很有風度地道:“這位道友想來也是魔教中人,一直側身在此也沒能招待好,本座慚愧,他日有空再領教道友的本領吧!”

    宋啟明和寧兒不禁一愣,竟然還有人隱藏在這里,這時候空中傳來一個文雅柔和的男聲道:“好說!好說!在下為圣教六長老之一,‘司徒云’是也,路過此地,見天涵兄在此,想來打個招呼,既然驚擾了龐教主,請恕冒昧,日后定然要領教龐教主的玄陰真法!”

    說話間,空氣中一陣波動,然后一個中年男人從空中顯出,他面容清雅淡然,三縷黑須垂胸,身材瘦些,卻顯挺拔,長袍飄飄,大袖當風,頭挽發髻,簡單插了一根玉簪子,身體懸浮在離地一尺的空中,仿佛閑庭信步一樣,一手背后,一手拿了一卷竹冊,似乎正在讀書一樣。

    龐農豐沒說什么,只是拱了拱手,一縱身,化為一道綠光消失在空中,見他走了,那個叫‘司徒云’中年男人這才從空中落下,將手中書冊往袖中一挽,對天涵老人一拱手淡笑道:“在此路過,感應到這塔的特別和本教力量的痕跡才下來一看,不想到是能見到玄陰教主,冒昧前來,驚擾道兄了!

    天涵老人收起法寶,然后一拱手笑道:“呵呵!原來是司徒賢弟,我剛才只是感覺到氣息熟悉,但卻強大許多,沒敢冒認,想來小寒峰一別三十多年,賢弟又精進了,真是可喜可賀啊,今日一見風采更勝往昔,如果不是小輩的事情,老夫也不會來此,恐怕要與賢弟失緣了。

    不省心的孩子到讓賢弟見笑,聽說賢弟的兩個愛徒都乖巧聽話,真是讓愚兄羨慕!”說完,轉身對寧兒道:“還不帶你的孩子來給司徒長老見禮?”

    那叫司徒云的男人轉身看向他們母子,面帶和藹地笑容道:“賢侄女別來無恙,一別多年,竟然也是兒女繞膝了,歲月匆忽令人感嘆!”

    寧兒放下宋啟明昏迷的身體,牽了法寶化形的宋啟明的手,站起來先是給司徒云行了個禮,宋啟明也拱手躬身,按禮他應該跪下磕頭,但宋啟明卻只是平輩一禮,天涵老人臉色難看,看他的目光有點發兇,司徒云饒有興趣地看了宋啟明一眼后,從袖中一掏,拿出一個貼了符紙的巴掌大玉石盒子。

    然后笑著遞給宋啟明道:“初次見面,小哥敢獨自擔下玄陰教的豪情讓我喜歡,小哥的本領更是讓我這個活了幾百的老家伙汗顏,初次見面,這是我最近斬殺的一只千年火狻猊內丹,也有千年的道行在里面,正好送給小哥當個見面禮物,莫要嫌棄才是!

    天涵老人一看不禁變色道:“這個如何使得,賢弟正在收集材料準備煉幡,如何將這么貴重的材料給他,快收回去,這個不成的!

    司徒云笑著擺了擺手道:“道兄客氣了,雖然我在收集材料煉制只有本教長老才能煉的八神幡第八面,可是已經選定了是走陰屬性的道路,這個東西卻是純陽至剛的物品,非我所能用的,何況你這個外孫剛才我也看見了,很是有股傲氣,也確實有本領,可謂本教后起之秀,我身為長輩怎能吝嗇呢?”

    天涵老人和他幾番推辭后才讓宋啟明收下,本來宋啟明不想收的,沒什么用的玩意,聽著名字好聽,千年妖獸內丹,其實就是廢品,想吸收里面的力量就要轉化,將里面的妖氣化掉,最后能剩一半力量都是多的,而且屬性不合適,未必有什么用的東西,不過人家給的,不好不收。

    宋啟明雖然不情愿,可還是恭敬地給司徒云行了個禮,一躬到地,然后才接過來那盒子,隨手放在母親的手里,他沒磕頭是因為他覺得沒必要,一是他現在實力擺這里,二是他不習慣給人磕頭,也許無數生中他給無數人磕過,但這一生的靈魂記憶里,只有在現代小時候,被父母長輩戲弄磕過。

    長大后和到了這個世界,轉生都沒磕過,就是以前逢年過節去見天涵老人都不磕,這也是天涵不喜歡他的原因之一,而寧兒說了他兩次,見他不高興,只好不說了,今天看樣子司徒云也是和天涵老人是普通交情,所以沒在意,不過要了人家禮物就要謝人家,所以他才這么恭敬一禮。

    他收了禮物后雙方氣氛和諧了許多,天涵和司徒云聊了一會,天涵問出司徒云缺些材料,正四處張羅,考慮到對方給了禮物不回不好,于是就說其中兩樣材料自己那里還有些,可以送給他煉寶用,司徒云推辭了一番后就接受了,并且和天涵老人約定了時間后才告辭離開。

    等人都走,天涵老人不禁臉色難看起來,這個家伙收了東西竟然要自己出東西還,真是……算了,他看女兒認真給昏迷的宋啟明地身體整理衣服,穿好鞋子,扎好腰帶,他就無語了。

    看他換好整理好了后,天涵老人才淡淡地對法寶化身的宋啟明道:“你什么意思?真想住這里了?如果你不怕,以為自己的力量足夠,我不管你就是,哼!不知道天高地厚,玄陰教的仇你也敢接,當人家是什么?玄陰教的七個長老都是金丹真人,掌教是元嬰,你再厲害難道能同時對抗人家全部?你……唉!”

    寧兒也想勸他,宋啟明抓住母親的手,搖了搖頭道:“如果沒了這個幡我不敢這么說,可是有了這個幡,我就有了元嬰期化神境界的實力,自保還是可以的,母親不要勸了,我決定留在外面,尋找一條修煉之路,最不濟我還有寄托這一條路可走,所以玄陰教不算什么,母親不要擔心的!

    看了他一眼,寧兒想了想也知道自己勸不了他,這個孩子一直這么有主意的,于是岔開道:“既然如此,想來你也不會再回去睡蘭宮了,娘就在這里陪你吧,這里如此臟亂,要好好收拾,唉!你這個孩子啊,脾氣這么倔強,以后可如何是好呢?對了,你不能總這樣吧?什么時候回肉身?”

    宋啟明對母親感覺很歉疚,聽見母親問起,只好道:“娘,你傷要緊,還是回去療傷重要,跟在我這里耽擱什么,我們的壽命悠長不差這點時間,你傷好了,我又有了力量,到時候去名山大川游玩不好嗎?何必急在一時呢,到是回去肉身嗎?恐怕要等他生出新靈魂才行。

    我是用密法讓靈魂借血液離開身體,脫離了肉身束縛,并且用血力融合這幡里的玄陰力量而成為新暗紅色血力‘玄陰血力’并且以此力量為根基,以靈魂為主體煉成了類似元嬰化身的‘血神子’所以是靈魂回不去,但等肉身生出新靈魂后,我的主體意識可以回去,等著吧,很快的!”

    有現在這個法寶化身宋啟明什么都不怕的,但還是以療傷為借口,將母親勸回睡蘭宮去,母親的愛太恐怖了,讓他有點吃不消,而且他是真的不愿意再回睡蘭宮,至于他敢接下玄陰教的尋仇,實際情況連天涵老人都不明白,除了他能控制玄陰幡上的新血力而擁有化神實力外。

    就是他的血力能融合玄陰力量的原因,就是連龐農豐都感覺到了,宋啟明的血力似乎能吞食玄陰之力,其實也說不上吞食,只是互相融合了,不過是以血力為主罷了,如此一來血力似乎成了玄陰力的克星,連玄陰幡這樣的鎮教之寶都被搶了,如果對方沒有萬全的辦法,玄陰教是不會來尋仇要寶的。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