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七十五章 法寶化神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三、焚燒 第七十五章 法寶化神

    面對兩個股力量的打擊,冒著黑紅火焰的玄陰幡,忽然一顫抖后,黑紅火焰膨脹如球,將整個幡包裹住,然后任由那綠色如蛇光帶抽擊纏繞,卻只是專注前面一股力量去對抗鏡子上的黑光,黑色是沒有光的,可是這個鏡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密法,竟然將照射出來的光輝渲染成黑色。

    在外面看去就似乎是黑色的光輝,可是宋啟明的‘玄陰血焰神罡’和著黑光一交手就發現,那是三種力量形成的,黑光是表象不是本質,但這些不重要,他將那黑紅色火焰‘玄陰血焰神罡’絞纏著,擰如繩索一樣沖擊著黑光,兇猛異常,一時間黑光被打的節節后退。

    龐農豐面容凝重起來,身體一挺,頜下美髯無風飄蕩,他知道這個家伙不好對付,顧不得天涵老人父女在這里,雙手一抓,從虛空控鏡變成了雙手實握鏡子,無比凝重地大喝道:“左日右月合璧,吸歸自身碧潭中,心火真水交姤煉,化為玄陰真空鄉,收!收!收!”

    隨著他的咒語念動,那鏡子上的黑光猛然一個旋轉,由筆直化為旋轉,頃刻間化為一個旋渦,中心形成一個空圈,仿佛是一個圓形門一樣,那黑紅的火柱立刻收不勢子全部投入進去,仿佛是進入了一個無底洞一樣,吞噬進去的黑紅火柱,沒有任何的聲音反應。

    宋啟明感覺到幡上傳來陣陣的反應,他知道,這個鏡子恐怕是克制自己控制的玄陰幡之寶,眼見對方似乎打開了一個空間,想把自己的幡吸收進去,他立刻開始回收力量,那黑紅火柱,從剛才的攻擊前沖,改為回轉防御,想收縮回來,而那旋渦就是想要把它吸收進去,兩下就這么較上了勁。

    龐農豐一見猛然咬破舌尖,一口心頭精血噴出,落到鏡子上后,那黑色旋渦忽然凝固,其實沒有凝固,而是旋轉的速度已經太快了,快到看見那旋渦仿佛是凝固的一樣,同時那吸收的力量也更強了起來,強大的力量不是逐漸增加的,而是忽然加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宋啟明就感覺到吸收力量一強,自己控制的幡就不由自主地投入進旋渦中,立刻就與外面失去了聯系。

    一見將幡終于吸收進來,龐農豐不禁大喜,再次施法要將鏡子收回來,可是施了幾次法,那鏡子只是在空中顫抖,就是不被收回去。

    龐農豐一見不對,雙手握住鏡子,神念向里一探,看見里面的情況不禁氣地倒仰,玄陰教的鎮教三寶互相牽制克制,但因為‘玄陰真經’被破壞后,三寶互相克制的能力減弱了許多,因為玄陰鏡雖然能將玄陰幡收進鏡子的洞天里鎮壓,可是因為失去了‘玄陰真經’無窮玄陰力量的支持,鎮壓力度變弱。

    但那鏡子里還是有龐大的玄陰真力存在的,宋啟明控制的玄陰幡一時沒反應過來被突然增加的吸收力量收進鏡子里,鏡子洞天中的玄陰真力布置的法陣往幡上一壓,宋啟明就樂了,玄陰真力他是最不怕的了,如果是鏡子剛才放出那三種力量結合的黑光到是讓他束手些。

    所以他一感應到這里的情況后,立刻將幡上的‘玄陰血焰神罡’運轉起來,頃刻就擴散開來,凝化出無數的‘血煞破滅陰雷’攻擊鎮壓法陣,將擊破的玄陰力量吸收過來,轉化為‘玄陰血力’,這鏡子洞天中的玄陰之力是鏡子的本源之力,一被吸收自然震動。

    同時開始自我運轉起來,試圖阻止玄陰幡的吸收,所以沒有回應龐農豐的召喚,而鏡子放出的三種力量是鏡子本身通過法陣獲得的,不是本源力量,只能對外釋放,不能對內釋放,這個漏洞被宋啟明抓到,等龐農豐神念進入察看的時候,就被他吸收了不少玄陰力量去。

    只是看了一下龐農豐就知道原因了,略一沉吟他就明白為什么宋啟明這么快就能煉化掉玄陰幡了,其實不是煉化,而是他用一種特殊的力量同化了玄陰力量,就如他現在同化自己的玄陰鏡一樣,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的鏡子就要被他奪去了,就如他奪去玄陰幡一樣。

    這個家伙就是自己玄陰教玄陰力量的克星,想明白了他決定先將這幡送出去吧,再在里面會把自己的鏡子毀了的,他再次運轉法訣,發現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因為自己兒子被排擠出玄陰幡帶走的那兩成本源力量和斗法時候消耗的本源力量都被他補滿了,玄陰幡正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并且吸收玄陰真力的速度快的驚人,怎么能不快呢?開始宋啟明是用自己身體的血液去同化一件法寶,就如一把小刀去同化一座小山一樣,很費勁,可是一座山同化另一座山,自然是快了,等龐農豐施展法術將他送出來后,鏡子就這么一會功夫被他吸收了近三成的本源力量去,真是讓龐農豐心疼加無語。

    什么東西就怕被克制,龐農豐現在是非常了解這話的意思了,看著從鏡子里飛出來,周身的黑紅火焰已經完全收斂起來,只是有股淡淡地黑紅光芒貼著幡閃爍著,那幡就這么懸浮在空中,就在幾個人不知道這幡要做什么的時候,忽然那幡在空中一轉,然后轉眼化為宋啟明的模樣。

    看見他的模樣,龐農豐和天涵老人齊聲道:“化神?”這個樣子,無論怎么看都是元嬰,雖然他是以法寶為依托凝聚的,可一樣是元嬰,而且這個元嬰的力量已經契合了天道法則,只能是元嬰期四大境界的最后境界‘化神境界’將元嬰魂魄都同天道法則契合,成為類似神靈一樣的,被天地認可的存在。

    寧兒見了也驚呼一聲,剛要上去問,但宋啟明卻詭異地一笑,身體一轉,瞬間消失又瞬間出現在剛才龐浮宏被炸碎肉身的大坑上空,沒了幡的阻擋,大家都靜下來,天涵老人和龐農豐立刻感覺到那里空間的特別,就見玄陰幡化的宋啟明,一揮手,空間一陣波動。

    然后三十多只各種紅色尺大蠱蟲在空中,他們一出現,立刻飛起,轉眼消失在空中,然后空中露出一個紅袍孩子向下落去,宋啟明一把抱住,瞬間來到寧兒身邊,將身體放在她身邊,天涵老人一見,哪還不明白事情的原委,他右手一揚,立刻有三十六個拳頭大的骷髏頭飛了出來。

    圍繞著宋啟明的身體和寧兒與他三個人繞成一圈,接著他雙手飛快結印,一個灰紅色光圈憑空出現,眨眼化為一個小幡,然后天涵老人也沒繼續動作,而是看著龐農豐,順便瞥著宋啟明,他真是奇怪這個家伙怎么能控制那‘玄陰幡’的?

    寧兒見他把身體放在地上,一把抱起來,上摸下摸的,似乎怕少了塊肉一樣,宋啟明摸了摸鼻子道:“娘,你不用看了,我保護自己保護的很好的,呵呵,不過現在有點麻煩,等我送龐教主離開后再和你說吧,說起來比較長的!

    看了眼懷里沒靈魂的身體,又看了眼面帶笑容的靈魂態宋啟明,她也不知道哪個算是自己的兒子?同時看見他沒事,不禁又喜悅又悲又有氣,可是出口卻是一句:“你這一個多月吃了不少苦吧!”

    一句話就將本來獲得新力量,而變地有點自信宋啟明給滅火了,寧兒的話讓他心中一糾,他清晰地感覺到,那愛的力量糾纏起靈魂更強了,同時讓自己有點思維遲鈍,宋啟明不禁嘆服愛的恐怖和偉大,尤其是慈母之愛有時候就是一道枷鎖,不過鎖的是孩子的心,那是用濃濃的愛做的,無法破壞。

    宋啟明在這一刻清晰的感覺到這母愛的糾纏,可是以他不愿意束縛的性格,卻依舊無法決定是不是去接受這愛的枷鎖?他也渴望愛,可是這個愛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威脅,愛讓他明顯變傻,這就不是他愿意的了,可是如果拒絕這個愛,他自己都感覺有罪。

    就如一個男人拒絕一個癡心女子的愛,十個男人有九個男人要罵他,而一個孩子如果拒絕一個母親的愛,那是要遭所有人類的唾罵,縱然神仙也有‘世上無不孝之神仙’的說法,何況他還沒成神仙呢,左思右想后,他忽然心中一動‘距離!不錯,取個中間吧!接受但不放縱,盡量不住一起!’

    見母親心疼自己,宋啟明平抑了下心情和思想后剛要說話,就聽龐農豐陰柔的聲音響起道:“天涵道友,這是何苦呢?是否真要和我做過一場才肯罷手呢?雖然事情是小犬不對在先,可是令孫也沒吃虧吧?我教鎮教至寶被令孫得去,道友還是要給我個說法吧?”

    天涵老人面色淡淡,卻在心里苦笑了下,心想:‘那個小家伙惹的事情我來平,我到是不想和你做過一場,又不是閑的沒事,家里一大攤事情呢,可是我不上行嗎?’心念一轉,他淡然道:“事情都是小輩做的,如果龐教主有興趣伸手,老夫不介意同教主過上兩招,至于其他,呵呵……”

    龐農豐聽了仿佛很爽朗的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天涵道友這話不錯,小輩的事情我們不好插手,事情已經發生了,追究也沒意思了,不如大家各退一步,我也不要你們還回這玄陰幡,只要令孫愿意入我教中,做一個長老,我就當什么都沒發生如何?

    其實算起來吃虧的還是我,唯一的兒子被人毀了肉身,法寶被奪,倒霉的事情已經趕到一起,道友還要加把鹽不成嗎?此地是小兒居所,也一并借給道友一家暫居就是,如何?”

    他雖然在笑,可是卻目光陰冷,仿佛寒冰一樣,如果還有什么的話,那就是怒火,被人殺子搶寶的怒火,可是不說天涵比自己只高不低,就是宋啟明都隱隱克制自己,所以他只能言語上說話,還要請對方入教,卻不敢真的動手,又不愿意輕易放手,那可是鎮教之寶啊,縱然自己是教主,丟了寶貝也是麻煩啊。

    天涵老人笑道:“多謝盛情,他日有空還請龐教主光臨,老夫掃榻恭迎就是,至于這個地方我們就不要了,令公子在這里居住長久,想來……至于入貴教……”

    宋啟明笑道:“這個地方我要了,多謝龐教主慷慨,至于這個玄陰幡我也要了,但卻不會加入貴教,看令郎的行為,貴教……呵呵!如果教主想要回幡,盡管來拿就是,我就住在這里等候,不用去睡蘭宮那么遠的!我以后就住這里,隨時恭候大駕!”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