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六十五章 變態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三、焚燒 第六十五章 變態

    空中看去,下面田攏依舊,可是地里已經長滿了荒草,破敗的土屋凄涼地挫在地上,不過從空中看去,卻在盆地的中心部位有座黃色的塔依舊聳立,看見這樣小盆地宋啟明到不奇怪,他大概也知道,山西整個地形是大盆地,被陰山、太行山和黃土高原、中條山包圍。

    但盆地里又是山脈眾多,河流發達,山脈之間又圈出許多大小盆地,其中有大同、忻縣、太原、臨汾、運城等一串大盆地和許多小盆地,所以整個山西盆地有‘表里山河’的說法,而下面的小盆地在整個山西有許多,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但特別的是那黃塔,宋啟明見玉符指向的目標就是這個小盆地,才對這個特別的塔注意起來,從空中透過‘如意眼’看去這個塔高達百丈,寬闊在十幾丈左右,成六角型,共有九層,每層六個角的飛沿上都掛了鈴鐺,從空中看去,黃塔聳立,風吹鈴響,聽了有一股靈動之意。

    而當宋啟明坐著‘流風蜻蜓’隱藏著身形逐漸降落下來,宋啟明才發現,這個塔竟然是一種特殊的,類似黃玉一樣的石頭做的,那石頭雖然晶瑩如玉,但還是有許多石頭的特征,只是些象玉罷了,在睡蘭宮近十年,宮里基本都是玉石的,何況他的智慧也讓他認識什么是玉,什么是石頭。

    何況宋啟明一看見這個玉就心里一沉,因為如果其他人不認識可以,他卻必須認識,這個就是魂玉、靈玉、法玉中的法玉,一種制造方法已經基本失傳的玉石,不同于靈玉和魂玉的天生,法玉是一種人造的東西,據說是當年太上圣人想模仿制造先天靈寶‘九天息壤’不成,而產生的失敗作品。

    就如豆腐和火藥這些歷史上煉丹的失敗作品一樣,這個法玉也成為修士的最愛,用來造宮殿洞府卻是最好的,而且也分極品、上品、中品、下品,是用法術專門提煉土之精華后,配合其他材料制造出來的物品,主要是做建筑材料,神仙的宮殿洞府都是用這些東西制造的。

    用法玉的建筑主要就是堅固,然后就是容易施展空間類陣法來擴展里面的空間,還能通過符陣接大地之氣來推動和保護建筑,也能通過其他法陣吸收天地力量催動附帶的各種功能陣法,讓建筑運轉更方便,是專門建筑的材料,可惜因為封神后人間已經失傳了。

    據說極品法玉傳說是真仙、大羅金仙用的,是他們這個級別建筑洞府宮殿用的材料,也只有他們能制造這些材料,上品法玉是金仙、天仙用的,也只有他們能制造,中品法玉本來是人間的地仙和返虛真一能夠煉制使用的,可惜封神后這個方法失傳,人間估計沒幾個人會煉制了。

    下品法玉是元嬰真君、金丹真人的三昧真火才能煉成的,制造出來的東西都是法寶級別的,睡蘭宮就是天涵老人自己用妻子從修羅族帶來的密法煉制的下品法玉制造的,所以宋啟明一看就認識這個塔也是法玉,他天天生活在睡蘭宮里,如何不認識?

    而讓他心沉的是,能用法玉做洞府,恐怕不會是金丹真人,說不定就是元嬰真君,他不禁有后退的心思,可是這個心思一起他就皺起眉頭,知道退縮是本能,可自己不能光憑本能,自己不是動物,人區別與動物就是人有思想智慧,自己既然想一念通達,不怕生死,還在乎本能嗎?

    給自己打了氣,勸服了自己,宋啟明一攥手中的‘如意眼’讓流風蜻蜓下落,隱形落地后,宋啟明沒收回流風蜻蜓,而是讓它留在這里等自己,也算一個應急手段吧。

    然后他招呼出左后腰乾坤袋里的四種蠱,在這些年研究的六種蠱中,流風蜻蜓六只,嗜金蟻母兩只都用不上,幻蜃水母四只都被自己煉成替身,然后就是十四只‘刀鋒螳螂’,十一只‘吐刺飛蝎’,十六只‘鏡甲蜘蛛’,這已經是他的全部家底了,一戰不成,估計就要交代這里。

    所以宋啟明也不吝嗇什么,全部都放了出來,然后通過如意眼控制十六只一尺大的‘鏡甲蜘蛛’在自己身上開始結成甲,然后將自己包裹起來,這樣自己也能隱形,非元嬰真君不能發現自己,然后命令十四只兩個拳頭大,專門攻擊近戰的‘刀鋒螳螂’開路和保護左右翼。

    而一尺大,專門遠程攻擊的‘吐刺飛蝎’做后盾,宋啟明自己在中間,用如意眼觀察著四周,看看有沒有法術預警等,這個如意眼不能煉血儲存血,只想精神力發展,但經過血煉后,宋啟明幾次改造,給它固化了一種血神經的法術‘血眼真瞳’并且因為專修,已經有了慧眼的能力。

    不過如果使用的話,很耗費儲存的力量,宋啟明輕易不用,但‘天眼血瞳’中的,‘千里遙視’和看見力量運轉的‘透視眼’卻是常用,現在用上就是小心,他為自己心暢快,一念通達,不惜拼命,可也不是來送死的,想反卻要百般求生,百計破敵,來拼只是要有勇氣,不是魯莽。

    他一直信奉有備才能無患,所以拼命的勇氣有了,手段也要準備好,如此小心下,宋啟明一路漠到塔前,不禁愣住,因為這里竟然沒發現任何的禁制和預警法陣,讓他不禁奇怪,為了進門同時也為了安心,他一咬牙,耗費力量,舉起右手,讓如意眼懸浮手掌前,啟動了‘慧眼血瞳’的力量。

    ‘慧眼血瞳’有四能,能多眼,多方位去看,多層次去看,能析眼,就是分析,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東西,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含義,能追眼,追查過去,能預眼,能看見未來,宋啟明啟動了‘多眼’和‘析眼’仔細四外看去,配合‘透視眼’發現真沒任何陣法設置。

    小心走近塔他才發現,整個塔似乎都是一塊整石,毫無接榫的縫隙,仿佛就是從一塊巨石上雕出這么個塔,而在大塔一層有個大門,門楣上刻了三個古篆字,宋啟明虛心學習了近十年,加上往生智慧,自然認識‘奢靡塔’三個字。

    他再對那塔的大門看去,見門上和塔上都有法力流動,不過用‘如意眼’一看,就發現許多符陣已經廢棄,法力運轉的符陣非常少,不足十分之一,一見之下宋啟明就判斷出,這個塔不是法寶了,應該是被破壞過,現在估計是個法器,否則不會這么多符陣不能用了。

    觀察了一下,宋啟明收起‘慧眼血瞳’的力量,根據自己剛才觀察的符陣思考了一會,他用如意眼增幅血力,代替法力,打出幾個符印,然后輕輕印在兩扇門的對接處,果然和他想的一樣,那門離開無聲息地向兩邊滑開,露出里面黑洞洞地空間。

    宋啟明舉起右手,舉起右手,讓如意眼懸浮手掌前,對里面看了看,不禁嘴角一牽,淡笑了下,里面的空間果然布置了不少法術,但在如意眼的觀察下,一切都無法隱藏,而且只是看了一眼,宋啟明就發現,這些法術陣法很簡單,而且都不是塔本身帶的,是后加的,和塔不相容。

    正當他再看的時候,就感覺外面空氣有流動,一股輕柔的風從塔里吹出來,他立刻閃到門里,然后潛伏在門邊,那風仿佛是有靈魂一樣,在外面圍塔轉了一圈,就又縮了回去。

    見風縮了回去,宋啟明知道對方已經發現不對,可是卻因為自己隱形,所以沒發現,他一邊舉著如意眼小心的觀察周圍,一邊尋找法術空隙向前走去,進入后宋啟明才發現,這塔在外面看就知十幾丈直徑,可是里面卻用空間法陣開拓過,所以有上百丈高,千丈闊。

    而且這里的法術法陣都集中在門前,在進入門內十丈后法術法陣就少了許多,而且空中基本沒有,宋啟明一樂,將‘飛蝎號’放出來,然后控制它飛到空中沒法術的地方,并且放大到正常五十多丈的長度,啟動的法陣,主炮開始沖能,隨時待命發射唯一的一炮。

    準備好后,宋啟明才繼續前進,再走了十幾丈后,忽然眼前黑暗全去,出現一塊平臺,平臺長寬十丈,高一丈,發出淡淡的螢光,照亮了周圍,在平臺上有個半丈高的大玉榻,上面錦被齊全,旁邊還有一個丈高玉案,上面有酒壺和酒爵擺放,四盤菜肴豐盛,都是珍饈。

    在榻上坐了一個妖艷的男人,之所以‘妖艷’是因為那男人相貌英俊,面白無須,卻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而他竟然穿了一身艷麗的大紅長袍,之所以用‘艷麗’,因為那紅袍不象宋啟明的這樣,是紅袍金色線和圖案,那男人的紅袍上全是姹紫嫣紅的花朵。

    藍的白的粉的繽紛錯落,如果是一個漂亮女人穿這衣服的話還很動人,可是一個男人穿……只能用妖艷來形容了,那男人坐在榻上,左手按在玉案邊,右手捏了個蘭花指,拈起玉酒壺,輕柔地給自己倒了杯酒,又用右手蘭花指拈起酒爵,淺飲一口。

    然后抬頭對著空無一人的空中嫵媚地一笑,白玉一樣的臉頰上飛起一抹淡紅,用柔膩的聲音輕輕道:“奴名龐浮宏,乃是玄陰教的護法長老,不知道那位道友光臨陋居呢?”

    宋啟明心里一驚,雖然剛才有陰風出去探查他就知道對方發現了不對,可是居然知道自己進來了,難道有什么隱秘法陣自己沒發現?正當他奇怪的時候,就見男人竟然輕解了下衣服,讓自己的大紅花袍敞開,露出里面月白色的中衣,做出一幅冶蕩之態,仿佛是任君采摘的女子一樣。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