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十五章 新生血蓮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一、鳳凰血 第十五章 新生血蓮

    就這樣拋開了雜念,認真的做,終于當第一套符篆‘玄陰血焰神罡’完全凝結成,那些符篆瞬間自動組合后就沖出了頭頂,然后在他的頭頂凝化成一團紅色的火焰,雖然看著燃燒猛烈,卻沒任何的溫度發出,反而有一種冰冷的感覺,宋啟明抬頭看了看這團火焰,知道自己的想法果然可行。

    既然可以再次凝結出一個新的血元珠,那么就開始吧,于是他收拾心情,開始認真的凝結起第二套符篆來,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第二套‘萬血歸元陣’完成后,也自動凝結在一起,凝結成一個團,沖出身體,在他的頭頂漂浮,和那吞血火對應著,互相不干擾對方。

    等第三套符篆‘血神變’完成后,還沒等宋啟明看它的效果,猛然他就感覺身體里一股巨大吸力傳來,瞬間他的精神意識就被重新吸收回血元珠里,同時他感覺到身體里剛凝結完成的第三套符篆,猛然沖出身體,然后和空中的那團血焰和血球合一,同時將自己的血元珠也吸收出身體來。

    宋啟明沒想到這么容易就離開了身體,心中還有一絲不舍得,同時奇怪,三套符篆已經凝結出來了,怎么沒組成新的‘血元珠’呢?他還在想的時候,這時候空中再次發生變化,當‘血元珠’沖出身體后,空中凝結成一團的三套血符篆,猛然將血元珠包裹進去。

    還沒等宋啟明了解發生了什么事情的時候,那三套符篆竟然自動開始變化,在宋啟明驚訝中,竟然自動凝結成了一朵一尺直徑大的血色蓮花,而自己那拇指大的‘血元珠’竟然成了蓮蓬中心的一顆蓮子,同時宋啟明感覺自己力量再次攀升了。

    宋啟明感覺到,這些天以來因為殺人而凝聚的精血,被血蓮花再次吸收、煉化成更精純的力量,并且開始有部分注入到下面的肉身里,再次提升和改造著身體,現在下面那具身體里的血液已經全是被精煉過的,這些‘精血’隨著血液循環系統傳輸到每個細胞,帶去了巨大的養分和力量。

    這樣一來身體被再次強化,變地更加強大起來,當身體被強化到一定程度后,宋啟明感覺到身體已經強化到頭了,想了想,他覺得自己雖然能離開身體了,可是卻沒必要拋棄這個身體,畢竟這個身體還有用處,而且他有點舍不得這些女人和現在擁有的權利。

    畢竟他以前在現代就是一個小草民,根本沒有掌握權利的時候,現在品位了權利的甘美,品味了將別人的生死操于手中的快樂,他又怎么會愿意放棄?何況還有女人,他以前在現代也沒經歷過幾個女人,如今這么多的女人任他索取,他就象一個饞嘴貓一樣,哪可能放棄?

    既然決定繼續使用這個身體,宋啟明在熟悉了一下這個‘血蓮花’,發現可以自由控制它,象控制血元珠一樣,至于為什么會第二次凝結不是血元珠而是血蓮花,這個問題宋啟明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于是放棄這個想法,他覺得既然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也沒什么用。

    接著他意念一動,頭頂尺大的‘血蓮花’上瞬間紅光一閃,然后沉入他的頭頂不見了,仔細感應一下,宋啟明發現這個‘血蓮花’已經在自己的大腦中心沉浮,但那么大‘血蓮花’明顯比自己腦袋大,可是卻能在腦袋里存在,讓他感覺很奇怪。

    再仔細一感覺,他發現原來‘血蓮花’存在的地方似乎是一個特殊的空間,這個空間有無數的管道連接外面,他的心里忽然冒出一個名詞‘泥丸宮’傳說修煉的人能將人身體內部的隱秘竅穴開發出來,其中就有大腦里的泥丸宮,佛家叫‘識!臇|西,是一個特殊的空間。

    琢磨了半天也沒琢磨明白,宋啟明知道自己是研究不透了,想想也是,關于這些法術修煉的知識自己本來就是知道的很少,當然不能明白這些高深的東西。

    放棄這些想法,宋啟明熟悉了下自己的身體,感覺渾身都是力量,他有點興奮地伸出雙臂看了看,肌肉更加結實和紅潤,他清晰地感覺到力量在里面流動,一時興起,他猛地雙一手一握拳,隨著這個姿勢,他的全身肌肉本能的繃緊了一下。

    只聽‘砰!’地一聲低沉的悶響,隨著他肌肉的緊崩,坐下的浴桶因為承受不住他的力量,瞬間崩裂開來,同時桶中的水‘嘩啦拉……’地流了出去,宋啟明尷尬地站了起來,看了眼已經四分五裂的浴桶,不禁搖了搖頭,從碎片中小心地走出來。

    四外看了看,宋啟明發現這個小屋子就是大帳篷里用氈圍出來的一個兩米大的小地方,地上是泥地沒鋪氈,這里除了已經破壞的浴桶外什么都沒有了,找不到衣服,他不得不厚起臉來對外面喊了一聲道:“有誰在呢?給我拿件衣服進來!”

    說話間他的氣血運轉,身上熱氣蒸騰,身上的水分瞬間被蒸發掉,等大塔那疑惑地拿著衣服走進來后,見到里面的情況,不禁更是疑惑,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但她為人謹慎,又是大帳篷里九個女人中年紀最大的,知道什么不該問不該說的。

    所以她溫順地將衣服給宋啟明穿上,宋啟明見她的樣子,不禁點了點頭,這個女人很是能看出眉眼高低出來,于是在她穿衣服的時候隨口問道:“我在里面多少時間了?外面有什么事情嗎?”

    大塔那遲疑了下道:“你在這里有快一天了,現在是晚上了,小塔那她們吃了飯就去休息了,你餓嗎?我將燉好的羊肉熱在鍋中,等會吃嗎?”

    宋啟明點了點頭,他還真有點餓了,雖然他的力量很強大,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也非常的能吃,一頓能吃掉一只成年羊,這還是沒放開量的時候。

    見他點頭,大塔那一邊給他穿好衣服,一邊有點忐忑地道:“還有,中午的時候那些漢人來了一次,說他們已經編組完成了,共三個千戶不滿,有二十六個百戶,本來想和你見個面,我見你沒出來,就讓他們回去了,說你以后有空會招呼他們的!

    “嗯!不用害怕,你做的很好,其實就是我沒事情的時候也不會馬上招呼他們的,我是主人,不是他們想見就能見的,只有我可以隨時見他們,他們不能隨時見我,主人沒威嚴,這些家伙會登鼻子上臉的。你是我的女人,不要戰戰兢兢的,你記住,只要你做的事情沒觸犯我的利益,就是殺了人我也不會把你怎么樣,可是如果觸犯了我的利益,那么這幾天死的人就是榜樣!”宋啟明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

    時間若水,一天天的流去,草原的氣候和中原有許多的不同,縱然是夏天,到了夜晚的時候也比中原要涼許多,而到了秋天,尤其是現在這樣的深秋,每到晚上的霜凍已經很厲害了,所以一般晚上基本沒有牧人會在外面呆著,因為正常人是無法適應這樣的寒冷天氣狀況,所以警剔心也低了許多。

    但不代表沒有警戒,在牧人大量聚居的部落,一般在營地的周圍不但有柵欄,在營地的四個角還有燃起篝火守夜的人,他們主要防的是野狼,尤其是這個季節的野狼,因為食物越來越難找,所以也更兇狠起來,甚至是成群行動,有時候都敢襲擊人類的營地。

    在一處大型營地的一個邊角處,四個胡人漢子正圍在篝火邊烤火取暖,這時候從遠處走來四個拿火把的人,烤火的四個胡人中一個中年大漢站了起來,踢了踢其他人道:“西日莫,你們幾個都起來,圖卡他們回來了,該換我們出去巡邏了,快點!”

    那個被他踢的胡人嘟囔著道:“特穆爾,你著什么急呀?不能等圖卡他們都坐下我們再走?還差這么一會了,天天守夜,除了幾群狼,也沒看見有什么危險,沒事的!

    踢他的叫特穆爾的男人低聲喝道:“起來,懶貨,讓你們去干活就這多話,去干女人就比馬跑的都快,你們知道什么,這次卓頭人下了命令,要我們認真警戒,很可能有事情發生,卓頭人說了,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是在我們巡邏的時候沒發現,到時候就讓我們去做奴隸,和漢奴一樣的奴隸!

    這時候那四個舉火把的人已經走了過來,其中領頭的胡人大漢笑道:“特穆爾,怎么了?又在教訓這些懶東西?呵呵,這些家伙就是欠踢!好了都起來吧,如果真的沒什么事情,等風聲過去了,卓頭人說賞我們幾個漢奴女人玩玩,都打起精神來吧!”

    其他幾個坐著的胡人一聽,都發出‘嘿嘿!’地笑聲,其中的意思大家自然都明白,漢奴女人他們其中有人是嘗過的,比自己的女人要細嫩許多,這時候其中一個坐著的大漢仰頭喝了一口酒,邊站起來邊大聲笑道:“圖卡,聽說你家里也養了一家漢奴,里面有兩個小女人,被你都玩爛了吧?不如……”

    他剛說到這里,猛然篝火遠處的黑影中暴起一道奪目的銀光,還沒等他們看明白那是什么的時候,就感覺一陣大風吹來,然后就在眼睛的余光中看見一道影子瞬間沖了過來,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因為他們什么都不知道了,腦袋著急搬家,急的甚至沒時間去敲旁邊報警的鐵片子,沒時間和身軀告別。

    篝火被這股突然吹來的大風壓得一暗,等火光恢復正常后,這里的八個胡人都已經倒在地上,身首分家,熱熱的鮮血從脖腔中噴出,飛濺出去很遠,在火光的照耀下,血液中似乎還有熱氣在升騰,勾畫出了一幅凄迷妖冶的景象。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