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十章 血霧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一、鳳凰血 第十章 血霧

    這次自己附身的家伙去關里見父親‘爾朱溯不’單于,因為表現優秀,還進貢了不少東西,因此很得‘爾朱溯不’的贊賞,走的時候還賜了一千漢奴給自己。

    對于這些兄弟爭鋒的戲碼宋啟明真的很煩,但卻沒辦法躲避,同時他也不禁警惕起來,看來自己還是個普通人,依舊會被普通的武器殺傷,不是什么刀槍不入的角色,這些念頭在腦海里閃過后,他感覺身體的疼痛還在,但已經好多了,不禁伸手握住了左肩膀傷口上的武器。

    憑手感他知道是一個根箭桿,這時候聽見馬蹄聲近,他知道那個叫大嘲魯的家伙已經向自己跑過來了,狠了下心,宋啟明一咬牙,猛的將肩膀上的箭拔了出來,一股鉆心地痛讓他不禁大叫了一聲“。!”同時他借著渾身痛地有點痙攣的力量,猛地翻身強挺著站起來。

    此時天已經黑了,剛跑到他附近的‘大朝魯’借助著其他人手里的火把,見宋啟明忽然拔出肩膀上的箭枝,并且立刻站了起來,不禁一愣神,就在這個當口,宋啟明猛地一甩手中箭,迎面對著這個家伙甩了過去,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被那箭射在胸口上,劇烈的疼痛讓大嘲魯不禁“啊……”了一聲。

    宋啟明沒給他反應的機會,在甩出手中箭后,他立刻拔出腰刀,原地向前躍起,凌空一揮,一抹寒光閃過,那個叫大朝魯的家伙,連肩膀帶腦袋一起被砍斷,半截身體掉了下去,宋啟明落地后感覺瞬時渾身一熱,但他沒理會,看了眼發愣的十幾個護衛,眼中閃過一抹嗜血的殺意。

    他緊跑兩步,再次躍起,揮刀對旁邊馬上的一個護衛砍去,這次不象剛才沒看地方,連肩膀一起砍,這次砍的是脖子,剛才是胡亂出手的,一時間太激動了,但這次卻冷靜了許多,同時他沒等自己落地,砍完后就伸腳在那被砍了腦袋的護衛地馬頭上踹了一腳,借力凌空向另一個護衛砍去。

    但他還是眼高手低,以為自己能向武俠里的一樣,借力飛起,一刀斷頭,可是他畢竟沒經過訓練,只是仗著身體附身時候,血液被煉化過,渾身潛力開發過,身輕力大罷了,但畢竟是第一次使用這些力量,沒個水準,一腳踹下,雖然飛了起來,可惜力道沒借好,沒飛多高就落了下來。

    只是在下落的時候順手劃了另一個護衛一刀,落地后他喘息了幾聲,同時感覺渾身又是一熱,體力竟然不降反升,不禁有點奇怪。

    經過他的一連串動作,殺了兩人后,其他人也清醒過來,都一呼啦地掉轉馬頭避開他,同時幾個大膽子地護衛叫道:“累頭人,你干什么?為什么砍我們?”

    “為什么?你們問我為什么?你們怎么不問問自己呢?問問你們自己是什么人?你們是我的護衛,什么是護衛??剛才那個家伙砍倒‘切末勒’的時候,煽動你們要我腦袋的時候,你們在做什么?不要告訴我,當時你們的遲疑是沒反應過來,不是動心的表現?所以,你們都要死!”宋啟明大聲喝道。

    那些護衛一聽不禁臉色一紅,好在天黑看不清楚,但他們見宋啟明已經開始向自己的馬那里走去,看樣子似乎是要拿弓,就知道他是要真地殺了自己,護衛們忘了,宋啟明自己其實也有點頭腦發昏,他忘了,自己的左肩膀已經被射穿,根本開不了弓。

    而胡人的忠誠畢竟不如漢人那樣死忠,何況就是中原漢人也沒開始儒教洗腦,還沒玩愚弄百姓的‘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的那一套’所以護衛一見自己的頭人要殺自己,都呼哨一聲,有的縱馬跑開,有幾個膽大心狠的,卻將腰中彎刀拔出,向宋啟明沖了過來。

    宋啟明一見他們沖來,也立刻放棄取弓的打算,翻身上馬,也掉轉馬頭舉起彎刀沖了上去,刀光劍影中,鮮血飛濺,雙方怒聲喝罵著,劈砍著,宋啟明也喝罵著,劈砍著,不避開對方的刀,而是以傷換傷,以命換命,狀態非常的瘋狂,身體在瘋狂的戰斗,可是他的心卻逐漸冷了下來,仿佛是在看別人在戰斗一樣,即在其中又游離于外。

    可同時他的精神卻高度的集中起來,沒有想過怎么躲開對方的刀,自己的一刀應該怎么劈,一切都是本能,一切都這個身體本來煉了許多年的用刀和戰斗本能,等宋啟明停手的時候,他發現身邊已經沒了人,幾個沖上來的護衛都被自己砍倒了,而幾個跑開的護衛正遠遠地看著自己。

    雖然他感覺身體很痛,那應該是被幾個護衛砍傷的,可是他的心里卻很暢快,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涌現出在現代看到的一句話,‘男人只有在生與死的戰斗中,在女人的身體上,才能體會到自己的存在!’不錯,這一刻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感。

    不論是魂魄的存在,還是附身的存在,還是其他什么,自己就是存在著,同時他的心也越來越冷靜,許多細微的感覺都能清晰地反映到自己的心靈里,仿佛那里有一面鏡子,將自己的一切都反映出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清晰地感覺到,那一陣陣的發熱,似乎是因為有力量在涌入的關系。

    仔細體會了一下,他驚喜的發現,果然自己沒感覺錯,是有力量在流入身體,但卻是從外面流入的,而因為這些力量的流入,自己的傷口正在快速恢復,他能感覺到,現在自己肩膀上的傷已經愈合了許多,手臂已經可以動了,雖然還是使不上力氣,但他覺得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恢復正常的。

    而他四外看了看,借助強化了的眼睛,才發現流入身體的是一些淡淡的血霧,而那些血霧是從被自己砍殺的幾個人身體上傷口中飄出來的,宋啟明心里不禁一動,但他知道現在不是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如今應該將眼前的情況處理了,很明顯是那個叫‘爾朱卓’的家伙暗算自己。

    他抬眼看看遠處的幾個護衛,高聲喊道:“過來,既然你們剛才沒向我動手,就說明你們還有些忠心,我原諒你們剛才的遲疑了,現在依舊讓你們做我的護衛,過來跟我去看看,還有誰在反叛,如果你們現在不過來,我就當你們是真的反叛了,一定會殺了你們!”

    說完立馬在那里,身體挺的筆直,面沉如水地看著那些人,那些家伙遲疑了一下,還是慢慢地聚攏了過來,看他們的樣子,宋啟明心里一陣冷笑,理也不理他們,而是直接繼續向自己剛才要去地方跑去,至于那個躲在羊群里射箭的刺客和地上被砍的人,他根本不去理會。

    如果他沒估計錯的話,刺客早就跑了,還能等自己去追殺他?或者留下來看看自己戰果?而地上的人,就是沒死也沒戰斗力了,等處理了主要事情后,自然有人會處理他們,自己只要把握了主動權,自然有人跟隨自己的腳步,這些事情自然有人搶著去做的。

    所以他要先去看看巴拉那里,他拉出去的能戰族人有兩千,難保里面沒人和大朝魯一樣,如果是那樣恐怕要有一場大戰了,他的心里似乎有些躍躍欲試。

    等宋啟明幾個人跑到營地外不遠,在東方的方向找到了巴拉和那兩千人,一看到這里的情況宋啟明就是知道晚了,事情果然和自己猜的差不多。

    就見巴拉正帶著六七百人,和另外四百多人對峙著,而另外有近一千人在他們中間,顯然是保持中立的那部分,雖然沒動手,可是氣氛卻很緊張。

    他們聽見馬蹄聲,回頭借著熊熊火把的光芒看見宋啟明都是不禁一愣,尤其的看見他渾身是血,卻渾然無事,同時身上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等他跑進,巴拉因為雙方正對峙,不敢亂動,他剛要說話喊宋啟明過來,可是就見宋啟明忽然在二百多步外突然加速,他甚至都沒理會身后跟隨的幾個護衛,自己一個人就舉刀向和巴拉對峙的幾個家伙沖了過去,那幾個家伙顯然沒料到宋啟明這么沖動,直接就殺了上來。

    二百多步看著遠,可是馬跑起來還是很快的,沒等對方反應過來,宋啟明就已經舉刀沖了上來,對方倉促地舉刀對戰,馬匹交錯,宋啟明已經沖入了對方的隊伍里,外面的巴拉一見,不禁使勁地“嘿!”了一聲,然后高聲對后面的人喊道:“沖!”

    說完先是提馬沖了上去,想去追上宋啟明,可是宋啟明已經沒入對方的隊伍中不見,他只能聽見喝罵和砍殺聲,同時對方的隊伍中開始混亂起來,因為此時候的宋啟明就象瘋魔一樣,只知道舉刀砍人,一但殺戮起來,他就進入了剛才的狀態,沒有思維,只有本能。

    刀砍卷了,就扔掉,然后認可讓對方砍中自己,卻要死命地搶奪對方的武器,不一會,他不知道從誰的手里搶了兩把刀,純是以腿控馬,雙刀飛舞,在人群中沖殺著,他的渾身已經沒了好地方,衣服都被砍爛被血染成了紅布條,身上肉眼可見的傷口翻翻著,有的已經深可見骨,肚子上還插了一桿斷矛。

    這么重的傷,按理他早就應該不成了,可是詭異的是,他竟然越戰越勇,力量竟然出奇的大,而且如果有人仔細看的話,他身上的那些傷口上竟然沒有多少血,并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而讓它們恢復的正是從被宋啟明砍倒的人身上飄出的血霧。

    這些幾乎看不見的紅色血霧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吸引,全都投入到他的身體上,讓宋啟明感覺渾身滾燙,同時傷口疼痛,卻渾身是力氣,似乎有發泄不完的力量,于是他更瘋狂的投入到砍殺中,不知道換了多少武器,不知道砍了多少人,等感覺身邊沒人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已經殺穿了,沖了出來。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