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九章 偷襲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一、鳳凰血 第九章 偷襲

    心情大壞后,他進帳篷后也沒心情去再看什么,反正就是將就住罷了,這時候四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女子走了上來,用胡禮彎腰問好后,就圍了上來,他知道,這四個是自己帳篷里伺候的女人,是自己喜歡的幾個女子,還沒給自己生過孩子,和其他五個女人都是伺候自己的。

    而后面兩個帳篷里一個里住了兩個女人,因為她們是各生了一個男孩子的,為了照顧孩子同時也是有了地位,所以分了出去,這兩個分出去的女人自然各自有幾個侍女服侍,自己這個帳篷里除了自己的這九個女子,還有十幾個做粗活的侍女,那個獨臂男的妻子就是其中之一。

    這時候四個女子中的兩個女子一個摘去他的皮帽子,一個解開他的腰帶,開始脫去衣服,等衣服脫去后,那兩個女子將帽子和衣服拿走。

    另外兩個女子開始把他扶坐下,一個女人開始給他脫靴子,另一個女子將旁邊矮桌上的銅壺倒出一股奶一樣的東西,宋啟明根據記憶知道,那是馬奶酒,女子用銅碗盛了,遞給他,而宋啟明也安心地享受著這些女人的服侍,讓她們給自己脫去靴子和外袍,坐在坐墊上,端起了奶酒。

    同時不禁心里暗想‘我現代一個草民,竟然也能享受到這么多女人的服侍,真是幸福!’但是沒多一會他就皺起了眉頭,因為他聞道這些圍著自己轉的女人身上,竟然都有一股淡淡地騷臭氣味,他將剛端起來的奶酒放下,因為他感覺那酒的氣味更難聞。

    略一思索他就明白了,雖然草原人民逐水草而居,但不是說他們就天天洗澡,而且自己在的是古代,這個時代普通人估計用不起草紙,甚至宋啟明看這里一切的簡陋,估計這個世界連紙都未必有呢,所以身上留有便后氣味很正常,雖然這些女子是大帳內得寵的女子,可一樣要沒草紙用。

    何況他們是游牧民族,整天跟牲畜打交道,就是得寵也要干活,據說當初漢朝的蔡文姬被匈奴左賢王搶去,雖然得寵,生了孩子,卻一樣要干活的,那還是左賢王呢,匈奴最高的幾個領導人之一,他的女人一樣要干活的,那蔡文姬是漢人貴胄,在家只看書調琴什么都不干的。

    被掠胡地,遭辱后生下胡種,還天天做仆人的活,所以才寫下了悲憤詩,而在胡人中,也只有自己附身的‘爾朱累’這樣的部落酋長一類的存在才能不干那些活,而他們的女人一樣要自己做飯和洗衣服等事情,身上有味道的是正常的,但宋啟明卻很不習慣。

    見他將奶酒放下不喝,那個端來奶酒的女子面色奇怪地用胡語問他怎么了?宋啟明記得她叫大塔娜,和旁邊給自己脫靴子的女子是親姐妹,那個女子叫小塔那,都是姿色不錯的女子,兩人跟隨自己附身的這個男人有十幾年了,十幾歲就被收了進來,一直沒有孩子。

    四下看看后宋啟明皺眉道:“去,燒些熱水,然后我們都洗洗,換身干凈衣服,我煩身上的味道!這樣怎么能吃下東西去?”

    那叫大塔那的女子和她的妹妹都有些奇怪的看著他,宋啟明猛然想起來,自己是附身別人了,不再是自己,當然不能將自己的習慣帶出來,而這個叫‘爾朱累’的部落酋長,一直都是這么過的,自己突然說不喜歡這樣的味道,難怪他的女人會不習慣。

    轉了下眼神,宋啟明笑道:“我這次去了秀容,覺得關里的生活很好,那些香料我們用不起,但多洗干凈些還是好的,你們說呢??去燒水吧!”

    叫小塔那的女子疑惑地道:“可是洗澡也不用燒水啊,去河里洗就是,如果燒開了水用什么洗呢?我們沒有那么大的木桶!而且我們沒有那么多的干糞來燒?都是準備好過冬的!

    看著幾個女子奇怪的看著自己,宋啟明終于徹底明白這里的簡陋了,比交通靠走強點,有馬,但燒火用干糞,洗澡直接是河里,還是太落后了,他剛要說話,猛然就聽外面遠處有號角沉悶的聲音響起,那幾個女子臉上都露出驚慌的神情,一個個在帳篷里開始胡亂地跑動起來,翻找著什么東西。

    宋啟明不禁奇怪是什么事情要吹號角?這個時候只見帳篷的簾子一挑,還沒等完全打開,一個人影撲了進來,一個精悍的胡人男子對宋啟明一躬身道:“累,匈奴的呼衍部偷襲來了,怎么辦?”

    宋啟明挑了眉毛,記起來,這個家伙叫巴拉,是自己這個身體的護衛隊長,同時也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家伙,所以不象其他人一樣稱呼自己做頭人,而是直接叫自己名,他的身手不錯,是部落的強手,宋啟明沒有理會這個叫巴拉的話,而沉思了下問道:“他們來了多少人?從那個方向來的?距離這里多遠?”

    那個叫巴拉的精悍男子有點奇怪的看著宋啟明,在他的記憶里,這個頭人是急噪的性子,怎么會忽然這么冷靜了?這時候幾個來回忙亂的女人終于找到了她們要找的東西,并且捧到宋啟明面前,宋啟明掃了一眼,多是皮甲,頭盔,彎刀、腰帶什么的,他揮了揮手,讓她們給自己穿上。

    這時候那個叫巴拉的男子道:“具體多少不知道,我聽報告說,大概能有上一千多,是從太陽升起的地方來的,都是騎馬的,怎么辦?要不我帶人先去擋一下,你看看再召集一些人,我知道這些南匈奴因為和漢人呆久了,學的很鬼,他們喜歡埋伏一支人馬做后援的!

    宋啟明搜索了下‘爾朱累’的記憶知道,自己的部落不到六千人,刨去女人和孩子,能戰的不過兩千,而那一萬多漢人是不可靠的,他們不趁機會搗亂就不錯了,而且漢人沒武器也沒戰斗力,畢竟象那獨臂男子那樣的戰士很少,可依靠的就不到兩千人罷了。

    就在他思考的時候,幾個女人已經將他皮甲頭盔等都穿帶上,皮帶扎好,彎刀也挎在他的腰上,宋啟明抬起頭對那個巴拉冷靜地道:“按你說的,你去召集人,準備戰斗,我和你們一起去!”

    那個叫巴拉的想說什么,但還是忍了下去,躬了身先退了出去找人,宋啟明抖了抖身體,讓甲和衣服舒服一些,然后看了眼帳篷內地女子淡淡地道:“收拾一下這里,亂什么?等我回來吃飯!”說完挑開帳篷的簾,走了出去,帳篷內的幾個女子都互相看著,她們感覺自己的男人今天有點不一樣。

    宋啟明從帳篷里走出來后,已經有護衛將馬牽來,宋啟明也沒用那看著簡陋的單邊馬鐙,而是手一搬馬鞍,飛身而起,穩穩地騎了上去,他雖然現在附身后失去了飛行能力,可是這個身體附身的時候血液被煉化過,潛力激發了不少,而潛力激發的后果就是有許多方面表現地不同于普通人。

    比如力氣變大,身體防御和柔韌度加強,身體輕盈等,旁邊的護衛見他如此上馬,不禁有點發呆,宋啟明也沒理會他,而是開始根據‘爾朱累’的記憶熟悉著控馬,走了幾步就完全習慣了,畢竟他是完全吸收了‘爾朱累’的魂魄和里面的記憶,然后融在自己記憶里。

    但這些記憶和自己以前的記憶不在一起的,這些新的記憶就類似于游戲里的外掛一樣,開了就有,關了就沒有,是個單獨程序一樣,同自己以前的記憶一點都不混亂,這不禁讓宋啟明贊嘆冥河老祖創造的法術,果然是奧妙非常,就如現在一樣,他只是搜索了‘爾朱累’的記憶,就知道了如何控馬和開弓。

    熟悉了一下后他見后面的十幾個護衛都已經上了馬,于是放開韁繩快速向營外跑去,快到營邊的時候,這里是漢人的居住地,宋啟明看見已經有些胡人騎著馬在漢人的地方跑動,似乎在監視他們不要亂動,宋啟明他們剛要騎過去,他就猛然感覺到一股寒意,還沒等他明白過來,就見一道寒光從旁邊不遠的羊群中飛出,還沒等他看清楚是什么就感覺肩膀劇痛,一頭從馬上栽了下來。

    當宋啟明本能地感覺到一股寒意后,下意識地側了下身,但還是晚了,當巨大的力量沖擊和左肩膀的劇烈疼痛同時作用到自己的身體上后,宋啟明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就被那巨大的力量帶著從馬上后仰栽了下來,但他的頭腦還能保持清醒,沒因為摔了一下和劇痛就昏迷過去。

    這還要感謝他的身體被煉化過了,否則普通人基本都要昏迷的,倒地后因為無法看見發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卻聽見‘。!’地一聲慘叫,接著就聽有幾個護衛用胡語叫喊著:“大朝魯,你瘋了嗎?為什么要攻擊自己人,你想干什么?”

    接著一個粗豪的男聲厲聲叫道:“我沒瘋,切末勒和巴拉是對累頭人最忠心的,不砍他們砍誰?卓頭人已經發下話來,誰要拿到累頭人的人頭,就給一百個漢奴和五匹百羊、一百匹馬,你們還等什么?跟誰不是跟,反正都是爾朱部落的!”

    他的話顯然很有煽動性,剛才還洶洶叫喊的護衛都閉上了嘴,他們一時間不知道該聽誰的,顯然那個叫大朝魯的已經看到了這一點,所以先出手將最忠心的切末勒砍倒,而巴拉不在,竟然沒人領頭反抗,這個時候大朝魯見大家都有點畏縮不前了,不禁一陣得意。

    接著他邊催動跨下馬,邊叫道:“我話已經說明白了,你們怎么選擇我不管,但別擋我的路,你們不要那一百個漢奴和五匹百羊、一百匹馬,我還要呢,我兒子已經十二了,我要給他攢家底的,可是我們跟了累頭人十幾年,他給了我們什么?你們想想吧!”

    宋啟明雖然躺在地上,但一聽就明白了,這個叫卓頭人的家伙就是自己附身的這個‘爾朱累’的三兄,是‘爾朱溯不’的第三子‘爾朱卓’,一個比自己附身的家伙大十幾歲,不是一個母親的兄弟,他一直對契胡部落單于位置虎視耽耽的家伙。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