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天地大烘爐 > 章節目錄 第八章 新的身份
    【51途站www.taploh.live

    卷一、鳳凰血 第八章 新的身份

    然后那女就感覺他渾身發熱,抱著自己就如是一塊熱炭一般,接著臉色又是一白,臉上再無絲毫血色,同時臉上的皮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枯萎著。

    那女子再次停止了掙扎,瞪著大眼睛驚駭地看著這個胡人青年,沒等她叫喊,就見那枯萎的皮肉忽然又如充水了一樣豐盈起來,同時臉上血色翻涌,一會紅一會白,而那些被丈夫打破的傷口竟然在幾個呼吸后就恢復了正常,仿佛沒破一樣,同時臉色也恢復了正常。

    現在這個胡人青年竟然和剛才抽打自己丈夫時候一樣健康紅潤,而剛才被丈夫用拳頭和鐐銬砸破的頭臉,竟然看不見一點傷口和血跡。

    還沒等她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的時候,就見這個胡人青年忽然睜開眼睛,那女子分明看見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里面紅光一閃,接著他的眼睛就和正常人一樣。

    然后就感覺他忽然使勁攥了攥,又揉了幾下自己胸乳,臉上浮起壞笑道:“手感真是不錯,不要看我了,我其實不帥的,看在大家都是漢人的份上,不要將剛才看見的事情亂說出去,不然大家都不好過,怎么樣?如果你答應,我就放了你丈夫和你?”

    那女子好一會才會過味來,雖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她也隱隱猜出是什么東西上了這個胡人的身,而且似乎漢人的,不能不說這個女子接受能力之強,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上了這個家伙的身,但似乎對自己沒惡意,于是點了點頭。

    接著紅著臉,小聲道:“莫,莫要弄了,奴身子不自在了,快放開!”

    兩個人都躺在地上,曖昧地摟在一起,宋啟明低頭看了一眼,見自己揉捏的幾下,竟然讓這個頗有幾分姿色的小女子紅了臉,不禁壞壞地一笑,想來這個小女子的敏感帶就是那里,以后如果有機會一定要上一下,不知道她愿意不?他有點不舍地放開這個女子。

    從地上站了起來,低聲道:“記住,不許亂說,在我沒同意前,就是你丈夫都不能說,如果壞了我的事情,小心我收拾你!

    說完再次忍不住伸手抓起這個女子一只豐碩的胸乳狠狠揉捏了幾下,又捏了幾下上面有點發硬的小紅櫻桃,才一臉壞笑地直起身,也不管那女子已經臉色羞紅,神態忸怩。

    他笑著轉身對那正在搏斗的幾人看了看,就見這么會功夫,四個胡人的彎刀已經將那獨臂男人身上割出兩道傷口出來,但那男人似乎會些武術,一條獨臂和一條連腳鐐銬,竟然被他基本擋住了四人的進攻,雖然看樣子遲早落敗,但如果他雙臂都在,又沒鐐銬,還真不好說。

    審視了一下現場的情況,宋啟明按捺住重新擁有身體的興奮,用胡語叫道:“切末勒,你們幾個退下去,這個卑賤的漢奴竟然敢打我,不要殺他,我要慢慢的折磨他,讓他知道得罪我‘爾朱累’是什么下場,如果就這么一刀砍了,太便宜了他!

    宋啟明現在不能不佩服冥河老祖的強大,他創造的這個[血神經]太玄妙了,其他自己沒熟悉不說,只是自己用過的幾個法術,個個都是非凡,就是剛才附身的那個法術‘血影化身大法’,宋啟明就贊嘆不已,他開始還以為會費一翻手腳,不想竟然如此容易。

    真的如那[血神經]上說的一樣,合身一撲,對方魂魄、精血、元氣頃刻就被吸收,但因為自己血量不夠,所以吸收這個男人的雜血后,宋啟明并沒立刻完全收起來,而是按照[血神經]上說的,要頂人家的身體,就不要吸收對方的血液,而是簡單煉化一下,繼續給這個身體使用。

    這個煉化過程,就是那個女子看見的一會紅熱,一會白枯,一會豐滿的過程,而最讓宋啟明嘆服的就是速度,只是幾個呼吸就將全身的血液、元氣煉化為自己所用,并且順便還提升了這個身體的強度和力量,同時也接收了對方魂魄和里面的記憶。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寄身的這‘血元珠’本身的奇妙,還是這個法術的奇妙,那個叫‘爾朱累’的胡人青年的魂魄記憶,竟然很輕松的被煉化吸收,宋啟明感覺精神大漲,整個精神似乎都暢快無比,而這個叫‘爾朱累’的胡人青年的魂魄記憶中的一切事情都被自己知道。

    仿佛那就是自己經歷的一樣,從這個家伙的記憶里宋啟明知道,這個叫‘爾朱累’的胡人青年是契胡族人,他的父親‘爾朱溯不’是契胡部的單于,是個很有地位的部落貴族,而這個叫‘爾朱累’的胡人青年是他第七個兒子,很一般,顯然沒可能繼承單于之位的。

    在這個‘爾朱累’的記憶里,部落里如果有人繼承了單于之位,就能入關去一個叫北秀容的地方居住,不用再在這個關外大草原上放牧生活了,但契胡族雖然不強,可是也有十幾萬族人和二十多萬漢奴,分成二十幾個小部落,自己不過是領了其中一只罷了,只有不到六千的胡人和一萬多的漢奴。

    契胡族和其他部族一樣,都是只有單于才能入關居住,享受朝廷的封號和土地,至于那朝廷是什么名字他則隱約記得是叫魏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這些簡單記憶只是在腦袋里一轉而過,宋啟明也沒認真看,恢復了身體控制后,他立刻睜開眼睛,然后就感覺自己手里攥的東西,結合剛才看到的,他立刻就知道了是什么,忍不住揉捏了幾下,一時間生理本性蓋過了一切,他竟然忍不住多揉了幾下。

    后來不得不站起來,也許這個身體本來就強壯,再加上剛才血液煉化,激發了潛力,竟然氣血豐沛的很,只是揉了幾下,就自己先立槍了,為了避免尷尬,他趕緊站了起來,吩咐了那女子幾句,然后出語讓搏斗的幾個人停了下來,他雖然說的是要折磨這個獨臂人,實際是要保下他。

    那幾個胡人見他沒事情,這才停了手,都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用胡語問他如何了?宋啟明怕露馬腳皺眉喝道:“我說了沒事的,你們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沒事了,幾個漢奴還能反了天了,都散了吧,真的渾身是勁就回去把婆娘去!

    胡人聽了,都哈哈大笑著散去,而宋啟明站在當地,等他們都走后,才對著那個對自己怒目而視的獨臂男人用漢語低聲道:“想保護自己的女人就要有本事,沒本事就要受著,光憑一腔血氣之勇是沒用的,再反抗你也是奴隸,今天的事情就到這里,我還有事,以后找你算帳!”

    宋啟明說完不理會那聽了他的話,愣在那里的獨臂男人,而是獨自向那中間的大帳走去,他的記憶里這五座營地中心的大帳篷都是他的,中間的那個最大的是自己住的,而后邊的兩個一個是自己的兩個女人和她們生的兩個孩子住的,另一個是二十三個伺候自己一家的侍女住的地方。

    前邊兩個是自己最親信的護衛住的,剛才發生的事情就在后邊的左邊這座,而這個獨臂男人的小妻子,那個被自己捏了胸的女子,就是侍女之一。

    從記憶里宋啟明知道,原來這個‘爾朱累’前幾天剛從關里父親那里回來,這個獨臂男人和他的妻子還有上千個漢奴就是這次父親送給自己的,而這個獨臂男人之所以會用鐐銬鎖住,就是這個家伙很強,是個戰士,被俘虜后一直不服,而胡人想收服他,才沒殺他。

    在路上‘爾朱累’就對這個獨臂男的小妻子有了心,但在路上一直忙于其他事情,回來后又處理了一些部落的事情,今天才得空剛將這個小女子收了侍女,要弄進帳篷享受,就被她丈夫沖了進來,結果兩邊沖突起來,不想鬧了這么一出。

    宋啟明一路回想一路走進屬于自己的大帳篷,一路上對其他胡人的問候,他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現在的情況讓他很迷茫,不知道未來的路在那里,是繼續做一個胡人部落首領,就此平凡的在這個不知道是什么樣的世界里過一生,還是想辦法恢復自己控制的血力繼續修煉?

    一時間讓他有點難決,思考中走回了大帳,一切仿佛本能一樣,他按照已經被吸收煉化成為自己的記憶,這個叫‘爾朱累’家伙的記憶,回到自己的帳內。

    四下看了看,這個大帳篷‘很大’,有二十幾米直徑的距離,成圓型,雖然在現代算不了什么。

    可是在那個‘爾朱累’的記憶里,這已經是高等的帳篷了,再好的就是單于住的,比這個大一倍的帳篷,據說國主住的金帳更大,可以住一百個人,具體他也沒看見過,而宋啟明雖然覺得這個帳篷不怎么樣,不過沒辦法,一看這個世界就很落后,還能要求怎么樣?

    這時候他的腦海中不自禁地浮現出,現代小品里的一句經典的話‘要啥自行車?’一想起這句話,他不禁一笑,接著回想起那個小品,想著想著心里就一陣的發堵,因為他明白,這些都是自己的記憶了,如果不出意外,自己永遠也回不去了,一切都將是回憶,自己已經是異鄉飄零人了。

    更多更精彩的內容請記住51途站www.taploh.live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